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小鹿生賀-神燈精靈()

很是苦惱著要如何召喚神燈精靈的鄭秀妍,約會時明顯心不在焉,大男人主義的韓裔美籍第三代的男友對於女友的這個態度不是很滿意,隱忍不發,但是口氣就明顯緩和不下來,看著鄭秀妍又壞習慣的把吸管咬扁扁,他不是很高興的硬是把吸管從鄭秀妍的口中拉下,「就叫妳不要咬吸管,妳是聽不懂喔? 是要我講幾遍?」,口氣明顯很差。

 

鄭秀妍愣了一下,正當馬上生氣要表達不滿的時候,權姓男友的手機響了,他打個手勢要鄭秀妍先安靜一下,然後快速接起電話,跟電話另一端的投資客聊了起來,還怒著的鄭秀妍一臉氣呼呼的死盯著眼前已經扁掉的吸管,突然間,她想起林允兒這個人,曾經在青澀的少女時期,她和林允兒二個人還比賽過誰咬的吸管比較扁呢~

 

幾番安撫下,鄭秀妍消了氣,度過一段讓她覺得沒什麼特殊感覺的約會時光後,晚餐過後,鄭秀妍和男友正在男方家裡看電影,家底殷實的他花了不少錢買下當紅院線片的分映版權,這樣就可以不用到電影院裡去人擠人,跟一群人這樣擠,感覺自己很窮酸似的,而且可以買下電影版權這件事也剛好可以滿足公子哥兒的虛榮炫耀感。 沙發上坐著二人,小手被厚實的大手握在掌心間,但鄭秀妍卻一點都感覺不到浪漫,她其實很喜歡去電影院看電影的感覺,曾經……,為了慶祝林允兒學期末成績第一名,所以她們二人破例找一天假日不去 K 書,買了大份的甜鹹綜合爆米花和可樂跑去看電影,螢幕上的恐龍張大嘴追逐人類,台下的林允兒也張大嘴卡茲卡茲猛吃爆米花,煞風景嗎? 鄭秀妍倒覺得這才是林允兒個人獨有的風格,她還記得那天從電影院出來之後,林允兒還會時不時無預警地學著恐龍要咬人的模樣張大嘴作勢要咬她,雖然自己總是以驚聲尖叫做為開場,然後以粉拳爆打做為結尾,可是那時候的她們,很無憂無慮。

 

但我們二人現在是怎麼了? 為什麼會越來越少連絡? 為什麼我明明就有很多話想跟她說,但是見了面卻怎麼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為什麼每當我遇到煩心的事情的時候,回家看到妳一臉笑意的照片就會一掃陰霾? 為什麼我就是不想跟妳說起我的感情事? 為什麼跟妳說出這一些我會覺得有罪惡感? 究竟我答應他的追求是對是錯? 林允兒,為什麼我會覺得這次的機場送別之後我們就不會再見面了?

 

不早了,鄭秀妍突然輕搖頭不想去思考這麼傷腦力的問題,先想想召喚神燈精靈的步驟比較重要吧~

 

沒感覺到手背正被某人的大拇指摩娑中,對於不斷湊過來的親臉頰動作也只是輕閃開而已,發現女友明顯不專心的男人有些惱怒,噘起唇,無預警地把自己的厚唇猛然覆在鄭秀妍的薄唇上,鄭秀妍嚇了一跳,回過神後是沒把對方推開,但也沒有多熱情回應就是了,奇怪的是,今天眼前的男友怪怪的,接吻就接吻,身體壓過來幹嘛?

 

鄭秀妍還正詫異著,男朋友的手就開始不安份的在鄭秀妍的腰間游移,隔著衣服不斷來回撫摸,呼吸也逐重沉重了起來,鄭秀妍驚覺不對勁,奮力的把被用力吻住的唇移開,「stop, stop, Tyler, 你在幹嘛? 住手啊!」,同時右手緊緊扣住已經游移到胸下乳緣的大手,另一手則是開始推開壓住自己的身子。

 

Jessi,我們在一起也一陣子了,該再進一步了吧?」,仗著身材優勢,那男人打死不肯從鄭秀妍身上離開,完全霸道的侵略動作讓鄭秀妍清楚的知道對方想幹嘛,慌了,鄭秀妍開始閃躲,對方卻打死不依,打算用霸道的要求逼鄭秀妍就範,就在大手襲上豐滿胸部的那一瞬間,鄭秀妍突然想起當年在公車上被猥褻的那個感覺,心下馬上湧出抗拒,她自己也不知道哪兒來的神力可以用力推開權姓男友,二人之間硬是被拉出一小段距離之後,鄭秀妍猛然抬起腿硬往上頂,再一腳踹過去讓自己可以從沙發上脫身,面對男友急切的追撲過來,鄭秀妍馬上反手一巴掌,「夠了,Tyler,你今天太過份了!」,然後她便機靈的從影音室中快步往大門的方向飛奔離開,在有傭人管家的屋子裡,她相信這個男的不敢多有造次。

 

就這樣,鄭秀妍開始第一次審慎思考二人的情侶關係。

 

®

 

幾番拒接男友的電話,又知道極重形象的他不會貿然闖進自己公司,所以鄭秀妍利用幾天的時間整理了心情之後,在決定向男友提出分手之前先跟父母親報告二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知道寶貝女兒差點被霸王硬上弓之後,鄭家雙親也受夠了這個富三代花天酒地的許多傳聞,一改原先希望二人好好交往的態度,鄭家雙親直接說出『那這樣這個男人不值得信任!』的重話。

 

其實在心情整理期間,鄭秀妍不斷想起林允兒這個人,二人多年後的重逢難免會聊到當年往事,鄭秀妍問出當年的疑惑,為何林允兒在她遭到色狼猥褻的時候是採取消極的躲避態度,但是卻在那位 OL 被侵犯的時候勇敢站出來揪出色狼?

 

林允兒笑著回答說那是因為她直覺自己想保護她的面子,所以才沒大聲嚷嚷,至少她不想『被色狼偷摸』這件事讓鄭秀妍被人家在背後指指點點說風涼,但其實勇敢站出來糾舉才是對的,再加上對方又是累犯,如果不勇敢抓出來,之後還不知道會有多少女孩子會受害呢,所以她之後才會勇敢站出來。

 

「妳不怕被打?」,心頭感覺暖暖的鄭秀妍問。

 

林允兒笑得尷尬憨傻,搔搔頭,「呵呵……,那時候沒想那麼多耶,我只是覺得我一定要做些什麼,不然我會良心不安。」

 

或許是這份隱隱的正義感感動了鄭秀妍,也讓鄭秀妍覺得在她身邊很有安全感,所以高三那一年,她的生活裡多了一位可以倚靠的朋友。 也或許是對方那個陽光開朗,偶爾很愛惡作劇的腹黑讓自己可以很輕鬆自在的跟她相處,所以即便被惹惱了卻總還是會忍不住想見見她。 也或許是在圖書館裡發現她看書時的認真專注,不是有廣告說過嗎? 『認真的女人最美麗!』,但是在安靜的圖書館裡,鄭秀妍看著紮上高馬尾的她,想到的竟然是『帥氣』這二個字,她靜靜的看懂物理題意後,再用原子筆在紙上沙沙的解題,但是伴著鄭秀妍的卻是只有她自己聽得清的猛烈心跳聲。

 

多年不見,她脫去青澀的傻氣,全身帶上些輕鬆自在的成熟感,略優閒散逸步伐,讓鄭秀妍喜歡上這種不急不徐的逛百貨公司節奏,她突然佇足在專櫃的玻璃展示櫃前,指著一副耳環對鄭秀妍說:「學姐,這副耳環很適合妳耶!」,其實鄭秀妍很少戴耳環的,但是看著她那十足肯定的眼神,鄭秀妍點頭,「那就試試吧!」,她說。

 

沒有極其誇張的鑽飾或是過份的設計感,耳勾下是 18K白金鏈條,其上串有二顆渾圓的珍珠,下掛一朵白金簍空雕刻玫瑰,白金的冷冽個性,玫瑰的柔美含蘊,而隨著肢體動作而自由擺動的白金鏈條,其光弧、其韻味,盡顯性感。這副耳環氣質清新,宛若春日清晨的一滴露水,很有自己不隨世俗眼光隨波逐流的獨樹一格,鄭秀妍不得不說她的眼光很有品味。

 

但鄭秀妍卻沒忽略當林允兒知道她已經有男友那時眼底出現的一抹苦澀,『她為什麼會流露出那個眼神?』,鄭秀妍納悶,但卻又同時很在意林允兒心中有暗戀的對象,『那個人到底是誰? 長的圓的扁的? 有比我好嗎?』,鄭秀妍悶悶的獨坐在辦公桌前嘟囔,下一秒卻突然被自己給嚇到,「我為什麼會拿允兒喜歡的人跟我比較? 我為什麼要比較?」,鄭秀妍慌得不禁自言自語了起來。

 

苦思不得其解的鄭秀妍決定向他人求救,看著電腦螢幕上顯示的電子信箱畫面,林允兒從回去之後就沒再給自己發過任何一封 mail 過來,自己是想找她,但是又礙於面子問題,所以遲遲不肯主動發信,在等待閨中密友接電話的同時,鄭秀妍只好不斷點開林允兒之前發的各封信件,心頭上浮現的盡是林允兒這三天來的身影。

 

鄭秀妍的問題一時三刻釐不清,她的閨中密友 Stephanie 花了好多天才終於搞清楚來龍去脈,看著鄭秀妍每每在提到林允兒的各種事跡時的不自覺嬌嗔,她也才知道原來眼前這位好友竟然偷偷摸摸的談了好多年的網戀,不是,眼前這狐媚的女人還不知道自己的真正心思,『難怪她不是很熱衷在跟那個男人約會,我還以為她是工作狂呢!』

 

Jessi,妳在意林允兒談戀愛嗎?』

Jessi,妳喜歡上人家了,妳知道嗎?』

『不要跟我說沒有,那不然我問妳,妳沒事幹嘛突然跟人家提起許願的事情?』

『不要說那只是學生時期的玩笑話,她其實大可以賴掉,妳憑什麼認定人家一定要遵守承諾?』

Jessi,妳們沒見面的那幾年,妳有夢見她過嗎?』

『如果她之後真的不再跟妳連絡,妳有勇氣放下現在的一切去找她問個清楚嗎?』

『神燈精靈很難呼喚嗎? 童話故事上不都寫『搓一搓神燈』就可以了嗎? Jessi,妳慌了!』

 

好友連珠炮的問題這才讓鄭秀妍驚醒,驚訝、錯愕、傻眼、冷靜、考量,然後鄭秀妍做了決定。 她大膽地向身為董事長的父親提出要回韓國開分公司的建議,同時也拿出花了一個月時間熬夜加班弄好的市場調查、競爭對手分析、未來遠景……等內容在內的企畫書,看著大女兒明顯有備而來的企圖心,鄭董事長直覺案情不單純,他這個大女兒的事業心很重沒錯,但還不到有旺盛的企圖心啊,可是她現在卻明顯做足了功課,『一定有鬼!』,鄭董事長犀利的微瞇了右眼一下,清清嗓子:「為什麼一定要回韓國設分公司? 美國其他城市不好? 香港不好? 日本不好? 上海不好? 泰國也可以啊,為什麼就一定要韓國? Jessi,妳說要『國際化』,但是市場分析卻顯得不足啊~」

 

「我……」,急,就不成事,鄭秀妍萬萬沒想到父親會這麼問他,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答……

 

薑畢竟是老的辣,鄭董事長沒錯過鄭秀妍眼中一閃而過的慌亂,「韓國有重要的人?」,趁勝追擊。

 

「我……」,這邊還是明顯底氣不足,略遲疑,『妳有沒有勇氣……』,好友的問話頓時出現在腦海中,鄭秀妍決定賭一把,點點頭,「嗯!」,承認了。

 

「妳這是公私不分。」

 

「我不能否認沒有,但是我的提案也沒讓公司蒙受損失啊!」

 

「開立分公司要左右關心的事情太多了,妳會分心。」

 

「我不會。」

 

「妳憑什麼這麼認為?」

 

「那 daddy 你又憑什麼認為我會因私忘公?」

 

鄭董事長突然停下與大女兒的針鋒相對,看著女兒的一臉堅毅,『看來對方對 Jessi 來說很重要呢!』,他笑了,「那個人是做什麼的?」

 

Daddy,你管太多了,我現在在跟你談公事。」,面對父親的問話,鄭秀妍不由得興起保護之心。

 

「他在家裡排行老幾? 還是說他是獨子?」,這邊才不管女兒的抗議呢,繼續追問。

 

「她是女的!」,鄭秀妍面對這個問題倒也回答的爽快!

 

「什麼?」,鄭董事長驚到猛然站起身,直瞪著眼前的大女兒。

 

卻見到鄭秀妍無比堅毅的點點頭,「Daddy,她對我很重要!」

 

「妳……」

 

®

 

歷經內心波瀾與夫人知道消息之後的錯愕,二夫妻思考了好一陣子,最終鄭董事長還是同意了鄭秀妍的專案,自己還能掌管公司好一陣子,趁此機會訓練一下小女兒也好,誰曉得大的會不會一時被愛情沖昏頭突然不要公司了,那總要有個備案人選吧,又或者哪一天小的也如法泡製呢? 那也總要有能力再去開分公司吧,所以在韓國分公司總經理的派令生效之時,總公司這邊也同時發出新任副總的派令,惹得某位還很年輕的小妹妹滿是嘟嘴不高興。

 

「姐,我認識讓妳追回去韓國的那個人嗎?」,鄭秀妍的唯一親妹妹_鄭秀晶癱躺在姐姐辦公室的沙發上發問,腳還翹在沙發扶手上晃啊晃的,躺沒躺相!

 

搖頭,「妳不認識。」,鄭秀妍卻一點都不想理會自家妹妹,認真的檢視各項交接文件。

 

「齁,那我要請假一個禮拜跟妳回去,我要去看看那個人長的圓的還是扁的。」

 

鄭秀妍無預警的重重拍了桌子一下,「不准!」

 

這一下嚇得鄭秀晶馬上從沙發上彈起身,「姐~!我抗議!」

 

「抗議無效! 給我滾過來交接!」

 

®

 

拿下戴在鼻樑上的偌大墨鏡,顧不得是不是會有交通廢氣,鄭秀妍深深吸了好大一口氣,『韓國,久違了。 林允兒,我回來了!』

 

不過鄭秀妍並沒有在回國的第一時間就連絡林允兒,反倒是花了一小段時間在公事忙碌上,雖然前期先派了其他員工處理設立分公司等事宜,但她畢竟是韓國區總經理,業務的運轉也還是得要總經理設定方針後大家才好依循,鄭秀妍沒忘記自己對父親做出的承諾,跟林允兒聯絡的日子她早想好了,時間還不到,先忍住!

 

0530,這一天,辦公室裡的鄭秀妍明顯心不在焉,每週一次的營運會議她明顯不在狀況裡,眼神不斷瞄向擺在辦公桌右前方的一張名片,目光始終定在名片上的三個字,林允兒

 

到了下午四點鄭秀妍才終於做足勇氣,深呼吸,拿起電話照著名片上印刷的電話號碼撥過去,轉了分機之後,鄭秀妍沒來由的緊張,她擔心林允兒的想法,也擔心是不是自己自作多情,更擔心萬一林允兒知道她的心意之後,會不會被嚇到然後從此不再聯絡? 微抖著手,鄭秀妍在等待電話被接起的時候心裡萬分忐忑,但無論如何,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至少……,至少讓她對她說聲『生日快樂!』也好……

 

「喂,軟體研發部妳好,我是林允兒。」,電話響了五聲之後被接起來。

 

「喂…喂……」,好聽的嗓音突然從話筒那端傳來讓鄭秀妍結巴了一下,「允…,是允兒嗎?」

 

「嗯? 妳好,我是,請問妳是……」

 

稍轉一口氣,鄭秀妍「我是秀妍。」

 

話筒那一端明顯傳來倒抽一口氣的驚訝呼吸聲,二秒後才再度傳出聲音,「秀妍學姐?」,林允兒滿是疑惑。

 

「嗯!」,即便沒人看到,鄭秀妍還是在電話筒的另一端點頭,「允兒,我回韓國了。」

 

「啊?」,林允兒完全無法消化現在是什麼節奏。

 

「我說我回韓國了,晚上有空嗎? 我想和妳吃頓飯。」

 

「晚上? 欸……」,林允兒卻明顯的猶豫。

 

鄭秀妍眉頭微皺,「怎麼了嗎? 不方便?」

 

「痾……,嗯!」,林允兒猶豫了一下之後還是決定說實話。

 

這邊的心卻涼了半截,「妳……,妳晚上有約?」

 

林允兒乖乖點點頭,「嗯,晚上同事搞了個小派對,我已經先答應了耶,所以……,還是學姐,我們約改天,明天?」

 

「妳同事要幫妳過生日?」,鄭秀妍不經意流露出酸溜溜的口氣。

 

隔著話筒,林允兒在這邊露出一個沒人看到的苦笑,「嗯。」,回答簡單。

 

「好吧,那我知道了,那……,那妳可以給我妳的行動電話號碼嗎? 這樣以後也才好常連絡。」

 

林允兒再一個苦笑但卻沒拒絕,報上自己的行動電話號碼之後鄭秀妍才終於掛上電話,然後林允兒這才突然想起來她剛剛懵了,竟然忘記問人家是來韓國旅遊還是公出,唉……,估計是帶那個富三代男朋友來韓國旅遊的吧? 那就好好旅遊,沒事找我幹嘛? 不知道我其實壓根兒不想見到那個人嗎?

 

鄭秀妍,從美國回來之後我一直在調整我的心情,試圖忘記妳,試圖壓下不該孳生的感情,所以我沒再發任何一封 e-mail 給妳,但是我卻騙不了我自己,每天仍是固定去信箱巡巡,然後再看著『新信件(0)』發愣、苦笑,我連我自己在等些什麼都不知道,每天看著空空的信箱是想尋找什麼?

 

妳剛回去美國時水土不服,日日跟我信件往返,我總是想辦法安撫妳不安的情緒,鉅細靡遺的告訴妳我一天的生活,還不忘常常發些好玩的笑話過去,然後我又發現什麼私房好點心也都會一一向妳報告,之後漸漸有同學來找妳聊天,慢熟的妳漸漸有了新朋友,漸漸有了新活動,給我發信的次數變少了,上了大學的我只好學著妳,一樣去認識新朋友,參加新活動,利用課業和課後活動的忙碌感來強迫自己不要天天空等,然後好不容易盼到妳的一封來信,內容卻越來越少,漸漸變成寒暄,我知道妳真的有新生活了,我是該替妳高興才是,但為什麼我卻開始會含著淚眼刪去我本來要告訴妳的生活點滴?

 

喜歡上妳的這一路來,我的心情並不好受,心情轉折也無人可訴,對家裡更是要隱瞞萬千,但我不怪妳,也不可以怪妳,因為這畢竟是我自己的私人感受,與妳無關,一次意外讓姐姐進入我的信箱,然後我的感情秘密被掀開來,當時的驚嚇,妳不會知道,當時試圖服藥自殺的過去妳也不會知道。

 

好不容易在姐姐的幫助和開導下,我接受這樣的我,接受了愛上妳的心情,姐姐很有技巧的讓爸爸、媽媽隱約知道我的感情性向,也透露出我曾經試圖自殺,無意以此要脅爸媽,所以我一言不發,但是姊姊卻花了很多時間在私下和爸媽有一搭沒一搭的明示暗示,最後爸爸只說了句:「不要搞到別人的家長來家裡鬧說是我們家孩子帶壞人家的孩子就好,其他的我不想管。」,這樣就形同家裡默認了。

 

但默認又如何? 不是獲得家裡認同我就可以隨意喜歡上別人,幾年過去,我對妳的那份心意仍未消退,爸爸和媽媽不知道我喜歡的是妳,只以為是我眼光高看不上別人,近幾年開始有點緊張,不斷暗示我是不是該帶女朋友回家給他們瞧瞧,哈哈,我想他們沒料到我喜歡的女孩子竟然已經有男朋友了吧?

 

只有知情的姐姐很是鄙視我,「我真搞不懂妳,妳長得那麼優質,幹嘛沒事去喜歡上一個不會有結果的人啦? 白白浪費妳這一身好皮囊。」,姐姐很常這麼念我。

 

但我也沒辦法啊,我也很討厭我就這麼死心眼的想妳,這一趟從美國回來之後就變得更嚴重了,但是又能如何? 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選擇不是嗎? 怨不得別人,當務之急就是趕快轉移目標以求解脫。 只是……,妳怎麼會突然跑回國? 鄭秀妍,我還沒整理好心情耶,妳一定要現在再來擾亂一下嗎?

 

®

 

晚上 700,鄭秀妍越想越是悶氣,『今天是什麼特殊日子,人家都特別把事情趕緊在這一天之前忙完,為的就是想幫妳慶祝生日,也想送妳一個特別的禮物嘛,妳怎麼可以為了要跟別人出去吃飯就拒絕我的邀約? 呀,林允兒,妳以前不是這樣答應我的!』,一個人坐在偌大的辦公室哩,生悶氣!

 

晚上 930,鄭秀妍還在氣,死瞪著林允兒的名片,像是這樣就可以把人瞪出一個洞似的,氣著氣著,又再度拿起電話按下林允兒的行動電話號碼,撥出,嘟嘟嘟……

 

「喂!」,話筒那端傳來超大聲的回應,周圍還伴著震耳欲聾的電子樂音,「喂,哪位?」,林允兒大吼著回答。

 

「林允兒,妳在哪裡?」,聽著話筒裡傳來的吵雜,鄭秀妍突然一股來氣。

 

「我在外面啊,妳哪位?」,林允兒還是大吼,周圍太吵了,她真的沒聽出來對方是誰。

 

「我是鄭秀妍!」,這邊完全就是生氣清冷的場景。

 

「喂? 喂? 請問妳哪位? 可以大聲一點嗎? 我這邊聽不清楚,喂!」

 

「林允兒,妳出去外面跟我講電話!」,鄭秀妍氣到,爆吼。

 

「喔,妳等等。」,林允兒愣了一下,但還是照做,然後鄭秀妍就聽到林允兒和周圍的人打聲招呼,再匆匆忙忙的走到外頭,一陣安靜瞬間竄入話筒,「喂,妳好,請問哪位?」,在相對安靜的路邊,林允兒拿著手機重新向對方問候一聲。

 

「我是鄭秀妍。」,這邊還是一臉酷。

 

「啊? 什麼?」,這下林允兒倒是真的愣了,「學姐? 妳怎麼會打來? 找我有事嗎?」

 

「妳在哪? 為什麼這麼吵?」

 

「我? 我跟朋友在一起啊,怎麼了嗎?」

 

「朋友? 什麼朋友? 妳人在哪?」

 

「同事在外面幫我過生日,學姐找我有什麼事情嗎?」,雖然很不喜歡鄭秀妍的質問口吻,但是林允兒還是習慣性乖乖回答。

 

「過生日? 為什麼她們幫妳過就可以,我就不行?」

 

「啊? 學姐……」,那一段質疑讓林允兒好生為難。

 

鄭秀妍突然拗了起來,「允兒,妳在哪? 我可以過去嗎? 我可以認識妳的朋友嗎?」

 

「啊?」,林允兒懵了,現在這是哪招?

 

「我不能幫妳過生日嗎? 我難得回國一趟,連生日都不讓我幫妳慶祝嗎? 不行嗎?」

 

聽著電話那端似乎傳來哽咽的聲音,林允兒心中一陣不捨,「我又沒說不行,幹嘛這樣啊? 好啦,我在 ROOM 9,等一下把住址傳給妳,妳到了再打給我,我出去接你,這樣可以吧?」

 

「好,那妳等我,我沒到妳不准走!」

 

「啊?」,嘟嘟嘟……,話筒的另一端沒給允兒質疑的機會就逕自掛掉電話,讓林允兒站在原地錯愕,現在這是哪招?

 

®

 

ROOM 9,說穿了就是一間夜店,從計程車上下來的鄭秀妍看著眼前一堆五顏六色的霓虹招牌,當下即皺眉,但卻沒照林允兒說的『到了打電話給她。』,她自己推開門走進去,打算先觀察這麼多年不見的林允兒到底有了多少變化。

 

走到吧檯點了杯年份還不錯的紅酒,整個人隱在角落搜尋林允兒的身影,一個穿著色正裝,一個是天生發生體,一個渾然未覺,另一則是刻意搜尋,鄭秀妍要找到林允兒,不難,沒花多少時間她就在斜對角的無門隔間區發現林允兒的身影,深藍色貼身牛仔褲把他的長腿襯得更加修長,上衣是剪裁俐落的白色 T 恤,一如她的個性,清爽!

 

林允兒還是慣有的鱷魚笑,也習慣在玩鬧時笑瞇一隻眼,包廂的桌上一堆零食,林允兒邊玩邊吃,偶爾會拿起桌上一杯飲料小酌一口,過沒多久,鄭秀妍看到有個女生攀上林允兒的手臂,用手遮掩,不知道在林允兒的耳邊說些什麼,然後就看到林允兒笑著點頭,然後把擱在桌上的手機塞進褲子口袋後就跟著那個女生站起來,二人往中央舞池走去,愛玩的林允兒還不忘也吆喝其他朋友一起來。

 

極大聲的電子音樂,很壅擠的中央舞池,在這邊不用刻意練好舞姿,就把身體放鬆隨著音樂任意搖擺就好,林允兒會跳一點點舞,但是身體動作不大,很有節奏感的跟著音樂舞動身體,剛剛拉著林允兒去跳舞的那個女生老是纏著允兒,貼耳悄悄話不斷,身體還被數度相貼大跳雙人舞,看起來林允兒玩得很開心啊,咧大的嘴角始終朝上掛著。

 

但這一幕親密卻看得鄭秀妍雙眼直冒火,一個不是品酒的仰頭一口乾掉杯中紅酒,鄭秀妍忿忿站起身,邁著外八大步往舞池中間走去,一臉殺氣騰騰,惹得部分舞客紛紛閃避。

 

「林允兒,妳在幹什麼?」,鄭秀妍滿懷怒氣的走到林允兒身邊站定,伸出手,掰過身,質問。

 

「嗯?」,初時林允兒愣了一下,確認來人後下了好大一跳,「學姐? 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是音量過吵吧,還是心中有氣? 總之鄭秀妍揚高聲反問回去,一臉怒氣。

 

「不是啊,我不是說……」,林允兒小皺眉,疑惑。

 

「允兒!」,突然剛剛纏著林允兒的那個女生拉住林允兒的手臂,整個人貼上,攀著,「怎麼了? 遇到朋友了? 她是誰啊?」,問題一堆。

 

林允兒站直身未動,卻任由那個女生拉著手臂,也沒想把手臂抽開的意思,但人卻是面向鄭秀妍站立,沒理會那個女生,林允兒死盯著鄭秀妍,「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林允兒大聲問。

 

「我不要!」,鄭秀妍也跟著放大音量回答,「我自己可以找到妳。」

 

林允兒點點頭,「那好吧,學姐要喝點什麼嗎? 今天我是壽星,我請!」

 

「我不要!」,鄭秀妍的音量仍是大,不然震耳欲聾的樂音會把講話聲音淹沒,「允兒,我們出去談談。」,話剛說完,鄭秀妍主動伸手拉住林允兒的另一隻手,握住手掌。

 

「啊?」

 

林允兒還沒反應過來,她身邊另一個女人馬上拉一下她的手臂,「等一下,允兒是今天 party 的主角,我們玩得正 high 呢,不能讓她跟妳走!」,人是拉著林允兒,但話卻是對著鄭秀妍說的,一時之間,好像這二個人都在搶著要林允兒這個人。

 

但是鄭秀妍卻不容他人踏進她的地盤,冷臉,「這位小姐,我和允兒不關妳的事。」,簡單俐落又帶上冷酷。

 

「什麼叫不關我的事? 允兒是我朋友耶,妳是哪位?」,然後那個女生略測過頭看著林允兒,「允兒,她是誰?」,聲線卻不像剛剛這麼堅毅,現在的她,說話溫柔。

 

林允兒搖搖頭,沒多搭理那個女生,甚至於是看都沒看一眼,人,始終面對鄭秀妍,「學姐,有什麼事情在這邊說不行嗎?」

 

搖頭,「這邊太吵了,說不清楚。」

 

林允兒只好稍稍出力掙開被攀住的手臂,話卻是看著鄭秀妍說,「妳要幹嘛? 要跟我說什麼?」

 

「我要許願!」,鄭秀妍倒也乾脆。

 

「啊?」,林允兒卻完全跟不上這個節奏。

 

「我說,我要許願!」,鄭秀妍再次提高音量,幾乎近於大吼。

 

這次林允兒終於聽清楚了,皺眉,輕咬牙一下,而正當林允兒猶豫之際,一直纏著林允兒的女生卻對鄭秀妍動輒就對林允兒大小聲的態度很感冒,往前站一些,「欸,這位小姐……」

 

一聽到旁邊的人出聲,林允兒馬上把一直被攀住的手臂一橫,往側邊跨一小步,亙在朋友與鄭秀妍二人中間,見鄭秀妍仍是一臉堅持,林允兒直接大力掙開被朋友拉住的手,握緊被鄭秀妍牽住的掌心,反客為主,「學姐,我們去外面談談。」,不由分說,拉著鄭秀妍的手就往店門外走。

 

鄭秀妍倒沒不願意,就這麼默默的跟在林允兒身後一起走出店外,林允兒見夜店大門口有幾名年輕人正聚在一起抽菸,厭惡這種汙濁空氣的林允兒就拉著鄭秀妍往旁邊一點的巷子走去,帶到安靜處之後,林允兒主動放開相握的手,轉身,看著鄭秀妍,略皺的眉清楚傳達出她現在有些不開心的情緒,鄭秀妍選擇不理會這道皺眉,一臉理所當然的氣勢,「我要許願。」,語氣帶上些驕縱。

 

林允兒冷冷的哼笑一聲,「我聽到了,學姐不用重複跟我說,只是……,學姐還記得我說過的嗎? 我說神燈精靈是需要被召喚的。」

 

鄭秀妍點點頭,「我知道,所以我今天就是來召喚神燈精靈的。」

 

「好,那妳說說妳要怎麼呼喚神燈精靈?」,林允兒滿臉不信任的不屑表情。

 

這個表情卻沒激怒鄭秀妍,她正等著看某人等一下的錯愕呢,鄭秀妍一個攝人心神的魅笑,沒說半句話,下一秒卻直接伸出手對著林允兒的頭頂摸去,像安撫鬧脾氣的孩子似的,輕轉圈,順脾氣。

 

這個曾經在圖書館裡的熟悉動作,讓林允兒瞬間懵了,動作暫停,完全不知道該做何反應,鄭秀妍把掌心從頭頂逐漸下移,直到覆在林允兒的臉頰上才停下,鄭秀妍現在沒了剛剛在店裡的咄咄氣勢,取而代之的是足以讓人融化的溫柔,「允兒……」

 

「學……學姐……」,這個表情、這份溫柔,現在的氛圍時在是太曖昧了,林允兒頓時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只能略呆愣。

 

「這樣……,我成功召喚到我的神燈精靈了嗎?」,鄭秀妍問。

 

這份溫柔讓人醉,林允兒乖乖的點點頭,「嗯!」

 

鄭秀妍笑了,輕輕柔柔的,「那我許願囉!」

 

「喔!」,林允兒呆愣的點頭答應。

 

鄭秀妍以極其認真的眼神盯著林允兒,好一下子才開口,「林允兒,我要妳喜歡我。」,輕柔的嗓音帶出許願願望,但卻不是請求,直接是命令來著,果然是鄭秀妍慣有的溫柔強勢。

 

「啊?」,林允兒卻在下一秒略瞪大眼,微張嘴錯愕,時空之於林允兒彷彿像是被凍結一般,林允兒完全感受不到周圍事務,眼中乘載的滿是鄭秀妍的身影,在耳中不斷迴盪的是鄭秀妍剛剛的許願,不是,是命令,傻住了……

 

鄭秀妍早有面對這一切的心裡準備,略搖晃林允兒的手臂,「允兒……」

 

這一喚聲才終於讓林允兒回到地球,整理心緒,林允兒反而露出一個苦笑,「學姐,妳確定妳要許這個願望嗎? 神燈精靈的願望只有一個,不能隨便浪費的,妳不再考慮一下?」

 

鄭秀妍卻是連一點點猶豫都沒有,堅毅的搖搖頭,「我確定,妳答應過的,神燈精靈不許反悔!」

 

林允兒又一個苦笑,「可是……,問題是……,妳的這個願望很早以前就已經實現啦,現在精靈是要怎麼再幫妳實現一次?」,硬是掩下心頭的激動,林允兒的腹黑因此趁機調皮搗蛋。

 

這什麼意思? 這下倒換成鄭秀妍錯愕,「什麼時候開始的?」

 

沒頭沒腦的問題,但是林允兒聽得懂,再一個自嘲的笑容,「妳出國之後。」

 

「妳……」,下一秒鄭秀妍的雙眼瞬間積滿淚水,有些不敢置信,「真的嗎?」

 

林允兒還是苦笑,「神燈精靈不說謊的。」

 

話音剛落,鄭秀妍卻馬上撲進林允兒懷中緊緊抱住她,「妳這個大悶騷,為什麼不跟我說? 這麼多年為什麼又要裝做若無其事? 為什麼要空等這麼多年? 為什麼不來追我? 妳這個大壞蛋,為什麼要破我送妳生日禮物的梗!」,激動,哽噎。

 

林允兒心中也是不能自己,承下鄭秀妍突然撲過來的擁抱,林允兒也緊緊擁住她,「妳要我怎麼說出口? 這個社會不容許這樣的愛情,我也不知道妳能不能接受,我哪敢向妳開口,萬一妳嚇到,我們從此斷交了咧? 這個風險太大了,我承受不起。」

 

鄭秀妍緊緊抱住林允兒,「妳這個大笨蛋! 不是膽子很大嗎? 怎麼這件事情就這麼膽小?」

 

「因為害怕,我害怕失去妳,與其如此,那不如維持原狀,再說了,妳也已經交 了男朋友不是? 我……,我想,那就這樣吧!」,林允兒向鄭秀妍承認自己的心意,但也沒打算要多爭取,畢竟鄭秀妍許的願望是要自己喜歡她,不是要求交往,那就這樣吧,塵歸塵,土歸土,各歸各位。

 

感受到林允兒鬆開相擁的力道,也知道她沒跟上自己已經更新的感情近況,鄭秀妍趕緊加重擁抱的力道,「我分手了!」

 

這句話還真的嚇到林允兒,一個大力直接把人推開,直盯上鄭秀妍,「什麼? 學姐你剛剛說什麼?」

 

「妳從美國回來後沒多久我就和他分手了,再見到妳,我突然發現潛藏在我心底已久卻沒去細想的秘密感覺,所以我結束美國的一切,跟爸爸說我要回來韓國闖天下,這個答案……,妳滿意嗎?」

 

「啊? 什麼? 分手了? 怎麼會說分就分? 對方沒有糾纏嗎? 妳……,妳怎麼……?」

 

這邊輕嘟上嘴,故意撒嬌,「所以妳要保護我嗎?」

 

「欸?」

 

鄭秀妍沒讓林允兒多有時間思考,晃著林允兒的手臂,「那我要重新許願!」,然後雙手略出力上下磨搓林允兒的手臂,「精靈啊精靈,我是鄭秀妍,我要許願!」

 

「啊?」,這又是什麼節奏? 林允兒趕緊把手臂抽開,「呀呀,學姐,妳剛剛已經許過願望了,一次的機會早就用完了,哪兒來的許願啊?」

 

鄭秀妍才不會林允兒咧,誰叫她剛剛逗弄自己,這一局,鄭秀妍鐵了心要翻盤,「我不管,剛剛那個願望是已經存在式,所以不算,我要重新許願!」

 

林允兒才不答應咧,萬一鄭秀妍來個稀奇古怪的願望的話,那要怎麼辦? 千萬要堅守陣營,不能讓鄭秀妍翻盤,「不行,不行,妳剛剛放棄猶豫的權利,所以沒了,沒機會了,不能反悔!」,連忙搖手拒絕。

 

鄭秀妍輕咬下唇微瞇眼,決心使出大絕招,猛的抱住林允兒,雙手勾上脖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迅速以粉嫩唇片封住林允兒還想說出拒絕話語的嘴,這一吻,瞬間讓林允兒瞪大眼,石化!

 

不過鄭秀妍倒也沒有親太久就是了,她的目的只是要套牢林允兒,不是要嚇壞她,見林允兒僵立在原地,鄭秀妍推開這個吻但卻沒鬆開懷抱,玉手還勾著人家的脖子呢,鄭秀妍輕開口,「林允兒,跟我交往,當我一輩子的神燈精靈,好嗎?」

 

「學姐……」,這個請求對林允兒來說太過衝擊,腦中思緒難以集中,林允兒只能愣愣的喊出慣有稱呼。

 

手指輕壓住林允兒的薄唇,「答應我的話就不要再叫我學姐了,我願意當妳已經喜歡很久的秀妍。」

 

被這麼刺激的告白,林允兒著實不知道該如何消化,既欣喜又害羞,身體略往前主動抱上鄭秀妍,「God,我這是在做夢嗎?」,不知道是自言自語還是想確認再三,總之林允兒現在開心的快要爆炸了!

 

鄭秀妍笑了,「我當妳一輩子的秀妍,妳當我一輩子的神燈精靈,這個交易不錯吧? 允兒,生日快樂!」

 

「謝謝,謝謝,學姐,不是,秀妍,謝謝妳!」

 

「我的精靈,喜歡我送妳的生日禮物嗎?」

 

林允兒皺眉,馬上從這個擁抱中退開身,「生日禮物? 妳哪有送我什麼生日禮物? 我什麼都沒看到啊? 呀呀,妳不要想唬弄我喔!」

 

鄭秀妍嘟嘴小皺鼻,「誰唬弄妳啊? 為了妳,我特地從美國搬回來耶!

 

林允兒傻了,「所以……,生日禮物是?」,眼神不斷上下打量眼前的美人兒,略質疑。

 

「我,和一輩子的感情!」

 

林允兒終於搞懂這一切了,馬上熱情的抱住鄭秀妍,「謝謝妳,妳的禮物我收到了,我會一輩子都珍惜的!」

 

2015.05.30,歷經坎坷的神燈精靈終於被開竅的主人給收服。

這一夜,歷經沒能看清自己內心的主人終於找到心意相符的神燈精靈。

 

所以事實證明神燈精靈是有主人的,這一夜,有個神燈精靈被女王收養了,會彼此珍惜對方的她們不禁要問問大家,「妳/你們找到專屬的神燈精靈了嗎?」

好動的小孩又再問一句:「精靈們,妳們找到主人了嗎?」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E 的頭像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