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五)

人坐到床邊,林允兒伸出手把鄭秀妍緊握住雙拳包進自己掌心,很是擔心的看著她,「鄭小姐,鄭小姐,妳怎麼了? 怎麼臉色這麼差?」

卻沒想到林允兒的一個關心動作卻換來鄭秀妍的海豚式尖叫,嚇得林允兒全身打了好大的一個冷顫,不過林允兒倒沒失了理智,為了不想讓隔壁房客人誤會這邊發生凶殺案,所以林允兒一個快手把正在發出尖銳聲響的嘴巴給捂上,「鄭小姐,鄭小姐!」,林允兒還是沒忘記要呼喚一下對方,同時大力的晃晃對方身體,「是我啊,林允兒!鄭小姐妳怎麼了? 我只是去浴室端個水出來,妳怎麼就全身不對勁? 是哪裡不舒服嗎? 鄭小姐,鄭小姐,妳聽得到我說話嗎? 鄭小姐!」

林允兒略大聲地呼喊讓鄭秀妍稍稍冷靜下來,只是還是滿眼懼怕的望著林允兒,雙眼蓄上些淚水,林允兒不明所以,只好再次解釋:「鄭小姐,妳怎麼了? 我剛剛只是去端個水出來,妳怎麼就……」

鄭秀妍的嘴被林允兒給滿手掌捂住,咿咿嗚嗚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林允兒趕緊迭聲抱歉同時放開手掌,僅用眼神詢問,鄭秀妍這才怯怯懦懦的小聲開口:「妳……妳……妳拿什麼過來?」

「水啊!」,林允兒滿臉坦然的回答,「大家都累了一天,不過妳身上有傷不方便洗澡,所以我就想說端盆熱水出來好歹讓妳擦擦臉,一出來就看到妳怪怪的……」

熱水? 鄭秀妍滿是懷疑的往床邊小桌方向看去,果然看見一個塑膠盆,上頭正冒出陣陣煙霧,所以真的只是裝盆熱水出來而已? 鄭秀妍有些不安的探問:「妳……,妳哪來的這些東西?」,同時小心的指指塑膠盆,一般飯店裡不會出現這種東西。

林允兒把擱在鄭秀妍手背上的手抽回,伸進塑膠盆裡撈出一條毛巾,略略擰乾然後再把毛巾湊到鄭秀妍面前,「喏,擦一擦,人會舒服一點,這個盆子是我在醫院的附設藥局裡買的,我想說妳不能洗澡,擦擦臉、擦擦身體也好。」,同時一臉誠懇地看著鄭秀妍。

鄭秀妍只好接過還冒著微微熱氣的毛巾,胡亂的在臉上擦一把,再趕緊把毛巾還給林允兒,林允兒很無奈的笑了一下,只好接過,再把熱毛巾放回塑膠盆裡,人從床邊站起身,「好吧,我想我在旁邊妳也不會方便,那我把桌子移過來,妳自己用毛巾擦擦吧,擦乾淨了人多少會舒服一點。」,邊說話邊出力挪移床邊小桌,確定鄭秀妍可以順利搆到塑膠盆之後,林允兒站直身,心想畢竟二人之間完全是陌生狀態,難怪對方會抗拒,林允兒有些無奈,努力擠出無所謂的笑臉,「我先去洗澡好了,妳自己在這裡擦一擦,這盆水等我洗好澡之後我會處理,妳不用傷腦筋,然後……,捂等一下要開浴室門之前也會先招呼一聲,那……就先這樣吧~」,說完話之後就轉身走去行李箱邊東撈西撈,緊接著走進浴室,鎖門。

利用浴室水聲的掩護,林允兒撥了通越洋電話給自己的親姊姊,「喂,姐,我小允。」。

「喂……」,話筒裡傳出帶有睡意的濃濃鼻音,「臭小鬼,妳知道現在幾點嗎? 誰三更半夜打電話回來的啦? 妳有沒有時差觀念啊?」

「姐,要不是有急事要拜託妳,我沒事打電話找罵捱幹嗎?」

「急事?」,地球另一端的人馬上睜開雙眼,「妳不是人在澳洲開心放大假?」

「嗯啊!」,林允兒點點頭,「但是姐,我需要妳幫我買二張最快回國的機票。」

「什麼? 回國? 林允兒,妳幹嘛要提早回來? 妳出事了?」

皺眉頭忍耐話筒裡傳來的連珠炮吼叫,等姊姊的問號告一段落,林允兒才以很冷靜的聲音回答:「姐~,不是我,我沒出意外,妳妹妹我好得很,會吃、會喝、會跑、會跳,上廁所也沒問題,妳小聲一點可以嗎? 不要叫成這樣,萬一把爸爸吵醒我就更解釋不完了。」

「那妳快說,妳幹嘛要提早回來?」,那邊的姐姐才不管林允兒說什麼咧,早就一骨碌的從床上坐起來,精神緊繃著。

「姐~」,林允兒還是相當冷靜,「故事是這樣的……」

花了一番功夫邊說邊解釋證明真的不是自己受傷後,遠在台灣的姐姐才終於願意相信受傷的真的不是林允兒本人,林允兒終於可以鬆一口氣,「姐,真的不用找公司的人過來飯店,我身上的錢夠啦,還沒算上爸辦給我的那張黑卡,光我自己的信用卡額度就夠了,所以真的不用找人過來。」

「那至少明天可以幫妳啊,妳在機場又要推輪椅又要顧行李,還有 check in 什麼的,我怕妳會手忙腳亂。」,林姐姐還是想幫林允兒張羅些事情。

「不用啦,我這邊還有領隊在,行李可以讓他推,這種領隊等我回去再整治他。」

領隊終究是外人,哪有自己公司的人貼心,允吶……」

「姐!」,林允兒趕緊打斷自己姐姐的話語,「我不想跟公司有太多接觸這妳又不是不知道,公事都跟我無關了,怎麼可能會叫員工幫忙處理私事咧?」

「妳……,妳是大董事之一耶,動用公司資源有什麼關係?」

「有關係,我不願意!」,林允兒斷然拒絕。

聽得出來林允兒話音裡透出來的任性,林姐姐也就不再多作堅持,「好啦,好啦,算我多事,那妳自己注意安全,機票的事情交給我,晚點我再跟妳連絡,嗯?」

「好喔!」,林允兒馬上轉換情緒,「老姐,謝謝妳,啾咪!」,還不忘討好賣乖一下。

林姐姐倒是很不賞臉的大翻白眼,「囉嗦,妳快去休息啦,掛了!」

只記得浴室確實有傳出水聲之後,鄭秀妍才終於放下心的擰乾毛巾擦擦臉和身體,不過等到自己都弄得差不多之後,林允兒卻還沒洗好澡,安靜的房間,電視遙控器又不在身邊,坐著、坐著,很快的,鄭秀妍就睡著了,不過待到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是呈現半躺的狀態,不是剛剛坐正的姿勢,然後身邊環繞著不少枕頭,把自己的身體卡得好好的,不用擔心會翻身影響傷處,只是……,這是誰的傑作啊? 難不成是自己夢遊把枕頭抓來堆在身邊?

鄭秀妍馬上轉頭往另一張雙人床看過去,只看到林允兒躺在上面睡的香甜,而她床上應該要有的抱枕、靠枕全都不見了,獨留下一顆枕頭正被她的頭給枕住,所以,防護在自己身邊的一堆枕頭是她搞的花樣?

房間相當安靜,林允兒側睡,把被子拉得頗高,大半個下巴都被遮住,連耳朵都矇在被子裡,只露出精緻的五官,她淨白臉蛋透出紅噗噗的暈光,剛睡過一回合的鄭秀妍剛好趁這個時候可以好好瞧瞧林允兒,連閉上眼睛都還超明顯的眼下臥蠶,鼻樑高挺勻稱,鼻翼緊緻但鼻頭有肉,上唇較薄,沒有笑容的時候唇角略下垂,但她一笑起來嘴唇的弧形卻是相當甜美,這種模樣怎麼說也套不上詐騙集團的形象,不過想想也好笑,詐騙集團什麼的,好像都是自己的幻想齁……

透過窗簾透進來的光線知道天微微的亮了,不過手機離手部可以搆著的範圍還有些距離,應該是林允兒在幫自己調整睡姿的時候給拿開的,百賴無聊的鄭秀妍受到腳痛的影響所以醒來後有點難以再次睡著,只好東張西望的四處看看,約莫 20 分鐘過去,鄭秀妍開始有些微微睡意,眼皮有點沉重,忽然一陣口哨聲讓她整個人驚醒過來,連忙四下張望,哪兒來的訊息聲啊?

口哨聲接二連三響起,隔壁床的林允兒終於有點動作了,眼睛還閉著呢,卻快速的從被窩中伸出一隻手往床邊桌面撈撈,抓住一支手機,然後才皺著眉頭滿是不情願地微睜開一隻眼睛看向螢幕,不知道是有沒有看懂訊息內容,鄭秀妍只看到林允兒過沒幾秒就把手機塞到枕頭底下,然後修長的手臂又迅速的縮回被子裡,拉拉被子,一臉好眠模樣。

差點沒被林允兒這副萌樣給逗笑,沒多久,枕頭底下的手機毫不留情地邊抖動邊嚎叫,惹得林允兒哀聲連連,很不情願卻又認分的從枕下撈出手機,眼睛沒睜開卻很熟門熟路的用手指觸控螢幕,往右滑,再把手機貼到耳邊,「喂……」,濃濃的不情願聲線。

「林允兒,妳還睡?」,對方揚著明顯不悅的聲線,正是林家大姊來著。

「那不然咧?」,林允兒懶洋洋的回答,好想對方問的是個笨問題似的。

「都幾點了還不起床? 妳今天不回來啦?」

「起床鬧鐘還沒響。」,從這回答得知,林允兒沒想多花時間講話。

「呿,欸,我跟妳說,班機時間和座位幫妳搞定了,商務艙第一排,這樣方便妳們的輪椅進出,然後我也同時幫妳申請好二邊的 wheelchair services,妳一到機場就去航空公司櫃台報上名字,之後就會有人員幫妳服務了。」

「喔,幹嘛搞得那麼麻煩?」,仍是睡意十足的聲線。

「麻煩妳個頭啦,那是航空公司的免費服務之一,只要遊客有提出,航空公司都會免費服務,我只是二邊都幫妳 booking 好了而已,沒濫用關係,這樣可以了吧? 林大小姐~」

林允兒還是閉著眼睛回答:「妳才是大小姐。」

「少囉嗦,我剛剛把班機資訊 line 給妳了,有收到沒?」,林姐姐卻是完全沒好氣的聲線。

「嗯? 喔,剛剛看了。」

「什麼叫看了? 是有看有沒有進啊?」

「哎呀,在睡覺啦!」,林允兒很不耐煩的翻個身,眼睛堅持不睜開,「都傳 line 了那幹嘛還打電話來? 我要睡覺啦,不說了,不說了,有問題我會自己再打給妳,bye bye~」,然後不由分說的就把電話給掛了,手機任意往床上亂拋,然後再一個背對翻身,拉拉被子,林允兒整個人又恢復成蝦窩睡覺的狀態。

老實說,看到一整天都很冷靜處理事情的林允兒竟然還有這麼一面,鄭秀妍完全感到驚訝,詐騙集團成員對於同夥打來的電話不是應該要很積極嗎?怎麼會有這麼愛睡覺的咧? 這樣能辦好事情嗎?

在林允兒姐姐的安排下,返國班機的事總算是定下來了,領隊看眼下情勢不用麻煩到自己,對於林允兒的冷臉態度也就當作視而不見,反正把這二個麻煩送到出關口之後,剩下的就不關他的事了,所以彼此不熟悉的三個人在剩下的時光中就沒有多做交流,各做各的事情,鄭秀妍的床邊擺了雜誌、手機和電視遙控器,林允兒則是窩在自己的床上認真看書,偶爾跟家人電話聯繫班機什麼的,領隊只負責在用餐時間送餐進來,其他時間都待在自己的房裡,真有什麼上廁所的生理需求都是由林允兒攙扶著鄭秀妍進入浴室,完事之後鄭秀妍會再把浴室門打開再由林允兒幫忙扶著回到床上。

考慮到鄭秀妍畢竟是傷患,生怕相關登機手續會很繁瑣耗時,所以一行人早早就到機場報到,人還沒到航空公司服務櫃台,接待小姐遠遠就看到有人推著輪椅走過來,很是精明的對著身邊同事暗示一下,過一會兒就有位西裝畢挺的男性地勤人員往林允兒一行人的方向走來,「你們好,請問是林小姐嗎?」,臉上掛著親切笑容,很是禮貌的微微鞠躬問好。

推著輪椅的林允兒微笑點點頭,「是,我是,請問……」

確認無誤之後,那個男人臉上的笑容笑得更歡,表明自己是航空公司的地勤人員,已經接收到總公司某長官的指示前來接待林允兒一行人,同時接過手,換他幫忙推著輪椅,在地勤人員的協助下,林允兒和鄭秀妍的行李托運都辦得很順利,而且那名地勤還特別跟林允兒說:「等一下到了飛機上會有空服員接手幫忙照顧鄭小姐,但是如果有任何人問起傷勢,千萬要說是小傷,差不多就是扭到,走路腳會痛所以坐輪椅之類的就好,不要說的很嚴重。」

「為什麼?」,林允兒當然好奇這一點。

地勤微笑一下,「因為座艙長有權拒載重症患者,所以為了避免麻煩,還請二位在飛機上謹言慎行。」

「啊~」,林允兒馬上一臉了然的點點頭,「好,我知道了,謝謝耶!」

把二位旅客送到出關門之後,領隊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林允兒這邊除了維持基本禮貌態度還是道了謝之後,則是一點都不想關心領隊他接下來要怎麼跟團員會合。

但是林允兒心中卻暗暗的很是感謝自己姐姐,不但把二地的輪椅服務都一併申請了,還跟航空公司講明狀況,航空公司同意把這二人原本透過旅行社辦理的機票時間改成這個航班,旅客不用再自掏腰包購買新機票,只要加付升等商務艙的差額即可,這就算了,這二人的座位還被安排在商務艙第一排,說是這樣空間較大,方便輪椅的相關推行,全程還有地勤人員協助進出,一到登機允許指示,早早就有空服員過來接手幫忙推輪椅,基本上就不需要林允兒服務,連座位的便利性都考量進來,林允兒心裡不禁幫自家姐姐大大加分。

不過嚴格來說,鄭秀妍還算是好服侍的傷者,或許是個性使然吧,一路上鄭秀妍話不多,覺得累了就睡,醒來也不怎麼理會林允兒在幹嘛,手搆得著就拿雜誌翻個二下,碰不到就算了,自已開啟機上電視選影片來看,有時候即便是傷口疼痛也不講出來,咬個牙忍耐就過去了,所以即便是相處了二天,這二人在飛機上還是沒有多大的接觸,安安靜靜的各做各的事,仍是陌生人來著。

好不容易在當地時間的凌晨五點多,班機順利降落,鄭秀妍在空服和地勤人員的接手協助下順利入境,林允兒把二人的行李架到推車上,跟在地勤人員身邊走出入境門,不過林允兒不認識鄭秀妍的家人,所以只能安靜地陪在一旁任由鄭秀妍自己伸長脖子東張西望的尋找前來接機的親友。

「姐~」,鐵柵欄邊一位身型修長的長髮女子早眼尖的發現鄭秀妍,除了馬上高聲呼喊之外,也用力的大揮雙手,同時陪在一旁的一對有些年歲的夫妻,看來應該是鄭秀妍的父母。

熟悉的聲線馬上獲得鄭秀妍的注意,看過去,是自己親愛的家人,明明傷口在藥物的作用下已經不怎麼會痛,但是忍了好久的淚水卻還是馬上落下,林允兒細心的觀察到這些動作,了然於胸,什麼也沒多問的就跟身邊的地勤人員低聲說了幾句,只見地勤人員點點頭,接下來就推著輪椅往鄭家人最近的出口方向走去,而林允兒也推上行李車跟在後面。

鄭秀妍的家人同時跟著往出口方向移動,「姐~、秀妍啊,秀妍……」,一人一口,家人們不斷呼喊著鄭秀妍的名字,很快的,雙方人馬在出口處會合,不過外勤人員沒停下腳步,只是放慢走路的速度,緩緩地推著輪椅離開出口處,免得造成出口壅塞。

「秀妍啊,怎麼會傷成這樣?」,鄭媽媽淚眼婆娑的緊緊握住鄭秀妍的右手,「怎麼這麼嚴重?」,至於明顯包紮的左手則是沒敢去碰。

「姐~」,剛剛努力揮手的年輕女子則是在輪椅就定位之後馬上蹲在鄭秀妍面前,眼眶發紅還含著淚水,「痛嗎?」

而鄭爸爸則是不斷對著幫忙推輪椅的地勤人員鞠躬道謝,同時準備把輪椅接手過來,林允兒靜靜地在一旁看著這一切人事的發生,臉色平和,沒打斷人家的天倫相敘,只是主動把鄭秀妍的行李從推車上卸下來,同時看到地勤人員已經把推輪椅的重責大任移交給鄭爸爸後,林允兒馬上走過去,主動伸出手與地勤握手順勢把人往旁邊帶,輕聲道謝後,地勤人員就先行離開,林允兒再推過鄭秀妍的行李輕拍一下已經站到輪椅旁的妹妹肩膀,「這是妳姐的行李。」,林允兒小聲的說著。

鄭秀妍的妹妹還在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呢,根本就還搞不清楚狀況,「喔,喔,喔……」,連該要說聲謝謝也忘記了,只是本能性的接過行李箱然後就馬上轉過身聽自己爸媽跟姐姐的談話。

林允兒自己低頭笑了一下,反正已經把人送到她家人的手上了,自己這個善心人士也算是可以功成身退,二方人馬並不認識,人家是傷患,現在最需要的是趕快送醫,所以沒有寒暄的必要,心裡也沒有什麼被忽視的委屈,林允兒當下默不作聲的轉回身推上只剩自己行李箱在架上的行李車,邁著穩定的步伐往外走去……

一陣擦眼淚擤鼻涕的認親結束之後,鄭家親人回過神,立刻做出『馬上把鄭秀妍送去醫院重新做檢查』的決定,於是鄭爸爸急急忙忙的推著輪椅往停車場方向走去,鄭家妹妹推著鄭秀妍的行李箱跟在後面,好一下子,在媽媽和妹妹急急忙忙地把行李箱塞進後車廂的同時,鄭秀妍這才突然想來,「林小姐,林小姐~~」,同時四下張望。

「秀妍,妳在找誰?」,站在一旁的鄭爸爸關心的詢問。

鄭秀妍馬上抓住爸爸的手臂,「爸,陪我一起入境的那個人呢? 她在哪裡?」

嗯? 一起陪著入境? 剛剛入境處一堆人,大家的注意又都只在鄭秀妍身上,沒注意到旁邊還有人啊,鄭爸爸搖頭的同時也出聲詢問自己的妻女是否有注意到,鄭媽媽一臉茫然地搖搖頭,鄭家妹妹呆愣了一下,小皺眉頭,「姐,是不是幫妳推行李箱的那個?」

鄭秀妍快速點點頭,「對,就是她,她人呢?」

「啊? 我不知道耶……」,鄭妹妹抓抓頭,「剛剛只是有人拍我肩膀,然後推個行李箱過來說是妳的,剩下的我就沒再多問了……」,看鄭秀妍現在一臉緊張,鄭妹妹心裡咯登了一下,慘了,看來那個人對姐姐很重要……

鄭秀妍聽到妹妹這樣講,整個人臉色垮下來,「什麼? 走了?」,急得努力伸長脖子四下張望尋找,同時氣急敗壞的叨唸:「妳怎麼可以讓她走了? 要不是她,我還回不來耶,妳們,妳們……,怎麼會這樣? 我還來不及跟她說一聲謝謝耶……」

入境大樓的車道邊,不時的吹來幾陣風,行人匆匆,卻再也找不著那個這二天相伴不離的身影……

 

 

創作者介紹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Yulixxi
  • 沙發~

    林小允就這樣走了w
    怎麼可能!!!(欸
  • 嗯…,這一集基本上是過場戲,
    有點繁瑣又帶點輕描淡寫的快速敘述,
    其實沒什麼太大的重點,
    本來是想更潦草的帶過,
    但又覺得沒把幾個鏡頭交代一下好像挺不連戲的,
    寫著、寫著,就變成很長的一集,
    哈哈,有些沒重點的一集~

    話說,鄭小姐都有家人來接機了,林小允不走要幹嘛……
    是吧?

    ICE 於 2016/01/06 00:13 回覆

  • linda77314
  • 會相遇的啦XDDDD
    感覺秀妍就是在林董事的公司上班XDDDDD
    果然有黑卡啊~~~
    怎麼沒有拿出來
    好失望啊XD
    大誤
  • WHAT
  • 允兒就這樣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的概念 XDDDDD
    照西卡姊姊受傷的程度
    下次見面
    起碼3個月以上吧? (歪頭

    新年快樂 ~~~ 冰塊大 :D


  • 阿喬
  • Ice大人
    很想念你啊 你回來了
    原來小允是有錢任性
    這就好辦了 希望妍沒事
    快點重遇允吧
    要好好互相了解
    完全性急模式 哈哈
  • 走跳貓
  • 相信允小姐會好好討回公道
    只是怎麼就悄悄離開了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