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小鹿生賀-神燈精靈()

父母經商的關係,擁有美國籍的我除了鄭秀妍這個韓國名字之外,我還有另外一個名字,Jessica Jung,從小我和妹妹就常常隨著父母親工作的關係四處搬家,所以高中畢業後的我就又會隨著父母搬回美國去,高中時也順利申請到那邊的大學,而小我一歲的林允兒則是在我搬走之後一年考取國內的大學,隨著我的搬家,我們二個的生活之後就完全搭不到邊,剩下的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 e-mail 往來……

 

她有她的好友圈,我有我的至交群,二邊朋友互不搭軋,從把 e-mail 當成聊天軟體在用的我們,到現在二個月有一封問候 mail 就算很棒了,偶爾夜深人靜時,想起林允兒,我是有些唏噓的。 算起來,我們真正的相處的時間不多,大多是靠短暫的公車會面相處,但是林允兒有種可以很輕易讓人卸下戒心的魔力,讓一向跟陌生人很慢熟的我卻可以在見面的時候很熱情的跟她打招呼,然後話匣子一開幾乎是停不下來,跟她,我總是很有話題可以聊。

 

但……,是因為距離的關係嗎? 所以我們漸行漸遠,不是沒想過要打電話給她,可是越洋電話貴斃了,我完全下不了手,更不敢叫她打過來,免得過於昂貴的國際電話費會讓她被她爸媽打死。 用視訊軟體對話嗎? 問題是我們相隔二地是有時差的,我總不好早早叫她起床跟我視訊吧? 但是等她晚上有空的時候,我正在上課啊,這樣是要怎麼視訊? 所以這一切就這麼拖啊拖的不了了之,最後就連發 mail 的次數都變少了……

 

但是其實我是喜歡跟她聊天的,聽她唬爛東南西北滿好玩的,然後我也最喜歡聽到從她口中講出的那一口破破英文,總覺得像個小孩子在學英文一般,那個語調很可愛啊! 從一個月去市區 12 次買東西,到索性常常跑去市區的書店看書、買書,現在想想,我當時不自覺的老往市區跑,為的不就是想在回家的公車上遇到她嗎? 但我就是不想打電話跟她約時間,我喜歡巧遇的感覺,這樣也不想讓人家覺得是我在纏著她,不然感覺多丟臉啊。

 

漸漸地,我摸清楚她的出沒時間,咳…,不是,是她的下課時間。 後來也才知道她補習補得很隨性,一遇到開始要寫測驗卷的時候她就收收書包走人,反正補習班也不能記她過,只要她有繼續繳補習費,補習班也不能因此趕她走,所以她的這種上課模式讓補習班老師很是頭痛卻也拿她沒轍。 問她為什麼要這樣做? 她反而一臉『為什麼不?』的納悶表情看著我,「要寫模擬考試題我回家寫就好啦,沒事窩在很臭的教室裡幹嘛? 模考試題就算不寫又如何? 模考考差了又如何? 模考考第一就可以進第一志願了? 反正真正定生死的是會考當天的成績,那我沒事窩在教室裡寫考題幹嘛? 不如早點走,這樣又可以剛好避開晚一點的塞公車學生潮。」,那是她一臉雲淡風輕的回答,那表情……,一點都不像是要跟數萬名考生競爭的學生應有的恬靜表情,但想想她的歪理確實也是有幾番道理就是了。

 

我們就只是這樣在公車上時常偶遇,就只能趁這個短暫時光聊聊天,但我也畢竟只是個學生,全家都要搬回美國的這個決定,即便我們為人子女有再多的不情願也只能乖乖遵守,當我告訴她這件事情的時候,她慣有的恬淡表情瞬間閃退一秒,然後當晚她用著很不自然的苦笑把我送到家門之後就逕自離去,看著她默默走回家的沉重背影,她的難過,我收到了。

 

但是,林允兒,妳懂得我當時的無能為力吧?

而妳……,多年不見,妳好嗎?

 

®

 

初春的美國還是冷得不像話,幾乎都要呈現小跑步狀態的鄭秀妍正趕著,一個轉彎,她就看見不遠處一個身形修長的東方女子正拉緊大衣外套似是禦寒狀,突然一個不經意,那名女子快動作的把右手從口袋裡抽出來,用紙巾熟練的遮住口鼻,哈啾……,好大的一個噴嚏,讓還有些距離的鄭秀妍都聽得清,看她正努力的揉著鼻子,鄭秀妍不禁加快腳步往她的方向走去。

 

「林允兒!」,快接近那人的時候,鄭秀妍略高聲的先打聲招呼。

 

還在揉著鼻子呢,「嗯?」,林允兒朝著聲音出現的方向看去,下一秒,露出讓人感到熟悉又溫暖的笑臉,「Hi,學姐好,好久不見了!」,同時挺熱情的揮揮手。

 

點點頭,「嗯,是真的好久不見了。」,看著對方發紅的鼻頭,鄭秀妍不禁蹙眉,「怎麼? 感冒了? 還是等太久涼到了?」

 

林允兒卻笑得一臉無所謂,揉揉鼻子,「沒事啦,鼻子太敏感了。」

 

「敏感? 怎麼了? 妳過敏?」

 

林允兒搖搖頭,「不是啦,是這個季節的紐約,“Love is in the air”。」

 

「什麼 Love is in the air?」,鄭秀妍滿臉不解。

 

林允兒笑著看看四周,「哈哈哈,學姐是真的住在這裡的嗎? 紐約的春天正是許多植物開花結果的花粉傳授期,所以 Love is in the air 啊!」,哈啾……,又一個好大的噴嚏。

 

鄭秀妍小皺眉頭,「原來是在講這個啊~,那花粉過敏就約在 mall 裡不就好了,幹嘛非得約在門口?」,然後不顧三七二十一,鄭秀妍拉上林允兒的手腕就往身旁的購物中心走進去,「走吧,找個咖啡店座座,我們好久沒好好的聊天了。」

 

好脾氣的被拽著往商場裡走去,林允兒笑得有些無奈,「我不是過敏啦,是空氣中粉塵太多,搞到鼻子癢癢的,所以才會一直打噴嚏嘛!」

 

鄭秀妍滿是惱怒神情的回到林允兒一眼,「不都一樣? 囉嗦!」,也不問問人家的意思就往最近的一間咖啡店走去。

 

林允兒,碩士畢業後透過學長的推薦順利進入一家美商企業擔任軟體工程師,負責機台的韌體撰寫開發以及維護,此次到紐約純粹是出差行程,來紐約分部接受教育訓練來著,當初一接收到公司的調訓通知時,林允兒第一個想到的不是食衣住行,而是鄭秀妍這個人,這麼多年沒見了,說沒想念過是騙人的,但真的要連絡見面嗎? 見了面要聊什麼? 又或者是見了面能說什麼嗎?

 

幾番猶豫,林允兒最終在出國前仍是沒有告訴鄭秀妍她即將出現在有她的城市的這件事,隨著一周的課程進行,在同一片土地呼吸著相同的空氣,林允兒騙不了自己,當年沒能好好確認的感覺讓她想找個確定的答案,所以她下定決心,在受訓及接結束的倒數第二天,她發了個 mail 給鄭秀妍,賭賭運氣,如果她剛好有去信箱收信的話,或許二人有再見面的機會,如果到了結訓結束要離開美國之前都還沒收到回信的話,林允兒就決定讓鄭秀妍變成是自己生命中的一個過客,一個曾經有的美好回憶。

 

發信的人整天忐忑不安,還讓授課的美籍講師以為林允兒是因為語言不通所以有點進入不了狀況。 而信箱的主人在收到信件之後,完全就是一個錯愕,把這封 e-mail 的內容來回看了五遍之後還是呈現不敢置信的狀態,看看林允兒提出想見面的時間只剩 1 天,慌,這樣怎麼夠時間打扮啦?

 

慌張到不知道該穿什麼衣服去見面的鄭秀妍,心裡忐忑不安而在約定見面時間前提前到達的林允兒,這二人都有著仿若在夢境的感覺,坐在咖啡店裡,望著馬克杯裡冒上的熱煙裊裊,這二人竟一時無語,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也都在等對方先開口,同時自己心裡也在揣揣該從千萬個想問的問題裡先抽哪一個出來才好?

 

隔了好一下子,發現鄭秀妍嘴角邊有殘留蛋糕奶油的林允兒,帶著溫煦又有些寵溺的笑容伸出手幫鄭秀妍輕輕擦去,她笑了,這才讓二人破除好久不見的尷尬,漸漸的話多了起來,咖啡喝完了就換個地方逛逛吧,這個專櫃走走,那個專櫃看看,但其實醉翁之意不在酒,二人的重點都擺在近況的互相了解上。

 

夜,逐漸深了,該是到了二人說再見的時候,鄭秀妍有些不捨得,勾上林允兒的肩包,「允兒,妳晚上住哪? 要不要住我那邊,我們還有好多話要聊呢!」

 

看著仍是多年前那個熟悉的拉扯動作,想不到人是離開了稚氣的學生生活,但是習慣卻還是如影隨行,想了想,林允兒笑著搖頭,「學姐,不用啦,我住飯店就可以了,這一個禮拜也都是住飯店,很習慣了,就不麻煩妳了。」

 

「可是……」,鄭秀妍還意圖說服她。

 

「好啦,就這樣啦!」,林允兒卻優先搶白,「反正我結訓後請好假了,還有二天,我們明天再聊啊!」

 

人家都這樣說了,鄭秀妍也不好再多堅持些什麼,只好再三確認出差的人真的認得回飯店的路吧? 在林允兒再三的保證下,鄭秀妍才依依不捨的與之道別,回到家之後才想起來,剛剛似乎忘了問林允兒住哪一房,那這樣即便晚上想打電話過去也毫無門路,惋惜……

 

那一晚,鄭秀妍一夜無眠,人是躺在床上,但滿腦子卻總是湧出一堆說不清的畫面,有些是過往的青澀歲月,有些是美好的大學時光,交雜著跳躍播映,完全找不到原因,那一夜,閉上眼躺在床上的鄭秀妍整夜焦慮。

 

®

 

身為東道主,鄭秀妍帶著林允兒去了好多私房景點走走,也帶她四處去品嚐秘密美時,但快樂的時光總是會過去,只跟公司請幾天假的林允兒終將是要回去的,最後一夜,林允兒邀請鄭秀妍到她的飯店房間去徹夜聊天吧,忍了好幾天,最後一晚了,林允兒中是忍不住心中千萬個問號而問出口:「學姐,妳現在有男朋友嗎?」

 

這邊愣了一下,小猶豫三秒鐘,最終仍是輕點頭,「嗯,算有吧。」

 

臉色看起來很是平和的林允兒掛上佯裝的笑容,「哦~,真假? 是誰? 說來聽聽啊!」,強迫自己要演出一臉八卦。

 

鄭秀妍這邊則是毫無講到男朋友的甜蜜羞澀感,心裡隱隱的莫名背叛感,而且完全不想在林允兒面前提到其他人,但耐不住林允兒的不斷要求,鄭秀妍淡淡的說出交往過程,她說那個男人追她好久了,但鄭秀妍對他始終沒有太大感覺,但也沒多拒絕他的大獻殷勤就是了,家底殷實的他很會討她身邊朋友的開心,漸漸地,要他們二人在一起的聲浪變多了,男人也毫不掩飾對她的愛慕之意,連她的父母也都開口說如果感覺對方不錯,倒是可以試著交往看看啊! 一年多之後,鄭秀妍答應了他的追求,二人開始正式交往也就不久前的事情而已。

 

心裡很是吃味的林允兒帶上酸溜溜的心情發問:「那學姐妳這幾天都我在一起,他沒有不高興啊?」

 

搖搖頭,「他又不知道!」

 

「啊? 不知道? 怎麼會?」,林允兒是真心感到詫異。

 

這邊卻一臉無所謂,聳聳肩,「我沒說,他當然不會知道啊。」

 

「嗯? 那為什麼不說? 然後妳幾天沒跟他聯絡,他也沒問一下?」

 

「幹嘛要說? 再說了,就算他有問,但是當下我不想說就是不想說,他也逼不了我。」

 

「怎麼? 不想說? 我見不得光?」,林允兒心裡酸酸的,自嘲。

 

鄭秀妍馬上微皺眉,「妳講那什麼話啊? 跟妳有什麼關係? 只是誰說交往了就要時時刻刻跟對方報告自己的行蹤? 難道有了男朋友之後就不能有自己的空間了嗎? 我們談的是感情,不是自由!」

 

突如其來的微怒讓林允兒趕緊換個話題聊聊,而鄭秀妍這個尚未成形的怒氣來得快也去得快,換個話題換個心情,鄭秀妍又拉上林允兒東扯西聊,也順勢問到林允兒的感情事,現在換自己被逼供,林允兒難以脫逃,只好乖乖承認自己是有喜歡的對象,但是二人之間沒有更進一步,所以林允兒現在仍是單身狀態。

 

這個回答倒是讓鄭秀妍愣了一下,論學歷、論外貌、論談吐,林允兒樣樣居上位,怎麼會到現在還是單身呢? 那讓她喜歡上的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但扯到這個,林允兒卻馬上閃避話題,打死不透露半個字。

 

®

 

看著說要撤夜聊天的人現在卻已經睡翻在床上,林允兒有些無奈又有些寵溺的幫鄭秀妍蓋上被子,然後靜靜地坐在床邊看著睡容精緻的她,心裡百感交集……

是從什麼時開始喜歡上她的?

是公車上初相見那個受盡委屈卻又不敢說出的委屈神情嗎?

還是連站在擁擠的公車內都能打瞌睡的憨傻呢?

又或者是老愛在公車站牌前閒晃,任由公車一台台過去,直到看見我出現之後才裝做不經意的慢慢走到我身邊說聲:「哦~,好巧喔,又遇見了呢!」,是這份可愛讓我對妳無可奈何吧?

還是妳在移居回美國前一晚哭著跑來找我,要我第二天去送機卻被我拒絕的可憐模樣讓我心生不捨? 學姐,當時我只是個正準備要升高三的學生,我是要怎麼去機場? 我的無能為力妳懂吧?

 

我還記得妳拿著買好的冰淇淋跑到我面前的那一臉炫耀,下一分鐘卻在包裝拆開時才發現過早買好的冰淇淋已經開始融化滴汁後的一臉沮喪,為了安慰妳,我硬是忍著大口吃冰的腦麻感快速把冰淇淋給解決掉,連手指頭上沾到的糖水也都乖乖舔掉,我謝謝妳的禮物,也告訴妳我是真的很喜歡那個卡布奇諾口味的巧克力冰淇淋,但是我卻沒告訴妳,其實我更喜歡的是妳當時的笑容。

 

偶爾我們二人會買些零食然後沿著公車路線慢慢走回家,邊走邊吃,我對妳說升學壓力的痛苦,妳對我說即將要出國念書的茫然。 我說今天數學課的公式邏輯有點難,讓我有種遇到鬼打牆的 fu,妳說今天的體育課要在戶外曬太陽打排球,讓妳有種快被烤焦的感覺。 天南地北什麼都能聊的我們,很有話題啊!

 

我要拼大學會考,妳卻等著出國念大學就好,透過時常相遇的聊天,妳知道我假日常去圖書館看書,抱上閒書,妳竟然也跑到圖書館來湊熱鬧,比對一室的緊張氣氛,妳的怡然自得還真刺眼,面對我佯裝的殺氣騰騰,妳竟然用裝無辜來輕巧巧的帶過,還摸摸我的頭要我趕快乖乖讀書,呀西……

 

是因為我是大胃王嗎? 所以妳總是會把妳不愛吃的菜往我的便當裡塞過來,然後又很自然的把妳喜歡吃的菜從我的便當盒裡挖走,看準了我的好脾氣,妳就老愛買些新奇古怪新口味的飲料叫我先試喝,我說好喝的話妳才敢嚐試,殊不知妳的這個壞習慣竟然就成為我可以好好欺負妳的利器,明明就是吞不下口的飲料,我卻可以演得活靈活現直喊超好喝,拐妳也跟著大口喝下,再大笑著看妳下一秒吞也不是、吐也不對的跳腳。 鄭秀妍,妳會知道我這麼愛鬧妳是因為喜歡妳嗎?

 

喜歡一個人的感覺很奇妙,喜歡對方的時候自己渾然不知,等到對方不在妳身邊的時候妳才驚覺空氣中少了些什麼,世界版圖缺了一塊,氧氣再也不是熟悉的那個氧氣了,然後隨之而來的是驚訝、抗拒、否認、逃避、無法欺騙自己、承認、接受、退縮,再到把這份心意默默收進心裡,這一路,我走得不容易。

 

鄭秀妍,原來妳已經有可以給妳幸福感覺的男朋友啦,呵呵……,還好我有忍住沒讓我的心意洩出,免得大家尷尬,謝謝妳給我一段美好的初戀感覺,也謝謝妳曾經出現在我的生命中,至少在我心痛過後,我還能感謝我曾經遇到這麼完美的人,至於幸福嘛,我會默默替妳祈禱,給妳祝福的。

 

®

 

堅持要送林允兒去機場的鄭秀妍,等到人家行李都辦理拖運完成後才驚覺離別的時間快到了,二個人不知道何時才能下次再見面呢,莫名,鄭秀妍突然想到昨晚的夢,昨晚很不爭氣的睡著後,她竟然夢到林允兒當年在她家的公車站牌下許下的承諾,【我願意當一次神燈,答應學姊提出的要求。】,雙眼睜大,鄭秀妍忽地轉身看著身後正在檢查登機票還在身上吧的那個人,「林允兒,我要許願!」,她說。

 

「啊?」,林允兒則是完全驚訝,「許願? 什麼許願?」

 

「妳說過的!」,鄭秀妍明顯著急,「妳以前說如果我沒出糗的話,妳就當一次神燈讓我許願!」

 

『怎麼可能會忘記? 只是……,這麼多年過去了,原來妳還記得啊!』,林允兒硬是把苦笑壓在心裡,掛上一臉淡定,「哦~,可是學姐,神燈精靈不是這樣召喚的喔!」

 

「啊?」,這下鄭秀妍懵了,召喚精靈要有特定的方法嗎?「不是這樣召喚? 不是跟妳說我要許願就好了嗎?」

 

林允兒笑著搖頭,「NO NO,學姐,神燈精靈要有一定的方式才會被召喚出來,所以學姐先去研究要怎麼召喚精靈之後再來許願吧!」,故意這麼說的,林允兒不是想食言而肥,只是現在的她害怕鄭秀妍對她做出她做不到的要求,例如,伴娘……

 

到點了,林允兒和鄭秀妍禮貌性的擁抱道別後,很是瀟灑的揮揮手轉身走進出境大門,獨留下百思不得其解的鄭秀妍。

 

 

 

 

 

 

創作者介紹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ICE
  • 天使 ICE:好了吧,沒本事就愛亂湊熱鬧, 看看, 過期的生賀? 一點誠意都沒有!!

    腹黑 ICE 滿不在乎的吃著綠豆沙冰沙凍:又沒有關係, 反正有寫就好啦!

    天使 ICE:什麼叫有寫就好? 做事可以這麼敷衍嗎?

    腹黑 ICE 掏掏耳朵,腳翹在茶几上,擺擺手:沒差啦,讀者們懂得啦!

    天使 ICE:呀呀,你還看電視? 下一集呢? 寫了沒?

    腹黑 ICE 搖搖頭,眼睛死盯著電視劇:還沒啊!

    天使 ICE:那你還這麼悠閒? 還不趕快去寫!

    腹黑 ICE 瞅過一眼:偏不! 再吵? 再吵我就不寫了,哼!
  • ♤SpAde♠
  • 這時候適合把腹黑ice踹開,外帶個字:掰~
    幫眾多讀者催稿,某冰快寫文。
    為某冰的腦袋著想,某冰快把文字倒出來,你的腦袋要被靈感塞爆了。
    不管哪點,就是寫文吧!(拍

    這兩位啊,心思想法都愛繞圈圈。
    雖然,我愛小鹿,
    但我還是想嫌她:酸屁啊!!直接說啊!ˊ_>ˋ
  • 腹黑 ICE:呀呀, 下次不寫生賀了, 真難搞~


    小鹿:S,我害羞嘛!(生日會上公開說過喔!!

    ICE 於 2015/06/02 00:24 回覆

  • kuan14
  • 哈哈!天使Ice跟腹黑Ice的對話真有趣,比本文還吸引人~
  • 哈哈, 那是額外的 bonus 喔!!!!
    (明明就是因為生賀過期而企圖轉移焦點...

    ICE 於 2015/06/02 01:24 回覆

  • Nicky
  • Ice 去別人家閒晃聊天也該回來了吧!
    秀妍又要捏你耳朵了,ㄎㄎ
    允兒都要在後面幫忙推了,呵呵
  • 腹黑 ICE:呀呀, 別幫著秀妍和允兒查我的勤嘛, 我會耍任性喔!!

    天使 ICE:哼, 你還敢這樣跟讀者說話? 你敢說, 我可不敢聽!!

    腹黑 ICE 拿上火星號鑰匙:有什麼不敢說的? 誰不知道我任性? 不定時出沒才是 ICE 的形象好嘛,走囉, bye~

    天使 ICE:呀呀! (跳腳!

    ICE 於 2015/06/02 01:08 回覆

  • ♤SpAde♠
  • 說實話,腹黑ice走了不正剛好,
    留給天使ice寫就好了ˊ_>ˋ
    反正都是某冰。
    It's same.
  • 但天使 ICE 天生懶散只會出一張嘴, 所以才會老是碎念腹黑 ICE 快上工啊!!
    現在腹黑 ICE 溜了, 你叫天使 ICE 如何是好?
    要他提起筆桿? 可能叫他拿起槍桿比較快!!!!

    ICE 於 2015/06/02 01:24 回覆

  • ♤SpAde♠
  • Ok,槍桿給我,
    我負責給下面的人轟了這兩位!(錯了

  • linda77314
  • 小腹黑
    乖乖啊~~寫完就可以看電視瞜~~XD
    (沒這麼好哄 我想)

    允允酸酸
    但是秀妍心理其實也不好過
    只是互相都不知道
    TT
  • 走跳貓
  • 那真的是西卡的幸福?
    我不承認阿~~~~
  • 優遊自在
  • 哀呀~應該秀妍要先問的~
    不然就應該昧著良心說沒男友(誤

    感覺小允這趟回國後
    似乎又要隔一段時間才會再見面了
    部會到時候秀妍知道了自己的心意
    跑回去的時候
    小允也交了別人了(><!
    應該不費吧?不費不費吧?!!!
    這樣就變悲劇了~
    或者小飆快又將短篇不小心寫成中篇............................長...(呃呃少烏鴉

    心酸酸阿~我喜歡這樣的FU(變態嗎
  • 短->中->長……? 不好吧~
    努力 keep 在中就好~

    但是其實 ,ICE 自己也很喜歡心酸酸的 fu~(哪招?)

    ICE 於 2015/06/02 09:19 回覆

  • 優遊自在
  • 可惡~寫錯字

    小飆快(X)是小冰塊啦(O)
    這一切都是鍵盤的錯(哼
  • 哈哈哈,竟然被優發現 ICE 在駕駛火星號的時候就是飆、快……

    ICE 於 2015/06/02 09:16 回覆

  • life
  • 嗯啊
    什麼都不說的話
    就要悲劇了
    錯過總是覺得遺憾!!!
  • 悄悄話
  • linda77314
  • 原來辣了這一段
    充滿轉折的小段
    XDDDDDDDDD
    神燈精靈要怎麼召喚呢?
    用鄭學姊的身心靈吧!!
    大誤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