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我的打狗棒情人 引字訣

『引狗入寨』是哪招我真的不熟,也完全看不懂允兒她那四處揮來揮去的棒法到底又有多少不同,但我確實很清楚她『招蜂引蝶』的功力! 相信我,如果在 Discovery 的鏡頭下,允兒絕對會是塊帶香味的骨頭,足以引來一堆男女老少的覬覦,不誇張,『群狗爭食』絕對會是年度精彩畫面。

 

在一般的學生眼裡,她是個品學兼優的傳奇學生,大學生必有的翹課經驗她一個都沒少過,報告遲交、跑錯教室、上課睡覺、帶錯課本…什麼不怎麼乖的事她也沒一個落下,但卻還是名列前茅,很少看她抱書猛 K,那那些高分是怎麼來的? 這樣的她在口耳相傳下完全就是偶像一枚,而跟她住在同一棟宿舍之後,整天娛樂活動一堆的她,更是讓我納悶她都不用讀書的喔?

 

而在玩社團的學生眼裡,允兒她簡直是如神一般存在的人物,聽說她大二就接任社長這件事是臨危受命的,聽說本來快要倒掉的吉他社是在她手上重新站起來的,聽說她把她的吉他看得比自己的命還重,聽說…,聽說…,一堆的聽說,試問她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啊? 怎麼會如此引人注目?

 

允兒不只是參加吉他社而已,聽說她還常在家日或是寒暑假期間去帶活動,住在同一棟宿舍之後,我總纏著 Tiffany 過去太妍她們寢間聊天,我想 Tiffany 是知道我醉翁之意不在酒,但既然大家都沒拆穿,我也就這麼相安無事,怎麼樣? 我就是想多認識允兒這個學妹不行嗎? 但我不得不說她真的是很忙,每周二天跟大家吃完晚餐後也不見得會乖乖待在宿舍,更不要說沒和我們一起吃晚餐的時段了,那更是不見蹤影…

 

我曾經一度懷疑允兒是不是交男朋友了,秀英對此卻嗤之以鼻,只淡淡地說:「允兒她是有很多人追求是沒錯啦,跟很多男生的動作或是態度看起來也有些曖昧是真的,但如果說交往喔? 哈哈…,天下紅雨比較快啦!」

 

「可是這麼多人追耶? 她不會心動嗎?」,我問。

 

「心動? 哈,這妳自己問她。」

 

「為什麼?」

 

太妍岔過來拿起一片薯片就往嘴裡塞:「允兒說我們對她的感情世界都只會盡出些餿主意,所以不喜歡我們私下談論,妳如果好奇的話就自己問她吧!」

 

哼,不說就不說,反正她是萬人迷,如果真的有喜歡的人,我就不相信不會被肉搜出來! 啊~,對了,離題了,說到萬人迷這件事,有的人是說喜歡她的長相,清純無邪的模樣乖巧的像個鄰家女孩,理想型當如是; 有的人則是說欣賞她的聰明機智,畢竟每學期必領獎學金這件事可不是用嘴巴說說就可以做得到的事,但她還真的用說說而已就真的做得到,太妍曾經不相信這個因此跟她約定過某學期只能拿系第三名,結果期末成績公布,她還真的就是那個第三名,聽說她系上老師惋惜說如果允兒期末考某科某二題沒寫錯的話,蟬連第一不是問題,為此,允兒邊吃冰淇淋邊跟聽故事的我們說:「考第三名很難嗎? 分數算一算就知道各科需要拚到幾分就可以啦!」

 

切切,這個痞樣哪像是大家印象中的清純女神啊? 有人拿名次是可以用算分去拿的喔? 跟允兒一起搶食冰淇淋的熱舞社社長_孝淵猛點頭:「允兒可以啊,她就做到了不是?」,小賢卻只在當下一臉認真的搖頭,「學姐,這就不是我愛念妳,哪有人為了一客生魚片定食放棄第一名的?」,一大口冰淇淋放進嘴裡,然後再被凍得頭皮發麻說不出話的妳卻在當下很不識相的舉手答『有!』,活該當場被小賢打手。

 

只在朋友面前才看得到的得意洋洋、滿臉臭屁,這樣的妳活像是打狗棒法_引字訣裡的『搖頭擺尾』。

 

©

 

有人覺得怪怪的嗎? 為什麼我的好友是金太妍的女朋友,而金太妍是林允兒的摯交,但我跟林允兒卻是比陌生人還陌生的關係? 好吧,那我就告訴妳們吧!

 

這一切呢,說穿了,都是林允兒的問題,簡單來說就是林允兒和金太妍都是公私分明的人,太妍擔心過分漂亮的林允兒如果太接近自己女友的話會讓才交往沒多久的女朋友變心,所以硬是把社團類的朋友和感情上的女友分開,並不打算讓彼此認識,而林允兒這個朋友一堆,對很多事情都看似無所謂的人倒也不在意,反正她也不缺朋友,再說了,她常常幫社團學弟追女朋友,結果對方總是在允兒的撮合下認識後的單獨約會中不斷打探允兒的消息,當然,這些初萌芽的愛情一定會因此無疾而終的啊,有了不少起的前車之鑑後,允兒對好朋友的女朋友也就敬而遠之了~

 

而我呢,在又不參加社團,對身邊的追求者又提不起多大興趣的情況之下,怎麼可能會和允兒多有接觸呢? 除了 Tiff 每晚在我面前不斷跟我說起她和太妍之間的浪漫情事之外,我對她家情人周遭的朋友當然一無所知啊!

 

所以我是在大三下,也就是允兒大二下學期在食堂挺身搭救的機緣後才算正式認識,而又在她很不給學生會會長面子的那場會議後,我們二人才終於正式逐漸熟悉起來,當時她在太妍的慫恿之下,硬是拿出除了打狗棒之外的第二寶貝_從英國進口的玫瑰木吉他,然後很靦腆的撥動琴弦開金口唱出第一首歌,老實說,音樂不只會薰陶人性,更是會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在她略臉紅的唱完第一首歌之後,我和 Tiffany 的大力鼓掌更讓她感到害羞,但之後在太妍的出面解圍之下,她伴奏兼合唱,太妍擔任主唱,二人盡情的飆了幾首歌之後,允兒完全就放開懷了,完全接受我的任意點歌,連我一起加入合唱但卻不小心輕靠在她身上的動作她都沒閃開,這才正式展開我們的相識之旅。

 

不過事後太妍才悄悄跟我說以後跟允兒在公開場合不宜有過分親密的動作,不然我會被允兒的愛慕者當成公敵,允兒她自己當下也會快速閃開變成另一個我不認識的陌生人,所以為了不想讓我錯愕,太妍才會再三提醒。

 

啊? 怎麼會連這種事也忌諱? 看來她這個萬人迷過得也不輕鬆嘛!

 

好了,也就是因為這個萬人迷過分受矚目,所以她從不主動認識新朋友,除了吉他社的成員可以跟她打打鬧鬧之外,其餘的人跟她不能多有肢體接觸,這是一種對他人的保護,同時也是自保。

 

但吉他社就沒她的愛慕者嗎?

錯,大錯特錯! 吉他社有過半數成員都是衝著她加入的,怎麼可會沒有看過她? 我就曾在下課時經過商學院大樓,走在前面五位大發花癡的學妹就猛對著五樓揮手大喊:「社長!」,音量之大,完全嚇到我們這一群人,順著音源方向看上去,這才發現原來是允兒下課時間跟同學在走廊外聊天被發現,學妹馬上大發花癡,而允兒身邊男同學馬上很幼稚的對學妹大吹口哨,女同學則是對樓下大翻白眼,而允兒則是一臉緊張的作噓聲狀要學妹們別這麼大聲嚷嚷,看到允兒對她們招招手,那群學妹又瘋了,開心的互抱著又叫又跳,允兒不禁頭痛的扶額~

 

然後她身邊有位男同學撞撞她手臂同時朝著我的方向伸手指來,允兒這才發現我的存在,馬上換上一臉害羞,尷尬的直搔著頭,老實說,我也只能無奈的笑一下,她還真是會招風引蝶,還真是個萬人迷啊!

 

這件事之後還是靠我解圍的,當時我朝著那群學妹走過去,臉一冷:「不要叫這麼大聲,很吵。」,然後瞪了大家一眼,果然我在學校素有『冰山公主』的稱號不是喊假的,這群學妹馬上被我嚇到,腳底抹油,快閃,我這才成功地抬頭對允兒一笑,這下除了看到一張馬上通紅的臉之外,還順便看到一群被電暈的學弟。

 

允兒拿出手機打電話給我,開頭第一句就是:「謝謝學姐。」,然後我的手機聽筒馬上傳來一堆男生的聲音,『哇,學姐好酷喔!』、『學姐,妳趕跑了我的小幸福啦!』、『學姐,我愛妳!』,然後馬上又傳來一堆女孩子的叫罵和打人聲,看來允兒班上的同學還滿幼稚的嘛,我只笑笑的回答允兒:「中午一起吃飯。」,不是疑問句,而是命令句點。

 

「嗯。」,簡單的回應聲之後允兒就收線了,卻還不忘把身子半伸出來對著我揮揮手,下一秒就縮回身子跟她班上同學打鬧去了; 你們如果問我我當時為什麼要趕跑那群學妹? 我一定不會告訴你們那是因為我吃醋,哼!

 

©

 

其實不只是對允兒大發花癡的學妹幼稚,對我猛追求的學長也好不到哪兒去,一位電機系的大四學長之前送了情書來我班上給我,被我當面退回後卻還是不死心,仍是展開猛力追求,不過他的追求方式怪怪的,像是早就打探好我的行蹤似的,我不管到哪兒總是能發現他,就連允兒也見過他,我們在 3 號桌吃飯,他就會坐到 2 號桌邊,惹得我滿身不自在。

 

某日下午第二堂課結束後之後的我,因為後面沒課的關係,所以被老師叫去系辦幫忙修改學弟妹的英文作業,搞到快七點才離開辦公室,餓著肚子,累壞的我一個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學校為了省電所以校園沒什麼路燈,還好天還沒全黑所以還不至於太恐怖,不過因為肚子餓的感覺讓我很不舒服,不由得加快腳步。

 

穿過林蔭大道後,我從行政中心旁的小路準備走到主要行人道時,右手手臂卻突然猛被拉住,然後我跌進一個帶有汗臭味的男人懷中,我還看不清對方是誰我就被跩回小路,同時嘴巴被一雙大手蓋住,我滿是驚恐的瞪大眼在身體被壓在牆邊的同時我終於看清楚對方是誰,是他,那個陰魂不散的機械系學長。

 

他用力把我壓在牆邊,下半身緊貼而上,是壓制也是噁心,髒死了這人,我死命的踢打掙扎,問題是我怎麼可能敵得過他啊!「學妹,我是真的很喜歡妳,妳跟我在一起吧,我會很疼妳的!」,他胡亂地親上我的臉,同時語無倫次的亂告白,你這個變態,放開我!

 

「呀啊……!」,在我孤立無援之際,突然有一個重物對著學長的側腦就是用力砸下,同時一個大吼傳進耳裡,在學長頭被打歪過去之時,又一個飛踢正中上他腰側,瞬間把他從我身前踢開,而我也被這股拉扯立刻跌倒在地,跑過來救我的人不像電影中演的立馬把我拉起來,反而是用東西立刻追打跌在地上的學長後背,一邊叫嚷增加氣勢一邊不斷揮舞著手上的棍子,哭花眼的我隱約看見綠綠的顏色在我眼前揮舞著,打狗棒? 這是我的第一個念頭。 允兒? 這是我的第二個反應。

 

是,真的是她,林允兒,在我有難之時她又再次莫名出現在我身邊當英雄,這是巧合還是孽緣啊? 她揮舞著手上的綠色棒子毫不留情的就往學長身上猛打過去,「搖頭擺尾!」,邊打邊念念有詞,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在下符咒咧,不過身型壯碩的學長也不是省油的燈,剛剛只是沒有防備所以才會被打倒在地,摔在地上的他用手臂遮擋住打狗棒的攻勢,然後學長一個大吼,生氣的撐起身對她衝過去,她緊張的趕緊後退跳開,同時調整自己的姿勢。

 

學長氣極了,被一個弱女子打倒在地這是多麼丟臉的一件事啊,他像是出盡全身力氣般的對著允兒衝去,只見剛剛閃開的允兒這次卻緊握打狗棒,腳步不住退後,突然,她像是算好距離似的舉起換到左手的打狗棒往學長的臉上就是揮過去,怕眼睛被戳到的學長趕緊停下前攻的腳步同時本能性的把頭閃開,允兒一個搶快衝上前,右手手掌併攏一個手刀直插上學長咽喉處,學長立刻鎖喉閉氣只能往後跌退,允兒再度搶前半步,跳起,「棒打狗頭!」,左手的打狗棒對著學長腦門正中就是劈下去,再欺近身側轉,右手彎起,左手抵住右手拳頭,大力的用手肘處往學長的胃撞進去,當場就讓學長再次趴地,而允兒也不戀戰,立刻往旁邊跳開。

 

孔武有力的學長很快恢復體力,再次怒吼著往允兒衝去,允兒快速竄開,東跳西竄,「狗急跳牆!」,瞬間助跑然後跨二步跳上一邊的花台,抓準機會在花台邊緣快跑然後跳起,雙手緊握住打狗棒,對著學長沒能及時防護到的後背猛然劈下,「斜打狗背!」,她還是不忘隨時喊口訣。

 

「天下無狗,給我趴下!」,允兒大吼,啪…,一個橫劈,打狗棒對著學長的後腦用力劈下,果然如允兒所怒吼的,學長一陣頭暈瞬間跪下往前趴在地上呻吟哀嚎,而剛剛跳起的允兒則是瞬間跌落地面,順著力道在地上翻滾個幾圈後才停住,「珉豪,上!」

 

然後我身後才衝上幾位學弟,是珉豪,他帶著二個學弟衝上前把學長壓在地上,「珉豪,反折他的手臂。」,允兒還不忘下達指令,珉豪則是馬上聽話的跨坐在學長背上,抓住他手臂用力壓在後背上,下一秒,大幅度的往上抬,學長馬上吃痛得哀嚎卻無法施力,這時才有一位學妹走上前扶起允兒,另一名學妹則是往前走撿起剛剛掉在地上的吉他硬盒,我才知道剛剛允兒是先用吉他硬盒砸向學長,只是…,嗯? 吉他盒砸學長? 那裡面的吉他咧? 不是早就被摔壞了? 那不是她的寶貝嗎?

 

被學妹扶起身的允兒跛著腳緩緩對我走過來,我這才知道她受傷了,坐到我身邊,她看著我,靜靜的什麼都沒說,只伸出手揉揉我的頭,嘆了一口氣之後才問:「學姐沒事吧?」,我卻忍不住心中害怕的猛撲近她懷裡,她沒推開我,反而是緊緊的反抱住我,安撫我的放聲大哭,同時以穩定的節奏輕輕的一拍一拍,慢慢穩下我的情緒,珉豪把學長交給另二名學弟去制服,同時拿出手機打去教官室報案,再指揮學妹幫忙允兒把吉他和打狗棒收拾好放回吉他盒裡,然後才坐到我們身邊跟允兒報告他的處理方式,允兒一邊輕輕拍著我的背一邊點頭回答他做得很好,然後再多加指示要他也給太妍打個電話過去,通知太妍帶上 Tiff 看有沒有辦法現在過來跟我們會合,說我的情緒還很不穩需要朋友陪伴…之類的,我不得不說她是真的很細心。

 

後續處理我就不贅述了,反正就是教官立刻趕來處理,同時通知雙邊家長,我爸媽都在美國,所以在我的同意下,我的事情全權交給允兒家人一併代為處理,學長為了不想被學校判退學所以意圖控告允兒傷害,但允兒家也不是省油的燈,她爸立刻把我們帶去醫院開立驗傷單之外,同時也派出律師跟對方交涉,更進一步先報警以自保,反正後來就是對方家長害怕孩子留下性騷擾案底,所以同意撤銷對允兒的告訴,也接受學校的退學要求另外轉學離開。

 

但品學兼優的允兒卻也同時被教官警告,還好她的打狗棒不是危險物品,不然可能會被對方抓住把柄控告傷害罪,要她以後不要把打狗棒帶上帶下的,她卻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的『喔。』了一聲之後就當作回答了,但學校卻同時也給了腳受傷的她很多通行便利,像是給她一張有輪子辦公椅方便她在商學院大樓裡跑堂上課,然後老師提早 510 分鐘下課以方便行動不便的她可以順利搶到便當,只是…,學校沒說可以在校園裡飆輪椅吧? 她怎麼就跟同學玩起這個危險遊戲啊? 推著辦公椅跑操場? 哪招啊她?

 

好了,我又離題了,言歸正傳,再次見義勇為的她當晚 12 點多拄著枴杖敲上我們寢間房門,在我室友的放行下她走到我床邊看著我,「學姐還在害怕嗎? 要我陪妳睡一晚嗎?」,噗…,哪有人自告奮勇的陪睡啊?

 

不過老實說當時害怕斃了的我很誠實的順著心裡的感覺點點頭,她卻一點都不像殘障人士一般的俐落爬到上舖來,「腳不痛嗎?」,我問。

 

點點頭,她也一臉誠實,「痛啊!」

 

「那還這樣爬上來?」

 

「不然怎麼上來? 我輕功又還沒練成,再說了,就算我有輕功那也是要用到腳住跳的啊,那結果還不是一樣?」

 

呀呀,我也不過就一個問題,她哪來那麼多碎碎念的衍生啊? 我直覺性伸出手堵住她的嘴,「好了,知道了,妳自己小心一點就好了。」

 

她笑笑拿下我的手,「學姐這是在擔心我嗎?」,一雙明徹徹的大眼直盯著我。

 

這問法? 這帶上痞子的戲謔笑臉? 不知怎麼的,我有種被調戲的感覺,瞬間臉紅,「哪…,哪有啊? 呀,對了,妳的腳為什麼會扭到? 醫生到底怎麼跟妳說的?」,但老實說,我不討厭她的調戲,只是沒想到平常都是害羞的她怎麼現在如此大膽? 我也只好趕緊轉移話題。

 

她輕笑一下後恢復正常,聳聳肩一臉無所謂,「喔,就從花台上跳下來的時候扭到右腳,醫生說還好啦,就骨膜破裂罷了,在醫學上算是骨折的一種,但又不是很嚴重的那種骨折,所以沒事啦,撐個幾天的拐杖就好了,不過學姐啊,妳知道什麼叫『骨膜』嗎? 就是啊,它是長在…」

 

我又趕緊摀住她的嘴免得她又來一個長篇大論,真是的,她怎麼這麼會天馬行空啊? 「好了,我現在不想知道這些。」,我是這麼回答她的。

 

她又習慣性的笑一下,「那好吧,反正這個話題也沒什麼好聊的,學姐的傷沒什麼吧?」

 

點點頭,「嗯,還好,就一些淤青而已…」

 

她摸摸我的頭,像是在安撫小動物一般的溫柔,「沒事了,還好有驚無險不是? 和學長之間的事慢慢再處理就好了,學姐先不要胡思亂想,真的沒事了好嗎?」

 

我有點怯生生的看著她,「允兒,我可以抱妳嗎?」,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害怕嘛!」

 

她笑得很溫和但卻帶點欠揍,「可以啊,但是要收租金喔,一次 20!」,同時伸出手跨過我的頭主動摟住我的肩。

 

順著她的姿勢我再度進入她懷裡,「欠著。」

 

「哈哈哈…,逾期要算利息的喔!」

 

還在這話題上啊? 「煩耶!」,我輕撞她一下,「妳怎麼剛好會出現?

 

看不見她的臉但透過胸口呼吸的起伏我知道她又笑了,「我跟社團的人出去吃飯,正準備回社辦練習,剛好遠遠看到妳從行政中心的小路走出來,正想跑過去找妳一起再去吃冰的,結果就看到妳被學長拖回小路,嚇死我們了,所以趕快衝過去救人。」

 

順著她的安撫,我在她懷裡蹭了蹭找個更舒服的姿勢,她則是順著我的亂動帶我在床上躺好,再輕輕拍拍我的背,我知道,她在安撫我睡覺,「那這樣一搞,妳吉他不是摔壞了?」,晚上一陣慌亂我沒多注意什麼,所以也忘了要問她這個問題。

 

她側躺摟住我,「沒事啦,我有先把吉他拿出來,所以大家都沒事,學姐哪來這麼多問題啊? 先睡覺吧,再有什麼問題的話明天再問,嗯?」,同時音量放輕,伸出手摸摸我的鬢角後再蓋住我眼皮要我安靜休息。

 

「妳怎麼會現在過來?」,窩在她懷裡,一樣是側躺和她面對面的我還是再度問出問題。

 

Fany 學姐傳訊息和太妍學姐說的,她說妳躲在床上偷偷哭,學姐們的安慰也沒什麼用,所以問太妍學姐說我的傷嚴重嗎? 方便過來看看妳嗎? 所以我就過來啦!」

 

「喔。」,原來她是被 Tiff 叫來的,我還以為她是自己突然想關心我…

 

她卻突然收緊手臂力道,「下次學姐睡不著的話就不要透過別人找我了,妳自己去我那找我或是打電話叫我過來就好,不要再一個人躲著偷偷哭了,知道嗎?」

 

這麼溫柔的她讓我不禁再度哭出來,老實說,我今天真的是嚇到了,怎麼會有人這麼可怕的? 這是校園耶,在學校裡都這樣,那以後怎麼辦? 她沒像 Tiff 她們那樣只安慰我叫我不要哭,她只是用下巴輕貼上我額頭,一拍一拍的讓我盡情哭泣,讓我緊緊抓住她的衣襟也無所謂,「學姐,以後不要再一個人了,找不到人的話就找我好嗎? 我會保護妳的。」,她只輕輕的說出這句。

 

是的,我是在那晚迷上她的,我承認我被她的溫柔給吸引上了,我被她那一句『保護』給吸引了,我被她緊緊的擁抱給吸引了,是的,我承認我是在那晚喜歡上她的,只是我不知道她會怎麼想,所以我並不打算告訴她,我絕對不會說我被她的打狗棒法_引字訣給勾引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E 的頭像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