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二十五)

自從知道林允兒竟然是鄭秀晶的授課教授之一後,鄭秀妍對於林允兒的消息就顯得特別敏感,而每次從黃美英那邊獲得消息更新之後她又感到特別煩躁,氣得她都只能在臥室裡大罵林允兒這個人:「都是妳這個傢伙害的,一定是妳不告而別造成我的愧疚感,所以我才會這麼失常,一定是的,臭林允兒,不就是沒接受妳的感情嗎,有必要這麼戲劇的搞什麼離家出走嗎? 搞得我跟個罪人似的,臭傢伙,壞蛋!」

空間充斥著『動次、動次』的電子樂音,室內主光線昏暗,但不時有效果燈閃爍全室,乒乓球、美式桌球、飛鏢……等屬於酒吧的遊戲在這邊一應俱全,有不少酒客喝完酒就開始相互調情呢~

一名身形纖瘦的東方女子背對一室歡騰,一點都不受干擾地獨自靜靜坐在吧檯前小口飲酒,光是秀麗精緻的東方面孔配上模特兒般的衣架子身材就足以吸引很多人前來搭訕,但卻沒有一人可以得逞,bartender 早早得到交待,不會讓這名熟客被任何登徒子打擾,直到某人接近她身邊才打破這一隅的寧靜,來人一個小跳躍坐到那名東方女子身旁的高腳椅上。

身旁不小的動靜略驚擾林允兒,引得轉頭看過去,下一秒臉上露出笑容,「來啦?」

「嗯。」,金太妍在椅子上坐定後馬上看一眼林允兒手上的飲料,隨後一臉懼怕的嫌棄,小轉頭跟 bartender 小聲示意,「corona with lemon, thank you.」

林允兒笑著晃晃手中角杯,「不來一點?」

金太妍毫不猶豫地搖頭,「不了,我才不是酒鬼呢!」

林允兒有點玩世不恭的輕笑一下,一小口威士忌,「去看過了?」,她問。

金太妍情緒有些惆悵的回答:「嗯。」

「今年還好嗎?」

「嗯,草長了一點,我幫她清乾淨了,照片也有點髒,這次也一起擦乾淨。」

「怎麼? 沒用洗面乳幫小賢洗臉?」,林允兒打趣說道。

金太妍卻惡狠狠地瞪過去,「不好笑!」,然後發洩似的一大口啤酒下肚。

林允兒對這個瞪眼不以為意,反而有些歉意,「不好意思喔,我這半年有點忙,今年到現在都沒空去看小賢。」

金太妍苦笑一下,搖搖酒瓶,「沒事,賢不會在意的,她懂。」

那是一段令所有朋友都感到遺憾心碎的戀情,金太妍、林允兒、崔秀英和徐珠賢各自因為家世或是課後補習等原因,所以從小就互相認識了,算是青梅竹馬的關係,其中以徐珠賢年紀為最小,是眾人公認的妹妹。

音樂世家出身的徐珠賢彈得一手好鋼琴,而金太妍則是拜師於其母門下的學生之一,但她的鋼琴技巧學得奇差無比,好聲線卻是會令人大起雞皮疙瘩,所以幾堂課之後,徐母便另外安排聲樂老師教導金太妍唱歌。

隨著年紀漸長,徐珠賢一手青澀的琴藝在經過無數次的練習和比賽淬鍊後越趨成熟,身邊又有活潑好玩的林允兒慫恿,所以她常常趁徐母不在的時候,棄古典樂改彈流行樂曲幫金太妍伴奏,好讓她可以練習唱歌,時日久了,這二人之間反倒培養出光用對視就可以知道對方心裡在想什麼的好默契。

儘管林允兒和崔秀英幾乎近於過動兒,但徐珠賢卻很少跟著鬧瘋,因為她有先天性心臟病,不能過度激動,所以大多時間都是看著另外三人在她面前鬧騰,不過是林允兒和崔秀英都知道不能玩得太過,不能讓徐珠賢感到太累,不然金太妍可是會揍扁她們,儘管她們身高比較高,但金太妍打人很痛啊,而且金太妍只有為了徐珠賢才會痛扁其他二人,久了,這期間的貓膩誰聞不出來呢~

這幾人之中,功課最好的就要屬林允兒和徐珠賢這二人了,林允兒是天生會讀書的那種小孩,徐珠賢則是勤能補拙型的學生,金太妍和崔秀英這二人是空有腦卻懶得動筋的那一型,所以在沒能考上父母心中的理想高中之後,金太妍為了不打擾徐珠賢的功課,竟然主動與之疏遠,卻沒想到,當時才 15 歲的國二小女孩竟然翹家,徹夜守在金太妍家門口,只為了堵上她問一句:「為什麼?」

夜風寒涼,有著先天性心臟病的孩子禁不起過度勞累,下課還跟同學出去閒逛而晚歸的金太妍在家門前發現臉色發白的徐珠賢時,除了完全嚇壞了之外,還不斷責備她為什麼這麼不愛惜身體,眼淚如珍珠斷線般不斷落下的徐珠賢卻是激動的狠狠捶打金太妍,哭問著為什麼不再理她了? 為什麼不再去找她?

然後過度激動的情緒最終讓徐珠賢昏倒、送醫,病房外的金太妍被一干長輩責罵,緊接著徐珠賢在治療後清醒,才 15 歲的小女孩用著清澈堅定的眼神跟自己的父母坦白感情性向,直言自己喜歡金太妍,徐家雙親雖然錯愕,但仍尊重獨生女兒的意願,只因為徐珠賢當時已經被醫生判定心臟功能嚴重衰退,『換心』是最好的選擇,當父母的不知道該如何抉擇,但只要能讓寶貝開心過日子,當父母的願意用天下來換,他們唯一的念想就只要孩子平安開心。

就這樣,這倆人開始純純的交往關係,徐珠賢高中畢業那天,金太妍送上初吻做為賀禮,光這件事,金、徐二人就被林允兒和崔秀英狠狠虧了好大一頓,「齁……,年紀最小的竟然最先啵啵,把我們二個孤單老人擺到哪裡去啦?」,已經是大一學生的林允兒卻一點都沒個成熟樣,老愛逗得徐珠賢滿臉通紅。

但是徐珠賢也想像正常人一樣活蹦亂跳,她也想像林允兒一樣開懷大笑,像崔秀英一樣放懷大吃,聽著林允兒說大學迎新多好玩多好玩的同時,她也想一起去念大學,而不是只能躺在醫院休養,她更不想成為金太妍的負擔,她想活著,她想和金太妍擁有更多的未來,她不想身體裡永遠藏著一顆不定時炸彈,但隨著心臟功能的衰退,徐珠賢臥床休息的機率越來越高。

最後,她在沒事先告訴金太妍的情形下,跟父母力爭成功,簽下手術同意書,偷偷赴美進行手術,即便那是場成功率只有 20% 的手術,徐珠賢仍勇往直前,留下一封信說明心境,柔弱的徐珠賢這次又堅毅一回。

等到金太妍收到信件的時候,徐珠賢的雙腳早已踏入美國國土,她生氣、她罵人、她擔心、她落淚,但同時也日日巴望著能有關於徐珠賢的好消息傳回來,而等到金太妍再次得到徐珠賢的消息,卻是手術失敗的噩耗,徐珠賢連親口一句『對不起!』都來不及對金太妍說……

那種傷痛……,要再重新站起來不容易,這中間的傷痛只有經過的人才會知道有多麼難熬,那是無法用言語和文字形容的絞痛,金太妍痛不欲生,在林允兒和崔秀英日以繼夜的看管下逐漸從傷痛中站起來,崔秀英甚至還為了金太妍選擇休學一年,以方便和很能讀書的林允兒輪班照看金太妍,這三人從小到大的好情誼到此更是歷經更深一層的轉變,這也就是為什麼不管林允兒出了什麼事,眾多好友只把勸說的希望放在金、崔二人身上的原因。

看著徐珠賢在進入手術室前特別錄製給自己的影片,金太妍數度淚崩,影片裡徐珠賢要金太妍不准生氣,要專心等著她回來,即便只有 20% 的成功機率,她也願意為了能和金太妍走的更為長遠而努力,但是如果萬一手術失敗了,她也不准金太妍過度悲傷,要金太妍幫她好好的繼續活在這個世界上,而且還要幫她活盡一切她沒能來得及的美好時光。

雙眼不離電視螢幕,金太妍看著徐珠賢的身影哭著點頭答應,努力讓自己擦乾眼淚重新站起來,同時放棄音樂系的學生身分,她重新苦讀報考醫學系,而且毫無懸念地選擇了外科醫生一途,專攻心臟外科,為了當年手術沒能成功的徐珠賢,現在金太妍要努力救回每個病患,希望有一天能救回她的徐珠賢。

二家父母都知道她這麼做是為了誰,金太妍的父母不反對她的選擇,有時候『偏執』也是活下去的一種方法,徐珠賢的父母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她們知道,自從徐珠賢離開之後,金太妍就不再唱歌了,放棄這麼好的天籟之音真的很可惜,可是心境不對了,歌,還唱得出來嗎?

自此之後,金太妍只在好友歡唱的 KTV 中展現歌喉,其餘時間一概封嗓,就算被同事懷疑是音癡也無妨,她的歌聲,只留給徐珠賢一人!

金太妍也把徐家雙親當成自己父母一般孝順,徐珠賢走了,那她的父母就是她的父母,金太妍責無旁貸,即便徐家雙親不只一次的希望金太妍去找個好對象,金太妍卻是輕笑著回答:「我知道小賢也會這麼對我說,但我這不是在殉情,也不是在做作,我的感情已經全部給了小賢,這個世上,再也沒有第二個徐珠賢。」

當初因為擔心手術失敗會讓金太妍過度痛苦,所以徐珠賢自己選擇要葬在美國,但青梅竹馬的情誼,想要與子偕老的生存選擇,儘管徐珠賢和金太妍之間的『緣』雖然斷了,但『情』卻更濃,每次只要有機會公出美國,金太妍必定會去看看徐珠賢,每年的忌日也必定會去徐珠賢的墳前說說話,林允兒到美國任職之後也時常抽空去徐珠賢墳前走走,跟她聊聊心事。

這時候不遠處有另一名女子看到金太妍到來,馬上轉頭看向一邊,示意某個男子上來 DJ 台接手她正在轉唱盤的工作,然後快步衝到金太妍身邊,熱情地勾上她脖子,「來啦?」

金太妍沒好氣的歪走身體,「是啊,來幫二叔抓人回去啊!」

「呿!」,整頭染得金光閃閃的女子對金太妍嗤了一聲然後閃進吧檯,熟門熟路地幫自己倒了一杯酒再跟金太妍碰杯一下,對她的到來以示歡迎。

金髮女子名叫金孝淵,是金太妍的堂妹,愛跳舞勝於讀書,高中沒畢業就跑來美國,說好聽點是遊學,實際上是流浪,她愛跳舞、愛運動、愛玩電子樂,遊學遊個半天卻始終只在語言學校裡流連,漸漸的,跳舞的功力越來越厲害,已經到了出師可以授課的階段,四處打工賺了點小錢之後,金孝淵選擇在學區附近開間小酒吧,這樣人事租金之類的成本不會太貴,又不用擔心沒有客源。

林允兒到這個學校報到後,金太妍第一個連絡剛巧在這學區開業的堂妹,要她主動出現在林允兒面前,幫她多多照顧自己的好朋友,於是乎,金太妍的造訪行程就一定是選在金孝淵這邊跟二位集合。

金孝淵和金太妍敘舊了幾句,她看得出金太妍有話要問這位彆扭的孩子,抓個機會離開吧檯,放這二人自己去聊聊,這樣的場景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金孝淵知道金太妍又要勸林允兒回去台灣了,雖然她認為真的不需要這樣逼她,但那畢竟是她們之間的事情,金孝淵不好插手太多。

「最近還好嗎?」,金太妍主動開口詢問。

林允兒點點頭,「嗯,還 OK,如果要認真比起來,這邊比台灣輕鬆多了,這邊多好哇,不用帶學生,不用擔任行政職,又不用到處去演講開課,只要專心做研究就好,真的輕鬆好多。」

「所以呢,還是不告訴我來美國的理由?」

林允兒苦笑一下,「不是說八百遍了嗎? 我想拓展視野啊!」

「我不也回答了九百遍,我不相信!」

「好吧,那我也好再說一千遍囉,我想拓展視野。」,林允兒一臉幼稚的認真回答。

金太妍白了她一眼,「別人我是不知道,但妳以為妳這樣拙劣的演技可以騙過我嗎?」

「哈,我拙劣? 金大醫生,我看吶,全世界也就只有妳敢這樣說我!」

「是啊,全世界也就只有我敢揭穿妳的謊言,還是不說真話?」

「呵呵,是要我說什麼? 來來來,妳回去想跟大家八卦什麼? 跟我說,我配合就是了!」

「妳少跟我假裝發酒瘋,妳的酒量我多少知道一點,給我收起妳的裝瘋賣傻!」,金太妍擺上一些嚴厲口氣。

林允兒卻絲毫不害怕的斜昵一眼,復又自顧自低頭喝一口酒,金太妍嘆了一小口氣,鍥而不捨的努力追問,「那打算什麼時候回台灣?」

「我不是偶爾都有回去?」

「我是說妳什麼時候搬回去? 少跟我玩文字遊戲!」

林允兒撥開一顆開心果,丟入口中,咬得喀喀作響,「不知道,沒想過這個問題。」

「小鬼,不能對我誠實一次嗎?」

「我長大了,不是小鬼了。」,林允兒又丟幾顆開心果到嘴巴裡。

金太妍沒理會林允兒,看都沒看林允兒一下,「是跟鄭秀妍有關吧?」,一句話說完,仰頭一口啤酒。

林允兒正準備再丟幾顆開心果到嘴巴裡的動作突然暫停一下,然後她笑了,她沒想到金太妍為了要問出理由竟然走險招了,不怕逼急了會讓自己消失? 隨後林允兒冷笑一下,把手中幾顆剝好的開心果丟到嘴巴裡,選擇沉默以對。

金太妍斜眼瞥了林允兒一眼,心裡已經有底,她把身子向後靠以求坐得更舒適一些,慵懶懶地伸腳輕踢林允兒的椅子,「欸,天底下還有什麼事情是過不去的? 妳看看我,有比我悽慘再來跟我說話。」

林允兒低頭望著酒杯呆愣好一會兒,之後才悠悠的嘆了口氣,「我知道是我自己糾結,但能怎麼辦呢? 我就是糾結啊!」

金太妍略挺回身拍拍林允兒肩膀,「說說,糾結什麼?」

林允兒又猶豫了好一下,酒一口一口的小酌入喉,「妳……」,又猶豫了一下,才終於再度開口:「我不想讓大家都知道。」

金太妍摸摸她後腦勺,「好,我不說出去。」,柔性安撫不逼迫,金太妍現在走『軟』招。

林允兒笑歪過頭盯著金太妍,「妳以小賢發誓?」

金太妍愣了一下,「哇,玩這麼大?」,但看到林允兒的一臉嚴肅認真,金太妍皺眉想了想,點點頭答應,「好,我答應妳。」

 

 

創作者介紹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訪客
  • 哇~終於更了!
  • 訪客
  • 太妍快敲醒石頭吧
  • 走跳貓
  • 樓上是我被登出了
  • 痞客竟然如此大膽, 竟敢讓貓兒登出?
    大膽, 威武~~~

    ICE 於 2016/03/20 12:57 回覆

  • 悄悄話
  • 鹿角玟
  • 還是放不下啊⋯⋯
  • linda77314
  • 原來小賢還沒出場就領便當了!!!
  • CHS
  • Oh yeah!更文了!
  • WHAT
  • 小賢領便當了 QQ

    小允糾結。秀妍煩燥
  • Spade
  • 喔喔 小賢領便當了。
    不過,經歷過這些,也難怪這幾人這麼密不可分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