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我的打狗棒情人 絆字訣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真的很微妙,妳知道有這個人的存在,妳也見過她,甚至於兩人還知道彼此的姓名,但是就因為妳們之間不熟,所以其實對方的一舉一動對自己來說就變得可有可無,甚至於壓根兒就不會有『關心』的念頭出現,但是當兩人之間多了些你來我往的來回箭頭之後,漸漸的,『絆』這個字就悄悄的在身邊出現了。

 

©

 

又要出差,她又要去出差了,雖然說這次的時間比較短,大約才兩個禮拜左右,但我就是不高興!

 

同公司不同部門的我們即便已經是形同住在一起的關係,即便相處的時間很多,但我還是討厭她去出差! 從她還是菜鳥時期的一日國內往返出差,漸漸地變成需要花三天時間到外地去進修研習,到最後竟然變成是需要長時間性質的出差,一周、一個月、兩個月…,呀呀,林允兒,妳可不可以不要再飛了?

 

對於出差安排她能推辭嗎? 要照她的個性來看,只要是她不想做的事情倒沒人能強迫得了她,但她卻沒照著我的意思去跟主管『Say No!』,只因為她說:「經理說這是社會新鮮人的磨練嘛,我想想,聽起來滿合理的啊,所以就好吧。」

 

「磨練? 有經過三年了還在社會新鮮人的磨練嗎? 林允兒,就妳們這一組的 PM 不用輪流出差,都是妳去出差,妳家經理這是在欺負妳好說話吧?」

 

「嗯…,跟經理的年資比起來,我才出社會三年,還算是很菜的新鮮人啦,妍吶,沒關係啦,被欺負就算了,就當作是學習嘛,妳就不要再生氣了啦!」

 

「我不管,我就是不喜歡妳出差,妳去跟妳爸說說嘛!」

 

她搖頭,「寶貝,別鬧了,我現在把這些就當作是磨練,以後看是自己出來做個小生意或是在公司晉升都需要經驗啊,而這些呢就都是經驗、都是學習,什麼都靠爸爸出來講情的話,會顯得我很沒用、很懦弱似的,妳也不想我只是個靠爸族吧? 乖嘛,妳就委屈一點嘛,乖乖在家等我回來好嗎?」,她歪過頭吻了我一下,就此種下『羈絆』的種子。

 

以上是我們家那位小情人要去出差前我們一定會吵鬧的情景,對於這件事有時候她會好好的勸說說服我接受,有些時候剛好遇到她心情不好的時候,我的抗議就會引發一場爭執,但往往最慢在她出門前十分鐘我們的這份爭執就會談和。

 

©

 

不過這次不同,之前就已經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在吵架,餘火未滅,又傳出她要出差大陸 10 天的消息,這下更是火上加火,又讓我更生氣了,晚上,我還是跟以前一樣跟她大吵,但這次她卻完全沒有耐心再多哄我些什麼,只在客廳大吼一句:「鄭秀妍,妳夠了沒? 我每次出差前妳都要這樣鬧上一回合,是煩不煩啊? 妳不煩我都累了!」,然後就一臉怒氣的轉身,隨著大力甩門動作的發生,我淚崩…

 

這次她沒讓我幫忙打包行李,反正她在她自己的家也有日常用品,在那個家裡也是可以打包的,自從她那天生氣甩門離開後她就再也沒過來我家,每天照常上班下班,晚上她要去哪兒也不再跟我說,而我也要面子的不肯找她說說話,連一通電話也不打給她,一直到出發前一天我們都還沒談和,然後…,然後一大早六點的飛機,她離開國門,而我,卻躺在床上蓋著被子睡覺,眼淚卻不聽話的拼命滑落…

 

【林允兒,妳這個大壞蛋!】

 

©

 

明明就是吵架狀態的情侶,可是她人一不在我的心就像是被挖空一塊般的空虛,生活作息開始不自覺的念著她、想著她…,咖啡習慣泡上兩杯,去超商想買一桶冰淇淋,帶回家的卻是一包她愛吃的薯片,晚餐時間會在她固定座位放上一付碗筷,睡前會跑去幫她熱一小杯鮮奶…

 

她這次沒打任何一通電話回來報平安,連打給她爸都沒有,更別說訊息了,基本上她就是完全不跟我聯絡,我知道,她這次是真的為了我的無理取鬧動怒了,所以才會完全不想理我,嗚嗚嗚…,臭允兒,妳這麼絕情是想和我分手了嗎?

 

我忍不住思念的去妳部門探問,同事才說妳這一段時間其實很忙,身上同時背了幾個大案子,又要準備去大陸 audit 供應商的相關細節規畫,又要應付美國客戶的到訪,然後另一個案子正進入競標提案階段,相關業務和行銷手法甚至於各文件的交期和品質妳都盯得緊,其他幾個已經進入量產階段的案子是沒什麼大問題沒錯,但是妳還是要每周關心銷量以規劃下市時間,然後為了出差還要寫下代理人交辦事項,林林總總一堆事,所以其實在妳還沒出差前的三個禮拜間是真的忙到不可開交,只是…,只是這一切我為什麼都不知道? 是因為我之前有抗議說要妳不要把工作情緒帶回家,所以妳就乾脆什麼都不說嗎? 還是因為我們在妳出國前一周半吵架讓妳生氣了,所以妳就乾脆什麼都不跟我說? 如果我事前早點知道妳這麼忙的話,我一定不會跟妳吵架的!

 

©

 

「嗯嗯,我不這樣認為,如果妳事前知道允兒這麼忙妳一定又會更生氣,妳一定會說那為什麼都這麼多事了卻還要妳出差? 然後妳一定會吵著要她去跟主管鬧說不出差。」,太妍在吃晚餐的時候如是說。

 

在她出差的這段時間,太妍…等幾位好友每天會約我一起吃晚餐,有時候大家時間湊得到話就一起吃,有時候就只有一對一用餐,剛開始前幾天我就都只當成是這些好友剛好有時間約出來見面的晚餐約會,可是連續幾天之後我就覺得怪怪的,怎麼大家都剛好在這段時間這麼有空呢? 我問出我的疑惑後,再一口海鮮燉飯的太妍才說:「這是林允兒出國前交代的,要我們每天都陪妳吃晚餐,這樣妳就不至於會不乖乖吃飯。」

 

什麼? 她交代的? 她不是不想理我了? 然後太妍拋下一個蛤蠣殼之後又緊接著說:「她要我們不要告訴妳,就只要我們每天都要有人陪妳吃飯就對了,然後我們的晚餐都可以跟她報帳。」

 

誒? 不是不要跟我說嗎? 那妳金太妍現在是在爆什麼料? 為此,太妍又有另一套解釋,「我才沒她那麼傻咧,吵架就吵架,搞什麼默默關心的屁啊,人家會領情嗎? 要是我不說出來,妳今天會知道嗎? 哼,所以我說她是笨蛋一個嘛,默默做這些幹嘛? 人家還不是邊跟我們出來吃飯邊罵妳? 妳要嘛就認認真真的吵架,要嘛就把這份放不下心大大方方的說出口啊!」,然後又搖頭晃腦的再一口燉飯,只是她不知道下一秒馬上被我和 Tiff 拉耳朵~

 

「呀,金太妍,不准妳罵我的允兒!」,這是我。

「呀,金太妍,妳說允兒傻? 所以如果是妳的話,吵架之後就不會關心我囉?」,這是馬上理解『A=B, B=C, 所以 A=C!』的 Tiffany

 

「啊啊啊…,痛痛痛痛…,老婆啊,我不是這個意思啦,我才不會那麼幼稚的跟妳吵架咧! 啊~,sica,小力一點啦! 林允兒,我以後再也不要幫妳了啦,啊~~~,二位,痛啦!」,這是哀號中的金太妍!

 

然後我為了要幫她省錢,所以之後就婉拒幾位好友輪番上陣的溫馨晚餐陪伴情,允兒,為了妳,飯,我會乖乖吃的,至於錢嘛,我就幫妳省下來當成是求婚戒基金好了。

 

不過為了這件事,秀英氣得整整三天不跟太妍說話,理由是『那就不能花林允兒的錢吃好料了耶!』,呀~,妳們這些損友!

 

但我不得不說妳這個背後默默深情的行為確實感動了我,也讓我不禁後悔我是不是真的太任性了? 面對我的多愁善感,直腸子的孝淵一臉不以為然,「屁啦,這只是允兒打狗棒法裡的『絆字訣』而已!」,奇怪了,我們怎麼會盡交這些沒良心的朋友啊?

 

©

 

不過雖然我有自動自發的三餐乖乖照正常吃,可是沒了她抱著睡覺的晚上還是讓我感到難過空虛,沒了她的時時貼身照顧,沒了她的瞻前顧後,讓我心情大壞,心情影響身體,半夜亂踢被又抵抗力下降的我竟然感冒了,而且還是骨頭發酸、全身發軟冒冷汗還外帶發燒的那種感冒,天啊~,老天爺這是在整我吧? 是想懲罰我對她的無理取鬧嗎?

 

她出差的這幾天都不跟我聯絡,我只知道她並沒有失聯,因為她還是有在定期回覆一些公司的 mail,跟她同行的同事也都有在 FB PO 一些晚上被廠商招待去吃什麼新鮮菜點的照片,然後她也都會被 tag 在其中,只是她自己從不更新她的 FB 狀態,甚至於還把心情狀態改成『索然無味』,我知道,她還在氣頭上!

 

就因為這樣,所以我並沒有讓其他幾位好友知道我感冒的這件事,我不想示弱,也不想讓在國外忙碌的她多擔心些什麼,我要證明我自己可以好好照顧自己,相信我,在她回國之前我會把感冒搞定的!

 

只是請假躺在家裡難以動彈的我太輕忽這個病毒的攻勢,也太輕忽了允兒訊息網的布建…

 

是我燒暈了還是在作夢? 我竟然隱隱聽到開門聲音? 我記得我有鎖門啊,難道我真的燒暈了忘記上門栓? 可是我真的連把眼皮撐開的力氣都沒有,更別說要走出去查看,與其懷疑是小偷那乾脆直接當成是幻覺好了,這樣我的頭應該比較不會痛,只是如果真是小偷的話怎麼辦? 我現在這個樣子不用準備藥物迷就可以直接把我姦了吧? 哎喲,慘了我…

 

果然有人摸進我房間,糗了,我真的要被 #$%@&#%@! 解決了嗎? 對方大力的用手摸上我的額頭,下一秒手還伸進我的被子裡,『不要,不可以,我是林允兒的!』,對方摸進我的衣服裡,我覺得我有扭了幾下抵抗,「允兒…」,但好像我能做的就只有這樣而已…

 

©

 

再次醒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我的額上覆著一條濕毛巾,床頭櫃上有著一個裝了水的臉盆,『嗯? 這年頭色狼還流行強姦婦女前先幫對方降溫的嗎?』,一想到『強姦』這二個字我馬上抓緊身上的被子,於事有沒有補我不知道,但是這真的是本能反應,然後我大力坐起身的同時也往後退縮,但在眼睛看到房裡的另一個身影時我馬上瞬停,動作快得比按下電玩裡的暫停鍵還快,允兒?

 

她把餐椅拿進房間坐在上面,然後以手臂當枕趴在空間所剩不多的床頭櫃上睡覺,身上還穿著套裝,只是…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算算日期,她還要二天後才會回來啊,現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是我燒壞腦子還是眼花了?

 

我抱著極大的懷疑躡手躡腳的走到她身邊,戳個二下然後再趕緊收回手,那個趴在床頭櫃上用的極不舒服姿勢睡著的她不耐驚擾,略略動了一下,但空間真的太過狹小,她手臂下滑整個人頓了一下之後馬上醒來,還有些神智不清的小發愣一秒,過一下卻馬上大力站起身往床鋪的方向衝過去,這麼激烈的動作一定是會撞到我的啊,在我驚呼一聲之時,她眼明手快的抓住我雙臂,所以倒沒造成兩人都摔倒的糗態,對於我已經醒來的這件事,她是有些疑惑,皺上眉額頭相貼,像是在確定我的體溫一樣,過一下又覺得這樣好像會不準,轉而用手覆上我額頭,一下是用手背試溫度,過一下改用手掌貼上,再一下就直接蓋在我的脖子上,然後才想起來有『耳溫槍』這個電子產品的存在,馬上走去床頭櫃拿上耳溫槍,再走回來,什麼都沒說就把耳溫槍一把塞進我的耳朵裡,嗶…

 

看看溫度,「嗯…,退燒啦? 這麼快? 很好。」,她如是說。

 

而我則是在她轉身要收拾臉盆之時先拉住她,「怎麼回來了?」,我問。

 

她沒轉身,只淡淡的回答:「因為妳發燒。」,一個掙開,她拿起臉盆就走進浴室。

 

我知道她心裡對我心疼到一個不行但又還在拗著所以才會這麼冷淡,跟著走進浴室,我很想…但是卻沒敢抱住她,她一個轉身看到我就站在她後面很是驚訝,再度摸上我額頭,「怎麼? 還不舒服嗎?」,但我沒落下她剛剛輕輕的嘆氣。

 

搖搖頭,為了不能哭出來所以我沒辦法開口說話,她看到我瞬間積上淚水的眼眶,又一個嘆氣,往前半步,把我緊緊擁進懷裡,這個久違的溫暖懷抱讓我再也忍不住委屈,嚎啕大哭,「我以為妳不要我了。」,我委屈至極卻又感動至深!

 

打狗棒法_絆字訣的『撥狗朝天』、『橫打雙獒』和『雞飛狗跳』她一招都不用使出來,光是立刻拋下公事趕回來的濃濃愛意,就大大的為這個『羈絆』施上濃厚的肥料,雖然她只是靜靜的抱著我,輕輕拍背安慰安撫我,但我知道,她若在此時開口向我求婚,不用任何信物,我一定會立刻答應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E 的頭像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