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我的打狗棒情人 – 轉字訣

我不得不說『轉』這個字我家年下小情人運用的還真不錯,先說說情緒轉換這件事吧,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變臉比翻書快,不過這個變臉可不是只單指翻臉喔,而是指廣義的情緒轉換,還記得我第一次見識這功力的時候是在…

 

學校除了各社團之外還有一個學生會,這個組織平時沒什麼作用,就每學期舉辦開學晚會,然後中間辦辦校慶園遊會、運動會、耶誕晚會…什麼的活動,連畢業舞會都不關學生會的事,因為那是畢聯會的責任範圍,但是呢,總感覺學生會的地位居於各社團之首,能當上學生會會長是多麼榮光的一件事啊,至少這是在我對允兒有著更進一步認識之前所認定的感覺啦!

 

學生會會長照例是由大三學生擔任,對於沒加入任何社團的我來說更別想要我加入學生會什麼的,辦那些活動幹嘛? 又熱又累,倒不如睡覺來得更有意義! 只是某天,班上另一位好同學因為有私事所以不能參加學生會的會議,但身為文宣組長的她一向是擔任會議紀錄的工作,有私事不能去開會,那會議誰紀錄啊? 所以她就來拜託我啦,我當然是不答應,組長有事是不會找副組長代理喔,關我什麼事啊? 可是我不得不說我同學是真的很會磨人,照三餐的拜託、懇求,只差沒淚眼下跪,好吧,最後我還是答應了。

 

我心軟了嗎? 其實也不完全是啦,其實是我同學的演技太差,差到意外露出馬腳讓我知道因為學生會會長對我有意思,所以想趁機利用這個機會跟我套關係,看有沒有機會親近一點? 哼,不就是想讓我看看他學生會會長的威風嗎? 臭男生,總以為這樣就會讓我崇拜他,呿,我才不是個會隨便崇拜別人的女生好嗎? 那既然如此,我就去會會這個想炫耀的會長,順便在會後直接拒絕他好了,免得他自己做太多冒泡泡的美夢,傷身~

 

再說了,聽說這次的會議是學生會要跟各社社長商討大型活動事項,身為合唱團團長的太妍也會出席,Tiffany 更是她理所當然的小秘書,有熟人在的會議我應該不會無聊,萬一睡著的話還有太妍和 Tiffany 的會議紀錄可以救我,所以左右權衡之下我才賣同學一個面子,同意當一回好人的。

 

但是通常這種會議都是利用午休時間召開,真是的,中午時間正好睡耶,開什麼會啊~? 但是說真的,大學是走選課制,要各社社長排出大家都對得上的時間那可是比登天還難的任務,不在中午開是要哪時候開? 那所以好吧,本公主只好委屈一點囉,至少會議室裡還有冷氣可以吹~~

 

©

 

那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參加這種大型會議,感覺挺新鮮的,大型會議室裡,會議桌事先被擺放布置成 字型,前方橫排是學生會幹部的座位,其他側排看來是各社社長的座位,而社長的座位後方還各放上一張摺疊鐵椅,應該是要給各社隨會秘書的座位吧? 12:20 準時召開的會議,為的是想讓大家還有點時間吃東西,不過還沒到開會時間已陸續有些社長帶著一名隨會人員進入,我到的時候太妍已經到了,而她身邊竟意外的坐著一個人,允兒? 兩人還很熱絡的在聊天,原來她們兩個認識? 嗯? 也對啦,兩個人都同屬音樂性社團,互相認識不算什麼,看來是我大驚小怪了。

 

感覺有人走進會議室,她下意識轉過頭看到我時,明顯的驚訝表情,趕緊湊到太妍耳邊嘰哩咕嚕了一下,過一下才一臉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嘴巴還有『哦~』的形狀,看來是太妍幫忙解釋了,不過就這樣,我們的再次見面也就只有這樣而已,她懂了之後就沒再追問什麼,連點頭打個招呼都沒有,看看手上的資料繼續回到她們原先的話題中,這…,這現在是什麼狀況啊? 我不但是系花更是校花耶,這是對待校花應有的態度嗎? 嗯…,雖然說她也是校花前五名啦,但是,呀,重點不是排名好嗎? 重點是…,是…,呀,好歹我也是學姊啊!

 

允兒側坐,拿著資料不斷跟太妍交換意見,很多時候還會小轉頭跟坐在她後方的學弟說話,伸出手指指點點,學弟再一副『懂了』的模樣快速寫下重點,看那學弟一臉菜菜的模樣,允兒才大二,所以學弟應該是大一的囉? 才大一就被帶來參加這種會議? 看來吉他社的傳承之路允兒走得辛苦。

 

12:23,距離約好的開會時間已過了 3 分鐘,社長們已有九成五到齊,但卻不見學生會會長的蹤影,『這是在耍大牌嗎?』,第一次參加這種會議的我表示我不知道,不過允兒卻明顯的坐不住,全身上下不耐煩了起來,轉筆、深呼吸、不斷看手錶,太妍伸過手拍拍她的肩,坐她後面的學弟則是拼命用 A4 紙幫她搧涼,嗯? 怎麼了? 她的座位吹不到冷氣嗎?

 

12:24,允兒完全臭臉,右手握住原子筆很不客氣的有節奏敲擊上桌面,完全沒在控制力道,整間會議室的人都聽得清楚,但沒人敢說什麼,太妍伸出手壓下她右手,她還會相當不高興的用力抽走,然後繼續用筆敲著桌子,同時呼出明顯有在壓抑脾氣的深呼吸,低下頭翻看手上的會議資料,而我周遭幾位學生會幹部則是明顯慌張了起來,有的趕緊離開會議室,看起來是去找會長,有的則是不知所措,副會長明顯想安撫允兒,「那個…,學妹,學妹?」,她卻如耳聾般的充耳不聞,「咳…,那個…」,真的沒騙妳,我清楚地感覺到副會長現在的聲音在抖動…

 

「咳咳…,那個…,學妹,吉他社社長…」,不被理會的副會長完全害怕的支支吾吾,被喊出社長頭銜的允兒也同時停下敲擊桌面的動作,卻只重重的吐氣不抬頭,所以錯過了副會長的一臉尷尬,「那個…,學妹,請妳不要再敲桌子了好嗎? 會長過一下馬上到,請再等一下不要製造噪音。」,話才剛講完,允兒身邊的太妍和俞利卻馬上有默契的對視一下後立刻傳出冷笑,俞利更是直接把身子往後坐靠在椅背上,這…,這兩人現在是什麼狀況啊?

 

啪…,一直低著頭的允兒卻在下一秒無預警突然暴怒,大力拍桌站起來,力道之大,連坐在她後面的學弟都只能趕快閃開,然後扣住被她因站起來而被用力頂開的椅子,免得傷到無辜,允兒明顯發怒的瞪著副會長,「我製造噪音? 妳再跟我說一次! 我製造噪音? 會議幾點要開始? 現在又是幾點? 大家幾乎都到齊了,會長卻還沒到? 妳現在當我們幾個都吃飽太閒沒事幹是嗎? 為什麼要坐在這裡乾等? 妳給不出一個合理的交代卻說我製造噪音? 妳現在有沒有問題啊妳?」

 

「學妹,現在才 12:25,再等一下會怎樣呢? 有必要這樣說話嗎?」,副會長也明顯不悅地站起身與之對視。

 

「才? 車禍只要一秒就可以定生死了,還『才』咧? 現在都過了 5 分鐘妳卻說『才』,有沒有時間觀念啊? 依照議事規則,2/3 以上成員出席,這個會議就算成立,妳這個副會長不懂這個道理嗎?」,允兒更怒,音量明顯提高。

 

「學妹,請妳注意用詞,我是學姐,妳怎麼可以這樣跟我說話?」

 

啪…,她又一個拍桌,氣勢更甚上一次,「幹什麼? 反啦? 這是社長級的幹部會議,所以在這場合裡只有職級不論學年級別,妳只不過是個副會長,敢這樣跟我這個社長說話? 再說了,我的用詞哪兒不對了? 我有罵妳嗎? 我有使用不雅語助詞嗎? 妳找得到我亂用什麼侮辱之詞嗎?」,瞪圓了眼漲著脖子,鏗鏘有力的音調,用詞得當的句句在理,竟引得部分社長的點頭贊同!

 

我不得不說允兒現在的氣勢遠遠壓過副會長,而且竟然會有人在吵架的時候還能用類文言文的說話方式,中文是也有沒有這麼好? 然後誰又會想得到一向清純的她現在竟會如此之霸氣,這樣的允兒還真的嚇到我了,下一秒不怕死的副會長氣到指著允兒,「妳…,妳…,妳…」,妳什麼妳啊? 妳再不說話我都要斷氣了~

 

果然,允兒更生氣,「妳…,妳…,妳…,妳什麼妳啊? 我告訴妳,今天出席會議人數已經超過 2/3,所以會議成立,妳身為副會長既不能交代會長現在的去向,也不能立刻代理會議主席,就只會讓我們這樣枯等,妳這就是瀆職,那我要妳幹什麼? 我告訴妳,我現在給妳 3 分鐘時間去給我找會長過來,不然 12:30 一到,我立刻宣布會議結束!」

 

隨著副會長夾著尾巴的落荒而逃,整個會議室因為允兒這場突如其來的發怒讓氣氛變得凝重,她一臉怒的大力坐下,這時候我不得不說那個學弟跟她還真有默契,她一打算坐下,學弟馬上把她的椅子往前送回去,所以她不需要回頭,反手一撈就可以抓到椅子坐下,待她坐定之後,靠著椅背斜坐冷笑的俞利瞅了她的手一眼,「不痛啊?」,滿臉戲謔。

 

下一秒,她立刻皺上眉頭猛甩手,側過頭趴在桌上猛甩手,「痛啦!」,哀號~,誒? 剛剛不是很酷嗎? 現在這一臉無辜又是哪招?

 

突然全場爆出些許笑聲,幾位社長都用著好笑的眼神看著允兒,坐在俞利背後的小賢則是趕緊送上一瓶冰的瓶裝水,「允兒姐,妳今天幹嘛拍那麼大力啊? 來,趕快握著小冰敷。」

 

太妍也笑到不行的把允兒的身子從桌面上鏟起來,打開她的右手檢查,「哈哈哈…,就是說啊,我剛剛聽到 啪… 的那一聲,我就想說:『哇…,妳今天比上次大力耶!』,果然~,妳看,這裡都紅了!」,然後再看到太妍往她掌心虎口處按下去。

 

「啊,嘶…」,允兒極快速抽回手,然後趕緊把右手蓋在瓶水上,齜牙裂嘴…

 

「哈哈哈…,笨蛋,妳今天打到骨頭了啦,瘀青囉!」,完全幸災樂禍的口氣。

 

「啊…,真假?」,她馬上坐好,張開手心仔細檢查,「啊…,真的耶,珉豪你看,真的黑一塊。」,一臉委屈的把手掌朝後攤開,還嘟嘴咧。

 

而那位學弟也趕緊湊向前認真看一下,「嗯…,真的耶,還好不是左手,不然社長妳就暫時不能彈吉他了。」

 

允兒馬上一臉『好險』的神情,「對齁,你說的沒錯,真好,分析得對,你真是個聰明的好孩子。」,還伸手拍拍人家的頭,過一下,「啊嘶…」,收回右手一臉吃痛。

 

太妍再把她的手掌貼在瓶水上,「快冰敷啦妳,白痴!」

 

請問這幾位是在演哪招? 有面對拍桌這件事這麼習以為常的嗎? 有瘀青不是重點,能不能彈吉他才最重要的事? 那邊那幾個人的神經還算正常嗎? 看來跟允兒不熟的 Tiffany 也跟我想的一樣,面對這一切的互動,傻了~

 

是不是? 你們各位評評理,這樣的允兒是不是變臉變得很快? 表情神態是不是『轉』很大?

 

據她自己事後說那是那個覆會長自己找罵捱,明知道吉他社在學校的地位,她誰不好惹竟然來惹吉他社的人,而且還敢當著眾多社長的面當眾指責她,她不使出『惡犬回咬』這一招,她怎麼對得起自己是當代打狗棒法第一傳人的封號呢?

 

是說…,有這個封號嗎? 俞利說:「這個外星小孩說有就有。」,然後又說她還用了『黃狗追尾』這一招,逼得副會長不得不快跑去把會長找回來,妳們瞧瞧,那個林允兒現在一臉臭屁樣!

 

©

 

之後學生會會長和副會長一臉灰溜溜的趕快衝進會議室,而剛剛一臉可憐四處跟人家說手很痛的允兒也在門把被轉動的瞬間換上一臉嚴肅表情,手也不痛了,完全正經地坐好,又是回到一臉怒,請問這又是哪招? 然後其他社團的社長也是趕緊一臉嚴肅的坐著,大家這又是哪招?

 

之後會議中的允兒一臉嚴肅,正經八百地跟著討論相關議題,看似學生會提出的相關議題都要被通過之際,允兒卻突然舉手反對其中一個活動的施行時間,理由是:『該活動時間與吉他社的活動衝突。』,所以允兒要學生會改期,會長馬上否決允兒的提案,表明學生會當天仍是要在學校辦活動,該讓出日子的是吉他社,但允兒更堅決地表明校園當天已被吉他社包下,所有單位須借用的話需經過吉他社同意,所以吉他社反對學生會在這天辦活動,#$%&@%…,這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互不相讓,看樣子又要戰爭了?

 

果然,學生會長強勢拒絕改期,站起來瞪著允兒:「我這裡是學生會,地位凌駕於各社團之上,妳們這些社長歸我管,所以一切活動我說了算,所有時間以學生會為主。」,完全就是拍板定案的下命令口氣,語末還順勢敲一下桌子以示堅決,是要不要這麼戲劇性啊?

 

與之對槓的允兒卻是好整以暇的冷笑,「錯,枉費你還當學生會會長,學長,你看清楚學校社團組織架構圖,珉豪,去,把社團成立辦法跟章程拿給學長。」,一個指令一個動作,學弟馬上走到會議主桌前把一本被打開至某頁的資料放在會長面前,舉手投足不卑不亢、有條不紊,這是事前被訓練過的吧? 然後允兒她又繼續說:「學校所有社團包含學生會都隸屬於課外活動指導組,因此在組織圖上學生會和我吉他社、和學校各社團是位在同一條水平線上,何來凌駕之說? 所以我有權反對學生會的提案!」

 

「妳亂講,我這是學生會耶,顧名思義就是掌管所有學生的一個組織。」

 

「再錯! 學生會只是由學校學生推舉出來負責統籌校際性晚會的一個組織,不像我們這些社團有功能性區分,而學生會的經費來源自於學費裡的部分聯誼款,說穿了,學生會的錢是我繳的,給錢的最大,我才是老闆,你無權掌握任何學生。」,允兒猛一拍桌站起身,又是右手? 我看了都痛,她卻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然後她不給會長任何反應時間馬上再度發動攻擊,「我們吉他社連同幹部將近 300 人,是全校第一大社,因此我說了算,我提案否決學生會此項議案!」

 

太妍馬上舉手,「合唱團覆議。」,態度輕鬆自在。

「游泳社覆議。」,俞利一臉輕蔑的看著會長。

『街舞熱覆議。』、『康輔社覆議。』、『熱音社覆議。』、『戲劇研討社覆議。』…,算算,竟有 1/2 以上的社團覆議允兒的提案,而且都是社員人數不少的社團,剩下的小社團允兒也一臉不把他們放在眼裡的模樣,不容妥協的強勢態度讓會長完全錯愕。

 

允兒打鐵趁熱,「好,提案通過,請學生會重新修改 Schedule 後再呈給各社社長過目,那麼沒事了吧,好,散會!」,再拍桌一下,但這次明顯有控制力道,卻充份顯露不容商量的霸道。

 

然後大家也配合的紛紛整理會議資料站起身陸續離開,允兒低著頭收拾資料的同時,刻意放大音量的自言自語,「可以買票坐上位子,不見得可以坐得穩,小心啊,會摔死的!」

 

會長一陣臉白,拍桌,「林允兒,妳…」,指著她,完全怒視!

 

允兒馬上抬頭回瞪過去,「我什麼我? 怎麼? 買票這件事,學長終於想對號入座了嗎? 對了,我剛剛忘了告訴你,學生會這活動就算不用提案投票你也得給我改期,因為我的活動簽呈早就通過,附帶條件也寫在簽呈裡被核准了,所以我剛剛是給學生會台階下,不然當天你們被我鎖在校門外就好笑了。」,完全勝券在握的王者氣勢,明擺著告訴會長,『對,我剛剛就是在耍你,怎麼樣?』

 

果不其然,發怒,「什麼? 簽呈通過了? 我為什麼不知道? 為什麼沒讓我簽?」

 

允兒馬上不屑的冷笑,「哼,第一,我們吉他社的簽呈為什麼要經過你? 你不要忘了我剛剛說過的,我們是平行單位,所以沒我的同意你無權看我們社團的東西; 第二,主任和校長都依序簽過了,有沒有你…,很重要嗎?」,這時候的允兒一臉跩樣,態度又有所轉變。

 

「妳…,這程序不合!」

 

她已經把她的開會資料收好,再哼一鼻子冷笑,「不合? 哼,學長,那你自己去跟學校跳腳啊,看是你贏還是我勝? 珉豪,我們走!」,然後就跩的二五八萬似的昂然離開。

 

那個霸道的氣勢活像黑道討債般的囂張,但所講出來的內容卻又句句在理的讓人抓不出漏洞而不由得被她牽著鼻子走,老實說,我還真佩服她的態度轉換速度,戲劇社都沒她厲害,然後她那個氣勢完全就是完勝啊,難怪她才大二就可以帶領天下第一大社,又或者其實是因為她本身的氣勢才讓吉他社變成天下第一大社? 嗯…,這是個好問題,改天來好好問問太妍,不過一個中午的刺激倒像是讓我洗過三溫暖一般,現在的我,睡意全無!

 

©

 

下午第一堂是空堂,在 Tiffany 的居中牽線下,我和 Tiffany、太妍等人在會後拿著跌打藥水去吉他社辦找允兒,大一的學弟妹幾乎都是滿堂,所以她們社辦只剩下也一樣是空堂的她,看到太妍打開門,允兒一臉習以為常,但下一秒看到跟在後面的我們卻讓不知道正在專心寫些什麼的她明顯嚇到,還趕緊站起來迎接咧,這麼有禮貌的她跟剛剛在會議中狠狠修理人家一頓的她是同一人嗎? 明顯不一致的態度讓我著實好不習慣。

 

對了,我好像忘了跟大家報告一下那個會長的後續齁? 其實也沒什麼後續啦,就我本來不是打算在會後跟學長暗示說別再追我的事情嗎? 但被允兒整了一回之後,那個會長活脫脫就是一頭被鬥敗的犬隻,我想…,在我面前這麼丟臉,他短時間也應該不會想再見到我吧,我也就不忍心在他傷口上灑鹽的默默收拾文件離開了,而在樓梯轉角處,憋了好久的太妍才終於放聲大笑,還一度笑倒沒注意看路,差點從樓梯上摔下去呢~

 

接過允兒從冰箱裡拿出來的飲料,我就真的照她說的隨意坐下,然後在太妍很粗魯的幫她擦藥的同時,我才試探性的問她剛剛開會時為什麼要這麼衝,她這才一臉不屑的以鼻子輕噴氣:「哼,我這是在替大家出氣,在幫太妍學姐出氣。」

 

嗯? 這什麼意思? 然後她才又再接著說,「太妍學姐去年被推出來角逐學生會長這件事,學姐還記得吧?」,我點點頭,她才又接著說:「嗯,太妍學姐這麼有聲望,再加上我們這幾個超級輔選員,哪會有選不上的道理,可是後來還真的沒選上,這下我就真的氣炸了,所以我在開票當天我就直接放話,那個選上的人未來一年的任期都別想有安生的日子過!」,一臉忿忿不平。

 

噗…,這是挾怨報復吧? 勝敗乃兵家常事,有必要這樣對付人家嗎? 允兒搖搖頭不以為然,「錯,學姐,我這不是在挾怨報復,我這是在替天行道! 我告訴妳,他當初是用買票上的; 當初我們算過,我們這些社團鐵票再加上號召力,過半的得票數不會是問題,後來才知道他竟然用買票這一招,一票五百,所以那些沒參加社團的學生和小社團的人才會倒戈,太妍學姐也才會因為這樣爛招意外沒選上,我那時候馬上去跟學校抗議,但是我又沒有實據在手上,畢竟收與受同罪,誰敢跳出來說他真的有收賄款啊,當時我也才大一而已真的做不了什麼,所以沒辦法成功把他拉下來,但是放心好了,這種會買票的人一定會收賄絡,我就緊咬著他,總有一天會被我抓到證據,哼! 果然皇天不負苦心人,讓我找到機會挫挫他氣燄,剛剛我也才不過一招『快擊狗臀』就搞得他找不出話頂回來,只能宛如『喪家之犬』一般的落荒而逃回家找媽媽哭,然後那些收錢的骯髒小社團之後也不敢惹我,免得我使出『幼犬戲球』玩死他們,沒看今天看會議上這些人乖的跟什麼似的,就是怕被我掀了,哼,有本事就來動我看看啊,看誰比誰先倒!」

 

這時候身為事主的太妍終於開口,「是是是,妳最厲害,好了吧,我就跟妳說事情過了就算了,妳就非得要槓上,要槓上也就算了,還真的跟我玩到受傷? 妳看妳,瘀青了啦!」,手指用力按下…

 

那邊快速收回手,「啊,痛痛痛痛痛…,很痛啦,我是在幫妳出氣耶,喔,很痛,妳這死沒良心的,這種買票的事,妳可以算了,我才不會輕易算了咧!」

 

太妍擦擦手沒多理會她的一臉可憐,像是習慣了似的,「隨妳便,我的良心不是拿來對妳的,所以妳那個裝可憐的表情不用對著我。」

 

允兒忿忿的大力站起身指著太妍,「呀,妳!」,隨後又一個噴氣,「算了!」,坐下。

 

太妍淺笑一下,「在幹嘛?」,一臉戰勝。

 

「在寫下學期活動企劃。」,沒好氣的聲線。

 

太妍揉揉她的頭,「大的小的?」

 

嘟嘴,「大的,小的我現在都丟給珉豪他們幾個去練習寫,大的才會由我來操刀。」

 

點點頭,「嗯,什麼活動?」

 

「聯合成果展。」

 

「什麼? 那個關妳吉他社什麼事?」

 

一臉無奈,「課外主任和訓導就說交給我啊,我也沒辦法啊!」

 

「嗯?」,Tiffany 突然滿臉困惑的發出疑問的聲音。

 

允兒這才總算講出一些我們地球人聽得懂的話,「主任他們又沒對不起我們吉他社,也沒有重大行為瑕疵,叫我們去做事我當然就只好乖乖聽話啊,這樣才是禮尚往來!」,噗…,這是哪門子的成語運用啊?

 

「不是對學校很跩嗎?」,Tiffany 問。

 

允兒撇撇嘴,「我才沒咧,那是學校被我抓到不公不義的把柄我才會那樣,不然其實我是品學兼優的乖寶寶一個好嗎~!」

 

噗…,品學兼優是自己講的嗎? 但她現在這一臉逆來順受的轉變確實讓我驚訝,「那為什麼不交給學生會去統籌?」,我問。

 

哈哈哈…,爽朗的笑聲馬上在社辦裡盤旋繚繞,好久好久才停下來,「哈哈哈…,學姐,妳今天參加過學生會的會議了怎麼還會說出這種話咧? 哈哈哈…,笑死我了,妳看看會長那一臉衰樣,他是能辦出什麼活動啊? 哈哈哈…」

 

「林允兒!」,面對她的口氣和態度,我很不高興。

「林允兒,注意妳的口氣!」,這是太妍同時間的警告,一眼瞪過去。

 

「咳咳咳…」,她很明顯的嚇到岔氣,猛拍胸口緩過氣,「咳…,我不是這個意思啦,咳…,我的意思是說這個會長不值得信任,所以主任才不把這責任交給他的團隊去辦,也是因為怕錢被貪掉嘛!」

 

看她這一臉狼狽,「嗯,好,瞭解,早這樣解釋就好了嘛!」,算了,原諒她。

 

呼…,她明顯的鬆了一口氣,我不得不說這時候的她,很可愛!

 

然後太妍在她社辦理東翻西翻突然一個轉身,「誒,林允兒,我家帕尼和 sica 第一次來妳吉他社,妳沒露個二手讓大家瞧瞧?」

 

噗…,剛喝下一口水的允兒這下是真的把水噴出來了,「呀,金太妍!」,然後一邊擦嘴一邊快速臉紅,我沒看錯吧? 那是一臉害羞的臉紅? 是在害羞什麼?

但是先不管這麼多,大家幫我評評理,是不是? 她的個性是不是很多樣化? 我說她真的很會『轉』,大家信了吧?

 

©

 

什麼? 還不相信啊? 好吧,那我就再說一件事…

 

大學時期我們幾個幾乎都是住宿生,不過因為學生眾多,宿舍也還有學院區分,所以大一、二的學妹和我們這些高年紀的學姊是住在不同棟宿舍的,認識允兒後,我們這一票人就常常會相約吃晚餐或是宵夜什麼的,然後允兒常會被秀英和太妍拖著一起送我們回來,秀英要追的不是我,但是還是會一群人一邊聊天一邊送我和 Tiff 回宿舍,當然這可就苦了常常背著吉他的允兒~,就算她吵著說肩膀很酸這些人還是不理她,硬是要拖著她一起,然後裡面放有打狗棒的吉他盒她又不讓別人幫她背,理由是,『那裡面放著我這輩子最重要的二件東西,不能交到旁人手上!』,這什麼理由啊? 不過她是真的一臉認真耶!

 

我還記得有一次允兒還是堅持著這論調,然後秀英突然握住我的手,還玩十指交纏,然後高舉手在她面前晃啊晃的,再一臉不懷好意的欠揍神情對著她,「啊~,這輩子最重要的啊~,那其他的我就接收好啦!」

 

「不准!」,她馬上一臉預言又止的氣炸神情,請問這幾位現在是在演哪一齣啊? 這又是什麼啞謎? 我們確定是生活在同一星球上的生物嗎?

 

然後在某一天我住的宿舍突然起了一陣大騷動,聽說有幾個學生要換寢間,是幾位風雲人物要搬過來,所以宿舍正在進行大搬風,我和 Tiff 一臉好奇的看是誰這麼大牌竟然可以在學期中換寢室,不看還好,一看又被嚇到,允兒? 和她那一票好友?

 

後來在我倆的逼供下這幾位才招了,原來是允兒嫌這樣送來送去的很麻煩,所以竟然跑去找宿舍幹部用無敵賣萌的合影照拿到我們這棟宿舍的各寢名單,然後再把幾間的學生重新進行規劃,挪出二個空房間好讓她們幾個搬過來,這…,這哪招? 現在是什麼狀況啊?

 

問題來了,學期已經開始一段日子,要中途換室友重新適應耶,誰會想換寢間啊? 對於這個疑問,正在整理書櫃的秀英指指那位正在幫幾位換寢間的同學努力搬行李中的允兒,「這小鬼一個個去詢問意願,一個個去拜託的!」

 

啊? 為什麼要這樣做? 允兒那幾個好朋友都只是聳聳肩卻不再多做回答,只說其實這麼一位可愛的小學妹親自拜託,有哪一位學姊會不答應啊,而且允兒還答應說會幫她們搬行李耶,這麼貼心的舉動當然會買單啊! 這不,這些滿臉花癡的同學各個開心地圍著允兒團團轉,只是…

 

只是…,呀呀,妳們這些花癡怎麼可以偷吃豆腐呢? 而林允兒妳這個笨蛋,不知道屁股被偷摸了嗎? 還笑得一臉燦爛幹嘛? 妳被吃豆腐了!

 

原來女生群裡也是會出色狼的!

然後,呀呀,我那麼在意這些幹嘛?

 

但是我想表達的重點不是允兒有沒有被人家偷摸屁股的事,而是連住的宿舍大樓都能想轉就轉,是不是? 林允兒對於打狗棒法裡的轉字訣是不是真的應用自如? 不會揮舞那根綠色小棒棒就連宿舍都能任意轉換,我還真服了她這個武俠迷! 她很臭屁的說:「打狗棒法不只是行於招式,內化於其中,出手於無形才是最高境界,這才不負當代第一高手之名!」

 

又來~,她這個臭屁鬼又沉浸在她的武俠世界中了,這不…,又拿上一根打狗棒在那邊自娛,呀呀,林允兒,妳要拿打狗棒練功不如去拿掃把給我掃掃地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E 的頭像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