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近中午 12 點,鄭秀妍提著一大袋不知道裝有什麼東西的袋子走進鼎衛,打算跟櫃台辦理換證會客,「午安妳好,請問小姐您要登記跟那位同仁會客呢? 我們將會幫您聯絡。」,照例,總機小姐掛上笑容親切的詢問。

 

「妳好,我想找林允兒。」,鄭秀妍很客氣地回答。

 

又一個直呼執行長大名的女人? 長得跟上次那位不像,眼前這位美女明顯有女人味許多,有了前車之鑑,這次總機小姐不敢怠慢,「不好意思,林執行長一向不習慣沒有預約的會面,方便請問一下小姐您貴姓大名嗎? 是哪間公司貴客或是跟執行長有什麼關係嗎? 方便我們通報一聲。」,態度明顯小心翼翼許多。

 

「痾……」,這個問題卻讓鄭秀妍遲疑了,什麼關係啊? 是啊,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呢? 離婚了,不能再以少夫人自居了,但說是女朋友嗎? 沒跟林允兒事先商量過,這個稱謂會不會對她造成困擾? 再說了,今天早上之後……,還能說是女朋友嗎?

 

「小姐? 小姐?」,總機見鄭秀妍突然陷入發呆狀態,遲遲不回應,有點擔心的輕聲呼喚。

 

「啊?」,這才回神,但鄭秀妍仍是想不到該如何回答,「痾……,那就麻煩妳通報說是鄭小姐好了。」,這樣模稜兩可的身份總可以吧?

 

這邊卻露出小為難的神情,「痾……,鄭小姐,不好意思,這樣恐怕我們不能通報耶……」,婉轉拒絕。

 

「啊? 那……」,鄭秀妍思忖。

 

同時間負責保安業務的人事部經理正打算外出用餐,順道繞到前台大廳關心一下總機小姐,想問問有沒有需要幫她買飲料什麼的回來,一轉進大廳就看到站在櫃台邊有些犯難神情的鄭秀妍,一驚,馬上快步走到跟前,立正站好,「少夫人好,好久不見!」,恭恭敬敬。

 

鄭秀妍被嚇了一下,旋即恢復鎮定神色,「啊~,是王主任啊? 真的好久不見了,現在還是主任嗎? 升職了吧?」,禮貌性客套一下。

 

這邊面對美麗的少夫人竟然害羞了起來,搔搔頭,「呵呵…,現在是經理了,去年底剛升的。 請問少夫人是來找執行長的嗎?」

 

點點頭,「嗯,有點事情來找允兒。」,同時提提手上的袋子。

 

王經理馬上意會過來,「是,屬下馬上為您通報一聲。」,同時拿起分機話筒。

 

「等一下!」,鄭秀妍卻急急制止,讓王經理好生驚訝,「可以不要讓允兒知道嗎? 我想給她一個驚喜。」

 

這邊略皺個眉頭,卻撇見一直拿在手上的袋子,有些沉甸甸,再看看現在時間,笑了,「愛心午餐?」,小八卦神情。

 

這邊則是略害羞的輕點頭,「沒什麼啦,便當而已。」

 

這邊卻一臉了然,點點頭,「那我先幫少夫人您問一下執行長秘書,看看執行長在不在辦公室裡,一會兒屬下帶您上樓。」

 

「謝謝,麻煩王經理你了。」,這邊略甜笑。

 

能獲得少夫人甜美一笑,王經理心花怒放,迭聲稱謝,聯絡好之後再貼心的帶著鄭秀妍上到頂樓,期間還熱心地說想幫鄭秀妍提袋子,卻被鄭秀妍婉拒,給林允兒的東西,鄭秀妍只想親手提著。

 

經過王經理介紹,鄭秀妍對著沒見過她的執行長秘書輕點頭打個招呼,笑看進對方眼底的驚訝,但卻以不容商量的口吻要求等一下如果沒有林允兒的允許,請不要讓任何人入內打擾,這種溫柔的威嚴與林允兒總是臭著一張臉的命令不同,但卻都讓人清楚的知道這個要求可不能打折扣。

 

叩叩叩……,鄭秀妍支開二位下屬去用餐之後,親手敲敲執行長辦公室大門,「進來。」,咳咳咳……,一陣咳嗽聲伴隨林允兒的允許一起傳出來,惹的鄭秀妍顰眉微蹙。

 

推開門,與正掩口咳嗽的林允兒對上眼,這邊略責備眼神,那邊卻驚訝到咳得更兇,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林允兒急站起身卻什麼話也說不出口,咳咳咳……,停不下來的咳嗽讓鄭秀妍顧不上生氣,急急走到林允兒身邊幫忙輕拍背,「噓噓噓……,先不要說話,安靜,安靜。」,好一下子林允兒才停住咳嗽,一杯水已到眼前,林允兒只得乖順的先接過喝個幾口。

 

喝過水潤喉後,「秀妍,妳怎麼過來了?」,林允兒連忙急問。

 

指指剛剛順手放在桌上的袋子,「一起吃午餐好嗎?」,鄭秀妍說。

 

林允兒驚訝,當然是連忙點頭說好啊,看著鄭秀妍專心在茶几上擺好碗筷的神情,有些話,林允兒想問又不敢問出口,猶豫,忙完一切後的鄭秀妍一抬起頭就對上滿是詢問的眼神,不過她知道她想問些什麼,鄭秀妍暫時決定不再多談,畢竟她說了『慢慢來』不是嗎? 所以早上是自己太過心急,怪不得任何人,但現在開始不會再給她壓力了,鄭秀妍是這麼決定的。

 

可是林允兒卻一點都不知道鄭秀妍的這番心思,才剛復合就鬧不愉快,那會不會前途堪慮啊? 林允兒不願意再冒一點點風險,決定在鄭秀妍擺好最後一道菜時談清楚,拉住她的手,林允兒一臉急切,「秀妍,妳聽我說,早上……」

 

鄭秀妍卻伸出食指一把就抵在林允兒唇上,「什麼都不需要多說,我沒放在心上,說好了慢慢來不是嗎? 所以我不想多談,吃飯吧。」

 

看著鄭秀妍過分平靜的表情,林允兒很是緊張,生怕會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但是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一顆心懸著不知該如何是好,側轉頭,鄭秀妍就見她這副模樣,輕笑,轉過身淺淺抱住,「放心,我沒有不高興,不過妳再不吃飯的話,我就真的會不高興了。」

 

輕摟著她的身子,林允兒有些沉醉,但又怕自己失態,所以仍是乖乖放開懷抱,聽話的拿起碗筷準備吃飯,肉食性動物屬性的林允兒,第一筷就是夾上紅滋滋的糖醋肉,咬一口,嗯~,外酥內嫩,裹在外層的醬汁又夠多,微甜微酸,各個味道的勢力都很平均,誰也不搶戲卻又各個角色鮮明; 接下來一大口高麗菜,翠,是第一眼感覺,脆,是林允兒入口後塞滿嘴菜說不出的滿意感覺,隱約還有點蒜香,高麗菜的甜味在鹽巴淡淡的調味下顯得更鮮; 啊~,還有清蒸鱈魚耶,是她最喜歡的簡單料理,抹得均勻的淺層鹽巴被切成薄片狀的老薑片給蓋著,還撒了點胡椒提味,就再也沒有多餘的調味了,吃得到魚肉的鮮甜和薑及胡椒在舌尖上跳躍的一點點刺激感,好吃。

 

「秀妍啊,妳這些菜是去哪裡買的? 都是我喜歡吃的味道耶,改天不用這麼麻煩買過來,我們過去吃就好,嗯……,我喜歡這條魚,吃了牠再吃糖醋肉,糖醋的味道更跳,讚,好吃。」,邊扒飯邊說話,下飯的菜讓林允兒食慾大開,這不,一旁還有幾片梅汁醃薑片,更開胃。

 

看她吃這麼心滿意足,這邊完全就是開心,「吃慢點,又沒人跟妳搶。」,但卻也同時張大嘴吃下林允兒餵過來的鱈魚肉,刺已經被挑掉了,林允兒大推這道菜。

 

「不是啊,秀妍,這些真的好吃,妳也吃啊!」

 

鄭秀妍笑的越發幸福,「慢慢吃,妳喜歡我再做就是了,不用吃這麼急啦。」

 

一大口飯塞在嘴哩,林允兒卻滿是驚訝得猛抬起頭,瞪大眼看著鄭秀妍,「妳說什麼?」,然後再快速咬個幾口,囫圇吞下,連嘴都還來不及擦就猛問,「妳說這些是妳做的?」

 

抽了張面紙,鄭秀妍貼心的幫林允兒擦擦嘴,「嗯,以前學的,好久沒做了,也不知道妳的口味改變了沒,所以張媽幫了不少。」,臉色平和。

 

林允兒卻滿是驚訝地拉下她的手,握在掌心裡,「以前學的? 什麼時候?」

 

眼裡閃過一絲苦笑,「以前媽咪說在家裡閒著沒事做,拉我去廚藝班學的,然後張媽又多教我要怎麼改變調味比例才會對到妳的味,只不過當時……」,話講到一半卻突然停住,以前的事情鄭秀妍不想再多提。

 

林允兒卻大感驚訝,鬆開手,望回一桌子簡單的飯菜,那可是飽含濃濃的愛意啊,緩緩拾起碗筷,林允兒再夾上一口高麗菜,少了剛剛大快朵頤的急躁感,這次她慢慢咀嚼,細細品嘗,吞下後什麼都沒說,再一口糖醋肉,閉上眼睛慢慢咬,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眼眶已紅,不想被發現,林允兒低下頭夾了片鱈魚到碗裡,無聲的淚也瞬間滴進碗裡,和著淚水,林允兒大口扒進魚肉,依著動作順勢吸一下鼻子,哽著情緒慢慢咀嚼,淚又快滴下來了,林允兒假裝撥頭髮卻是利用袖口衣服抹去眼中淚水,但過多的動作仍是引起鄭秀妍的關注,這才發現她哭了,「小允,妳怎麼了? 怎麼就哭了?」,急得~

 

這邊卻猛搖頭,仍是大口扒飯,但卻因為情緒過於激動而明顯的微梗著,鄭秀妍連忙壓下林允兒還緊緊握在手裡的碗筷,不讓她再繼續邊哭邊吃飯,吃飯情緒這麼差,怕等會兒會消化不良,更擔心她噎著,輕撫她背部,緩聲要林允兒先慢慢把口中的飯菜吃下去再說話,鄭秀妍抽上幾張面紙幫林允兒輕輕擦去臉上淚水,同時滿是擔心的詢問怎麼了?

 

「我到底是怎麼搞的? 怎麼會到現在才知道我錯過好多幸福。」,止不住的淚水,林允兒邊哭邊說。

 

鄭秀妍知道她在說什麼,只是不住的搖頭,再把林允兒緊緊摟進懷裡,「對不起,是我不懂珍惜,我一直都沒有好好的去了解妳的工作,一直到自己開店,我被逼得不得不去看我以前根本就看不懂的帳本,張叔還用了最簡單的數學公式幫我設計記帳的 excel 才讓我了解成本是連水電房租什麼的都要算進去,一家小店都有這麼多事情需要學習了,更何況要接下這麼大一家公司的妳,那該是會有多忙啊,爸爸他在公事上的嚴格要求是出了名的,我卻竟然忽略妳的壓力,只會顧影自憐,小允,對不起,我真的做錯了,我不應該傷害妳的,對不起……」

 

「不要,不要……」,林允兒卻不住搖頭,「我不喜歡看到妳道歉,不喜歡聽到妳說對不起。 我曾經很怨、很恨,可是那天晚上妳跟我說『對不起』的瞬間,我的心好痛喔,我想要妳跟我道歉,可是又不捨得妳真的道歉,這整件事情我也有錯,我是真的太忽略妳了,就算妳真的做了錯誤的行為,起因也是因為我,而為了工作賠掉家庭真的不值得,像這頓飯,如果早幾年我有抽出時間好好品嘗的話,事情也不至於演變成這樣。 我……」,林允兒哭到說不出話,為了多年前辜負鄭秀妍的付出而感到抱歉。

 

緊緊摟住林允兒,讓她靠在自己肩頭上,「是我,終歸是我做錯事,當年如果我跟妳抱怨、找妳吵架都好,至少都會讓妳聽到我心裡的聲音,但我卻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選擇了錯誤的一條路,是我錯了,我真的好後悔,對不起,對不起……」

 

林允兒抽出手輕摀住鄭秀妍不住說出『對不起』的嘴巴,「我是真的很在意那件事情,到現在也還很在意,可是我又不想要再度失去妳了,我知道我應該要釋懷,既然說要原諒了就應該不去計較,可是好難,這個真的有難度,我知道妳沒愛上秀晶,可是我只要一想到那些畫面,我就好心痛,那是我老婆耶,怎麼可以跟別人在一起……? 我吃醋,我好吃醋,除了我以外,沒有人可以碰妳啊,妳明明就是我的,可是……,可是……」

 

「對不起,我知道我很不應該,我好髒,我不應該被原諒的,更沒資格在站在妳身邊,我……」

 

林允兒卻突然在下一秒快速地以唇封住鄭秀妍的唇,阻止她接下去想說出口的話,鄭秀妍愣住,僵化,『早上不是才拒絕嗎?』,但林允兒卻很霸道的進攻,像是在宣示主權似的,掠取、吸吮,林允兒的這個吻很攻擊,「妳不髒,我不要妳這樣說,妳是做錯事了,但是不髒,記得嗎? 妳是我的一百分女神啊!」,唇片還貼著,林允兒卻邊吻邊說出自己的心情。

 

「可是……,可是……,妳不會想到嗎?」,鄭秀妍問。

 

林允兒很誠實的點點頭,「會,我會,但是我會努力不讓這件事情成為我們之間的障礙,以前想到那些畫面我就是恨,但自從再見到妳之後,我才感覺那些不是恨,是吃醋。 那些畫面在我腦海裡一出來的時候,我就是一肚子氣,妳是我老婆耶,她憑什麼親妳? 妳跟她做怎麼可能會舒服? 我是林允兒耶,我的技巧一定更好,妳也一定是更喜歡跟我親熱,所以我很生氣,為什麼我就沒有機會可以證明?」

 

既是自責又是懊悔,更多的是想滿足她,也不想再多看到她有一絲絲生氣的情緒,是贖罪吧? 也是澄清,澄清自己自始自終愛的人是她,鄭秀妍情緒複雜的吻上林允兒,帶點激動,雙手捧著她的臉,主動伸出舌頭輕舔林允兒唇片,摸摸她髮鬢,再挪出一隻手帶著她的右手覆在自己胸上,「妳可以現在……」,同時讓她停在胸上的手揉動一下,暗示。

 

林允兒喜歡這個吻,並不急著搶回主動權,卻將被擱在胸上的左手抽離,「我不要因為想證明而做,我等,我願意等我們都準備好了再做。」

 

「小允,可是……」

 

離開唇瓣,林允兒沿著下巴側稜線將親吻逐步移往耳垂,濕熱的吻散在耳後,鄭秀妍只覺一陣酥麻,林允兒輕摟著鄭秀妍,「沒有可是,早上是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才會逃開,其實我想吻妳很久了,可是或許是分開太多年了吧,變得有些不習慣,又多了好多顧慮,所以退縮,但是其實……,其實我一直好想妳。」

 

「小允……」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

 

一個退開身,鄭秀妍主動掠奪林允兒的唇,「不要再跟我說對不起了,我也不喜歡聽到妳說這個。」

 

點點頭,唇瓣廝磨,「好,那我們就都不要說好嗎? 過去不開心的事情就慢慢讓它過去好嗎?」,林允兒這麼說。

 

或許還有一段路要慢慢磨合,也許有些傷口還需要時間慢慢癒合,也許有些過去需要二人寬大對待,也許有許多的心情需要慢慢告訴對方,這些都很不容易,但是這二人都願意為了『復合』這件事情去做努力,原因無他,也說不出什麼具體的形容,但可以確定的是,因為,愛!

 

®

 

那天下午,一向低調成性的鼎衛執行長竟然公開緊緊牽住一名女子的手到處串門子,總經理的辦公室逛逛,董事長的辦公室聊聊,膽子大的員工試探性地詢問一臉如沐春風的林允兒,『請問執行長,她是……』,沒想到林允兒完全不避嫌竟然就咧著大笑回答:「林家少夫人!」,羞得鄭秀妍把開心過度的林允兒拉進無人的廁所,「呀,林允兒,什麼少夫人? 妳不要亂介紹,我……我不是了……」

 

林允兒卻只是一臉痞樣的吻上她的唇,「除非我不是少主,不然這個位子只有妳可以是!」,霸道的宣示,如離婚之時一般,林允兒連復合也要昭告天下,『版權所有,欺負必究!』,林允兒在林恆衛辦公室裡是這麼跟爸爸報告這段新關係的。

 

林允兒並沒有要鄭秀妍把服飾店給結束營業,畢竟鄭秀妍還年輕,有自己事業總是好的,才不會浪費人才。但這樣二人的約會時間不就會大幅變少? 對此,林允兒表示:「時間就像某個溝一樣,擠一擠就有了!」,心情大好了,又恢復成那個老愛胡言亂語的林允兒,而鄭秀妍好些時日沒接觸到這麼調皮搗蛋的傢伙,竟然就忘記要略施小懲,僅僅一個白眼帶過而已。

 

但自此之後林允兒自己倒是常往店裡跑,復合初期,這小倆口並未立刻恢復同居關係,林恆衛以還沒重新結婚為由,禁止林允兒搬出去。 張叔二夫妻以需要孩子陪伴來當作裝可憐的點,不讓鄭秀妍搬走。 這下可就苦了林允兒了,鄭秀妍堅持不能老讓店員顧店,剛開沒多久的店,每天的打烊工作也事必躬親,這麼一來,林允兒她也只好成天往服飾店跑囉。

 

或是一起吃午餐、或親送下午茶,再不然外加晚餐約會好了。如果忙的話,林允兒會想辦法在晚上 8:30 左右下班,然後買個麵過去鄭秀妍的店裡簡單吃吃也甘願。 萬一萬一真的很忙的話,林允兒怎麼樣也會去接鄭秀妍下班然後再偷偷跑回鼎衛加班。 公出回國後第一件事情不是進公司述職或是回家休息,首站一定是往鄭秀妍那邊跑,時差適應不良累到想睡覺什麼的,趴在店裡的辦公桌上補眠也成。 甚至於連酒色財氣沖天的應酬宴會後,喝沉了的林允兒也會要司機開車載她去接鄭秀妍下班,不然就是晃去張叔家樓下請少夫人下樓見一面也好,總之她林允兒一定要見到鄭秀妍就對了。

 

聽起來雖然很辛苦,但是林允兒卻甘之如飴,林夫人心疼自家女兒,多次勸林恆衛讓鄭秀妍搬回家吧,但是林恆衛卻不答應,倒不是不接納鄭秀妍,他是怕林允兒只是三分鐘熱度,過了那個興頭又會回到那個只要工作、忽略家庭的林允兒,萬一又來一次說不愛了呢?

 

後來林夫人索性在鄭秀妍開的服飾店旁邊也開起一間賣唐裝的服飾店,客源主要鎖定在 40 歲以上的婦女,不想穿的太普通,又裝不了年輕,更想要有些穿衣風格的顧客們,來這裡就對了,反正二隔壁,婆媳有得作伴,店裡的裝潢擺設和進貨風格有媳婦兒幫忙,林夫人樂得把開店當成休閒娛樂在玩。

 

不過這下可苦了原先在鄭秀妍店裡上班的店員_小潔,林允兒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提出了總店長的想法,說讓小潔學習當店長,負責管理這二家店的店員和生意,總店長可以不用時時親自上火線招呼每一位上門的客人,但是舉凡員工出勤、銷售態度、銷售手法、店員衣著、進對應退、促銷手法、周營業額和庫存管理……等,總店長都必須一把抓喔,這樣她的鄭秀妍就負責管理這二家店的帳目和專心約會就好。

 

什麼? 小潔說吃不消? 「又不是要妳一人顧二家店面,妳管好二家店的店員就好啦!」,林允兒這麼說。

 

什麼? 為什麼要領一份薪做二家店的事情? 林允兒笑了,「錢的事情簡單,吶吶,總店長底薪加一萬二,然後店員們的銷售業績,總店長可以抽一成,至於年度二次分紅也少不了總店長的分兒,這樣夠了吧?」,鄭秀妍連忙反對,店裡哪有賺這麼多啊? 林允兒又有話說啦,「加一萬二底薪不是問題,但至於業績問題嘛,那就是總店長要負責的啊,當月未達最低業績標準,那總店長和各位店員們的業績獎金就歸零囉,年度分紅也會少掉那個月應有的比例,公平吧?」

哪裡公平了? 小潔抗議,林允兒又有話說:「哪裡不公平? 妳業績超標,我就給妳獎金,妳未達標,店裡那個月就算是虧錢耶,但是我只是不給獎金,沒有扣妳錢喔,算起來還是我虧!」,這哪招? 但是林允兒卻一臉理所當然。

 

什麼? 不懂管理? 那簡單,「來來來,我叫鼎衛的人事經裡來幫妳上完一些課程之後,保證妳以後連挑老公都會精打細算,當然是挑不到像我林允兒這麼優秀的人啦,但一定也不會太差!」,林允兒小朋友,請妳不要趁機搞自戀好嗎?

 

就這樣,小潔哪兒辯得過林允兒,再看著鄭秀妍殷殷的眼神,算了,就當作是賣身給這家店好了,還好老闆娘出國約會時總會記得買上許多好東西回來分送大家,不然靠那個沒心肝的林允兒喔? 哼,省省吧!

 

漸漸地,復合一年後,店務也漸漸穩定,林允兒開始會在公出行程中外加和鄭秀妍的度假活動,然後林允兒也會在二家店打烊之後,和鄭秀妍一起先送林夫人回家,然後再開始二人的深夜約會,久而久之,約會晚了,林允兒開始留宿在張家,一周一天、一周三天,到後來變成一周只回林家一次,氣得林恆衛不得不答應林夫人的請求,答應讓鄭秀妍搬回林家,省得整天看不到林允兒人影,啊~,煩死了,乾脆連老張都搬回來陪下棋好了。

 

但說也奇怪,這小倆口卻始終不急著重新結婚,不管那幾個大人怎麼催、怎麼罵,這二人就是打死不鬆口,林允兒沒把婚戒還給鄭秀妍,鄭秀妍也沒討回,只開口要過那條屬於林允兒的戒指項鍊戴在自己的脖子上,這二個在演哪一齣戲啊? 一干老人完全看不懂。

 

對林允兒和鄭秀妍來說,婚姻的維持不在於那一張薄薄的紙,也不是靠婚戒的圓圈圈,經歷過一場痛徹心扉的過去之後,這二人都有共識,婚姻維持貴在『有心』!

 

創作者介紹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潛水客…
  • 總覺得還沒結束呢……
  • 烯欸
  • 真有心,終於可以安心的洗洗睡了XD
  • 強強:)
  • 完?
    糖醋肉!
    我也喜歡~
  • Fish
  • 全劇播映完畢?
  • Han
  • 我看依ICE的火星想法,下章是不是‘畢’都很難說ㄟ~~~~~~~
  • 羽
  • 一復合林小鹿的腹黑本性就出現了XDDDD

    是說 我一直猜錯標題 好挫敗XD
  • 哈哈哈, 至少有猜中"完"字不是?
    明天也或許會有好運啊~

    ICE 於 2015/02/13 01:28 回覆

  • linda77314
  • 結束再畢
    感覺更完美
    也跟劇情有呼應
    哈哈
  • bc778
  • 下一篇的標題是 "滿 " 嗎?
    真好 , 作者您並未放棄寫允西文
    持續給我們帶來好作品
    謝謝你
  • 阿喬
  • 渴望大團圓
    允西終團圓
  • 訪客
  • 總算真的都講清楚了
  • 走跳貓
  • 再次戀愛更甜蜜了
  • life
  • 啊''
    原來用食物就可以收買了
    早知道就快點拿出絕活了 (?
  • 威季
  • 怎麼覺得這篇不會那麼快就結束阿ˊˋ
    甜甜的感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