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十八)

社會在發展,經濟結構在改變,不管飛上多高的雲端,物流業無疑是各產業中絕對必要的黏著劑,沒了物流事業,商品流通寸步難行,有了發達的物流體系,世界是平的。

中國大陸經濟的快速崛起,連帶地也帶動物流業的急遽成長,以往這塊大餅幾乎都是由外商把持在手,隨著政治環境的變遷,高層當局開始扶持本土企業,因此物流業這塊大餅是越來越難啃。

以往只有在亞洲四小龍的經濟圈中發展事業,隨著社會的變遷,除了積極拓展業務之外,林敦祥還必須要思考企業的下一步要去哪裡? 女兒念管理是出自於他的授意,這部分,林允兒沒反抗,專攻『供應鏈管理』也是在徵詢父親意見後所做的決定,之後林允兒更是建議父親早早開拓中國市場,同時不要不捨得花錢,投資海、空運發展是必要的行為,所以林敦祥早在十幾年前就把公司正式更名為【中祥國際物流(股)公司】,必且開始籌畫成立航空運輸事業部,發展順序列於航海運輸事業部之後。

即便手上僅僅擁有二台貨機,中祥現在也是可以對外傲稱說擁有自己的機組了,而且因為早早就在中國大陸佈局,所以中祥目前在中國大陸擁有穩定的市場,這一點,林允兒算是功臣之一。

林允兒從大二開始就跟隨座師學習,又因為家世背景的關係,更利於教授推行產學合作計畫,透過林允兒這個人脈,教授可以讓他的座下弟子有企業實習的機會,而中祥集團也可以從旁人的眼光角度來對公司進行健檢。教授託個人情讓學生有短期的打工機會,這一點在學界頗為普遍,說是打工,其實不需要準點打卡上班,這些學生的重點是在專案研究,對於部分企業來說,算是做人情也好、想趁機蕩漾出新火花也好,總之給大專院校這點方便還是做得到的。

林允兒就這麼地開始在中祥進行改善企劃,起初從因為需要實際的企業實習學分所以進入自家公司打工,來個倉儲系統改善藉以順利 pass,然後又為了要交出畢業專題所以和幾個同學一組,硬是逼老爸再給個專案讓她們完成,這次是把台灣島的發車物流系統給玩了一翻。然後緊接著念碩士班的時候,座師並沒有讓林允兒過得舒服,在對中祥進行了一番體檢之後,加上林敦祥的支持,在博士班學長的帶領下,林允兒開始接觸公司的核心機構之一,業務,這下才算是終於從書本裡走出來實際接觸一家公司的經營。

早就知道林允兒座師在業界的聲望和實績,也知道雖然都是一堆碩、博生在進行專案,但其實大教授一定會在背後緊盯著專案品質和實際成效的,所以林敦祥很能採納學生所提出的相關改善計畫。

計畫嘛,有成功就一定有失敗,面對林允兒在專案推導失敗後的失落感,單親家庭沒有女主人可以擔任溫柔安撫的那個角色,所以林敦祥在第一時間對林允兒都是採取『笑笑帶過』的方式在處理,完全就是失敗無妨的財大氣粗,等到這孩子被座師重新鼓勵再站起來決定再次推出新的改善計畫之後,林敦祥才會提醒她不要再丟臉囉,然後再笑看自家小女兒不服輸的齜牙裂嘴。

老實說,還是碩士生的時候,林允兒提出的計畫都帶有濃濃的理論氣息,什麼事都說『套公式,算出來應該都要xxx……』,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假設現實影響因子不存在的的話,一定可以這樣做、那樣做,然後導出很理想化的計畫,依照這計畫去實施,公司該有多賺錢就有多賺錢。林敦祥縱然愛女心切但也不至於讓她玩盡金山銀山,所以當學生們的專案計畫完成後,林敦祥就會在公司內部召開會議,責成相關處室以學生的研究為主,把關鍵因子考量進去重新推導,以求出合理的預期成效,然後才會去分段實施。

畢竟一家公司的經營哪有那麼理想化,如果這個可以不考慮、那個可以假設為0,那企業還需要轉型嗎? 還需要改善團隊的加入嗎? 但學生的社會經驗畢竟太嫩了,又有交作業進度的壓力,難免會用數學的方式來美化公式,所以不怪他們,多經歷幾次挫敗自然就會從教訓中汲取經驗,所以林敦祥取其美意,採納學生佳言,請各處室針對學生團隊所看到的窒礙弊病加以消除,關鍵因子既然不能降為 0,那就想辦法縮小變異,努力朝『零缺點』方向邁進。

因此成為當時在中國大陸才剛出露頭腳的購物網站的合作物流商,就是林允兒在學生時期中祥物流所提出的建議案。事實證明,雖然這些學生嘴上無毛,但是敏感度還是有的,就把林允兒提出的專案當作大方向,經過市場部和業務部的修正後,現在中國大陸市場的物流營收可是佔了中祥營業額的 50% 呢。

林允兒順利考上博士班之後,總覺得自己的目光好像太狹隘了,不應該只侷限在某個產業啊,於是開始接觸其他類型產業的專案,例如進入晶圓製造廠打工、幫連鎖滷肉飯店進行體檢、又到中部傳統鐵工廠去實際參與勞動,當了二個禮拜的勞工,再分別以勞、資角色進行推演,進而提出不能獲利一百,但是多賺個 30% 沒問題的改善方針,就這樣,她就像是玩專案玩上癮一般,畢了業打死都不肯進入自家企業就職,為了逃離林敦祥的魔掌控制,林允兒一度連中祥的案子都不接,也是在那個鬧家庭革命的時候從林家搬出來,理由是:要專心拚教授升等!

從自家女兒不進入企業就職的氣呼呼,待到林允兒成為當時全國最年輕副教授時的四處炫耀,林敦祥這個父親的態度因為『愛』而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不再逼迫林允兒放棄教職,而林允兒在中祥法務的協助下,確認沒有對價關係以及身為親屬的持股對她的教職身分不會有影響之後,她也退後一步,有條件的進入中祥集團擔任有名不要職的股東。

林允兒有心讓鄭秀妍經營事業的視角不要僅僅只有看到創作這一塊,所以對於供應鏈和運籌暨物流管理……等相關研討會的訊息她都會發給鄭秀妍,同時也希望她能參與一二。

「智慧化為全球發展的趨勢,在此趨勢下物流及交通產業發展勢必為關鍵因子之一,智慧化為宗旨,藉物聯網縮小各供應鏈的時間、距離差距,再以大數據為分析基礎,瓶頸點以自動化等技術為核心發展……」

披肩長髮微捲,純白窄身牛仔褲,寬鬆的淡紫色織毛短袖上衣,腳踩純白橡膠平底帆布鞋,勾勒精緻的眼妝,唇沾桃紅蜜彩,若隱若現的淡妝為一身柔性裝扮的主人翁襯出些成熟冷靜的氣質,有著『最美女教授』封號的林允兒不是不 到自己在學生界裡是怎麼被稱呼的,但是在學術領域的面前,林允兒沒讓她的美貌成為唯一的焦點,充分的準備在得宜的台風下足以完全發揮,句句在理的分析深入人心。

「老師!」,台下某個學生突然很冒然的打斷林允兒的授課,舉起手發問。

這是管理學系舉辦的跨校際研討會現場,除了擔任一場專題論文發表會的主持人之外,林允兒也需要額外負責一場演講,當然,主講題目一定脫不出林允兒的專業領域,而台下的與會人員除了有各校教授和參與發表的年輕學子之外,也不乏多位在職進修的業界人士,部分在職生的年紀還比林允兒大上很多呢。

前言結束後,林允兒正準備進入主題,台下就有一位看上去不過是 20 出頭歲的年輕學生舉手打斷她的演講,擔任這場演講的主持教授和部分在職生不約而同皺起眉頭來,稍懂些社交禮儀的人都知道這學生的舉動極為不禮貌,演講結束後都會有統一的 Q&A 時間,有什麼問題在那個時間再詢問就好了,突然打斷大家的聽講節奏是很不禮貌的行為。

林允兒略作手勢示意主持教授稍安勿躁,略往前方的階梯桌張望,看著高舉起右手的男學生,林允兒微微地笑了一下,和藹可親的小點頭,「嗯? 這位同學請說。」

男學生馬上站起來,「老師,就我所知道,您的另一個身分是中祥物流老闆的女兒,所以您現在極力宣導物流業的重要性,是不是有在幫中祥宣傳的嫌疑?」

這個問題一出,現場傳來倒抽一口氣的聲音,男學生的一臉凜然看得該校教授直想衝上前去抽人,這個問題相當沒禮貌而且還有汙衊的嫌疑,一個碩一的學生膽敢汙衊正教授,活膩啦?!

沒等在場其他人員的責難,林允兒輕笑出聲,舉止從容地看著男學生,「這位同學的問題很好,可見得你在來研討會之前有做功課,這一點值值得嘉獎。」,這是林允兒的習慣,不管是善意還是惡意,先開口稱讚肯定對方的表現,會讓對方心裡高興進而放下戒備,之後面對反攻時會比較沒有反抗力,林允兒在不小的講台上稍微走動,「在回答你的問題之前,我想先問你幾個問題,首先,我想請問,你的手機是去哪裡買的?」

「電信公司啊!」,男學生回答。

林允兒點點頭表示贊同,「很好,那我請問,電信公司是去哪裡買到這手機的?」

「經銷商。」

又是點點頭,「嗯,很好,那經銷商呢? 又是去哪裡拿到手機的?」

「痾……」,男學生語塞了一下,「就製造公司吧?」,明顯的不確定。

林允兒邊說話邊在講台上左右漫步,又是點點頭,「嗯……,以最後根源來說,手機是從製造廠出來的沒錯,那麼,我再請問,製造廠在哪? 台灣? 中國? 泰國? 印尼? 先不管是在哪個地方,重點是手機要怎麼離開製造廠交到你手上?」

「痾……」,在林允兒連珠炮似的一番問題之下,男學生頓時愣在原地,而師出林允兒門下的研究生們則是知道『老闆要出手了,傻BB,希望不會死得太難看……』,幾名學生心頭了然的互相對視,彼此卻又心照不宣地低下頭忍住笑意。

林允兒突然站定腳步停在講桌旁邊,然後看著那名男學生,「這個問題我幫你回答好了,答案是,它們靠的是物流。不管是空運還是海運,都是物流,今天即便是這間教室裡的一條抹布、一隻白板筆也都要靠物流業才有辦法把東西送到你我手中。」,在場師生看著突然一臉嚴肅的林允兒,鴉雀無聲,「我再說白一點,今天就算中祥物流倒了、不存在了,物聯網還是會屹立不搖,物流業只是其中一個鏈結,不需要我林允兒開堂講課,智能物聯網的發展也會突飛猛進,大數據分析的存在只會越來越重要!」

板著臉的林允兒其實很具有震攝感,突如其來的連番問題,那股氣勢已經讓人一時間不知道該做何反應了,緊接著她又快速回答自己的問題,果決的下了定義,偏又正確的無法反駁,一時間讓人啞口無言。

所幸林允兒並沒有想再多為難那名男學生的意思,講台上的她稍稍放緩臉色,直視還站著的男學生,「不知道這樣的回答有沒有讓這位同學滿意呢? 如果有的話請坐下,如果還是有疑慮的話,歡迎各位同學在演講結束後再來找我切磋一二,OK?」

就這樣,林允兒輕巧的化解了差點就成為憤青的學生發問,一個半小時的專題演講結束後,那名男學生也沒敢私下再找林允兒,林允兒收拾好個人資料後跟幾位教授再稍微寒暄一下就離開階梯教室往自己的辦公室方向走去,辦公室的門才剛關上沒多久馬上就傳來幾聲敲門聲,「請進。」,站在辦公桌前的林允兒高聲回答。

「林教授。」,開門而進的人帶著張笑臉向林允兒打聲招呼,即便面對的是林允兒的白眼,來人依舊笑意不減,人走到辦公桌前停步,「林教授的演講好精采啊~!」

對於鄭秀妍的諂媚逢迎,林允兒又是一個白眼回報,「不是說等一下有會要去開,聽完演講就要離開了,還上來幹嘛?」

鄭秀妍笑的一臉萌,大大方方地往辦公桌前的椅子一坐,「那是下午的事情,現在還有點時間,怎麼? 不歡迎我?」

林允兒也拉過自己的辦公椅坐下,「哪敢?」,自顧自地拿起放在桌上的保溫水杯,一個半小時的拼命講話外加滴水未進,林允兒快渴死了,幾大口水下肚之後才又再度開口,「今天的演講還聽得懂吧?」

鄭秀妍沒好氣地瞪了林允兒一眼,「光顧自己喝就好,都不用問客人喔?」

林允兒則是一臉無所謂的指指某人一進門就放在桌上的杯子,「妳自己不是有咖啡? 哪所以咧? 上來找我幹嘛?」

鄭秀妍白了林允兒一眼,「怕妳生悶氣氣壞身體,所以上來關心一下啊,早知道妳這麼沒心沒肺我就不來了。」

「生氣? 我生什麼氣?」

「生那個學生的氣啊,不過他還真敢,竟然敢這麼大剌剌的質問妳。」

「哦~」,這樣一說林允兒就懂了,「妳說那個憤青啊,哈,我才不會跟這種小屁孩生氣咧。」

「不過我不得不說這孩子的態度確實不好。」

「呵呵……」,沒有鄭秀妍這麼氣憤,林允兒反倒是笑了起來,「現在的孩子啊,好多都是這個樣,總覺得自己是正義超人的化身,把有錢人跟貪婪啦、犯罪啦自動掛上等號,自己戴墨鏡看人家,難怪會覺得人家身上黑黑的,算了啦,我不跟孩子一般見識。」

「可是我看妳剛剛有點動怒耶!」

林允兒不表示否認的點點頭,「是啊,我是啊,誰被這樣質疑不會生氣? 更何況還是在沒有證據,單憑自己的被害妄想症就先懷疑人家,生氣只是給他一個教訓,要當憤青也要當個有本事的憤青,有證據當然可以哇哇叫,不過不要只會人云亦云的瞎猜測,那就弱斃了。只是這麼多年下來,我已經很習慣,不會把這種事情放在心上。」

「但確實讓人覺得不舒服啊!」

「嗯,現在社會的普世價值就是看不得別人有錢,尤其是我這種家世好、讀書又好像完全不用費力的人,求學之路平步青雲,這種人更是別人的眼中釘,殊不知我這裡面付出多少? 眼紅別人的人卻沒發現自己正四處求神問卜想發財,自己致富可以,別人比自己有錢就是罪過,但其實投胎到哪個家庭是可以選擇的嗎? 不能嘛! 有錢不是一種罪,他們不知道是,與其羨慕別人不如多充實自己,培植自己的實力才有賺大錢的可能。」

「不一定啊,人家可以一夜致富啊!」

林允兒用力的點點頭,「當然可以一夜致富啊,那至少也要先去買彩券吧,不然怎麼一夜變富翁? 定額定量買也是投資行為的一種,也是自我充實的一種表現啊!」

鄭秀妍才沒林允兒那麼多歪理咧,白了一眼過去,「好好好,就妳有理,反正我的重點是怕妳生氣,既然妳根本就沒放在心上,那就陪我去吃午餐吧!」

林允兒抿抿嘴,點頭,「好啊,妳請客!」

鄭秀妍站起身往門邊走去,「可以,我請客妳付錢。」

「呿!」,林允兒白過一眼,小小的啐了一口之後卻沒再鬥嘴回去,自動自發地站起身跟在鄭秀妍身後離開辦公室,當然,二人後續的聊天內容還是離不開林允兒的老本行,經營管理。

 

 

 

創作者介紹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Ling Shek
  • 好看
  • 好看?
    呵呵……,Ling 太吹捧 ICE 了啦~
    我“跌”這一篇文其實沒啥主軸來著,
    真感謝大家對我的疼愛,謝謝!

    ICE 於 2016/02/05 18:52 回覆

  • 悄悄話
  • Yulixxi
  • 哇哈哈終於碰到電腦了XDD
    本郡主出國混了14天用手機艱難的登入痞客幫
    結果出現各種日文w然後就無法看文了QAQ

    終於看完了(到18啊w超多w
    話說冰角啊~你打算讓他倆曖昧到啥時XDD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