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六)

燈光微暈黃才顯得有氣氛,中年男性琴師身旁坐著一位長髮女歌者,年紀不大但也不像剛出社會,看上去就大約是三十出頭歲吧,順著琴音悠悠女歌者唱出曲曲動人,賓客滿座,杯觥交錯間低聲交談,每張餐桌還點上蠟燭,盡顯浪漫,餐廳服務生端著托盤穿梭其間。

不是太吵雜的環境,女歌者大都演唱爵士、藍調風格為主的歌曲,更襯出西餐廳的高雅氣息,入門左前方的角落,一張餐桌前卻只單獨坐著一位客人,那位客人手裡端著本書安靜地看著,然後以不疾不徐的速度慢慢用餐,偶爾,那位客人聽到自己喜歡的歌曲時才會停下手邊一切動作靜心聆聽,看似孤單的一人用餐卻完全沒有散出孤寂氣息。

「小姐,這是妳的酥皮海鮮濃湯。」,一位服務生端著一個托盤,其上有個湯碗,很禮貌的準備將湯碗擺在桌面上。

用餐客人略側身然後把靠在桌邊的書本略略提高以方便服務生動作,「謝謝。」,那客人嘴裡雖然道謝,但是光卻沒從書本上移開,專心的咧~

不過似乎服務生已經很習慣這樣子的相處模式,臉上掛著的笑容是面對熟人才會有的親切,也不打擾愛看書的客人,自顧自熟練的把湯碗放好後還不忘順手把桌面小整理一下才離勘。

仔細的觀察每位客人的用餐節奏,這一道菜沒吃完,下一道菜絕對不會送上,這樣就不會搞得滿桌子餐點,好像在催促客人趕快吃似的,這看似毫不起眼的服務細節卻也是讓客人覺得舒心的最大原因,過一下子店長眼尖的發現那位獨身客人已經把湯給喝完,馬上轉身去跟廚房交代可以準備出主菜了,過沒多久,店長親自端上一盤還冒著熱氣的牛排走過去,「來~,打擾了,這是您的肋眼3分熟,請慢用。」

專心看書的客人這時候才終於暫時放下手上的書,乖乖的把餐巾布舖在大腿上,店長把餐盤就定位後才又從托盤裡拿出一個簡單的站立型書架,客人笑了,馬上接過手把自己正在看的書本架上去,這才準備開動,店長收走湯碗的同時又親切寒暄:「又要邊吃邊看了? 小心真的會消化不良啦,所以呢? 今天看哪一集?」

客人靦腆的笑了一下但卻沒打算把書本拿下來,「看到倚天屠龍(三)了。」

「妳就這麼喜歡看武俠小說啊?」

客人很認真地點點頭,「嗯!」,過一下又搖搖頭,「不過不是什麼武俠我都喜歡,我只看金庸的。」

「為什麼?」,店長又問。

客人又搖頭,「不知道,其他人寫的風格我不喜歡,就……,一種感覺。」

店長輕笑一下,「好啦,那妳慢慢吃,我不吵妳了,請慢用。」

不管身邊有多少客人走動,專心看書的林允兒始終安靜的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黑岩鹽罐輕灑一下,一刀,一叉,一口鮮甜柔嫩的牛排送入口中,趁著咀嚼的同時,目光應重新落回書本上,偶爾才會用餘光瞄一下酒杯的位置,一小口紅酒,在感覺滿足而嘆氣的同時,視線還是在密密麻麻的文字上頭。

一會後,右前方不遠處的一張桌子,服務生帶位二名各有風采卻又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走過來,服務生親切地幫二人拉開椅子,各自送上 Menu 後才離去。

世界各地的秒針、分針繼續走動著,二名女子邊吃邊聊,身穿淡粉色洋裝的女子突然一臉要講悄悄話的神情同時彎身向前,「Jessi,那邊有個客人好奇怪喔,一個人吃飯就算了,這邊光線不好卻又很認真的在看書,真搞不懂她在想什麼?」

「哪邊啊?」,穿著黑色正裝的女子也跟著好奇的四下張望,粉色洋裝女子小聲暗示,「在妳後面,大概七、八點鐘方向。」

黑色正裝女子正是鄭秀妍,聽了好友的方向指示後,這才縮小搜尋範圍往後方看去,果然看到完全不受干擾的那名客人,老實說,這個社會本來就是怪人特別多,鄭秀妍笑了一下,又毫不在意的轉過身,「這年頭,怪人特別多。」,一叉子烤洋芋前菜送入口中,咬沒二口,鄭秀妍突然眼睛一亮,再次快速的翻過身往後看去,很是認真的打量著別人,「啊!」,一小聲驚呼。

這個怪異的動作讓她的朋友嚇了一小跳,「Jessi,妳幹嘛? 幹嘛一直盯著人家看?」

鄭秀妍立刻的抽了張餐巾紙把嘴擦乾淨,沒回答好友的問題,「Tiff,等我一下,我看到認識的人,過去打聲招呼。」,然後快速站起身急急忙忙往後走去。

「Hi,林小姐,好久不見!」,鄭秀妍向對方打招呼的同時自己拉開對面的椅子坐下。

被打擾的林允兒愣了一下,馬上抬起頭,滿是納悶臉色,「嗯?」,眼神聚焦後才確定對方是誰,「哦~,hi,鄭小姐,好久不見了,怎麼會在這兒? 和朋友用餐嗎?」

鄭秀妍點點頭,「嗯,和朋友吃飯聊天,好巧喔,我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妳耶,所以妳也住在台北囉? 還是……?」

林允兒笑著點點頭,「嗯,我住台北,對了,後來妳的腳怎麼樣了? 還是要開刀嗎?」

鄭秀妍點點頭,「嗯,台灣的醫生也是判斷要開刀,不過不需要搞到要換人工關節這麼恐怖,只是膝蓋骨要用鋼釘什麼的固定而已。」

「哦~,那麼嚴重啊? 不過也對啦,沒像老外醫生說的那麼可怕就好。」

「嗯,對啊!」,點點頭,鄭秀妍一臉委屈表情,「不是我愛說,還是自己家鄉的醫生可靠,老外醫生很愛開刀就算了,醫術不精,檢查不徹底。」

咬進一口牛排,林允兒笑看對面小姐的抱怨,「嗯? 怎麼說?」,她問。

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林、鄭二人完全不熟,但鄭秀妍在林允兒面前卻顯得很輕鬆,或許是受傷那段相處期間衍生出來的信任感吧,「還記得我左手也受傷了嗎?」,聽得鄭秀妍這麼說,林允兒點點頭,鄭秀妍這才接著說:「台灣的醫生說寧可錯殺也不願意放過,還是檢查一下好了,結果一照 X 光,靠近小拇指那邊的手掌其實是骨裂,難怪我那麼痛。」

這下林允兒可驚訝了,「骨裂? 怎麼又是骨裂? 鄭小姐,妳的骨質也太鬆了吧?」,然後看到鄭秀妍緊接而來的皺眉委屈神情,林允兒這才想到二人之間沒什麼交情,這樣說好像不大恰當,「咳咳……」,趕緊改口,「不是啦,我的意思是說……」

「沒關係啦!」,沒等林允兒解釋完畢,鄭秀妍自己倒是沒在意的打斷林允兒的話,「我媽在醫院也是這樣一直念我,只是之前我怎麼會知道自己骨密度多少啊~」,一臉委屈得很。

林允兒微微笑了一下,決定換個話題,「那…,那後來妳的傷勢呢? 現在怎麼樣了?」

講到這個鄭秀妍就開心了,「都沒事囉,不然怎麼可能出來逛街吃飯呢,我左手就打石膏三個月,右腳好的比較慢,六個多月才終於恢復,對了,不要老是問我的狀況,妳呢? 怎麼一個人在這邊吃飯?」

林允兒還是一貫的輕微笑表情,「這樣才輕鬆啊,一個人靜靜的享受牛排,悠哉地看著自己喜歡的書,誰也不用去應付,落得清閒。」

一聽林允兒這麼說,鄭秀妍倒覺得自己打擾了林允兒,好像要人家費神應付她似的,只好趕緊換上應和的乾笑,再打哈哈個二句,鄭秀妍就藉口說不好讓那邊的朋友落單之類的話,趁機回座,而林允兒卻還是一個心思都在書上情節,沒想到自己剛剛那番回答讓別人誤會了,所以也就順了鄭秀妍的意思,微笑著輕點頭跟鄭秀妍道別。

沒有壓力的用餐環境,安靜的空間適合看書,趁著翻頁的同時喝下一口餐後熱水果茶,林允兒轉轉有些發痠的脖子,低頭看看時間,哦~,晚上九點半多了,這次的用餐花了二個多小時,餐廳十點要打烊,那麼自己也該收拾收拾回家去了,所以也就認分的把心愛的書本收進包包裡,再一個仰頭把杯子裡的水果茶一口喝盡就站起身準備走人。

不過林允兒沒忘記離開前應該要跟鄭秀妍點頭告辭,視線看過去,鄭秀妍的餐桌前卻只坐著另一位陌生女子,鄭秀妍不知哪兒去了,林允兒小揚眉,收起心中詫異往前走去,在接近那張餐桌之前用眼神詢問一下鄭秀妍友人,那陌生女子小聲回答:「她去洗手間了。」,同時指指對面空椅,那是鄭秀妍的位子。

「哦~」,林允兒了然的點點頭,「那沒什麼事,不打擾了,告辭,bye bye!」,說完後,腳步就往櫃台走去。

大概一分多鐘過後鄭秀妍才從洗手間中走出來,還沒坐定位就眼尖的發現林允兒那張桌前空無一人,馬上驚問:「Tiff,那邊的人咧?」,手指向林允兒剛才的座位,「怎麼沒人在?」

粉紅色洋裝女子一臉無所謂的吃進一小口乳酪蛋糕,「喔,走啦,剛剛有過來問一下,應該是要跟妳說再見吧? 我說妳去洗手間,然後她就走啦!」

「走了? 妳怎麼沒留她一下?」,小跺腳抱怨,鄭秀妍馬上轉身小跑步的往門口方向去,無奈一推門出去才發現路上行人不少,踮起腳尖再怎麼努力瞧也都只看到一堆陌生臉孔,哪裡還有那位林小姐的身影……

 

 

創作者介紹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Yulixxi
  • 沙發~

    骨鬆XDDDD
    所以這篇的時間點是幾個月後啊w(原諒本郡主的腦細胞被考試嚴重消耗w
  • 馬鈴薯阿伯
  • 按照文裡面所提的時間點來判斷,應該是六個月之後的事情了
  • 正解!

    ICE 於 2016/01/07 23:55 回覆

  • SKy
  • 第二次的相遇又是在秀妍不知不覺中分別了
    第三次呢 :)
  • 走跳貓
  • 該說有緣還無緣呢
  • minhyunwill1764
  • Hi~ ice好久不見~
    你還是守約回來了啊 真好
    我前幾天就在想
    你會不會在我大學畢業了還沒回來
  • 哈哈哈, 是啊, 好久不見啦!!!
    但話說..., will 何時畢業啊?

    ICE 於 2016/01/08 17:37 回覆

  • minhyunwill1764
  • 今年是我大學的first year喔
    所以離畢業還有一斷時間
  • 噗……
    還這麼久~

    ICE 於 2016/01/09 23:14 回覆

  • linda77314
  • 哈哈哈
    好想知道骨質密都是多少
    冰塊大人可否告知XDDDDDDDD

    又是華麗的錯過了
    沒有拿到聯絡資訊

    期待大3次相遇
    相信事不過3
    下次應該會拿到聯絡資訊!!!
    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