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冒著幸福泡泡的婚禮如常的進行著,即便身為主人翁的新人萬分擔心林允兒的心情,但這兩位好友卻像是說好的一般,完全沒有露出需要讓人擔心的神情,對於金媽媽神來一筆的自作主張,金太妍和黃美英心緒萬千,說不適當嗎? 但其實心底也有點那麼淺淺的贊成,畢竟這是打破林允兒心結的好機會。 但要說適當嗎? 在婚禮上玩這招,老媽是真不怕某人暴走進而搞砸婚禮啊? 事先不跟新人打聲招呼,這樣好嗎?

還好金太妍趁著黃美英在婚禮進行到一半的換裝時間問了一下,知道自家美嬌娘沒因此生媽媽的氣,這才讓金太妍的擔心放下一半,不然婚禮還沒結束馬上就有婆媳問題,那她和爸爸往後在家裡的日子可就難過了,不過放也只放下一半而已,隨著送客的時間到來,林允兒還在以半個主人的身分四處在親朋好友間周遊,看似善盡主人的義務,但仔細瞧,會發現林允兒始終避開跟鄭秀妍接觸的各種機會,為此,金太妍還是小憂慮了一下,這難得相遇的緣分難道就要這麼擦肩而過?

事實證明,林允兒相當盡責的扮演好半個主人的角色,應該說,她是盡責地過了頭,所以到了送客時分,林允兒無法如婚前規劃的工作分派一起站在門前陪同新人送客,而是頂著一張醉臉坐在餐桌前由其他好友照料著,而林家雙親則是在金家父母許下會好好照顧她的承諾下,先行回家,賓客陸續散去,明顯醉酒的林允兒卻始終未抬起頭,鄭秀妍遠遠的看了她一眼,把她的身影牢牢的紀錄在腦海裡,只留下深深的嘆息後便轉身離去,最終,這兩人還是錯過彼此。

因為金媽媽的身體狀況,林允兒大概在一年前請調回國,距離林允兒離開總部也二年多,算算也該歷練夠了,再加上是林允兒自已提出申請,正中處長下懷,但處長轉念一想,林允兒這小鬼當初可是打亂他的一番育才計畫,這會兒要再回來可不能讓她這麼好過,拖著晃著,又談了一堆工作職掌的條件後,處長這才『勉為其難』的讓林允兒歸隊。

回到熟悉的生活環境,轉眼也已經8個多月,林允兒在這期間的轉變一干好友有目共睹,以前上班、下班、回家睡覺、加班、偶爾聚餐的規律生活,在林允兒請調回國後已不復見,更多時候聽到的是她又流連在哪個夜店裡處處留情…

不同於在上海酒吧裡的冷眼旁觀,林允兒回國後一反常態,有時候加班到晚上九點多,她不是回家休息,反而是跑去女同志酒吧喝個幾杯,主動跟別人攀談,主動結交新朋友,不避諱別人對她的勾肩搭背,耳鬢廝磨的貼身舞也不見拒絕,放電的微笑處處可見,與之曖昧的女子十根手指數不完,偶有爭風吃醋的狀況發生時,林允兒只看心情,今天幫A說話,明天疼惜B多一點,後天又站在C這邊安撫,真可謂公平。

偶爾,醉深了,林允兒會去某位”紅粉知己”家中過夜,看似發展一夜情,實際上卻什麼事情都沒發生,林允兒會把自己控制在精神不渙散的酒醉程度,看似無法回家的醉深,其實也只是不想回到沒人陪伴的冷清家裡,林允兒也從不曾帶任何人回家,若是有人意圖越雷池,林允兒就會在夜店裡裝醉鬧脾氣,相對熟識的 bartender 會主動幫她擋掉這類的爛桃花,然後再 call崔秀英等人趕到夜店賠罪再把她解救回家,幾次之後,林允兒在酒吧夜店裡也就出了名,想把她完整拿下的女子仍不計其數的前仆後繼,『征服林允兒』隱隱地變成一種競爭,即便現在無人成功,也並不代表未來不會有人達陣不是? 久了,到處有曖昧,遍地無真情,林允兒『單身公害』之名,不脛而走。

對於林允兒不知道什麼時候養成的生活習慣,金太妍等人很是頭痛,講也講了,罵也罵了,但對林允兒來說,這些猶如耳邊風一般,過了就拋諸腦後,偏偏大家又不敢對她逼得太急,生怕林允兒一拗起來,連多年好友都不聯絡,那就失去初衷了。

看著在喜宴上把自己喝得幾近爛醉的林允兒,拿著濕紙巾幫她敷臉的李順圭,只能一臉擔心的和崔秀英對望,林允兒為什麼會在夜店流連忘返,為什麼會喝的這麼醉,真實原因,相信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卻都束手無策…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金太妍的婚禮過後約半年,某晚,剛下班的林允兒正搭著公司電梯下到 B1 準備開車回家,突然間私人電話響起,林允兒略皺眉,看看手錶時間,已經將近 11 點了,有什麼人會在這麼晚的時候打給她? 一邊在包包裡摸索手機,林允兒一邊納悶著,知道她這個手機號碼的人不多,無非都是相交已久的知心好友,但通常都是她在深夜打電話叫人去夜店接她,怎麼會有人在這時間打給她呢? 到底出了什麼事?

電話鈴響斷了又通,來回幾回合後,林允兒才好不容易在一堆紙張中撈出手機,低頭一看來電者,她瞬間愣住,心裡瞬間打起千千結,只能楞著任由那通電話再次斷掉、響起、斷掉;響起…,直到在她手上第三次響起時,林允兒才做出決定,手指點上綠色符號,滑動,手機貼近耳邊:『喂,妳好。』,聲調略顯僵硬。

『允兒姐嗎?』,話筒另一端傳來明顯緊張且微顫抖的語調。

『嗯,我是。』

『允兒姐,我是秀晶。』

『我知道,有什麼事嗎?』,面對多年不曾聯絡的小妹妹,林允兒一直努力在維持語調的平穩,不想洩露出半點心情。

『允兒姐,妳有空嗎? 可以幫幫我嗎?』,相較於林允兒,電話那端卻顯得急促許多。

『妳說。』,面對這個『幫』字,林允兒略略皺眉但卻毫無頭緒。

『允兒姐,我爸剛剛突然大吐血,媽咪剛好跟朋友去旅遊,我姐又去出差,我…我…』

『什麼? 怎麼搞成這樣?』,一聽到鄭秀晶在電話那端說出的內容,林允兒也震驚了。

『我不知道,剛剛我準備去睡覺,聽到我爸房間裡有嘔吐的聲音,我就進去看,結果看到我爸坐在床邊嘔血,那個量好多,一灘一灘的…,我…我不知道要找誰,只想到妳…』

聽著電話的同時,林允兒快步走向自己的車,拉開車門,一屁股坐上駕駛座,『秀晶,不要慌,妳先打 112 叫救護車,然後再跟我說送去哪家醫院,我馬上過去跟妳會和,還有,救護人員還沒來以前不要隨意搬動妳爸,救護車叫完以後趕快準備證件帶著,快去,不要慌,記住,我們保持聯絡。』

冷靜地下達幾個指令,掛掉電話後的林允兒也被感染到慌張情緒,手微微抖著,雙掌用力的搓個臉幾下,再幾個深呼吸強迫自己先冷靜下來,林允兒這才發動汽車,快速的從公司地下停車場急駛而出,一路上,連絡電話不曾停過,停好車之後,林允兒幾乎是用跑的衝進醫院急診室,還沒能來得及緩口氣,鄭秀晶的身影就竄入她眼簾,顧不得鄭秀晶慌張的心情,林允兒直接把重點放在鄭爸爸的身體狀況上。

隨著引流管的插入,林允兒幫忙辦理住院,鄭秀晶急切的聯絡母親和姐姐,再到把鄭爸爸送入病房,忙完這一切也已經是凌晨一點多的事情,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鄭爸爸的意識還算清醒,除了因失血過多之外,尚能清楚表達自己的意思,而急診室醫生做了些緊急處理之後,鄭爸爸已經不再嘔血,除了等明天早上專科的醫生會診之外,其餘的就只能先觀察了。

「允兒姐,抱歉,竟然會麻煩到妳…」,鄭秀晶在病房外一臉抱歉地跟剛結束與醫生討論病況處置的林允兒說著。

林允兒臉色略帶疲憊,但眼神寬和,她搖搖頭:「沒事,我沒關係。」

「我…我知道我不應該找妳,可是剛剛那個情況,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該找誰好,所以…」

林允兒露個笑容,輕搖頭,「沒事,沒事,我們又不是仇人,哪有什麼不能找的?」

鄭秀晶還是略感抱歉,「只是妳和我姐…,我真的不應該麻煩妳的…」

林允兒拍拍鄭秀晶的肩,寬慰,「沒事,一碼歸一碼,只要我能幫得上忙,妳儘管找我。好了,別再說那些有的沒的,吶,看來妳爸現在暫時穩定,不過我想他一時半刻出不了院,我看這樣好了,妳先回去整理一些換洗衣物什麼的過來,我在這邊幫妳守著。」

鄭秀晶急得直搖頭,「不用,不用,允兒姐,現在也很晚了,妳明天還要上班,妳先回去好了,我自己留在醫院照顧我爸。」

林允兒向長輩似的摸摸鄭秀晶的頭,「傻啦? 妳現在什麼都沒有要怎麼照顧? 吶,大家相識一場,又不是不熟,還分什麼妳我? 上班的事情不用擔心,我在醫院瞇一下休息就可以了,倒是妳,妳媽妳姐還沒回來之前,家裡只能靠妳撐著,所以妳要把東西都準備好,快去,這時候就不要跟我客氣了。」,隨後從錢包裡撈出一些錢塞進鄭秀晶手中,「吶,拿著,叫車回去收拾東西,妳也順便休息一下,早上七點前再過來跟我換手就好。」

「可是…」,鄭秀晶看著手中好像會燙人的似錢,一臉為難。

「沒什麼好可是的,現在有行動力就只有我們兩個而已,總不能叫我去妳家幫忙收拾東西吧? 快去,時間寶貴,不要再跟我客氣了,去去去,回去收拾。」,林允兒一邊說一邊把鄭秀晶望外推,臉上一直掛著溫和的笑容,讓鄭秀晶逐漸放下抱歉。

「好…好,那…,允兒姐,我就先回家整理一下囉,我爸…就暫時拜託妳了,謝謝…」,鄭秀晶一臉抱歉又略略不好意思的尷尬道謝著。

林允兒溫和的淺笑著,「去吧,自己注意安全!」,看著鄭秀晶轉身離去的背影,忽地又把人叫住,「秀晶!」

鄭秀晶略疑惑的轉過身,只見到林允兒一臉無害的笑容,「別擔心,我在!」

那一刻的安心,鄭秀晶好像突然明白自家姐姐為何多年後仍無法忘記眼前的這個人…

在鄭爸爸緊急住院接受治療觀察時,鄭媽媽和鄭秀妍同時也接到消息,各自趕赴機場立刻買機票準備搭機回來,無奈遇上大假日,往返旅客頗多,不管多麼心急如焚,在國外的兩位家人也難以在第一時間趕回國內。

因為鄭家只剩下鄭秀晶這位最小的妹妹可以照顧爸爸,所以林允兒在接下來的幾天都主動跟鄭秀晶輪著照顧,幸運的是,鄭爸爸因為病情的關係暫住加護病房幾天,家屬每天能進去探視的時間不多,所以倒也不太耽誤家屬的時間,唯一只因為加護病房專屬的家屬休息室空間有限,每位病患一次僅能有一位家屬留夜,所以林允兒在醫院附近的商旅租了間房,這樣鄭秀晶晚上留宿休息室時,萬一有任何突發狀況林允兒也能就近趕到,而白天時間,鄭秀晶也能去商旅好好盥洗休息一番,晚上一到下班時間,林允兒就會準時下班,再拎著晚餐趕去醫院和鄭秀晶換手,讓她有時間去處理自己的事情,也讓她休息一下,午夜 12 點前回來換手就可以。

有人能替手支援,凡事有個對象可以商量,鄭秀晶對林允兒滿是抱歉也滿是感激,其實嚴格來說,林允兒和她們鄭家沒有任何關係,姐姐和她分手後,一家人和林允兒也失去聯絡,幾年不見,再見卻是如此麻煩對方,為此,林允兒也只是瀟灑地笑著回答:『傻瓜,出外靠朋友不是?』

鄭爸爸住院四天後,病情漸趨穩定,醫生已經在跟家屬討論轉入普通病房一事,再加上有重要專案需要跟美國總公司的人進行視訊會議,所以林允兒當天趕到醫院的時間較晚,晚上十點多,只見她腳步急速的加護病房走去,昨天醫生已經確診鄭爸爸是因為肝硬化問題引發胃出血,接下來就需要更進一步地確認肝硬化的程度,能不能接受肝臟移植還需要醫生檢查後評估,鄭爸爸的年紀還不算老,應該還有機會排入肝臟移植名單吧?

林允兒邊走邊想,急促的腳步在一個轉彎角瞬間停下,只因為一句話傳入耳裡:『秀妍,妳不要擔心,有事都可以找我幫忙。』

秀妍? 她回來了? 而同時映入眼簾的是K的雙手正握住鄭秀妍的雙臂,滿是關懷神情的看著她,林允兒頓時只剩下苦笑,笑自己剛剛想那麼多幹嘛? 笑看最終還是走在一起的那倆人,笑看自己現在出現的尷尬…

林允兒一個轉念,正想立刻轉身離去,剛側轉身,一句話馬上飄出:「允兒姐?」,再一個苦笑,林允兒只好轉回身,同時偷偷深呼吸,「嗨!」,換上臉大方的神情態度。

「允兒?」,在鄭秀晶的招呼聲之中,鄭秀妍也同時轉過頭往轉角處看去,霎那間,鄭秀妍還以為看錯人,她是知道這幾天林允兒幫了她們家很多,但卻沒想到會見到她,或許應該說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她根本就沒細想會是在什麼情況下跟林允兒見上面,一時間,鄭秀妍確實錯愕了。

「嗨…嗨…,對,是我,不好意思打擾了,那個…我沒什麼事啦,看來秀晶妳這邊有幫手了,那我…我就先回去了,打擾了,bye bye。」,林允兒有些不知該如何措辭,只能結巴著快速含混而過就此離開。

「允兒,別走!」,鄭秀妍卻在林允兒話一說出口之後,馬上掙開K的雙手。

「秀妍!」,這邊想伸手把鄭秀妍拉回。
「K姐,別…」,同時間,站在一旁的鄭秀晶卻快速出手攔下K的動作。

這一切快得讓林允兒還來不及反應,鄭秀妍已經撲到她懷中緊緊抱住她了,林允兒僵在原地,下一秒,懷中的人兒傳來一陣哭聲,同時把林允兒越抱越緊,那是多日來的情緒壓抑中能獲得紓解的哭聲,那是在一片手足無措中讓人得以依靠的樑柱,那是飄盪心船可以停泊的港灣,在林允兒的懷中,鄭秀妍甚麼都沒多想,只想狠狠的放肆一番。

看著不遠處的林允兒從初時的無措,到露出滿臉深情不捨,最終再把鄭秀妍緊緊抱入懷中安慰,再看看橫在自己身前的那隻手臂,K終於感受到,橫在她和鄭秀妍之間不僅僅只是一雙手臂而已,而是兩顆心早已平行的距離…

分手後,即便自己不缺女伴,也過幾個女友,身邊也不乏曖昧的紅粉知己,但最終掛在心頭上的仍是只有鄭秀妍一人,輾轉得知鄭爸爸住院,自己馬上探好消息並且在第一時間衝來醫院關心,但面對自己的熱情,鄭秀妍始終淡然的堅強以對,絲毫沒洩露出低落情緒,自己急上身,緊緊握上鄭秀妍的雙臂,試圖把她拉進懷中,鄭秀妍卻滿是抗拒神情,這完全就只把自己當成是一般普通朋友而已,直到林允兒的突然出現,鄭秀妍的主動,這才讓K恍如被一盆冷水淋頭,再不願意面對也必須清醒,即便她和林允兒都是鄭秀妍已經分手的前女友,但鄭秀妍跟自己之間,情,是真的已逝。

苦笑著,也必須維持尊嚴,K縮回手,深呼吸,冷靜地看著鄭秀晶,…「我想…,看來對妳們最有幫助的人來了,那我走囉,真的有需要我幫忙的,不要客氣好嗎?」,拍拍鄭秀晶的肩頭,K沒打擾相擁的兩人,靜靜地從旁繞路離去,在經過林允兒身邊的那一霎那,林允兒抬頭與K對視,K僅以唇語表示:『好好照顧她。』,然後在林允兒的點頭答應之下,K悵然遠去,六年的情緣,分手後的多年糾葛,是該認清現實,是該完全放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E 的頭像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