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十九)

作為海河五大支流:南運河、北運河、子牙河、大清河、永定河的匯合入海處,素有「九河下梢」、「河海要衝」之稱的城市,天津的地理環境不可不謂得天獨厚,既有明成祖賜名,又有清代天津租界的開發,天津成為中國較早引入西方都市計畫理念並進行發展和實踐的城市,遊運河也是這個城市新興的旅遊玩法。

穿著燕尾服,手拿紅酒杯,舉杯向對座穿上高雅晚禮服女士敬酒,一邊甲板上幾名男女正婆娑起舞,小小的樂團在一旁奏出優雅樂曲,拉著小提琴的樂師正忘我的閉眼陶醉中,又還有幾位穿上正式晚禮服的男女賓客正倚在船舷邊輕鬆的聊天,偶爾遇到另一艘遊艇從旁經過還會舉杯向對船的人們致意。

這是天津運河上很常會出現的景色,林允兒曾有幾次帶著學術參訪團來天津拜訪友校的經驗,夜遊運河幾乎都要變成固定行程了,各式各樣的遊河船隻穿梭其上,不過今晚不是帶學生參訪,而是商業聚會。

天津市位於中緯度歐亞大陸東岸,屬溫帶季風氣候,四月的運河,隨著遊艇的前行傳來微風徐徐,體感溫度大概落在 13°c 左右,今天喝多幾杯酒的林允兒悄悄走到船頭上層去透口氣,空無一人的甲板正好讓林允兒可以安靜的好好欣賞夜景。

偶爾會陪林允宣出國參加類似這樣的宴會,不過她仍是不過問中祥的業務,只是單純跟林允宣做個伴而已,以這次為例,林允兒利用白天時間去天津大學探視一下自己系上的交換學生,同時拜訪幾位教授,參加一場商界有意義的座談會之後就沒什麼事情好做,愛讀書的她就去天津各大商區逛逛。天津自古因漕運而興起,但凡歷史書籍或是武俠小說多少都會扯上漕運,漕幫男兒各個武藝過人,『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這樣的歷史古城一定要好好去實地走走,望著腳下寬闊的河道,林允兒腦中浮現出書上所描述的景象『大小不一的運糧船隻往來河道間,順風時幾大片舢板一搭,幾艘船隻便扣在一起快速南下,偶有逆行、擱淺、穿閘……等情形,船夫就得用牽繩拖著糧船前行,掏江涉河,還要在風暴間設法穿越而過以避開船隻翻覆,否則漕米、商品、行李等物將蕩然無存,誤了軍國大事,朝廷怪罪下來誰擔待得起? 快,加把勁兒!』,林允兒一臉癡迷地望著江面,自動把船夫、水手的吆喝聲補腦齊全。

而此時站在甲板上透氣的林允兒卻不禁讓自己化身成為當時的水手,『因逆行延誤了漕米交期,趁著江面風浪平穩,得在夜間張帆加速前行,夜幕甚深,罩子放亮點,把江面看清楚了,小心別觸礁……』,過份專心的補腦讓她壓根兒就沒聽到身後響起的腳步聲,直到有人輕拍她的左肩一下才讓她回神,轉頭往左望去卻撲了空,再往右邊看過去才看到一臉調皮神情的鄭秀妍,被耍的林允兒佯怒瞪了一眼過去,鄭秀妍卻不以為意的小吐一下舌頭,「在想什麼,想得這麼專心?」

林允兒搖搖頭,「沒什麼,吹風發呆罷了,妳怎麼上來了?」

鄭秀妍跟著林允兒視線方向一樣望去江面,「怎麼? 就妳能上來,我就不行?」

林允兒苦笑一下,「沒~有,講話幹嘛這麼衝啊?」

鄭秀妍聽到林允兒小聲的抗議,這才發覺自己的口氣不怎麼好,伸出手拉拉林允兒外套衣袖,一臉討好的顧左右而言它,「欸,我怎麼覺得妳很常來中國大陸啊?」

林允兒瞪了她一眼這才放過她,順著話題,「嗯,不要以為我們教授很閒。」

鄭秀妍小嘟一下嘴,「才沒呢~」

林允兒輕捏她鼻頭以示懲罰,這才想起來她怎麼會上來,「對了,妳還沒回答妳上來幹嘛? 怎麼,不用陪妳們 B&E 的大股東啊?」,她問。

鄭秀妍伸手捏了林允兒的手臂一下,再狠狠的瞪去一眼,「幹嘛這樣說話? 什麼叫『陪』? 講話這麼難聽……」

林允兒這才覺得自己有些失言,笑笑後小聲道歉後卻一言不發的呆望江面,她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幹嘛這樣說話,只是剛剛在船上發現她的身影後很是驚訝,這次來中國,林允兒事先沒跟任何人通氣,所以除了林家人之外知道她的行程,卻突然看見鄭秀妍挽著一個男人的手臂走進船艙,那男人的一臉得意讓她覺得很反胃,直到有位貿易公司老董居中介紹,林允兒才知道原來那個男人就是出資 B&E 的最大股東。

那男人自大的眼神中帶點猥褻,笑容怎麼看怎麼奸詐,活像是白臉奸臣的長相還敢自稱斯文,又還不時的把手搭在鄭秀妍腰上,讓人想把他的手給扭斷,林允兒不想跟他多打交道,因此藉故離開幾人互相寒暄的場合,之後不管怎麼樣她都百般避開那二個人,林允宣太了解自己妹妹了,看她像是在迂迴避開什麼似的,小聲詢問後才知道林允兒不喜歡那個男人散出的氣息,也知道自家妹妹看人的第六感很準,所以也就順著林允兒的意願,林允宣也不大去跟那個男人打交道。

鄭秀妍和林允兒靠在甲板邊的欄杆旁,二人一時之間都沒再開新的話題,因此除了浪拍船面的聲音之外,現場一片安靜,好一會兒鄭秀妍伸手攏住長髮,「妳什麼時候回去?」,她問。

林允兒回神,「不知道,看我姐。」

「不是啦,我是說回台灣。」

「哦~,後天早上,妳呢?」

「比妳再晚二天。」

林允兒點點頭表示了解,「嗯。」,同時轉回身,背靠欄杆邊,動動肩頸,嘆口氣,還有些酒氣呢。

鄭秀妍略抬起頭看著林允兒的側臉,「累了?」

林允兒苦笑一下,點點頭,「嗯,有點。」

「妳這麼頻繁的飛來飛去,學校的事情好像也很忙,難怪妳會這麼累,行程不能減少一點嗎?」

「嗯……,沒辦法,這是大環境所趨,以後搞不好會跑更遠的地方呢!」

「嗯?」,鄭秀妍皺起眉頭表示不解。

林允兒嘆了一口氣接著說:「中國大陸勞工意識日漸抬頭,工資不斷調升,連帶原物料價格也上漲,已經有不少企業轉戰東南亞去發展,越南、印尼……,台商一堆,有些還甚至發展到印度去了咧,因此不管是學術研究需要,或者是企業輔導,我想我都會需要多接觸那邊的市場。」

「不會吧…」

「什麼不會? 搞不好妳會比我早去印尼也說不定。」

「嗯? 為什麼這樣說?」

林允兒指指腳下床艙,「妳今天的男伴或許會規畫要把觸角伸過去啊。」

鄭秀妍輕哼一聲不做任何回答,小歪過身把頭輕靠在林允兒肩上貌似想休息,林允兒歪過臉反問:「累了?」

鄭秀妍輕點頭,但卻沒針對這個話題多作回答,反而是轉個聊天話題,「順 DJ 和 Tiff 在一起妳知道了嗎?」

林允兒也沒想咬著某個話題不放,她們二人一直都是這個樣,常常在一起聊天,也很常見面,但卻不會針對某件事一直追下去,一個轉彎了另一個人就放棄詢問,順著轉彎聊天去,林允兒點點頭,「嗯,那天跟秀英姐還有她男朋友吃飯的時候聽說了。」

鄭秀妍有些小驚訝的抬起頭,「男朋友? 我以為……」

林允兒偏過頭看著她,笑了一下,「怎麼? 妳以為秀英姐也是同性戀?」

「痾……」,鄭秀妍一時之間為之語塞。

「呵呵呵……」,林允兒伸手揉揉鄭秀妍頭頂化解她的一臉尷尬,「她不反對同性戀情,但偏偏讓她動心的是個大帥哥。」

「那她男朋友沒說什麼……」

林允兒看了鄭秀妍一眼,「大帥哥敢過問什麼? 這是秀英姐的交友權利,大帥哥如果想跟秀英姐好好走下去,應該是要跟她的朋友成為朋友,而不是反對這約束那的,當然啦,吸毒犯法的朋友不能交。」

「哦~」,鄭秀妍眼神一閃,「那妳呢?」

「我? 我什麼?」

「妳反對嗎?」

「反對什麼? 反對同性戀喔? 我幹嘛要反對? 別人談戀愛礙著我了嗎? 只要朋友感覺幸福,又沒破壞人家家庭,我都祝福,如果談個戀愛連朋友都不能相挺支持,那這樣的朋友交來幹嘛? 是吧?」

鄭秀妍歪著頭再想一下,「那……那妳呢?」

林允兒眉頭一皺,「妳想問什麼?」

鄭秀妍諂媚的笑了一下,「我想問……,林教授現在單身嗎?」

「幹嘛? 想做媒啊?」

鄭秀妍一臉狗腿的勾著林允兒的手臂,「才不是呢,我只是好奇很久罷了,林教授長的這麼好看,一定超級多人追。」

林允兒則是看去遠處,「那是他們的事情……」

鄭秀妍看著她的下八稜線,「那所以呢? 林教授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單~身!」,林允兒簡潔俐落的回答,只不過口氣有點不耐煩,好像被這種問題騷擾很久似的。

鄭秀妍卻完全不把她這樣的口氣放在心上,繼續鍥而不捨的追問:「那妳喜歡男生女生?」

林允兒低眼,與比自己還矮一些的鄭秀妍直接對視,「問這幹嘛?」

鄭秀妍一臉賣萌的討好看著林允兒,「沒啊,只是好奇嘛……」

「那妳呢? 妳喜歡妳今天的男伴嗎?」,林允兒沒正面回答鄭秀妍的問題,反而回問一個問題,「我看他很喜歡妳呀!」

鄭秀妍瞪著林允兒,「妳不要跟我開這個玩笑!」

林允兒一臉痞笑的回答:「我沒有啊,我是說真的,他剛剛對妳確實有表現出佔有慾啊!」

鄭秀妍眉頭深皺瞪著林允兒,「妳給我仔細聽好了,他,跟我,除了生意上之外,其他的,沒-有-任-何-關-係!」

林允兒愣了一下,生怕鄭秀妍真的生氣,趕緊伸出手摸摸她臉頰,「好好好,我也只是問問嘛,不要生氣啦,嗯?」

鄭秀妍心頭還是有些來氣,不知道是在氣林允兒問的問題,還是在氣那個合夥股東散出來的錯誤訊息,小任性的扭過頭不理會林允兒,林允兒只好笑笑地伸出手輕輕側抱鄭秀妍,「好嘛,不就聊天嗎? 當然是亂哈拉啊,嗯? 好啦,不生氣了嘛,生氣會老耶,好嘛,好嘛,笑一下啦~」,一手輕環上鄭秀妍腰際,另一手手掌撫在鄭秀妍頭上輕輕摸著安撫。

好一下子鄭秀妍才拉下林允兒的手,快速地放入口中輕咬一下以示懲罰,林允兒假意的喊痛一聲,鄭秀妍輕哼過去卻沒多理會她,順著擁抱,鄭秀妍輕靠在林允兒身上享受夜風吹襲,林允兒也沒再多說些什麼,只任由鄭秀妍拉住自己環在她腰上的手臂,另一手輕勾住她的肩,空間又安靜下來。

不過酒力仍在,安靜的空間使人放鬆,晃呀晃的船身波動讓林允兒有點想睡覺,眼皮略略沉重,鄭秀妍好像是有所察覺似的小抬起頭,只看到某人一臉呆愣,她略改變姿勢站到林允兒面前,雙手捧住她的臉,「妳今天喝多少啊?」

林允兒深吸一口氣,小搖頭,「不知道,不過不算少,我也是好不容易才逃到這邊,本來想說休息一下會好一點,不過現在看來好像並沒有變好耶。」,露出一點呆笑。

「很不舒服嗎?」,鄭秀妍一臉擔心。

林允兒搖搖頭,「倒沒有,只是頭有點重重的感覺。」,然後略出力的眨了幾下眼睛,睜大,定定地看著鄭秀妍,「妳也喝不少啊,我看妳臉上的紅也沒退掉,妳混酒齁?」

鄭秀妍小點頭,「嗯,有混到……」

林允兒小嘆一口氣,突然伸出雙手一把把鄭秀妍摟進懷裡,「辛苦啦!」,然後輕拍她後背。

鄭秀妍突然偎進林允兒懷裡但卻沒多掙扎,反而是自己找了個舒適的姿勢靠著,再輕搖頭,「沒辦法,當我決定要自己創業的時候就知道這條路不會好走。」

林允兒蹭著鄭秀妍的頭髮,點點頭,「嗯,創業確實很不容易。」

鄭秀妍則像是找到知己般的加重抱住林允兒的力道,安靜的感受著林允兒胸膛因呼吸而起伏的頻率,林允兒摸摸她腦後,心裡泛出一股疼惜感,任由鄭秀妍叨叨絮絮、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辛苦。

艙頂甲板把樓下的宴會喧鬧給完全隔離,只有二人躲在頂上的安靜空間,髮香混合著酒氣,懷中抱著一具柔軟的嬌軀,林允兒只覺得更醉,把頭蹭進鄭秀妍髮間,回應她的不是抗拒而是帶上些撒嬌感覺的嚶嚀聲,感受到有人正在撫著自己的頸部動脈,林允兒覺得一陣酥麻,沉醉~

林允兒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突然不對勁,身子突然一陣熱,她略退後迫使懷中的鄭秀妍跟她分開一些,看著鄭秀妍疑惑又迷濛的眼神,像是惡魔般的勾引著她,林允兒本能地低下頭突然吻住鄭秀妍的艷紅雙唇。

先是輕觸,對方沒抗拒,林允兒再度加重力道讓唇片上感受到更多柔軟,呼吸聲逐漸加重,林允兒一手摟住鄭秀妍的腰,另一手輕覆上鄭秀妍臉龐,唇片上傳來陣陣誘人的香氣,鄭秀妍一陣電流感竄過全身,又不自主地伸出雙手捧住林允兒的臉頰,把她拉的更近一些,身子也更往前貼。

順應呼吸需要,鄭秀妍略張開嘴唇換氣,林允兒順勢含吻住上唇片,鄭秀妍變換姿勢,一手勾去林允兒頸後,同時主動伸出小舌輕觸林允兒唇片,林允兒先是一僵,隨之而來的是鄭秀妍的趨前,林允兒忍不住也輕伸舌觸探,鄭秀妍隨之以舌勾上,一時之間,甲板上的二人吻的纏綿,吻的忘我。

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間,樓下船艙爆出一陣歡呼聲,不知道那些賓客是在高興什麼,但這陣爆吼聲卻是打斷了樓上二人的深情舉動,鄭秀一回神,立刻急推開身前的林允兒,神色慌張,林允兒也瞬間不知道該表示什麼才好,鄭秀妍單手摀住自己的唇,再看到自己的唇彩已經混在林允兒的唇片上,並且跟她的口紅融合一體,鄭秀妍急急從林允兒的懷中離開,一隻手同時抵住林允兒肩頭把她定在原位。

「我……我……」,鄭秀妍慌了,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剛剛為什麼會沉淪,林允兒臉上晃過的緊張她沒錯過,但此時卻不敢與之對視,鄭秀妍一咬牙,手臂出點力把林允兒略往後推一點,自己急轉身跑下樓。

而尚在驚慌情緒中的林允兒慢了一拍,想再伸手拉住鄭秀妍好好解釋一番也已經慢了,需要花點時間整理思緒的她只能看著鄭秀妍轉身逃離……

林允兒從來就沒跟別人說過她的感情性向,正確來說,專心在學術上不斷發展的林允兒根本就沒有談過戀愛,從小到大,追求她的人自然不少,連學生的告白都收過不少,不過截至目前為止沒有半個人吸引住林允兒,對於鄭秀妍,林允兒也說不清自己在想什麼。

當初在澳洲為什麼會主動出手幫她,林允兒自己也不知道,明明在就醫過程,人家鄭秀妍沒有向她發出半點求助訊息,但她就是見不得這人受委屈,所以主動留下來;後來回國,二人斷了聯繫,忙碌之餘林允兒偶爾也會想起鄭秀妍,不知道她的傷勢如何了,可是卻沒有想回覆領隊的意願,原因無他,只因為林允兒有點『為善不欲人知』的個性,偶爾的念想就放在心中就好。

偶然的機會下跟鄭秀妍重新搭上關係,這女人卻一掃自己之前覺得她有點冷漠的印象,二人間的相處,鄭秀妍大多是扮演主動的那位,主動傳訊息過來、主動打電話問候、主動約逛街吃飯、主動抱怨工作上的辛苦、連逛街勾手向來也都是鄭秀妍主動的。

是因為這麼多的主動而讓林允兒漸漸習慣她的存在嗎? 林允兒沒有答案,但隨著鄭秀妍越來越頻繁的撒嬌依賴,林允兒也跟著越來越寵她、順著她,對於鄭秀妍的任性霸道,林允兒不以為意笑笑地接受,小事任由鄭秀妍鬧鬧,大事則是由林允兒抓定方向,好像鄭秀妍和她之間的相處模式就該如此。

是因為這樣,所以鄭秀妍無聲地走入林允兒的心中嗎?

把儀容重新打點妥當,努力回復正常神色跟著林允宣回到飯店後,沒多久,林允兒的手機突然傳進一陣訊息聲:【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發訊人:鄭秀妍。

躲進浴室裡的林允兒,無聲的落下眼淚,是她讓二人的關係生變,是她不該對她感到心動,而鄭秀妍說的『對不起』代表什麼樣的拒絕,林允兒懂……

 

 

創作者介紹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linda77314
  • 這聲對不起的用意
    真的是小允自己想的那樣嗎?
    正想說 開心啊 大進展
    結果馬上進入小冰河
  • 走跳貓
  • 情不自禁後換來疏遠嗎
  • KIN
  • 姐姐快看清楚自己的心吧 不要让彼此都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