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十六)

【在哪?】,這個問句是鄭秀妍最常對林允兒問的問題。

【剛回飯店,怎麼了?】,正在上海參加台商大會的林允兒飛快的在手機上按個幾下,乖乖回覆訊息。

台灣很多中小企業的老闆早年都是白手起家,在『台灣錢淹腳目』的那個年代賺了不少錢,隨著台灣經濟結構和勞動薪資的改變,逐漸把事業規模做大的企業紛紛轉戰中國大陸,傳統產業、製造代工、食品加工、電子科技……等,也有過去搞品牌的,更有不少老闆為了事業發展乾脆舉家搬過去呢,當然被外派過去的中高階台幹也不少。

在商言商,資本主義掛帥的社會結構下,往中國市場發展是時代所趨,今天你不去,明天自然會有人抱走大餅,改天你就算想去插個旗都還沒地方站呢,這不僅僅是台灣如此,許多國家都是這麼玩兒的,把話說白一點,對生意人來說,有錢賺為什麼不賺?

但不管是到哪個角落去發展事業,即便將來是要去跟外星人搶地盤,企業發展最終還要走到經營管理這一塊,除非搞了十年後就想收山退休,不然若是企業想永續經營或是擴大發展的話,就算是再草根的創業個性,這些台商老闆們最終還是要接觸到『管理』這一塊。

因此,在幾個台灣企業密集插足的中國城市裡自然紛紛發展出台商大會,算是商界人士在中國大陸的聯誼會,深圳、東莞、蘇州、上海……等地都有這樣的組織,台商大會跟校友會很類似,每年會推舉理事長,會員們也需要繳交會費,台商大會也會定期舉辦活動,只是這些年逾半百的台商們不僅僅是透過這個大會互相聯繫、照顧、互通有無,更會趁這個機會促進自我成長。

台商大會大概每半年舉辦一次學習成長研習會,為期二天一夜,都是在周末舉辦,星期六上午召開會員大會,下午則是邀請名人進行座談研討會,幫這些老闆上課來著,星期六晚上就是宴會重頭戲,然後星期日上午再安排一堂課,中午吃頓豐盛的之後就互道珍重啦,畢竟都是上了年紀又有身分的企業老闆,課程安排自然不能像年輕學生一般的緊湊,這些老闆要的都是精華速成班,至於那些基礎課程嘛,老闆們有興趣的話自然會私底下跟學界聯繫,另外安排一系列中高階管理人員成長課程。

林允兒座師的專長的是工程經濟、工廠改善方法以及 JIT 生產方式,一看就知道是屬於實務派的學者,這種類型的學者是台商大會中最常被邀請來授課的教授,還是碩、博生的時候,林允兒就時常跟著老師東奔西跑出席這類的聚會吸收經驗,而林家的事業背景再加上座師的經驗親傳,林允兒每每提出的供應鏈管理方式變得更加務實,所經手的再造專案少了些理論色彩但卻更貼近實際狀況,讓計畫更具可行性,企業也得以獲得一定程度的脫胎換骨,因此林允兒在座師的協助下逐漸拓展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隨著時日過去,座師的年紀越來越大,漸漸地把手上的企業邀約轉到林允兒身上,這不但讓林允兒更加忙碌,也讓她成為台商大會中競相邀約的寵兒。

類似這樣的台商大會,林允兒往往都是安排在星期六一大早飛中國,大概早上十點多到達會場,之後緊接著上課、晚宴,第二天中午則是共同參與閉幕午宴,下午跟幾個商界老闆私下會談後,大概都會搭六、七點的回程飛機,回到家裡剛好十點多,剛好可以洗洗睡。

【過來聊天啊!】,WeChat app 又傳來一則訊息。

【妳喝酒了?】,林允兒飛快的回覆。

【妳沒喝嗎?】,鄭秀妍也不甘示弱地反問回去。

【喝了酒就快睡覺吧。】

【過來陪我吃消夜嘛!】

【又用這招,今天要吃什麼?】,林允兒一臉鄙視的盯著上段文字,但是心頭又禁不住食物的誘惑,很沒志氣的回覆了一段文字。

【不知道,妳來點。】

【沒誠意……】

【過來!】,鄭秀妍像是懶得再敲那麼多字眼似的,直接下個簡潔有力的命令。

【………】,林允兒也是窮極無聊,什麼也不回答的只按下一堆點點點符號回傳,進行無聲的抗議。

【快點!】,鄭秀妍又下了一到兵符,催促。

【……,齁~,好啦,知道了……】,林允兒沒有岳飛這般的堅持,不用 12 道金牌她就臣服了。

上海,素有『東方明珠』的美名,租界時期所形成的特有中洋文化並存,望之融合、轉身相觸,視覺上有種凌虐美人的暴力美學,呼吸間又有股憑欄倚閣、往送迎來的香粉氣息,加上更有神秘傳說曰上海乃九州結界之核心,乃封印上古邪神蚩尤之地,更兼封印西方惡神撒旦元神之祭壇,又還有日本籍作家的著書添加色彩,『魔都』這個別稱似乎更為貼切,讓這個城市增添點妖豔色彩。

既然有此別稱,更可以探知上海市多沒的燈紅酒綠,它具備擾亂世界金融秩序的能力,更可以牽動全球時尚潮流,國際各大奢華時尚品牌常於此地舉辦宴會,鄭秀妍想在時尚圈中搞自創品牌,上海絕對是個萬萬不可錯過的市場,只要能在這邊探出個頭,那怕只有一厘米,透過上海放眼世界,成就指日可待,因此鄭秀妍理所當然的成為造訪此城市的常客之一。

而台商安排給林允兒的下榻飯店不會太差,除了不失禮之外,彰顯財力也是另一個弦外之音,因此一個要立足時尚圈,所住飯店自然要優,才不會被同行笑話,另一個則是成為企業彰顯財力的模特兒,住在冒上幾顆星星的飯店是必須的,所以林允兒和鄭秀妍時常不約而同的住在同一家飯店裡。

陌生的異地,相熟的二人,深夜沒有相約似乎說不過去。

房門電鈴剛按下去沒多久,貓眼一黑,一陣鎖鏈聲,過一下厚實的鐵門馬上被打開,迎接林允兒的是穿著浴袍的素顏美人,一看就知道這人剛出浴沒多久,林允兒卻如唐三藏面對蜘蛛精一般的老僧入定,完全無視美女酒後出浴的酡紅粉頰,更對舉手投足所散出的嫵媚形態無感,二人一照面,林允兒馬上蹙起眉頭,快速走進房裡並且關上門,「sica 姐,妳洗完澡又不馬上吹頭髮了,是要我講多少遍啊? 這樣會感冒!」,抓上手就把人往房裡拉。

把人往床邊一按,林允兒放下背包後轉身就走去化妝台拿了吹風機往回走,插上電源後坐到鄭秀妍身後,再把那條包住濕髮的毛巾取下,略略擦拭後丟到一旁,再打開吹風機開關,嗚嗚…… 的幫鄭秀妍吹髮。

鄭秀妍倒也不害臊的放鬆身子就往後倒,這一下自然會倒入林允兒懷中,看著還是繃上一張臉的林允兒,鄭秀妍拋個媚眼過去討好,遭到白眼回應也沒在意,挺舒服地閉上眼睛接受林允兒的服侍。

林允兒略調整坐姿讓鄭秀妍可以靠得更舒服些,就專心地幫她把頭髮吹乾,輕柔的動作,仔細的順髮呵護,指腹在髮間遊走的同時還不忘略略出力按摩頭皮,讓喝了酒的鄭秀妍得以醒醒酒。

這期間鄭秀妍沒少調皮,時而睜開眼睛賣萌傻笑,時而伸出手在林允兒的臉上作亂,完全就是想打亂林允兒的節奏來著,林允兒不時閃躲,真的被逗弄到過分了,才會假裝生氣的張嘴往鄭秀妍的手指咬去,這看似恫嚇的假舉動總會惹來鄭秀妍的咯咯輕笑,十多分鐘過去頭髮才被吹乾,林允兒又用梳子細細地把已經抹上護髮油的長髮給梳開,免得會打結,大功告成後才輕拍鄭秀妍肩膀,「好了,可以起來了。」,二人之間一切的一切,熟練地彷彿練過好幾百次似的。

鄭秀妍把頭髮一攏,拱身,這才甘願從林允兒身上起來,主動的把吹風機收好的同時,順手往床頭櫃指指,「喏,menu 在那邊,妳叫點消夜上來吧。」

吃過消夜的鄭秀妍沒讓林允兒回房,林允兒也似乎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所以略略等待腹中食物消化後她就自顧自地拉開背包,拿出個人衣物走進浴室洗澡去,鄭秀妍也不氣惱,手握遙控器靠躺在床頭專心看電視。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睡著的,身上被蓋上棉被的鄭秀妍突然醒來,睜開眼就看到穿著睡衣的林允兒站在房間一角,身旁的桌上擺了一台 NB,林允兒手裡握著一個黑黑的東西正在低聲自言自語中,不知情的人恐怕會以為林允兒著了魔,但是熟悉她的鄭秀妍卻沒出聲打擾,只是靜靜地看著一臉認真的林允兒,她知道她正在練習明天早上要給台商們上的課,林允兒總是習慣在睡前再練習一遍,練得愈熟悉,明天可能會出的錯誤就會越少。

有著二張雙人床的客房,很快就成為好朋友的林允兒和鄭秀妍各占著一張床好眠中,好像應該要發生些什麼事情似的,但是卻又安靜無息。

這樣子的見面方式很常出現在這二人之間,只要有公出行程,或許是在 FB 預告,或許是在 line 裡有聊到,沒有刻意打探,也沒有刻意報告,總之對方就是有辦法知道就是了,只要時間地點能對得上,林允兒和鄭秀妍大多會相約見個面,儘管二人之間曖昧氣息橫流,卻始終像是有什麼東西阻隔在前端似的,一個孩子氣的時候另一個人會笑著包容,一個公主病犯的時候另一個人則是百般寵溺,這樣很是互補啊,但不知道為什麼,二人之間始終亙著一層濃濃的白霧,誰也沒想問清楚,誰也沒想要撥開那層白霧,就這麼似有若無的相處著。

 

創作者介紹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阿喬
  • 其實我的家鄉是上海
    我也不知道上海的事
    看ice的文就像上課
    曖昧總是來得自然
    Ice的文 很文青風
    最近挺有詩意的感覺
    雖然很想在一起
  • linda77314
  • 曖昧中!!!!!!!!!!!
  • 走跳貓
  • 剩下那張紙阿
  • KIN
  • 在一起~在一起~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