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林允兒是被突如其來的一陣亮光給吵醒的,窩在床上正睡得香甜的林允兒滿是不耐煩的把臉埋進被子裡,雙手緊緊摀住眼睛,喉間發出極為不滿的抗議嘟囔,身體大力的翻過身,背對房門,還未完全從疲累狀態回復過來的人,壓根兒沒想起這動作會完全暴露後背,萬一有壞人進門的話,這是極危險的姿勢。

不過來人沒有加害林允兒的意圖,反而是看到她好好地躺在床上時,悄悄的鬆了口氣,像是知道林允兒的睡眠習慣似的,來人悄悄的把房門關上,再照著記憶中的位子往前走到定位,略略摸索,熟門熟路的把床頭燈給扭開,亮度調到最低,一看就是不想再次驚擾床上的人才會有的細心動作。

不過即便來人再怎麼小心翼翼,已被吵醒的林允兒漸漸回復些意識,感覺到床沿有股重量正緩緩下沉,林允兒深皺了眉頭一下,這才很不耐煩的矇著聲音,「誰?」,她問。

「是我。」, 

一道輕輕柔柔帶上些許哀怨的熟悉聲線竄入林允兒耳中,瞬間將她完全驚醒,林允兒猛得翻過身,原本還是迷濛的雙眼頓時睜得晶亮,直盯上坐在床邊的人,「秀妍?」

只見到鄭秀妍一臉哀怨地看著林允兒,微嘟著嘴抱怨,「甘願回來了?」

林允兒是真的被鄭秀妍給嚇倒了,她是有預期再次見面後,鄭秀妍肯定會跟她翻臉,也肯定會有很多的質問,她自己也預演了幾個解釋版本以及如何在不傷彼此感情的情況下,將兩人的關係退回『朋友』境界,也想著要如何見招拆招的放低姿態,但就偏偏沒預想到鄭秀妍會出這招,霎時間,林允兒口拙,「不…不是,我…,那個…,不是,這時間妳怎麼會在這裡?」

「請假。」

「啊? 為什麼請假?」

「不然怎麼找得到妳?」

「不是,我明天就去公司啦!」

「所以妳要我在公司全部人的面前問妳幹嘛要躲著我?」,鄭秀妍質問。

「不是,我…我…」

幾句來回對話就把林允兒說的啞口無言,她決定先閉嘴,緩緩情緒再說話,免得不小心把人給激怒了,不過鄭秀妍倒也沒打算咄咄逼人,幾個呼吸過去,她輕輕地嘆了口氣,沒再用悸動的語氣,她平緩的問:「抱歉,把妳吵醒了,昨天很晚回來?」

林允兒對於鄭秀妍的態度轉變,有些愣愣的反應不過來,「還…還好…」

「昨天幾點睡?」

「沒特別注意…」

「還要再睡一下嗎?」

「不…不用啦…」

「那可以聊一下嗎?」

「好…」

有問必有答,林允兒對上鄭秀妍最終仍是以氣弱見輸,不過鄭秀妍倒也沒有因此而洋洋得意,只略催促林允兒趕緊去刷牙洗臉,她先去準備早餐,一會兒餐桌見。一番洗漱過後,林允兒整個人倒是清醒許多,看著鏡中還有一絲疲倦神情的自己,林允兒用力揉揉臉,重重的吐出一口氣,不管是用什麼型態,該來的總是會來,就好好談談吧。

打開房門走出去,只見到餐桌上早已煮好一壺美式咖啡,簡單的炒蛋以及香煎培根正漂亮的躺在潔白的盤子上,一看到林允兒的身影,鄭秀妍笑笑的對她揚楊眉,「抱歉,沒讓妳睡飽,所以來杯咖啡吧,純黑還是要加點鮮奶?」,手上同時拿著林允兒慣用的馬克杯。

「謝謝,都可以,不過…我家沒有鮮奶了吧?」,沒說出口的是我都這麼多天不在家了,就算有鮮奶也過期了吧? 但林允兒下意識選擇避開『不在家』這個字眼。

鄭秀妍沒什麼特別的表情,微微的笑著看手中咖啡壺裡的液體緩緩注入白瓷馬克杯裡,「我剛剛在樓下買上來了,在冰箱,妳自己再決定要不要加。至於那個過期的,我早就處理掉了。」

「啊? 喔,謝謝。」,鄭秀妍不疾不徐的一槍,倒讓林允兒一開始就落了下風。

鄭秀妍看她略窘的表情,心情大好,笑了笑,「先吃早餐吧,有什麼事,吃完了再說,來試試看我做的起士炒蛋,看有沒有輸給妳。」

一頓簡單的早餐就在大家都有默契的情況下,安靜地、平和地結束,但還是老話一句,該來的總是會來,當鄭秀妍與林允兒分坐在客廳的兩張沙發後,鄭秀妍首先開了口,「我知道妳這次出國的原因,這裡面其實也沒有誰對誰錯,我也不想再多說什麼,妳也沒必要抱歉,這件事,我覺得沒有討論的必要。」

「喔。」,這番開場白倒是幫林允兒省去了很多事先準備好的解釋,她心裡有股淡淡的壓力減輕。

話鋒一轉,鄭秀妍微瞪著林允兒,「不過妳怎麼樣都讓人聯絡不上,訊息也不讀,這樣就過分了吧?」

「對不起…,我…,不知道要回答什麼好,所以乾脆什麼都不回答。」

「要不是日本出了那個包,不然我還真不知道妳的消息咧,怎麼? 我們連朋友都當不成了?」

「沒…沒有啦,我只是想一個人靜一靜而已…」

「妳不知道我會擔心嗎?」

林允兒略歉疚神情的點點頭,「我知道,抱歉…」

鄭秀妍卻是以搖頭回應,「其實…,我好像應該要跟妳說聲謝謝…」

「謝謝?」,林允兒眉頭緊蹙,故事完全不照劇本發展,她確實是懵了。

鄭秀妍緩緩地吐了口氣,目光視線投向落地窗,「其實聖誕節那天,我超級不爽的…」

「對不起…」

「一直到跨年那天,我都沒有好心情…」,鄭秀妍完全沒理會林允兒的反應,自顧自地繼續說著,林允兒見狀,決定不多打擾,任由把拖鞋踢掉,雙腳蜷曲窩在沙發裡的鄭秀妍繼續說著話,「我後來才知道,我媽在跨年那天把家裡其他人趕出去,她想跟我聊聊,呵呵,我當時還以為大家都有事情咧…」

鄭秀妍低頭喝一口拿鐵,「那天,我在家裡動不動就是發脾氣,我媽晚上找我談,問我為什麼要這樣壞脾氣? 妳不過就是出個國,我幹嘛生氣成這樣? 我就說我是氣妳沒事先說一聲,我媽就問,妳是有什麼責任義務要跟我交代妳的行蹤? 老實說,我那時候愣住了…」

「其實我根本就解釋不了我為什麼會那麼生氣,後來我媽問我,我是太習慣身邊有妳還是因為妳說了不再追我會沒有面子而生氣? 或是妳沒跟我說一聲就消失,我覺得不被尊重而生氣? 還是妳不讀訊息讓我覺得被忽視所以生氣? 我就想想,跟我媽說:都有,哼哼!」

「然後我媽就笑了,她那時候一直笑、一直笑,我還記得,她笑到我更生氣,差點都要爆走了,我媽才終於停下笑聲,然後她問我:『其實妳是在抗拒妳自己喜歡允兒吧? 但妳又害怕失去她,可是妳又已經喜歡上她了。』」,鄭秀妍的話說到這邊便停止了。

林允兒震驚,鄭秀妍沉默,突然間,客廳一片寂靜,安靜得彷彿連樓上鄰居的拖鞋聲都聽得到一般……

隔了好一陣子的安靜,林允兒才終於從自己的千萬思緒中出來,覺得不能不給個回應,雖然不知道要說什麼,但總該出個聲音衝破冷場,林允兒微微清個喉嚨,「痾…」

「妳不用覺得有壓力。」,鄭秀妍卻冷不防地突然又插話,「我說這些沒有要誰去遷就誰,或是誰又為難誰,我只是說出我這段時間的心情,當然,我最希望的是妳不要再躲我了,這一點,可以嗎?」

林允兒略咬咬牙,很被動又僵硬的點點頭,「嗯。」

鄭秀妍看著有些不知所措的林允兒,苦笑了一下,這樣的不知所措是自己造成的吧? 錯過了兩人最曖昧的時間點,就如同在交叉點上錯過的兩條線,一瞬間就各奔東西,各自朝各自的方向奔去,而她能做的,就是盡力把已經遠颺的風箏線拉回,只希望能把兩條線之間的夾角縮小,至於其他的,她不敢多想。

看著鄭秀妍瀟灑關上門的背影,林允兒並沒有如釋重負的輕鬆感,取而代之的是讓人睡不著覺的徬徨,剛剛鄭秀妍透出的意思是喜歡自己嗎? 還是只是心情宣告? 是在等自己的答覆,還是那又是一段心路歷程? 當然,林允兒也有些懊惱剛剛自己大腦的突然停擺,導致她毫無動作,最後就是讓鄭秀妍好像有講清楚、又好像什麼結論都沒說明白的離開,太複雜的感情關係,林允兒不會處理。

就在林允兒愣愣地坐在沙發上悶苦之時,被隨意丟在沙發上的手機突然傳來一陣訊息震動感,林允兒有些懨懨的撈過手機,赫然映入眼簾的是鄭秀妍的訊息:『我剛到家,妳有乖乖再回去補眠吧?』

在林允兒只是苦笑,還不知道要回答什麼的時候,下一則訊息又來:『已讀? 果然被我猜中,妳一定不會乖乖回去睡覺…』

緊接著又一則:『不扯感情,我們還會是朋友嗎?』

再一則:『這次不會已讀不回吧?』

林允兒看到此,輕笑出聲,鄭秀妍一向好面子,但連續這幾則訊息明顯讓人感受到她的放低姿態,這讓林允兒感到好笑但又有些心酸,還夾雜著一絲心疼的複雜,『嗯,還是朋友。』,林允兒決定先回答最讓鄭秀妍懸在心上的問題。

放下手機,林允兒不再看任何訊息,慢悠悠地在家裡晃晃,看著有被定期澆水的盆栽,再看看沒沾到灰塵的房間,她知道,她不在國內的這段時間,某人嘴上說生氣,但還是有定期來幫自己打掃房子,走到書本被擺放整齊的書房,林允兒依稀可以看到鄭秀妍邊抱怨邊收拾環境的身影。

就這麼在家裡晃啊晃的,林允兒緊繃的肩頭不自覺的鬆緩下來…

還是同事關係的倆人仍維持著朋友情誼,看似沒事的平靜相處下,潛藏著只有這倆個人才知道的尷尬與不自在,時間過了半年後,林允兒終於搞定買房子的事情,近捷運旁的一個建案,老人家看中的是24小時的警衛保全;林允兒看中的是位於蛋白區的清靜,但離工作的蛋黃區又不會太遠,套一句房仲的廣告術語:『離城不離城』;而金太妍滿意的是這建案距離捷運站不會太遠,林允兒這傢伙就不容易找藉口失聯,金媽媽則是看中室內近五十坪的空間,她知道她這乾女兒不喜歡被拘束的個性,反正林允兒薪水負擔得起,買了!

還是能彼此開玩笑的朋友關係,鄭秀妍不只一次的酸溜溜誇讚林允兒:「就沒看過有人買房買的這麼舒服的,都是人家幫妳看好好,妳這當事人、屋主只要出面給錢就好。」

對此,林允兒一如往常笑得瀟灑的回答:「我經紀人多!」

而在忙完一連串的搬家、入厝、整理房子之後,林允兒的新家總算可以好好的住人了,某個星期六的下午,鄭秀妍應林允兒之邀一起陪同去買廚房小用品,幫忙林允兒做好新家最後布置之後,鄭秀妍有些疲累的癱在沙發上,林允兒笑笑的端杯果汁放在茶几上,然後再坐在鄭秀妍身旁,伸出手幫她輕輕按摩肩膀,「有這麼累嗎?」,她問。

鄭秀妍閉上眼睛心安理得地享受著,「欸,那些盤子也不少耶。」

林允兒笑笑,「好像都是我在洗的齁?」

鄭秀妍馬上炸毛,猛的轉過身嬌瞪林允兒,「我有幫忙擦乾淨耶!」

林允兒還是習慣性的溫和笑著,「好~~,妳辛苦了!」

鄭秀妍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哼,算妳識相。」

林允兒眼見氣氛良好,機不可失,臉上掛滿微笑,「那個…」

「嗯?」

「我這邊新居剛落成,然後想了很久,我想…,生活是該有點轉變。」,接著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套房卡,「我跟警衛說好了,以後我家會多一個人,妳可以憑這張卡自由進出,當初樓下也多買一個車位,妳可以自由使用,只是…,我不知道妳願不願意?」

隨著林允兒一字一句的話語內容,鄭秀妍的雙眼逐漸睜大,表情也從恬適轉變至張大嘴的驚訝,半晌說不出話來,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回應,只能呆看著林允兒,傻住…

對於鄭秀妍此時的表現,完全在林允兒意料之內,有些事情雖然過去了,但有些情感卻並未淡去,半年多的朋友相處,似有若無的曖昧感一直想復發,但倆人也都擔心對方會再受到傷害兒顯得有些拘謹,『小心』是一件好事,但有些事情過度了卻也不好,鄭秀妍對她的心意日漸加深,但多愁善感也隨之日益趨重,林允兒看在眼裡,也很清楚當初倆人間的那道城牆是自己搭起的,那就由自己來打破僵局吧,思及此,林允兒不慌不忙的晃晃手中的門禁卡,「欸,好歹給點反應吧,這是表白耶!」

鄭秀妍晶亮的雙眼逐漸蓄滿淚水,「妳認真?」,聲線微微顫抖。

林允兒換上認真神情,點點頭,「嗯,認真。」,然後坐正身子,「我的心意,我想…,妳其實很早就有感覺了,只是之前我感覺不到妳的態度,所以我選擇逃開,而這次,我想勇敢面對。不過就像妳之前跟我說的,這只是我個人的感覺和想法,妳也不要覺得有壓力,拒絕之後我們也不會做不成朋友,最多只是一個禮拜看不到我人而已啦,哈哈~~」

就在林允兒為了掩飾尷尬的發出的乾笑聲之中,鄭秀妍的淚大顆落下,什麼也沒說的只伸出雙手往前抱住林允兒,林允兒一隻手繞去她背後,輕輕拍著鄭秀妍的背,安慰,但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催促,只靜靜等待,好一陣子之後,鄭秀妍才止住抽抽答答,推開林允兒,略哽咽的回應,「對不起。」

林允兒收回安慰的手,隨著鄭秀妍的這句話而心涼了一下,但仍保持風度的微笑著,搖搖頭,「沒什麼,我其實也很冒失,抱歉。」,握著門禁卡的那隻手同時緩緩收到身後。

不過就在林允兒還沒來得及把房卡藏起來之時,剛擦掉眼淚的鄭秀妍冷不防地伸出手,掌心朝上,「拿來。」,她說。

「啊?」

不理會林允兒的錯愕,鄭秀妍身子略往前傾,直接繞去林允兒身後把門禁卡抽走,「啊什麼啊呀? 這張卡是我的,休想給別人!」

「不是,妳剛剛不是…?」

雖然紅著眼睛,鄭秀妍仍小歪頭,略狐疑地盯著林允兒,「我剛剛幹嘛?」,然後腦子同時轉了一下,好像懂了些什麼,「妳該不會以為我是在拒絕妳吧?」

「不是,妳剛剛自己不是說…『對不起』嗎?」,林允兒有些搞不清楚現在是在演哪一齣?

鄭秀妍笑笑的握住林允兒的雙手,「我說的『對不起』是在講之前的事,那個時候…,我很享受著妳呵護,也沒去細想我們之間的感覺和關係,讓妳當時這麼不好受,我很抱歉。」,望著林允兒一貫寬容的微笑,鄭秀妍意動,身子主動往前傾,冷不防的親了林允兒的臉頰一下,隨即摟住林允兒,「但是現在,我很喜歡妳。」

林允兒笑了,緊緊抱住鄭秀妍,「願意跟我在一起嗎?」,她問。

鄭秀妍什麼也沒說,只以不停歇的點頭表達意思,林允兒滿是喜悅的收緊雙臂力道,「那…今天算是我們在一起的第一天囉?」

鄭秀妍則是以相同的力道回抱著她,「嗯,當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E 的頭像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溥菩
  • 撒花***允西在一起啦。坐等分手......哈哈,然後又在一起
  • 哈哈哈,溥菩這樣簡述,故事就寫完啦~~

    ICE 於 2018/07/02 10:39 回覆

  • 訪客
  • 耶~在一起了。
    但之後……要虐了??
    坐等下集發展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