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我的打狗棒情人 劈字訣

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林允兒愛玩、好玩而且會玩,所以舉凡什麼節慶性活動通通都會找她來尬一腳,這不…,晚餐才剛吃完,這傢伙就窩到書房裡去寫什麼年度運動會大隊進場介紹詞,還順便要編排動作,不是畢業二年了嗎? 怎麼她還是脫離不了這種辦活動的業外務啊?

 

餐桌我擦的,用髒的碗盤我洗的,飯後水果我切的,現在連她喝不喝水都要我提醒,呀,林允兒,我是妳的老媽子啊? 如果要人服侍,回妳家去,妳家自然有一堆人寶貝妳,少待在這裡讓我變黃臉。

 

我滿是不情願的把水梨片湊到她唇邊,還要碰上她的唇她才會有反應喔,然後就只會張嘴,還要老娘我親自把水果送進她嘴裡,她只要負責咬咬咬就好,呀,林允兒,妳可以再過份一點。 趁她在思考遣詞用句的抑揚頓挫的同時,我偷偷把水梨片放進自己嘴裡再對著她餵過去,她還是死沒良心的只會張開嘴等待餵食,直到我的唇片碰到她的,她才嚇到往後退了一下,花一秒時間確定是我之後,才趕緊伸出手把我抱進她懷裡。

 

「妳很壞耶,整晚都不怎麼理我!」,坐在她大腿上,我不禁拍了她肩頭一下。

 

她花了點時間快速地把水梨咬咬咬吞下後才開口,「我忙嘛,大家都在等我的文案,我如果不趕快弄好,我怕之後的練習時間會不夠。」

 

我勾著她的脖子,嘟嘴,「那為什麼都是妳在弄? 別的同事都不用幫忙嗎?」

 

她笑著吻了我的下巴一下,「呵呵呵…,跟沒方向的人討論更累,時間有限,我不如先擬出草稿定個方向,這樣其他人想再增加些什麼點子都好做。」

 

「可是妳明知道人家會無聊嘛!」,我抱怨。

 

她再吻我一下,摸摸我後腦勺,「好好好,是我不對,冷落了我們的小公主,乖乖,我親親喔~!」

 

其實我很好搞定的,笑著縮了縮脖子,輕推開她的頭,「呵呵呵…,好啦,不要玩了,那妳現在弄得怎麼樣?」

 

「妳們部門的弄好了,現在在弄我們部門的。」

 

「什麼? 我們部門的? 為什麼? 怎麼會?」,我趕緊捧住她的臉急問,完全傻眼。

 

結果這小孩比我還傻楞,「哦~,就上禮拜我在路上遇到妳們經理,然後他就說妳們部門的創意進場可不可以請我幫忙,還說我常去妳們那邊放閃光彈,那現在是不是該回饋些什麼了,然後就叫我幫忙,我就說好啊,然後就接下來啦。」,她倒是一臉無所謂。

 

「呀,妳這個爛好人病又犯了,我們恩愛親密關他們什麼事了,怎麼可以拿這來當理由?」

 

她一直保持微笑的不斷吻著脖子,「沒關係啦,反正我也沒損失。」

 

「怎麼會沒有?」,我嘟嘴,「妳損失了休息時間耶!」

 

她卻笑得極度開心,「能獲得老婆妳一句心疼,我值得了!」,然後主動奉獻唇片,她以陣陣吸吮逐漸壓下我的不滿,然後再抱著我陪她一起想文案。

 

不過你們不要看我家小情人好像一副爛好人到不行的模樣就以為她很好說話,殊不知跟她配合的下工程個個卻是不敢拖她的案子,不是因為她老爹是副總的關係,而是因為允兒的工作狂。

 

她是 PMProject manager,也有人稱 Product Manager,但無論英文字首怎麼翻譯,她的工作內容還是不會變,PM 首重就是專案流程控制,一個產品能不能準時推上線問世,各相關環結都很重要,但是她的角色就是在各環結中擔任主要負責進行產品規劃和管理的人員,主司產品的研發、製造、營銷、渠道等溝通工作,現代企業以新產品做為獲利主要來源,而新產品一定要有專職的產品經理,才能把新產品做妥善的企劃、執行與行銷,進而才有在市場上競爭成功的機會,她的工作內容跟服務業中的總監類似,所以每個環節她都要看得緊緊的。

 

Team member 遇到窒礙難行之處,她會想辦法居中協調解決,遇到她不懂的技術性問題,沒關係,她就會發揮『不恥下問』的好習慣,設法搞懂其中原理,給出解決方案不可能,但她總能在粗略搞懂後提供轉個彎的想法去刺激專業工程師們換個方法試試。

 

曾經有個產品的良率差到爆炸,試投產 1000pcs,光重工次數加起來就高達 3000  次,再這樣下去這 1000pcs 的樣品就要被做爛掉了啦,本來已經在家裡的她一接到良率還是沒突破 25% 的消息,二話不說,她 20 分鐘之內趕回公司,押著產品工程師在生產線上一起找出問題,一聽到 PM 都趕回公司了,相關 RD 也不敢賴在家裡,只好也跟著趕回公司陪同測試,這時候的允兒沒得商量。

 

她挽起袖子在每一站親自參與測試,搞得軟/硬體 RD 不得不認真思考各種問題發生的可能性,突然她靈機一動,蹲到擺放不良品的箱子前,同時拿上另一個良品相互比較,土法煉鋼的利用目視法試圖找出二者差異點,正當 RD 想勸她說這樣是無效動作時,她和一線產品工程卻已漸漸釐出端倪,什麼話都不說,二人只趕緊拿上幾個產品重覆進行測試,驗證自己的懷疑,10 分鐘後允兒突然大膽提出看法:「我個人認為是進料問題,你們看,良品和不良品只有 EEPROM Lot number 不同,其他的零件完全一樣,我看過了,這一箱 400pcs 的不良品,AH 版的 Lot number 高達 360pcs,裡面還混著一些 AE 版,然後良品又全都是 AJ 版,這樣的巧合也太不尋常了吧? 所以我懷疑是原物料零件在生產的過程中因為製程不同所造成的良率差異,明天請負責的供應商管理課去了解一下。」,這時候的允兒很是堅持。

 

大家被逼著朝這方面去處理,結果第二天下午原物料供應商就承認 AH 版是 cost down 版零件,禁不起我們這個產品的線路配置壓差,所以損壞率很高,既然知道問題在哪兒,產品工程和 RD 自然就可以想出對策,最終這批新產品並未延遲時程,準時送交到澳洲客戶的手上,從完全交不了貨到準時達交,累壞了一票 team member 之外,允兒也確實功不可沒,這時候的允兒卻只說她這是誤打誤撞罷了,找出問題的過程毫無專業可言,不過大家都知道,她又回到那個不爭、不搶功的爛好人個性去了。

 

對於允兒在工作上的緊迫盯人法,她回到家只淡淡的跟我說這是打狗棒法_劈字訣裡的『窮巷趕狗』的運用,逼著逼著,狗兒就會使出大絕招,我知道,形容這一切的口訣千萬不能被那些 member 聽到,不然允兒可是會被大罵的。

 

©

 

允兒幾近天使容貌的美,老少咸宜。 允兒過於泛濫的善良,遠近皆知。 允兒無傷大雅的腹黑,家喻戶曉。 允兒的天資聰穎,透過數不完的獎狀和錦旗讓人得以窺知一二。 允兒的古靈精怪,在她狡鮚的黑眸中更是無所遁形。 而允兒的追求者更是猶如過江之鯽般的壯觀。

 

以上這些,我都知道,不過允兒從不隱藏和我相戀的事實,意圖宣示她早已『名花有主』,剛開始公司裡許多同事驚訝於允兒的大膽,但礙於她副總老爹的身分不敢多表示什麼,背後嚼舌根什麼的是一定有的,但允兒說沒當面酸她,她就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隨著允兒越來越高調的鮮花示愛,我被貼上『專屬於允兒』的標籤也越來越多。

 

不過還好,允兒在公司裡對我僅是點到為止的調戲行為,然後她過份開朗和樂於助人的個性,漸漸讓許多人從不習慣到習以為常,甚至於還曾經有位已年過 50 的阿姨說允兒的人品真的很好,既然她喜歡女生,那不如就把自己的女兒介紹給她吧,呀呀,這哪招啊? 這是沒把身為正宮的我擺在眼裡是嗎? 為了這件事,我和允兒鬧了好幾天,也難怪我生氣啊,阿姨明知道我和允兒是一對戀人,是還想做什麼媒啊,允兒只能一臉卑微的笑著賠罪,「別生氣嘛,那是因為我們二個還沒結婚,所以阿姨才會認為人人有機會,只要妳答應我一年 365 次的求婚,那阿姨就會死心了!」,呀呀,有人是這樣安撫情人的嗎?

 

我生氣的推開她,「那照妳這說法,我們最多也是飛去國外結婚,回來國內法律又不承認,妳還不是單身,阿姨不就還是會再繼續推銷?」

 

她卻又厚著臉皮黏過來,「吶,寶貝,不是說愛情無國界嗎? 所以只要有任何一個國家承認同性婚姻,那我們就是結婚了,好了嘛,別生氣了嘛!」,一臉討好。

 

「那既然這樣,又幹嘛一定要結婚?」,我還是生氣!

 

她卻突然一臉真摯,「因為我要圓了妳想當新娘的夢。」

 

這個小笨蛋,又來一個無預警告白,這樣我是要怎麼氣得下去啊,伸手戳了她腦袋瓜子一下,「我又沒說要妳替我圓夢。」,但是該有的矜持我還是有的。

 

她懂我,知道我不生氣了,伸出手把我摟近她懷裡,「可是我想娶妳啊,寶貝,嫁給我啦!」

 

「明天再問我!」,我別過頭偷笑但卻沒多說些什麼,這是我千篇一律的回答。

 

©

 

她喜歡從正面摟著我入眠,她說她喜歡二個人不穿衣服,肌膚相貼的親密感,這樣的姿勢總會讓她一夜好眠。

 

我也喜歡半趴在她身上被她擁著入睡的姿勢,她的手掌總會貼在我那她一直很喜歡的光潔後背上來回摩娑著,但我更知道她其實更喜歡的是我和她身體的正面相貼,她喜歡我的腿纏上她大腿的感覺,她喜歡我上半身的豐滿身材,我知道她愛吃我豆腐,這時候的她會緊緊摟著我,然後很寵溺的在我的額頭上落下一吻,乖乖的哄我睡覺。

 

跟她一樣,我也很喜歡這個睡覺姿勢,我的手總會輕搭在她肩上,手臂會輕貼著她的小巧柔軟,有時候我會壞心的用手掌直接包住她的胸前柔軟,聽到她略沉重的深呼吸,我還會勾著壞笑的捏一捏之後,再用力的吻上她脖子,「別亂想,乖乖睡覺,我累了!」,有時候這樣總會引來她的哀嚎,當然啦,有時候也會失算的引來一匹狼。

 

只是有時候這姿勢睡久了,我的另一隻手會麻,所以睡到半夜會不自覺的翻身,早已進入熟睡模式的她卻馬上會有所感覺,閉著眼睛緊皺眉,嘟著嘴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碎碎念些什麼,然後會馬上翻身往我身邊蹭,這麼大動作的她往往會把我微微吵醒,我只好帶著她的手鑽過我頸下,然後讓她的手摸到我,她也彷彿是打開自動導航般的熟門熟路貼上我後背,另一手繞上我的腰把我摟向她,然後雙腿一曲硬是讓我窩進她懷裡,「秀妍壞壞,偷跑!」,她半清醒半迷濛的不忘抱怨。

 

我會挪挪身子讓二人睡得更舒服點,也更貼近她身體,輕輕摩娑她手臂安撫,「不是讓妳抱著了嗎? 也都讓妳摸了,還抱怨啊?」

 

她才會滿意的帶上點力道揉揉我胸前豐滿,像是在逞罰,又像是在抗議般,但卻也同時發出滿足的呼嚕聲,「嗯,不准亂跑。」,依戀的吻了我裸露的肩頭一下,老實說,我反而愛她這樣抱我的姿勢,那是一種極度信賴又極度被擁在懷裡呵護的疼愛感,吶吶,剛睡覺的時候我滿足了妳的喜歡,現在也該讓我享受被疼愛的感覺了吧?!

 

©

 

難得不用加班的假日早上,我和她慵懶的互擁在沙發上吃著我剛剛在一旁直鬧她的早午餐,炒得有點乾的起司歐姆蛋和昨晚下班時去買的墨魚雜糧麵包,一小碗芝麻麥片粥,這一點點輕食對她來說僅是小鳥般的食量,但還打不定主意說要去哪兒的我們,就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吧!

 

她總愛把手伸進我的衣服裡,單手貼著我的腰一起吃早餐,我知道她很喜歡和我肌膚相貼,而我也不討厭,但吃飯的時候可不可以乖乖吃飯,就剩一隻手可以吃飯不是很不方便嗎? 但她卻一臉自若,「反正妳會餵我!」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起多年前我們在一起那天,她到公司來等我給答案的那天,想著想著,我突然不高興,「對對對,反正我都會幫妳弄好好,呀,林允兒,我為什麼都要幫妳擦屁股?」

 

她被我沒來由的生氣弄愣了,「老…老婆,妳…妳怎麼啦? 好好的,怎麼突然發起脾氣?」

 

我氣得推開她,「好好的? 誰跟妳好好的? 我想到就有氣,林允兒,我們在一起的那天早上,明明就是妳很幼稚的為了私事跑來公司,為什麼就搞到一副是我對不起妳似的,害我被好多人罵!」

 

她傻眼了,我知道我哪壺不開提哪壺,可是我就剛好想到嘛,她怯生生的收回摟住我的手,「老…老婆,妳怎麼了嗎?」

 

「我怎麼了? 我怎麼了?」,我不由得推了她一把,「為什麼妳總是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我要妳乖乖坐好吃早餐,妳卻是講也講不聽的皮條,為什麼妳就可以任性幼稚,而我卻都要全盤接受?」

 

她一臉害怕的不敢多惹我模樣,「我之後不是跟妳說對不起了? 妳也說考上研究所確實是令人高興的事,難怪我會一時失心瘋,所以原諒我了?」

 

「我現在不想原諒妳了啦!」,我突然氣得抓起抱枕就是往她身上砸去,「妳回去妳家,我今天不想看到妳。」,然後我就氣得走回房間裡去。

 

你們如果問我好端端的一大早我是在氣什麼,我一定無法回答,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煩躁起來,然後莫名想起她跑到公司來跟我要答案那天的衝動,越想越生氣,然後就真的生氣了,我知道她事後有給我千萬個道歉,也去跟他爸認錯了,還要她爸不要怪我,更是跟眾多好友說是她太沉不住氣,忘了要考慮上班族的人情問題,所以才會讓我尷尬,還說一切都是她還不夠成熟,當著大家的面,她公開跟我賠罪和道謝,她說對不起,讓我在公司裡沒台階下,她說謝謝我,謝謝我包容她的幼稚。

 

而我也還記得當時我是用一記熱吻表示不計較這些小事,也幫她補辦了一個考上研究所的慶功宴,可是我就還是愛把這件事拿來說嘴,明明她當時就可以稍安勿躁,為什麼就要讓正式交往的第一天用差點會破局的誤會做為開場? 她不知道心情這樣上下起伏對心臟來說很不健康嗎?

 

我生氣,我真的生氣,我不知我為什麼突然生她的氣,我也氣我自己的無理取鬧,可是我也沒臉自己走出房門,更別說要我拉下面子跟她說對不起,氣著氣著,坐在床上生悶氣的我,默默的又睡著了…

 

©

 

『我不是早上才剛起床沒多久,怎麼又睡著了?』,莫名其妙發了一頓脾氣之後的我,在睡了一覺醒來之後卻猛得嚇到,允兒她該不會真的被我罵跑了吧? 撈過手機一看,17:30,開什麼玩笑? 難得的假日就這樣被我給糟蹋了,我趕緊套上拖鞋衝出房門,生怕允兒真的不在家,卻發現她坐在茶几前的沙發上一臉認真的看書,聽到我急衝出來的聲音,還抬頭給了我一個溫和的笑臉,我馬上大哭著撲近她懷中。

 

她趕緊拋下手上的書,張開雙手抱住我,「對不起! 我不是…」,我哭著說,但她卻在我的右臉頰親了一下,打斷我的道歉。

 

「妳不要生…」,我還是哭著急於澄清,她又在我的右臉頰落下一吻,再度打斷我的道歉。

 

「對不…」,這次她直接用吻封住我的唇,同時摸摸的臉頰,力道之輕柔,盡顯安撫意味。

 

好一下子她才放開她的吻,「睡飽啦? 很餓了齁?」,這是她給我的第一句話,絕口不提我中午的無理取鬧,大拇指還輕輕的磨著我的下巴,一如往常的深情。

 

我卻什麼都沒回答她的緊緊勾住她脖子,抱緊。

 

她微笑著輕拍我後背,一下一下,規律的節奏仿若她穩定無生氣的情緒,「經前症候群犯了? 睡飽了,好多了嗎?」

 

埋在她頸窩,「對不起!」,我完整的道歉了。

 

她笑笑的搖搖頭,「沒事,不哭了,我沒生氣,妳不再生我的氣就好,吶吶,再過幾小時星期日就要過去囉,我們去吃頓好的吧? 總要幫假日畫下完美句號吧,不然我會覺得沒放到假啊!」

 

「對不起,對不起啦!」,我滿是抱歉。

 

她確還是笑笑的不斷輕輕輕吻著我頸側,「沒事了,我知道妳身體不舒服,妳今天起床體溫就比前二天高一點,我特地把冷氣再調低一點,卻沒想到妳還是不舒服,好了,沒事了,我們去吃好一點的,對妳身體好的,這樣下禮拜妳好朋友報到的時候才不會那麼痛,好嗎?」,她真的一點發怒的情緒都沒有。

 

誰說她幼稚了? 誰說她不貼心了? 她是那麼有脾氣的人,但對我卻不輕易動怒,還會觀察我的身體狀況去判斷我是不是下意識的亂發洩情緒,雖然事過境遷之後我免不了她一頓念,什麼『要學習情緒控制啦!』之類的說教,但她決不會在現在當下念我,誰說她不體貼了?

 

©

 

轉眼間她進公司也三年了,從什麼都不懂到處纏著人問也不怕挨罵的小菜鳥,變成可以冷靜判斷獨當一面的 PM,部門裡的人來來去去,這是社會常態,也因為這樣,允兒她被派去擔任這次新進人員的輔導員,一位研究所剛畢業的小女生。

 

帶著她認識各樓層的各部配合單位,帶著她去認識公司的各個公共設施,帶著她去開會,帶著她如何寫部門周報,連吃飯都帶著她,當然,也帶著小菜鳥的新進人員認識我,「我女朋友,到現在還沒答應要嫁我的老婆,鄭秀妍。」,她是這樣介紹我的,呀呀,妳是想嚇死新人啊!

 

不過出乎我意料,這位新人並沒有出現一般人會有的錯愕表情,反而是伸出手笑著跟我淺握,「很漂亮。」,她這麼對我說。

 

「呀呀,秀妍是我的,妳不准打她歪主意!」,果不其然,我家的小朋友吃醋了,還伸出手拍掉我們淺握的手,一臉霸道。

 

「師父,妳放心啦,我才不會跟妳搶咧!」,新人是這麼稱呼允兒的,而我卻有點害羞的被允兒十指緊扣著,卻忽略了新人的眼神。

 

一週過去了,新人仍是天天跟我們一起用餐,這沒什麼,我沒多放在心上。

一個月過去了,新人仍是常常纏著允兒問東問西,看來這新人還不能獨當一面呢!

二個月過去了,我送下午茶去允兒座位時,仍看見新人滑著椅子過去問允兒問題,『現在的孩子還真難斷奶呢!』,我當時是這麼想的。

 

「不會嫌煩嗎?」,我曾經這麼問過允兒。

 

「嗯…,是還好,不過她真的太沒自信了,明明我就教過,她寫的 schedule 也很 OK,但是她就還是會習慣性地拿給我看,唉…,她這樣很不符合 PM 應有的特質耶。」,允兒她搖頭嘆氣。

 

「怎麼? 心疼了?」,我輕輕刮著她的臉。

 

她輕笑著咬住我手指,「是妳吃醋了吧? 怎麼? 不相信我?」

 

我抽出被她輕含在嘴裡的手指,張嘴輕咬住她鼻頭,「哈,她會是我的對手嗎?」

 

「呵呵…,人家可是比妳年輕喔!」,她又是一臉痞子壞笑。

 

「呀!」,我忍不住氣得捏住她臉頰,坐在她腳上就有這好處,離她夠近,很方便欺負她。

 

她揚著壞笑,「老婆,別吃醋嘛,我會幫忙她快點上手也是想減輕部門同仁的工作壓力,多個人一起輪著出差多好,省得妳常常找我吵架!」

 

『呀,什麼我常找妳吵架?』,我忍不住彈了她額頭一下!

 

©

 

很快的,中秋節到了,公司在頂樓舉辦烤肉晚會,允兒和我不同部門,所以我們沒被分在同一組,烤肉晚會在晚上 6:30 舉辦,同時為了鼓勵帶上家人參加,所以當天提早 30 分鐘下班,讓部份有家室的同仁可以返家帶上家人,她拉上我的手跑去會議室幽會,「妳當我的家人,讓我攜伴到我們那一組好了。」,她把我壓在牆面上,一邊吻我一邊嘟嘴抗議。

 

我笑著回應她的吻,「不行喔,小孩乖,我們經理就怕妳搞這招,怕妳把我們部門的當家花旦拐走,所以還特別交代其他同事要防著妳過來搶人咧!」

 

「呵呵…,那妳自己過來飛蛾撲火啊!」,還是忘情的吻著我,身體緊緊把我壓在牆面。

 

「唔…,我才沒那麼傻咧,唔…嗯,允兒,不要亂來,這是在公司耶,不要在這邊亂搞!」,我輕推開呼吸漸漸變沉重的她,也拉住想探進我裙底的手。

 

「老婆,妳好香喔,我們回家,不要參加什麼烤肉了好不好?」

 

我小仰起頭讓她更方便吻上我的脖子,我喜歡她這樣親我,「如果妳不怕被副總宰了的話,那我就依妳。」

 

「他才不捨得碰我一根汗毛咧!」,允兒邊說話,下半身邊意有所指的蹭著我。

 

我輕把她的腰推開點,「可是老爸他會派妳出差啊!」,雖然我也想,但這裡畢竟是公司,我可不能事事都由著她亂來。

 

這句話的殺傷力果然夠強大,她的吻雖然未停止,但卻停下了下半身的磨蹭,「對齁,我爸會玩陰的!」

 

噗…,哪有人這樣形容自己爸爸的,不過我知道,家人之間感情好到可以口無遮攔、沒大沒小的也就只有允兒她們家了,沒多加責備,我只輕拍她屁股一下,卻仍是依戀的扣住她的頭,我熱情的吻著。

 

©

 

晚上 6:30,烤肉晚會準時開始,各部門才沒多理會台上長官的致詞咧,紛紛忙著升火,有多年帶團經驗的允兒這時候完全就是熱門,連我們部門的二個爐子也都是由她來搞定的,好多部門同仁都相爭著請允兒過去幫忙,我笑笑的看著這邊竄竄,那邊跑跑的她,看她還不忘在她老爸上台致詞時大喊,拱她老爸為待會的晚會摸彩獎金加碼,再看她老爸在台上一臉牙癢癢卻滿是寵愛神情的大方答應,然後大家簡直是把允兒當成英雄般的拍手歡呼,遠遠的看著我,允兒調皮的小吐舌頭,而我只給了個微微責備的笑臉,『愛玩!』,我知道她看得懂我的眼神,同時我也沒落下一直跟在允兒身邊的新人。

 

我看著她跟在允兒身後的一臉崇拜,我看著她竟然主動伸手拉上允兒的手要她再去幫忙別組生火,當然是沒十指緊扣啦,但輕勾手指是有的,而我的允兒則是再度發揮『助人為快樂之本』的本能,玩翻了,我看著那位新人黏在允兒身邊說說笑笑,我搖搖頭,決定不再多想,希望是我多心了。

 

升火差不多之後就是重頭戲_烤肉上場啦,允兒那一組有位助理帶了才八個月大的兒子一起來參加,向來就莫名有小孩緣的允兒成功的抱上有些認生的小娃兒,正嘰咕嘰咕的逗著小嬰兒,但我的眉頭卻越皺越緊…

 

貼心的幫允兒準備好飲料,細心的幫允兒把烤肉片包進生菜裡,這些就算了,呀呀,這人現在是怎麼回事? 竟然半靠在允兒身後一起逗著小嬰兒,還把雙手輕搭在允兒肩頭,這樣的姿勢會不會過分親密了點? 身為徒弟也不該如此吧!

 

再看看允兒打直的腰桿,我知道她在避開這個過於靠近的親密舉動,但也知道她不想表現的過於明顯而讓對方沒有台階下,我不禁略皺眉的想起前幾天剛巧和這新人一起開會的場景…

 

由她擔任主席的會議,允兒沒有參加,也沒必要參加,因為那不是她的專案,會議中的新人表現讓我驚訝不已,會及時把漸漸扯遠的會議話題拉回來,不容別人推拖的強硬態度是衝了點,但很有主見的氣勢讓我陌生,這是天天跟我們在一起吃飯的害羞小菜鳥嗎?

 

會議結束後,她又恢復一臉怯生生的表情趕緊跑去允兒座位邊,不知道是在跟允兒說什麼,但從表情和動作看來,大概是在跟允兒說她很緊張之類的吧,允兒只一臉不咸不淡的溫和微笑著,但卻在看到隨後緊接著走出會議室的我,允兒馬上眼睛一亮,一句『等一下!』,然後就抓起桌上的金莎巧克力就往我這邊衝過來,一臉喜孜孜的纏著我,但我卻沒錯過新人眼裡剎那間的吃味。

 

『師父,妳放心啦,我才不會跟妳搶咧!』,這句幾個月前她所說過的話突然閃進我腦海裡,她不會跟允兒搶我…? 所以她是想要跟我搶允兒囉!

 

這個念頭並沒有稍縱即逝,反而讓我心頭警鈴大作,竟然敢跟我搶允兒,這下她是把我擺在哪裡啊? 再看著允兒不時被她偷吃豆腐的閃躲,開什麼玩笑啊,那是我的允兒耶,哪兒由得妳覬覦。

 

林允兒,妳長的實在是太惡魔了,連在公司也能這樣勾引到人,我如果不趕緊宣示主權,只怕允兒會不斷被騷擾,再說了,也該是時候劈斷她身邊鶯鶯燕燕的爛桃花了。

 

看著不斷的毛手毛腳和似有若無的親密動作,我不禁怒火中燒,對著允兒的背影走過去,在快接近之時,我看準位置和角度,伸出手就是劈上允兒肩頭,卻裝作不經意的誤劈上新人搭在允兒肩頭的手背,「啊,對不起。」,我假裝抱歉的說著。

 

允兒馬上查覺我的來到,一手抱著小娃娃,伸出另一支手輕握住我的手,「秀妍,妳來啦? 快來看,美華姐她兒子,好可愛喔!」

 

我硬是擠進新人和允兒之間的空間,同時照著腦海中的記憶伸出手東拍西擊,假裝是在挪出位子,卻硬是讓新人略往後退,拉開她與允兒之間的距離,允兒伸出手攬上我的腰,同時靠旁邊動了動,挪出些空間,讓我坐的離她更近一些,我想她看得懂我手中的招式,那是她在我面前演練過的打狗棒法裡_劈字訣裡的『天下無狗』,對,我就是要打掉一直繞在她身邊的爛桃花。

 

把小娃娃送回她媽媽手中,允兒拿了片剛烤好的甜不辣給我,一臉殷勤,「秀妍,吃吃看,看我們這一組的功力有沒有比妳們強?」,意圖岔開我的醋意。

 

接過甜不辣,這次我卻沒有順著她的意思,我任由她摟著,看看允兒的同事,「對了,跟各位報告一件事。」,我說。

 

「嗯? 什麼事? 好事? 壞事?」,允兒的同事們一臉八卦。

 

我微微的笑著,但卻是一股主權不容輕視的微笑,「我忘了告訴大家,昨天晚上我答應允兒的求婚了!」

 

允兒嚇得馬上小半退開身轉頭看著我,她的表情,錯愕、訝異、驚喜,然後眼神簌地發亮,笑容馬上炸開~

「真的假的? 為什麼…,不是,我的意思是說是突然發生什麼事了嗎? 不然 sica 妳也是推拖好久了呢!」,允兒其他的同事馬上驚訝的立刻發出疑問,畢竟她們幾個可都是知道我一年有 365 天都在推拖允兒的求婚,那現在怎麼會突然答應?

 

我親暱的雙手勾上她脖子,點頭,「嗯,這次是真的,我昨天晚上是真的答應她了。」

 

「可…可是妳手上沒有求婚戒啊!」,新人突然問出心中疑惑,意圖掙扎。

 

我用上狐媚眼神的笑容轉頭對著她,「允兒用新房子的鑰匙圈跟我求婚的,那個很難戴在手上啦!」,同時一臉甜蜜的偎在允兒身邊。

 

「哇…,醬浪漫? 允兒,妳快說說細節!」,但是其他同事卻鼓譟著。

 

允兒萬萬沒想到我會突然答應她持之以恆的求婚,但卻把前幾天的求婚場景說成是昨晚,她沒細問,也知道晚上回家後我會告訴她原因,所以她現在很是驚訝的笑得傻氣,看她一臉滿足樣,我想用這方式答應她的求婚是值得的。

 

在允兒又是得意驕傲又是些微靦腆的跟同事敘述過程中,我始終甜甜的依偎在她身邊,答應她的求婚是真的,晚上回去也不會反悔,但示威意味卻是我心裡的小九九,不經意的小側過頭看了新人一眼,她滿臉失意和難過,我不禁得意了起來。

 

『想跟我搶允兒,哼,妳會是我的對手嗎?』,在允兒同事的起鬨下,伴著新人一臉灰敗神情,我大方的和允兒喝下交杯酒,在允兒一臉開心得抱著我轉圈的同時,「老婆,妳的『天下無狗』使得滿好的嘛!」,她在我耳邊悄悄說。

 

我笑得一臉甜蜜也在她耳邊輕吹氣,「還好妳有乖,不然我的『飛龍在天』可就會拍上妳的背喔!」,我笑著回答。

 

她笑著把我摟的更緊,「鄭秀妍,我愛死妳了!」

 

是的,跟允兒認識這麼久了,看著她在我眼前時時練習打狗棒法,我雖然當不成武林奇才,但是揮個二招趕跑蒼蠅的功力還是有的,打狗棒法,很難學嗎? 笑話,我是誰? 我是女王級的鄭秀妍耶,打狗棒法? 簡單!

 

 ~全劇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E 的頭像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