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二十九)

前幾日,鄭秀妍知道林允兒受傷之後,用盡各種威脅加利誘以及零用錢加碼……等手段,終於讓自家妹妹乖乖報上林教授的住址,但她卻始終沒說要人家的住址幹嘛,也沒跟鄭秀晶說她其實認識林允兒,更不准自家妹妹多問,面對凶神惡煞般的親姐姐,鄭秀晶空有聰明的腦袋瓜子也不敢多運轉半分,只自動補腦認為應該是姐姐隨口聊聊亂問的吧。

但鄭秀晶卻萬萬沒想到會在林允兒家裡看到親姐姐,而且還是正在下廚的狀態,自己都沒什麼嚐過姐姐的手藝了,林教授為什麼可以讓姐姐親手做羹湯? 而且自家姐姐在人家的廚房裡還渾身散發出如女主人一般的坦然氣息,大大方方地邀請她和 Amber 留下來一起用餐,一點都沒理會林教授暗示這二個學生快點滾蛋的眼神,這又是什麼節奏? 姐姐和林教授這二個人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一張長方形的餐桌,身為主人的林允兒理所當然坐在主位,鄭秀妍坐在她右手邊,鄭秀晶和 Amber 則是坐在林允兒左手邊的位置,鄭秀晶滿肚子疑惑地盯著對面的自家老姐,而鄭秀妍則是仔細的打量初次見面的 Amber,林允兒啊,她一點點主人氣息都沒有的安靜坐在餐桌前,整個人顯得陰鬱不已,搞得 Amber 渾身不自在,滿是孤立無援的感覺。

「在澳洲幫助我的就是林教授,我們是在那個時候認識的。」,鄭秀妍只用簡單的幾句話打發掉自己妹妹的滿眼好奇,隨之而來的瞬間犀利眼神封掉鄭秀晶想接下去問出口的話語,「所以這位就是對妳很照顧的學姐?」,直盯住鄭秀晶不放,話題一轉,鄭秀妍緊接著問。

發現鄭秀妍把話題轉向自己,已經坐得很正的 Amber 把背脊再挺直一點,「哪裡,不敢。」

鄭秀妍臉上雖有露出笑容,但眼神卻沒多少熱情,「妳跟 Krys 一樣喊我一聲姐姐就可以了,隨意點,吃吧。」,這副模樣讓 Amber 緊張不已,眼神不由自主地拋向林允兒,試圖尋求援助。

卻看到林允兒不發一語的坐在椅子上默默地喝著二位學生帶來的可樂,順著 Amber 求救的眼神,鄭秀妍也跟著轉頭看向林允兒,眼神在轉頭瞬間不自覺柔和許多,看到林允兒正悶著頭猛喝可樂不禁秀眉一皺,伸出手把正拿著杯子的手給壓下,「吃點東西吧,想吃什麼?」,不同於剛剛的冷眼警告,面對林允兒的鄭秀妍輕聲細語。

林允兒沒抬起頭,視線死盯著冒泡的可樂,「都可以。」,她淡淡地回應。

知道她越是表現的風平浪靜心裡就相對的越憤怒,鄭秀妍輕笑一下沒把這傢伙的表現放在心上,自顧自地拿起放在林允兒面前的空盤,擅作主張的幫她裝些自己親手煮的白醬義大利麵,「嚐嚐,嗯?」,同時輕輕搖動她手腕。

林允兒很被動的拿起桌上的叉子,「嗯。」,一點都不在乎餐桌上凝結的空氣,自顧自地低頭用叉子捲上一口麵,鄭秀妍看了她一眼,決定先不理會這彆扭的傢伙,轉頭主動招呼鄭秀晶和 Amber 趕緊用餐。

漸漸地,鄭秀晶的膽子大了一點,鼓起勇氣對鄭秀妍開口詢問更多細節,她這才知道原來當年在機場悄悄離開,讓鄭家一家人好生尋找的善心人士原來就是林教授,也才知道這幾年幫忙改造 B&E 的某大學教授原來正是眼前這位林教授,讓她不禁直呼人與人之間的緣分真是奇妙啊!

二姐妹在人家家裡漸漸放開心懷的聊起天來,Amber 沒敢多插半句話,只跟林允兒一樣默默地吃晚餐,不同的是,她在靜靜的觀察林允兒跟鄭秀妍之間的微妙互動,再聽進鄭秀妍對林允兒的形容,當然也沒放過林允兒把雞塊當成仇人一般的略出力撕咬。不論是優雅恬適或是活潑好動的形象,林教授身上一向散發出游刃有餘的淡定氣息,但今晚的她卻很明顯的變得不一樣,先不說她老是緊皺的眉頭,光是完全不跟一屋子客人對眼的表現就夠怪異了,這還是在學校一向謙恭有禮的林教授嗎? 這些異樣表現應該不是她和 Krys 不長眼的登門造訪所造成,順著林允兒微咬牙的忿忿和偶爾不安的神情看來,讓老師失常的另有其人吧~

肚裡各懷問號的眾人在餐桌前表現各異,身為客人,鄭秀妍和另外二位小妹妹時不時的說話聊天,但身為主人的林允兒卻始終保持沉默,視線不是盯著眼前的飲料杯,不然就是只看著前方餐盤的花紋,但眼尖的鄭秀晶早早就發現自家姐姐和林允兒之間的曖昧氣息,不對,應該說是自家姐姐對林允兒莫名的細心。

看看,林允兒把盤子裡最後一根的義大利麵給吃下肚,正想拿起杯子喝一口可樂,鄭秀妍卻馬上按住她的手示意動作停止,然後把擱在自己面前的花茶杯移到林允兒面前,再將杯盤略略往前推一下示意,只見林允兒略遲疑一下,雖然滿臉不滿意,但思考幾秒後,林允兒還是拿起裝著薄荷花草茶的杯子小喝一口。

還有啊,林允兒剛吃完 Amber 帶來的一片 pizza 後,單腳站起身想裝些離自己較遠的生菜沙拉,鄭秀妍馬上站起身接過她手上的盤子,輕聲細語的要林允兒先坐下,她來幫她夾些生菜就可以,林允兒略略咬牙透出有些不願意的情緒,但鄭秀妍仍是很堅持的握住餐盤另一端,二人僵持一下,最後林允兒放手任由鄭秀妍擺佈,怪怪隆叮咚。

還有啊,吶吶,桌上食物一堆,林允兒卻默默的把鄭秀妍親手煮的那一盤義大利麵給吃去 2/3,用餐期間鄭秀妍挺貼心的幫林允兒撩起耳邊碎髮但卻遇到猛力退開的不給面子,但鄭秀妍卻很令人意外的沒生氣,還挺有耐心的輕拍林允兒手背,然後再一臉自然地轉頭跟鄭秀晶聊天。

『不要以為這樣就沒事了,等會兒晚上睡覺的時候再來好好盤問。』,餐後,被鄭秀妍使喚著收拾餐桌的鄭秀晶看著林允兒和自家老姐的詭異氛圍,怎麼看都像是自家姐姐在討好林教授啊! 鄭秀晶心裡暗暗做出決定,雖然她已經和 Amber 租屋同住一起,但二房一廳的小公寓應該還是能夠瞞住自家姐姐的懷疑,晚上放生 Amber 獨睡好了,纏著姐姐拷問出真相才是王道。

看著乖乖在洗碗的 Amber 以及正在擦餐桌的鄭秀晶,正把沒吃完的晚餐整理進冰箱的鄭秀妍對這二個孩子心裡的千萬疑惑心知肚明,不過打從確認心意並做出決定後,她就沒想隱瞞任何人,所以就算要跟自家妹妹坦白對林允兒的心意也無所謂,但是……,事有輕重緩急,現在先搞定當事人才是王道,其他閒雜人等想些問什麼,排隊去!

打算好一切的鄭秀妍把廚房留給二個孩子去收拾,自己端起一杯白開水走去客廳,這個家的主人正一臉鬱悶的坐在單人沙發裡,眼睛雖然盯著電視螢幕,但是鄭秀妍倒是挺懷疑那人是有看進多少劇情?

鄭秀妍輕輕的把手上的馬克杯放在桌上,往最靠近林允兒的沙發座位坐下,她知道某人的眼角餘光有看到她,不過面對這份彆扭她選擇不點破,故作無事的輕輕拉拉林允兒衣袖,「吃藥了嗎?」,她問,關心眼神盯向林允兒的側臉。

「嗯。」,林允兒則是一臉僵硬的回應一聲,視線沒從電視螢幕上拉回。

鄭秀妍哧了一聲,瞪個衛生眼過去,「騙人,妳連水都沒喝一口,怎麼吃藥的?」

林允兒仍是態度冷淡,「吃藥不用水。」

「別人我是不知道,妳喔,不喝水吃藥肯定噎死,吶,以前……」

林允兒馬上以一個略粗重的呼吸聲透出心中不悅,把鄭秀妍後面要說出口的話硬生生給打斷,但她自己卻不張嘴吐出半個字,一時之間二個人僵住,過了好一下子,鄭秀妍率先服軟,音量略放低,「允兒,我們晚點談談好嗎?」

林允兒卻在下一秒快速站起身,什麼話也沒多說的冷上臉撐起拐杖往書房走去,這麼大的動作要是沒能驚動廚房裡的兩小無猜那才有鬼,果不其然,染著一頭金髮的 Amber 眼明手快的大步衝過來,「老師,妳要去哪?」,老實說,要不是為了鄭秀晶,她還真不敢在此時攔下一臉臭的林允兒。

果不其然,林允兒小轉頭,一瞪,「好了,廚房不用收拾,放著,我自己來,妳們戲也看過了,人也吃飽了,可以回去了。」

「啊?」

沒讓 Amber 的腦袋瓜子有運轉的機會,林允兒視線一移,轉到鄭秀晶身上,「Krystal,順便把妳姐帶走。」,話說完又撐著拐杖往書房走去。

鄭秀妍這下也生氣了,蹭一聲的大力從沙發上站起來,「我不走,我今天晚上睡這裡。」,完全就是任性的語氣。

搞不清楚老師和鄭秀妍到底是什麼關係的二個孩子瞬間僵在原地,為了活下去不得不呼吸,但卻也頗有自知之明的把呼吸聲音放緩,緩吸緩吐,反正最多只是短暫的血氧濃度不足罷了,還不致於會死人,若是萬一搞出些聲音,那肯定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不過第一次看到從沒動過怒的林教授繃起的臉色,Amber 和鄭秀晶悄悄交換眼神,『嗯,看來教授的瞬間暴擊力大於鄭姐姐,我們還是按兵不動好了,不然可能會被分子化……』。

而林允兒則是在聽到鄭秀妍任性的表態之後,腳步停在原地,沒轉回頭也沒吭半個聲音,就只是靜靜地僵在原地,其實從今天下午見到鄭秀妍的第一眼開始,林允兒的心情整個就是一陣亂糟糟,乍見她,既是驚訝又還摻著幾許的羞辱感,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情,平地起波瀾,林允兒本能性想躲開鄭秀妍,卻沒想到越是心急就越容易出錯,竟然在她面前摔出了這麼大的一個糗。

眼前是讓自己久久難以忘懷的身影,林允兒強自鎮定心情,硬是把不小心再扭一次腳的疼痛感給壓住,還好鄭秀妍並沒有追著丟臉的那一跤猛問,趁著在客廳休息的片刻時間,林允兒才有機會揉揉小腿肚藉以紓緩因疼痛而緊繃住的肌肉,也正因為如此,林允兒也才有時間讓自已的心緒稍稍穩定一些。

要說老實話,鄭秀妍捲起衣袖親自下廚的那份心意道盡了她的低姿態,也讓林允兒心軟不少,隨後的曖昧除了讓林允兒不知所措之外,更多的是被電話打斷好氣氛後的惱怒,隨後爆炸性的親姊妹相認畫面完全讓林允兒無法接受,更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

鄭秀晶,鄭秀妍,哈哈,這二個名字如此相似,自己早該要看出端倪不是嗎? 還虧自己時常自詡是天才一個,卻竟然連這麼淺顯的關聯都沒發現,兀自傻愣的任由二姐妹玩弄自己於股掌間,不過從剛剛鄭秀晶的驚訝看來,這個小妞事先並不知情,所以鄭秀妍知道她和鄭秀晶的師生關係多久了? 她又透過鄭秀晶探問自己多少事情?

生平最討厭人家在背後刺探自己的事情,林允兒這股脾氣一發作可是六親不認,但畢竟自幼受著極好的家教,教授的身分也不容她對別人出言不遜,不過對著鄭秀晶說出的那句話等於就是逐客令,她不相信鄭秀妍聽不懂,但鄭秀妍也不是省油的燈,既然敢入虎穴倒也不害怕再多拔幾根虎毛,身為客人卻這麼大辣辣的在人家客廳跟主人叫板,有膽!

『媽媽從小不是叫我們做人要禮貌的嗎?』,一個是自己的親姐姐,一個是手上還掌握自己本學期部分科目學分的大教授,鄭秀晶感受到二位大人此時正散出無比威壓,嚇得她大氣不敢多出一下,後背冷汗直流,再這樣下去恐怕是出氣多進氣少,自己會先昏倒吧~~

也不知道秒針轉上幾百圈,鄭秀晶的腳隱隱發麻,她這才知道天天叫囂的人並不可怕,倒是平日溫和的人發起脾氣來那才真的叫一個可怕,眼前的林教授只差沒有發出怒吼,不然就真的是貨真價實的『叫獸』了……

用滿腦子胡思亂想來沖走心頭恐懼的鄭秀晶一時失神,本能的動一動站得有點酸麻的身子,但不算小的動作還是驚擾了獨自撐著拐杖在沉思的林允兒,她轉頭瞪視鄭秀晶好一會兒,久到 Amber 都產生林允兒雙眼正射出二把飛刀的錯覺,腦袋瓜還在想著是不是要飛撲出去拯救自家小女友,林允兒卻在此時張開金口:「隨妳便。」,眼睛是瞪著鄭秀晶沒錯,但這句話肯定是對著鄭秀妍說的。

所以……,正式交鋒第一回合,鄭秀妍,勝?


 

創作者介紹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過客
  • 沙發沙發
  • Fiber
  • 第一個是沙發,那第二個叫啥?板凳嗎?
    期待後續發展!加油ice大!
  • 照房屋格局來看,沙發在客廳,往裡走是臥房,所以第二個是……床邊~?

    噗……,ICE 又來調戲朋友了,快閃~

    ICE 於 2016/04/24 23:53 回覆

  • goga
  • 更了更了 停在這實在讓人心癢癢的啊!ice大您好 我是潛水已久的goga 其實我已經默默看完你所有的文了...你真的是所有允西寫手裡面文字最細膩劇情最精采的了!
  • 等等等等等~
    親故,最細膩、最精彩什麼的,在下萬萬不敢當~
    很感謝 goga 的看得起,更感謝支持!
    歡迎加入喇塞行列!

    ICE 於 2016/04/29 00:48 回覆

  • 走跳貓
  • 允還是弱下了
    ak先乖乖退場吧
    等ys先解決再說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