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三十六) - END。

當縮頭烏龜一向不是林允兒的習慣,她也不屑於去做,但是當辦公室的門被打開後的下一秒鐘,林允兒好想立刻彎下腰去找烏龜殼……

還是同一間研究室,鄭秀妍在獲得同意之後,一臉坦然的扭開門把走進去,對照自己臉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瞬間『整整石化』的林允兒則是顯得好笑許多,鄭秀妍強忍著笑意把研究室的門關上,手指躲在身後偷偷的把門給上鎖,鎖門是必須的,免得這傢伙又從眼前跑走,不過她相信,此時的林允兒一定沒發現這麼許多。

踩著優雅步伐,鄭秀妍慢條斯理地往前走,經過林允兒的辦公桌前方,鄭秀妍伸出鮮蔥般的手指,緩緩地把圍在頸間的薄絲巾給取下,一甩髮,像是刻意般的露出頸間印記,抬手輕揚,蟬翼般的絲巾緩緩落在辦公桌上。

頸間的印記太過醒目,已僵化的林允兒根本挪不開視線,宿醉後的神經痛又再度在後腦肆虐,整個讓林允兒無法正常思考,絲毫沒有感覺到窗簾被放下後的光影變化,心臟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壓力重擊著,逼得林允兒呼吸逐漸變沉重……

「所以……,妳打算用一張紙條就打發掉我?」,鄭秀妍站在窗前,背對著林允兒,主動開口打破僵局。

「嗯? 啊?」,後知後覺到一個爆炸的林允兒完全跟不上節奏,「什麼?」,她皺著眉回問,而透過喉嚨發出的沙啞聲音洩露了她的緊張。

鄭秀妍略咬下唇用力忍笑,一個深呼吸調整情緒,緩緩地轉過身看著林允兒,手裡拿著一張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紙條,揚揚手,「我說,妳打算就這樣打發掉我?」

許多鮮明的記憶瞬間浮上腦海,林允兒紅了臉,「我……,不是,不會…,我只是……,不會這樣的……」,一段話可以被她結巴成這樣,鄭秀妍倒也服了她,很不爭氣地笑出聲,剛剛裝出的興師問罪氣息瞬間蕩然無存。

「我……」,林允兒卻還是一臉緊張的直咬舌頭。

鄭秀妍笑看眼前的侷促,心裡不禁把昨晚在床上狂野的那個形象拿出來比較,這麼強大的反差感,搞得她現在真的好想走上前捏捏那張可愛的臉蛋,但是為了要逼出某人的真心話,鄭秀妍只好繼續做戲,「妳想說什麼?」,她還是決定引出話頭,不然眼前這個人不知道會糾結到何時~

「我……」

「妳就不能勇敢一次嗎?」,鄭秀妍直接了當的打斷林允兒的猶豫。

妳就不能勇敢一次嗎?
妳就不能勇敢一次嗎?
妳就不能勇敢一次嗎?

鄭秀妍的這個問句讓林允兒整個愣住,是啊,我就不能勇敢一次嗎? 從小到大,我最不缺的不就是勇敢嗎? 人生哪一次的挑戰都是必贏? 沒有走到最後,誰會知道真正結局? 幾年前,天津運河那一夜,其實自己從頭到尾都沒有認真開口表白些什麼,僅憑兩人之間不坦白的對話就自我判定被拒絕,然後一走了之的遠走高飛,當時就是不夠勇敢。

『大不了就是失敗嘛!』,這是自己一貫的口頭禪,那為什麼面對『感情』這件事自己就這麼畏首畏尾? 到底是在害怕什麼? 害怕被拒絕? 害怕失落? 害怕難過? 還是害怕丟臉?

說穿了,被拒絕不過就是一個『面子』問題嘛,面子一張值多少錢? 長到這麼大從來沒有做過丟臉事嗎? 就算告白不成被拒絕了,不過就是短期做不成朋友,如果真的搞到永久絕交那也就認了,總好過整個人情緒一直掛在那邊不清不楚來得好上千萬倍。

勇敢告白總比從沒踏出那一步來得好許多,不管結局如何,說出口總好過悶在心底最後只換來一場後悔來得好許多,反正縮頭是一刀,伸頭也是一刀,我林允兒還不至於敢做不敢當,既然事情躲不過,那為何不坦然面對? 賭一把,或許是一場海闊天空呢!

林允兒這一沉思還不是2、3秒鐘就解決的事情,鄭秀妍看她一臉若有所思,決定耐下性子不催她,等到林允兒自己下定決心抬起頭的時候,只看到鄭秀妍正微微笑的看著她,林允兒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發了多久的愣,也難為鄭秀妍這麼有耐心的等待,一時間怪不好意思的,尷尬地傻笑一下,「不好意思,我剛剛好像發呆太久了……」

鄭秀妍一臉諒解的小搖頭,微笑著,「所以呢?」,她倒是很好奇林允兒接下來會說些什麼來解釋一切。

林允兒深呼吸一口氣,「鄭秀妍,我喜歡妳!」,想通了之後,林允兒也不拖泥帶水,直接單刀直入的告白,這樣最乾脆。

用這麼直白的方式倒是出乎鄭秀妍意料,饒是如此,鄭秀妍仍沒打算放過林允兒,嘴角輕揚起掩不下的笑意,「那所以呢?」,嘴上仍是不饒人。

「啊?」,很明顯地,鄭秀妍的這個回答讓林允兒接不上軌~,不是,都直接告白了不是? 還要所以什麼? 所以不是妳該回答嗎?

看她一臉傻愣,鄭秀妍臉上的笑意更是加深,輕咳一聲故作鎮定,「妳喜歡我是妳的事情,關我什麼事? 妳自己心裡面想些什麼,我有必要表示意見嗎? 所以我才問『那所以呢?』」

這麼明顯的戲謔表情,林允兒不可能看不懂,微皺著眉,林允兒的腦袋稍稍轉了一下,拐個彎,腦袋裡『啵』的一聲,開了竅,林允兒轉回眸看著鄭秀妍,腦中浮起這半年多來的相處情形和彼此之間若有似無的曖昧情愫,臉上浮起痞痞笑容,「所以~」,同時離開座位慢慢往鄭秀妍的方向走去,「我想問問妳,願意給我個機會跟我在一起嗎?」

看著林允兒漸漸朝向自己走來,鄭秀妍驕傲的略挑眉,「妳覺得以我們兩個現在的關係,妳說這些不覺得太奇怪了嗎?」,似乎在暗示兩人之間還有幾年前出走美國的誤會未解開,再加上某人昨晚的霸王硬上弓,林允兒是不是該先好好解釋一番?

「嗯? 有很奇怪嗎? 那所以呢?」,林允兒一點都不急躁的慢慢往前走,「還是我應該先施個『修修復』的咒語,修復一下我們之間的關係。」,哈利波特的咒語是林允兒無聊時愛玩的口頭禪,她相信鄭秀妍懂。

鄭秀妍倒是很喜歡跟林允兒這麼挑情,「妳要修復到什麼時間點?」,她笑著回答。

「那……回到澳洲去好了。」

鄭秀妍揚眉,小瞇眼看著林允兒,壞笑,「是要我再跌倒一次的意思?」

林允兒搖搖頭,「不,回到在飯店裡照顧妳的那個時候就好。」

「回到那個時候幹嘛?」

林允兒在距離鄭秀妍面前半步的地方停下腳步,一臉深情地看著她,「回到讓我照顧妳的時候。」

先是直白,接著曖昧挑情,最後又一臉深情的暗示,鄭秀妍承認自己的情緒成功被撩撥起來,從打算逗弄人的角色反變成被逗弄的那個,主動權被反轉的鄭秀妍不由得略略害羞,「我有手有腳的,妳是…是要照顧什麼?」

兩人之間有些身高差,林允兒偏過頭,略放低身子,雙腳再往前移一點,停在可以感受到對方呼吸熱度的距離,她湊上唇,「讓我照顧妳的一切。」,話說完,輕輕吻上羞澀的唇。
「照顧妳的生活。」,一個吻。
「照顧妳的情緒。」,再一個吻。
「照顧妳的家人。」,又一個吻。
「照顧我愛的妳。」,再一個吻。
「照顧也愛我的妳。」,一個吻,只是這次力道略加重,唇片難離。

鄭秀妍毫無反抗能力也沒想要拒絕的接受著、回應著,好一會兒林允兒才緩下唇上力道,「鄭秀妍,答應我,和我在一起,好嗎?」,兩人之間誰也沒抱上誰,但卻剛結束一段纏綿深情的親吻,林允兒小彎下頭雙手背在身後,而鄭秀妍卻因為錯愕沒能及時反應過來,雙手自然垂在身邊,結束一段纏綿的接吻後,兩人之間只有額頭互相輕頂著。

天啊,這樣的告白方式好讓人害羞啊,鄭秀妍差點招架不住,「妳…妳連抱…都不抱我一下,是……是要我說什麼?」

林允兒很是挑逗的輕笑一下,「妳又沒答應我,我怎麼敢抱妳?」,雙手堅持背在身後,踏出最困難的那一步之後,林允兒像是變個人似的,極盡放電之所能。

鄭秀妍稍硬起一點底氣,猛地抬頭,「欸,是妳先告白的耶!」,但卻沒掌握好距離,唇片反而從林允兒的唇上輕刷過,這麼令人害羞的動作,「應……應該是要妳先……」,結果反倒是鄭秀妍瞬間氣弱。

林允兒笑意更濃,「先什麼?」,湊上頭,林允兒又主動吻了鄭秀妍一下,但雙手卻還是背在身後,整個就是一個很壞蛋的表現,鄭秀妍卻因為害羞,雙手只能緊緊互握著。

「答不答應?」,林允兒稍稍放鬆唇片力道,貼著唇卻不忘記逼問,還是不主動伸出手擁抱,倆人像是在較勁般。

「妳…妳只是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想…想要負責任,所以才會這麼說的吧?」

林允兒一點都不想回答這個口是心非的拙劣問題,直接再湊上自己的軟唇,狠狠的肆虐一番之後才反問:「妳說呢?」

「妳……妳很壞!」

「呵呵……」,林允兒笑了,主動伸出手朝鄭秀妍腰間抱去,鄭秀妍也在此刻同時伸出手勾住林允兒的脖子,倆人這麼有默契的動作,倒還真的分不出是誰先抱上誰,但問題是,這重要嗎?

倆人都有些急促的抱住對方,確認彼此心意之後的擁吻更加熱情,好一會兒才微微喘氣的鬆開彼此的唇,林允兒略偏轉頭沿著鄭秀妍的臉頰、太陽穴、耳側輕輕吻去,期間表現出來的珍惜、深情之意盡讓鄭秀妍感受無疑,這讓人感覺到陣陣酥麻的吻最終停在鄭秀妍頸間,一陣被牙齒輕輕刮過的誘人電流通過後,鄭秀妍馬上有所警覺,立刻小縮脖子,「別再留下痕跡了,我明天還要上班耶!」

林允兒笑著,同時用舌尖來回在鄭秀妍頸間打轉,「都已經留下了,也不差再多幾個吧?」,因著埋首努力,所以聲音略顯悶沉。

鄭秀妍笑著閃躲,同時小拍打林允兒肩頭以示懲戒,「呀,妳去哪裡學來這些的? 虧得太妍還跟我說妳是幼幼班。」,如果說會挑情到這種程度還是幼幼班的話,那叫天底下的愛情專家怎麼活啊?

「嗯?」,怎麼會扯上金太妍? 林允兒馬上楞得抬起頭,緊皺著眉頭一臉詢問之意。

鄭秀妍小害羞得不敢直視林允兒雙眼,「就…就之前太妍說的啊…」

「那說什麼幼幼班? 怎麼會跟幼幼班扯上關係? 嗯? 說清楚喔!」,林允兒同時小張嘴輕咬鄭秀妍的下巴稜線一口。

「哎呀!」,鄭秀妍趕緊小閃身往旁邊躲開一點,再輕打林允兒一下,一手輕勾在她頸後,另一手則是搭在她肩頭,低頭,專注的看著自己的手指頭如何虐待林允兒的肩頭衣服,「就之前太妍跟我說妳是感情白癡,從來沒談過戀愛,是幼稚園等級啦!」

「什麼? 有人這麼拆台的嗎? 虧我還把她當成換帖知心。」,不過林允兒抱怨歸抱怨倒也沒多澄清就是了,形同默認。

「喔,對了,換我問妳!」,鄭秀妍略出力把林允兒推開一些,指尖點著她鼻尖,「如果太妍說的是對的,那妳昨晚那些是去哪裡學來的? 現在這樣油腔滑調又是去哪裡學到的?」

噗……,這問題…? 完全擺錯重點好嗎? 林允兒念頭一轉,快速換上一臉壞笑,小仰起頭,一把就把點在鼻尖的手指給含入嘴裡,舌尖在指頭上打轉的同時,林允兒含含糊糊的回答:「哪個? 學什麼? 這個嗎?」,同時趁著鄭秀妍還在一時應變不及的情況下,林允兒把鄭秀妍整個人壓在書櫃前,雙手快速的把她的衣服掀開,鑽入。

「啊!」,等到鄭秀妍有所反應,想要阻攔時卻已經太慢,林允兒已經一手大力攬住她的纖腰,另一手爬上高聳的飽滿,引來一陣驚訝的輕呼和呻吟。

不容鄭秀妍再多抗議些什麼,林允兒快速放開手指,準確的吻上鄭秀妍,封口,唇舌騷擾間才又含含糊糊的提醒人家:「小聲一點,這是在我辦公室。」

妳……,妳這個壞蛋,誰……誰說妳可以亂來的~~~~

還……還好我鎖門、關窗簾了……

辦公室的沙發主要作用是當有客人來訪時做好招待功夫用的,但林允兒剛剛卻發揮了它的另一項功能,雖然不如昨晚盡興,但是在空間有限的沙發上運動,別有另一番刺激感。

鄭秀妍喘著氣趴躺在林允兒身上,任由林允兒的雙手在自己裸露的背後來回游走,她自己則是不斷的淺淺吻著林允兒的脖頸,林允兒把人摟得更緊,「敢問大人,我這次表現如何啊?」

鄭秀妍洩憤似的在林允兒胸前的小巧上猛捏一把,抬起頭,一臉質問,「妳還沒說這些是去哪裡學來的? 虧我還相信妳真的是感情白癡。」

林允兒則是一臉抱屈的回答,「我是真的沒談過戀愛啊,妳是我的初戀。」

看她一臉無辜的認真,鄭秀妍瞬間覺得自己像是壞人一般,不該質疑她似的,下意識驅使,鄭秀妍略爬上身,主動給了林允兒一個淺淺的吻,「真的? 我真的是妳的初戀?」,語調也跟著溫柔了起來。

老實說,『初戀』這個字眼確實讓人感到心情愉悅,雖然這樣說自私了點,但林允兒長這麼大,相貌的又如此犯罪,卻沒人能讓她感到動心,這樣的她卻對自己動了心,而且還暗戀了好一段時間,要說不會因此而讓人感到虛榮,那肯定是騙人!

林允兒一臉認真的點頭,「嗯,曾經我以為做我自己喜歡的學術研究以及和好朋友們聊天打屁的日子就夠開心了,直到跟妳接觸、認識妳之後,我才覺得心裡有個房間被打開,多了失落感,多了空虛感,也多了很多酸酸甜甜的感覺,我也是花了一番功夫才確認這種感覺只有在面對某人的時候才會出現,然後漸漸變成看不到某個人會想念,吃飯會想她、看學生作業時會突然想到她、走路會想、睡前會想,連作夢都會夢到很多虛擬情節,但主角都只有一個人,然後開始有想跟對方見面的衝動,我之後才知道原來這就是心動。」

一段突如其來的告白讓鄭秀妍既害羞又感動,中間還隱隱夾雜了點抱歉,畢竟自己曾經拒絕過眼前人,之後才又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的心意,白白讓眼前人傷心、空等了好多時間,但相對的,她也驚訝於林允兒現在的直白,「怎麼現在這麼敢說?」

林允兒輕輕吻了害羞的人兒一下,「妳不是要我勇敢一點? 所以我就勇敢了,再說了,與其躲躲藏藏的猜測,倒不如乾脆一點把話說開,免得彼此間有認知落差,這一點,我進步很快的!」

笑看林允兒泛起的一絲臭屁氣息,鄭秀妍笑了,大力的親了她臉頰一下,「這麼天才?」

受了鼓勵,林允兒的臭屁尾巴翹得更高一些,「那當然,我可是我們學校最年輕的正教授紀錄保持人呢,當然天才!」

「要不要這麼臭屁啊?」,鄭秀妍輕捏了林允兒沒被衣服遮蔽的光滑腰間一把。

林允兒則是一個快速大翻身把人給壓在身下,「那當然,不然我怎麼有辦法從幼幼班快速晉級到神境界?」,然後埋首往下吻……

鄭秀妍笑著閃躲,「別鬧了,夠了、夠了,欸,我們才剛交往耶,妳不要讓我以為妳只是被美色誘惑喔!」

林允兒則是快手快腳地把鄭秀妍的閃躲給一一制壓住,硬是用自己的身子卡進鄭秀妍的雙腿間,一手抓住鄭秀妍的兩手手腕,免得她亂推人,另一手則是把鄭秀妍的右腿給抬起,唇片輕柔的吻上開刀傷痕,「雖然很不應該,但是其實……,我還滿感謝這場意外的……」,她說。

鄭秀妍笑著推閃的動作瞬間暫停,只能呆愣地看著林允兒不經意流瀉而出的溫柔,林允兒則是一臉疼惜的繼續輕輕吻著,「這邊還會有不舒服嗎?」

鄭秀妍無聲地搖搖頭,主動張開雙手,再緊緊抱住趴回自己身上的林允兒,「很抱歉,我也讓妳跌一跤了。」

「嗯?」

「在感情裡……」

這個回答馬上讓林允兒了解剛剛鄭秀妍在說什麼,她淺笑著搖頭,「沒什麼,一人一次剛剛好,重點是,最後能得到這個皆大歡喜的結局,值得!」

當林允兒一臉堅定地牽著鄭秀妍的手出現在自家老爸和姊姊面前時,只見到林允宣不由自主的用雙手捧好下巴,免得它會因為驚訝而掉下來;林敦祥則是端起集團主席的架子一臉嚴肅地盯著自家小女兒,一如既往的固執,林允兒面對隱隱含上怒氣的父親,一點都不退縮。

「等人家父母同意妳們交往了,妳再出現在我面前。」,這是在對視中敗下陣的林敦祥開出的條件。

「我料到了,所以我才會沒有在第一時間讓你知道這件事,現在我把人帶回家,爸,我想你已經料到我已經處理好了。」,這是林允兒早有準備的回答。

「胡鬧! 妳有想過妳的事業嗎? 百年學校能容得下這樣的戀情嗎?」

林允兒一臉淡然,聳肩,「無所謂,如果校方因此而帶上有色眼光的歧視,就表示這學校已經不值得我待了,我,林允兒,有的是本事另闢一番天地,我需要在意維護的不是事業,而是在場的所有家人。」,最後一句話,林允兒清楚表示她的立場。

林敦祥指著鄭秀妍,「但我不喜歡她的母公司。」

林允兒一臉挑釁的挑眉,「有本事你出資入股啊!」

「好妳個小鬼,就知道妳會把主意打到我身上,老子的錢不是這樣花的。」

看到林敦祥嘴角守不住的笑意,林允兒終於放鬆點情緒,「肥水不落外人田嘛,企業轉投資也不錯啊!」

「妳幸福嗎?」,林敦祥問。

林允兒很肯定的點點頭,「嗯,幸福!」

只見林敦祥突然露出壞笑,「不是問妳,妳少在那邊討關心,我關心的是另一個被妳騙到手的人。」

是不是? 這對父女連這種事情都要互相開槍、彼此不吃虧,但又清楚了解彼此的個性,在互不踩對方底線的情況下獲得最大空間,這是林敦祥疼愛林允兒的方式,也是林允兒另一個幸福的享受。

說起來,一場令人緊縮腸胃的晚餐結束後,林允兒在心裡還不得不感謝鄭秀妍的前女友,因為有了前例,鄭家雙親對於『女女戀』沒那麼排斥,只是擔心自家大女兒在感情世界中再度受到傷害,所以面對林允兒之時多了點盤問。

在美國,她是自己的學生,乖乖聽話的學生。
在家庭聚會,她是女朋友的親妹妹,必須要討好的未來小姨子。
一頓飯,沒了可以用學分當威脅利器的林允兒被鄭秀晶好好的刁難了一頓,從該先幫誰的水杯倒水,一直到有沒有貼心的詢問小姨子畢業後的未來規劃,林允兒都被鄭秀晶給狠狠地刁難一番。

一餐飯下來,鄭家雙親不但樂見兩人的交往,更是再三的耳提面命自家女兒不要欺負林允兒,要對人家好一點,更不忘拜託林允兒多多照顧自家大女兒,多點包容,林允兒只一個勁兒的握緊鄭秀妍的手,乖巧點頭答應,暫時忽略緊掐住自己腰間的另一隻手。

通過像是博士口試一般的見家長聚餐,林允兒宛如逃離金絲籠的雀鳥一般開心,在鄭秀妍也感染到她的開心之後,林允兒沒忘記好好的投訴未來小姨子一頓。

揉揉眼睛,包廂裡美女如雲,但每雙眼睛都緊盯住十指緊扣的那一雙手,沒看錯吧? 不久之前還各自陷在苦苦單戀中的二個人,現在已經如膠似漆的站在一起了,這是什麼神進度?

十指緊扣倒也罷了,這兩個人是要不要這麼曬恩愛啊?
呀呀呀,要吃東西是不會自己夾嗎? 為什麼非得要別人餵?
喂~,林允兒,妳什麼時候這麼開放了? 竟然會公開親吻這一招? 雖然只是小親臉頰,那也是很刺眼的好嗎?
還有還有,鄭秀妍,大家聊天就聊天,妳可以骨頭硬一點好好坐好嗎? 不需要老窩在林允兒懷裡吧?

深情款款的對視,眼神中不時流洩而出的電流,情不自禁的淺淺親吻對方,互相貼心的在小地方照顧對方,大方承認彼此的關係,甚至於連『抱著攜手到老的心情在交往』的肉麻答案都敢說出口。

雖然最替林允兒感到高興的莫過於是金太妍和崔秀英兩位摯交,但這兩人是不是好歹也要稍稍顧慮一下單身人士的心情? 還有啊,那些個有家室的人在看到林允兒的貼心溫柔表現之後,不禁擔心等會兒回到家迎接自己的會是算盤還是拖鞋啊? 呀,熱戀期的人兒可以稍微顧慮一下老夫老妻們的心情嗎?

最感到氣悶的是崔秀英,鄭秀妍在知道提供愛情動作片給林允兒研究的禍首是崔秀英之後,崔秀英馬上被歸類進『損友一族』,因此當崔秀英用著既曖昧且嘲弄的眼神猛虧林允兒之時,鄭秀妍冷不防的一句話,讓崔秀英馬上乖乖閉嘴去牆角畫圈圈,「妳也去找一個跌倒情緣啊,如果有困難的話跟我說一聲,我不介意隨便找個路人伸手推一把,讓妳英雄救美!」

人生路上起起伏伏,無論是身體或是心理,誰沒跌倒過? 能遇到願意伸出手幫妳一把的人,肯定就是有緣,緣續,情起。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E 的頭像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