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我的打狗棒情人 纏字訣()

就這樣,允熙姐還真的就放心把客廳都留給我們,而在大家的情緒都緩和下來後,秀英也真的就熟門熟路的帶著我們幾個去洗洗臉然後就直接上樓去找允兒,她的房間在三樓,秀英說整個三樓都是她的,所以不必擔心空間問題,只要不要玩得太過火,基本上允熙姐是不會上樓罵人的,邊走邊介紹環境,穿過起居室,經過書房門口,也瞄了一下對面的遊戲間,秀英帶我們往三樓最裡面的房間走去,指著一扇門,「允兒的房間。」,不敲門直接走進去。

 

這…,不敲門這樣可以嗎? 殿後的太妍說沒問題啦,她們幾個來允兒家從來都不敲門的,只有林家人才要敲門是真的,免得正在做壞事的允兒會被抓包,是說…,是要在家裡做什麼壞事啊? 哪有這種顛倒的敲門規定?

 

果真如允熙姐所說,允兒真的在睡覺,穿著短袖短褲、長手長腳趴在被子上睡覺的她,難得的安靜,秀英和太妍叫我們隨便看看,她們二個先負責把允兒挖起床再說,然後這二個就跳上允兒的彈簧床壓住允兒,又拍又打的叫她起床,是要不要這麼暴力啊?

 

允兒完全不耐煩的不願意起床,執意閉著眼睛用上濃濃的睡覺鼻音在和她們兩人嗯嗯哼哼的掙扎,我則是趁機看看允兒房間,沒過多的裝潢,很簡約的設計,置中的加大雙人床,一邊是大片落地窗,另一邊則是練習區,擺著吉他和歌譜架,嵌壁式書櫃裡放了不少歌譜和武俠小說,然後有一面牆區是打狗棒專區吧? 滿滿的打狗棒,有長有短還有伸縮版,上面分別標有製作年份,正當我在參觀那些打狗棒的時候,孝淵突然跑過來抽走其中一根打狗棒就往允兒的屁股輕輕打上,還邊喊著納命來,我這才看到這群人是這麼暴力的叫允兒起床,隨意轉頭看到一直站在門邊的 Tiff Sunny,我想她們也跟我一樣被嚇壞了吧?

 

但是用打狗棒這招卻真的很有用,一直把頭埋在枕頭底下打死不肯起床的允兒一個怒吼:「不要拿我的打狗棒!」,然後就猛得坐起身抓住打狗棒的另一端,怒瞪在她床上做亂的那幾人,「妳們來幹嘛啦? 吵死人了,是沒看到我在睡覺喔?」

 

秀英馬上跪在她面前,臉湊得極近,「幾點了,還睡? 妳昨天幾點睡? 為什麼沒回宿舍? 幹嘛去了?」,逼問。

 

允兒略後退的同時伸手撥開她的臉,「問那麼多幹嘛啦?」

 

太妍坐在床邊,「什麼時候開始我們不能問這些了?」,沉聲。

 

「……………」,允兒卻選擇沉默以對,只用力把孝淵手上的打狗棒抽走,拿在手上把玩。

 

孝淵卻馬上套上一張笑臉,「沒事啦,只是想妳嘛,吶,我們都來了,妳就跟我們出去玩一天吧?」

 

「我們? 哪來的我們啊? 妳們到底是來了多少人?」,她這才認真環視四周,「妳們…」,但視線和話音卻在看到我的時候瞬間停住,下一秒則是快速撇開頭。

 

幾位好友快速對視一下,秀英頗有架式的拍拍允兒的肩,「人是我們帶來的,妳們好好談談,不要因為別人的影響橫生誤會,不值得,我們先過去隔壁玩電動。」

 

然後太妍突然抱住允兒不知道在她耳邊小聲說些什麼,然後才揉揉她的頭頂看著她,「聽到我說的齁? 聽話,嗯?」,倔強的允兒此時卻乖乖的點點頭。

 

大家陸續離開後我還是選擇先站在門邊,她用手順一順剛睡醒的亂髮,「學姐隨便坐吧,我房間哪裡都可以坐。」,她說。

 

我走到她床邊面對她,坐下,她卻明顯有些侷促不安的轉著手上的打狗棒,看她一臉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樣子,我決定由我來打破沉默,「事情…,我都聽妳姐說了,為什麼不告訴我?」

 

她迅速紅了眼眶,倔強的別過頭去同時用手快速的揉揉眼精,我往前幾下坐近一些,然後主動伸出手摟住還是什麼都不說卻止不住委屈而掉淚的她,「允兒,跟我說說話好嗎? 不要這樣一個人悶著。」,我懷中的她,瘦了,瘦很多。

 

她卻還是什麼都不說的趴在我肩頭哭出聲,越哭越激動,過一下主動伸出手摟住我的腰,哭得更大聲,委屈極了,我只輕輕的摸摸她的頭,自己同時也哭到說不出任何話,我不知道她這段時間到底是怎麼過來的? 明明就知道網路上傳的那些都不是真的,她為什麼還傻傻的往心裡放? 但我就沒責任嗎? 我身為事件主角之一卻沒替她說過任何一句話,連一句澄清都懶得,殊不知我這樣的不在乎卻被很多人解讀成是一種默認,意外的讓事件越演越烈,更超乎意料的讓允兒受盡侮辱,我不是喜歡她嗎? 為什麼會讓她受到這種傷害?

 

她哭了好一陣子才停下來,是哭累了吧? 她把頭靠在我肩上卻側轉朝外,只剩下抽抽噎噎的呼吸,剛剛因為一時激動而抱住我的手也鬆開了,無力的垂在身旁,我知道她情緒已經緩和許多,輕輕聳肩頂頂她,卻也同時仍是抱住她不讓她因此而退開,「不要轉學好嗎?」,我再次開口的第一句話。

 

「……………」,她沒回答,這代表她沒答應。

 

「妳很清楚我們學校很不好考,妳也很清楚這張文憑很值錢,為了那些鳥事不值得的。」

 

「……………」,她還是沒回應半聲。

 

我摸摸她後腦勺,「允兒啊,妳就捨得下吉他社嗎? 捨得下我們這些朋友?」

 

「……………」,她搖搖頭卻還是不出半點聲音。

 

「所以…,現在都不說話是想跟我絕交了是嗎?」

 

她搖頭,「不是。」,透著濃濃鼻音,她終於說話了。

 

「那所以呢?」

 

「我好累…」,她滿是有氣無力的聲線,雙關。

 

「對不起…」,她的一句話又讓我哭了,「我不該讓妳一個人去面對這些的,我不知道謠言是從哪邊竄出來,但是…,但是我卻什麼都沒替妳做…,對不起,對不起!」,我緊緊抱住她。

 

她卻什麼話都沒說只一個勁兒的搖頭,等我說完了她才接話,「不關學姐的事,那是我自己的問題。」

 

我有點生氣的硬是把她的頭給抬起來,捧住她的臉,我異常認真,「林允兒,這是我們二個人的事,這是我們這幾個朋友的事,這是我們大家的事,也是妳家裡的大事,妳夠了,不准妳再這樣一個人去面對。」

 

她滿是低落情緒的眼眶中瞬間積上些淚水,然後整個人快速從我手中掙開鑽回她的被窩裡,「不要看我的臉啦,都哭腫了,醜死了!」,讓被子吸走她的眼淚。

 

我知道她在逃避正面回答,但卻也代表她的情緒放鬆許多,願意讓我們一起陪她面對困難,我一起鑽進被子裡想要把她給抓出來,她卻帶上有鼻音的笑聲閃開,死命的埋著臉,跟我玩起躲貓貓,「抓不到,抓不到~,哎喲…,幹嘛要一直偷看我哭過的臉啦? 我就不給看!」

 

越是不給看我就越要看,我出了力的打她、拉她,就是不想她再逃避我,我們兩個人拉拉扯扯玩了好一下,但其實在被窩裡這樣鑽來鑽去的,誰也不曉得誰真正在哪裡,突然,我和她撞在一起,在被窩裡面對面,她的唇輕貼上我的臉頰,我瞬間停下所有動作,她也尷尬的一切暫停,但是她卻忘了要像電視上演的一樣迅速退開,而我也沒閃開,兩個人就這樣在被子裡定格,她這樣算是親上我了嗎? 可是她的唇只是淺淺的貼到而已啊,不算是親到吧? 問題是這淺到不能再淺的觸碰卻讓我像是被電擊一般的心跳加速,老實說,我們現在的姿勢曖昧極了…

 

過一下我才快速從被子裡退開,大力拍上她後背,馬上傳來清脆響亮的巴掌聲,「出來啦,是不怕被悶死喔?」,我想這時候裝做若無其事是最好的表現吧?

 

然後她卻還是悶被子裡,「不要。」,被子下的頭搖得激動,我知道她想逃避。

 

「允兒啊,妳要跟我斷交嗎?」,我突然問出剛剛一直想問的問題。

 

她卻快速的掀開被子,皺眉卻瞪大發紅的雙眼,「我什麼時候說過這句話了?」,嘟嘴不解。

 

我有些多愁善感的低落,搖頭,「沒有,我只是問問。」

 

她卻沒貼心的安慰我,只自顧自的在床上把她的棉被抱滿懷,當場以頭當支點往後空翻一圈,順利下床,「我要去刷牙洗臉了。」,留下一句話,然後就沒頭沒腦的邊抓頭髮邊走進浴室,關門。

 

這…,這哪招? 我當時是真的傻在原地,直到她刷牙洗臉完畢,穿著拖鞋一步部有氣無力的拖行走出浴室,抓抓肚子,從我面前經過,然後打開房門走進另一間間房,再關門,這又哪招? 眼尖的 Tiff 看到允兒走過去的身影,連忙和 Sunny 一起跑回允兒臥室問我和她談的怎麼樣了,我跳過疑似曖昧的親吻的那一段然後完整轉播~

 

聽到中後段敘述的秀英突然如釋重負,「喔,好了,她願意這樣走出來就表示她沒事了,那間是她的更衣室,她只是去換件衣服而已,等一下我們再找她出去看個電影什麼的就會讓她心情更開朗,至於學校的事情該要怎麼處理我們之後再說,今天先讓她回到以前那個開心的樣子就好。」

 

©

 

但走出更衣室的允兒卻讓我們全都感到錯愕,她還是短袖短褲,所以進去更衣室只是換上另一套家居服? 秀英連忙衝到允兒面前,「林允兒,妳穿這是什麼? 妳怎麼又穿家居服出來?」

 

那邊一臉無辜,「我在家裡不穿家居服,不然是要穿什麼?」

 

跳腳,「不是啊,我們不是要出去嗎?」

 

「呿!」,那邊卻嗤之以鼻,擺擺手,「誰答應過妳了? 我還沒吃早餐耶,才不跟妳們瘋咧!」,但說沒吃早餐的人卻不慌不忙的坐到專屬的小圓椅上,再一把拿起旁邊的吉他撥弄琴弦,吃飯前一定要談吉他? 這是什麼怪習慣啊?

 

孝淵一個響指,「啊,快中午了,林允兒,妳直接吃早午餐好了,然後妳乾脆就煎牛排給我們吃吧!」,還一臉的『我真聰明』,秀英馬上豎起大拇指。

 

允兒的臉卻歪了一下,「誒? 我煎牛排? 為什麼? 我幹嘛要這麼累啊? 妳們要吃是不會自己去煎喔? 反正又不是第一天來我家亂搞了。」

 

「那不一樣,妳手藝好,由妳掌廚是再完美也不過的事情,妳家牛排的肉質都是挑過的,完全就是好吃,我們才不動手咧,免得浪費了好肉,好嘛,好嘛,妳去煎啦!」,秀英拿起一旁裝滿 pick 的盒子一邊玩著一邊蹭著她。

 

她聳聳肩閃開,「我才不要咧!」

 

當秀英正想再接再厲的討價還價之時,允兒的房門突然被大力打開,允熙姐陪著一名中年男子走進房,門是那中年男子推開的,「伯父好!」,我身邊幾位朋友突然全部站起身恭敬行禮,伯父? 所以是允兒的爸爸囉? 嚇得我也趕緊跟著鞠躬問安。

 

「好好好。」,允兒爸爸明顯個性急促,看著仍是一派輕鬆的允兒,「小允,聽說妳喜歡的那個女生來啦?」

 

噗…,允兒快速的從椅子上跌下,再趕緊把吉他塞進孝淵懷裡,然後二個箭步衝上前大力的摀住她爸爸的嘴,「你閉嘴啦!」,同時轉頭狠狠的瞪著允熙姐,「姐~」,允熙姐則是二手一攤的『不關我的事!』

 

秀英此時卻突然出聲,「喔,伯父,對啊,就…」

 

允兒快速放開她爸轉而衝向秀英,抓住她衣領把她頂上牆壁,「崔秀英,妳給我閉嘴!」

 

「牛排…」,秀英卻露出一臉邪笑。

 

再次用力頂住秀英,「妳…!」,咬牙切齒。

 

秀英卻是一個挑釁的眼神拋過去,見允兒還是不肯鬆動,馬上一笑,「對啊,伯…」

 

摀住嘴,「好,我答應妳,妳現在給我閉嘴!」,允兒快速把話堵上。

 

「嗯? 秀英啊,什麼事? 林允兒,不要玩到這麼粗魯,把人放開!」,站在一旁的父親連忙開口制止允兒的粗魯。

 

秀英一臉笑嘻嘻的從允兒手中掙開,同時順順衣服,「喔,沒啦,我是要說允兒剛剛答應說要煎牛排,伯父會答應吧?」

 

「哈哈哈…,牛排啊,好啊,我也好久沒嚐嚐允兒的手藝了,今天中午就吃牛排吧,允兒啊,那就萬事拜託囉?」

 

允兒一個白眼,重哼一口氣,「走啦,下樓,限大家三秒之內離開我房間,一秒鐘…,二秒鐘…」

 

在大家突然一窩蜂的衝下樓之時,允兒家的管家剛好開門迎接客人,來人看到允兒之後突然走過去大力抓上,「小允啊,聽說我的姪孫媳婦來啦? 在哪? 給叔公瞧瞧!」,一位老爺爺。

 

允兒一陣慌張,「呀呀,二叔公,不要亂說話,你來幹嘛?」

 

「來看我姪孫媳婦兒啊,不然妳和妳姐有什麼好看的!」

 

「呀,我就叫你不要亂說話了,沒這號人物啦!」,允兒氣得直蓋住二叔公的嘴。

 

二叔公卻猛得逃開,「呀,是妳問我問題的耶,我回答妳問題也不對? 那妳剛剛就不該問啊,問了卻不讓人回答,妳還有沒有禮貌啊? 我老實回答了,妳又不滿意,妳哪來那多意見啊?」,但我說這位叔公,你也太厲害了吧? 允兒不過才 2 句話的問題,你可以回答 20 句啊!

 

「齁!」,允兒一個白眼,「二叔公,可以請你幫忙閉嘴嗎? 小的求你了!」,然後把二叔公一個轉身後往門口推去,「要吃午餐了,你先乖乖回家好嗎? 改天我再去找你聊聊可以嗎?」

 

這邊卻直抗拒,「我不要,我人都來了,妳就不能賞我一口飯吃嗎?」

 

允兒還是猛推,搖頭,「不行,我家今天今天中午吃牛排,不煮飯,所以沒辦法賞你一口飯,拜託你回家吃自己好嗎?」

 

這邊不斷聳肩抗拒,「我不要,那我也要吃牛排!」

 

「二叔公,你老了,咬不動牛排的!」

 

「我可以,而且妳也會煎那種我咬得動的牛排給我的。」

 

搖搖頭,「我不會,我一定會煎那種讓你咬不動的帶筋牛排,所以你老人家就回家去好嗎?」

 

「我說不要! 咬不動? 那我咬咬肉汁過乾癮總可以吧?」

 

「齁,二叔公!」,允兒完全跳腳。

 

允兒爸爸此時連忙上前解圍,拉開二人,「好了,好了,二叔,你就別逗小允了,她臉皮薄,最近又心情不好,小心她真的翻臉,來,外面客廳留給孩子們,我們書房坐,有什麼事我跟你說說。」

 

這邊笑開懷,「好~,還是當爸的爽快,哪像那個小的,小心眼一個! 誒,小鬼,我說妳啊,好好去煎牛排,別一個屁股的跟過來喔!」

 

允兒氣得咬牙切齒,「我不是跟屁蟲,才懶得理你咧!」

 

糟糕,莫名提起『跟屁蟲』這名詞,允熙姐趕忙打圓場,「好了,好了,不要跟二叔公認真,走了,姐幫妳!」,推著不斷用鼻子哼氣的允兒進廚房,再同時請管家拿些切好的水果出來招呼我們。

 

二叔公卻笑笑的看著允兒轉進廚房後才轉頭對著允兒爸爸,一臉嚴肅,「誒,她終於心情好囉?」,所以二叔公知道她心情不好?

 

點頭,「是,二叔,多虧得她朋友過來找她才讓她心情好點,不然我還真不知道該怎處理她的問題。」

 

「哼,怎麼處理? 報警啊,找人 24 小時保護她啊,叫她搬回家我們天天接送啊!」

 

「二叔啊,小允長大了,哪還能這樣對她啊? 就讓她自己學著去處理看看吧!」

 

一臉不屑,「呿,對了,朝英,那個…她…在嗎?」

 

「吶吶吶,二叔你別亂來,小心壞了大事,允兒會翻臉的,走,我們進書房泡茶去。 那個妳們幾位啊,我們二叔公跟允兒從小就這麼說話,妳們幾位不要在意,習慣就好。 太妍,妳們對我們家熟,愛幹嘛就幹嘛去,隨意,伯父就不招呼囉!」,擺擺手,允兒爸爸就趕緊推著叔公走進一樓書房去。

 

不大情願,「不是啊,我得檢視檢視嘛!」,叔公還是繼續碎碎念…

 

老實說,我是真的很不習慣允兒和她二叔公這樣的對話方式,但好像林家人都一臉無所謂模樣,我們是不是也應該跟著見怪不怪啊? 不過二叔公和允兒爸爸是在連續打什麼啞謎? 哪來的姪孫媳婦兒? 允兒有兄弟喔? 但是跟允兒最熟的太妍和秀英等人都笑而不語,只說她們也不知道這些大人是在說什麼,但說不知道的人為什麼卻似笑非笑的神色怪異呢?

 

之後穿著家居服的允兒就開始在廚房裡忙上忙下的,只讓管家阿姨和她姐幫她,卻一點都不讓我們動手,我們只好順著允熙姐的指示先去客廳邊聊天邊等她,允兒就這樣忙和了快二個小時才讓管家出來通知大家可以用餐了。

 

長方型的餐桌上擺著二大盤綜合沙拉,然後 13 人的座位安排,大家有懷疑為什麼是 13 人嗎? 因為在這二個小時期間,允兒家又來了幾位長輩,大家的目的似乎都相同,都是為了要看那位『姪孫媳婦兒』而來,而允兒則是快速的都把他們趕到書房去,還不知道惡狠狠的警告了些什麼,這些長輩從書房出來之後卻都不再提起什麼孫媳婦兒的事,但用餐的時候卻又都似笑非笑的看著我,看得我全身不自在,然後允兒才會趕緊出面一個個瞪回去的解圍,只是跟長輩這樣頂撞似乎太沒禮貌了些…

 

在我們吃前菜期間,允兒卻還在忙,她表示她剛剛已經先吃過前菜了,現在正在專心煎牛排,所以大家不要客氣,先吃,等一下她就跟大家一起用餐,大約 15 分鐘過後,允兒在管家阿姨的協助下,陸續出菜,我面前潔白的骨瓷餐盤上放著一塊圓形牛排,餐盤周邊有著紅綠時蔬的裝飾,而牛排的正上方放著由迷迭香、百里香…等香草共同組合而成的裝飾,牛排四周圍有漂亮斜紋狀的炙燒痕,盤邊一圈和有橄欖油的煎牛排高湯,這…,這些是允兒做的? 這等級可以開餐廳了吧?

 

「我準備香草菲力給妳。」,允兒拿著屬於她自己的餐盤坐到我對面,「想說沙朗帶上油筋很有嚼勁怕妳不喜歡,所以幫妳準備軟嫩口感的菲力,學姐先吃吃看,看習不習慣?」

 

這麼貼心? 但老實說穿著短袖短褲的她跟準備眼前這精緻料理的大廚實在很難畫上等號,我順著她一臉眼巴巴的期待切下一小塊牛肉送入嘴裡,然後,瞪大眼驚訝,「妳這牛肉有醃過?」,我輕遮住嘴卻迫不及待的問出疑惑。

 

她笑了,點頭,坐下,「想不到學姐的嘴滿厲害的嘛,竟然吃得出來。嗯,我用紅酒、香料葉和黑胡椒稍微醃漬一下才去烤的,這樣肉會比較香,可以接受嗎?」,同時邊說邊低下頭切一塊沙朗送入她口中。

 

我猛的點頭,「嗯,我很喜歡,好好吃喔!」,吃到好吃東西的我笑瞇了眼。

 

而允兒卻意外的用溫柔的眼神看著我,帶滿笑意,「呵呵…,學姐喜歡就好,那吃吧!」

 

而我卻忘了長輩在場啊,「那妳吃什麼?」,伸長脖子看一下,

 

「嫩煎沙朗,3 分熟。」

 

3 分熟? 我明顯嚇了一下,「矮額~」,有點嫌棄的表情。

 

她卻假裝生氣的微瞪我,「呀,學姐那什麼臉啊? 我還在吃耶,妳給我注意點喔!」

 

「不是啊,那太生了啦…」

 

搖搖頭,「才不會咧,撒上些海鹽一起吃,牛肉的原味就會完全被帶出來,那才是極品,以前我二叔公也不敢這樣吃,後來跟著我嘗試,現在叫他吃七分熟的牛排他反而會說那是牛肉乾咧!」

 

「哪那麼誇張?」

 

「真的啦,我沒騙妳,不然我切一小口給妳試試?」

 

我點頭,「好啊,那我就試試看,但是萬一太噁心的話,妳就跟我走著瞧。」

 

她呵呵笑得開心,一邊切下正中間最嫩區塊的牛肉,然後放到我餐盤,「喏,撒好海鹽了,試試!」

 

她一臉期待的看著我張嘴吃下去,然後在我表情變化之際她莫名的緊張,但隨著我越來越多驚訝的表情,她一臉開心的表情,得意的咧~

 

只是我萬萬沒想到坐在最角落的我們一直都是大家注意的焦點,剛剛那一小段餵食秀全被完整收看,在我踢了滿臉得意神色的允兒一腳之後,我略攏住頭髮時透過眼角餘光卻發現許多眼神正對上我們,我羞得滿臉通紅,趕緊低下頭不知所措,如此大的動作才引起正在和秀英爭論誰的牛排比較好吃的允兒的注意,她順眼看過去,馬上變臉,「呀,看什麼看啊? 吃飯啦,不然我就都收收掉!」,這才讓那些長輩們笑開懷的專心用餐,允兒這一家子人,怪怪的啊!

 

但我們今天的任務不是來談論人家家庭怪不怪,而是來看看允兒到底怎麼了? 歷經早上心情起伏的洗禮之後,我略偷看向現在偶會露出真心笑容的允兒,雖然些被動感,但往昔開懷的笑容似乎慢慢掛回來了,這樣就好了,允兒,妳沒事就好了,不要再為了證明妳沒纏著我而拒我於千里之外好嗎? 我知道妳是想保護我,但是『保護』這件事不該是對等的嗎?

 

『纏』,是指某人刻意的跟隨於他人左右,並不斷騷擾致使他人心生厭煩的一種舉動; 又或者是某人常無意識的出沒在某位固定人士身邊而造成對方厭惡; 可是這幾點沒一個是我對妳的觀感,所以,允兒啊,繼續開心的面對每一個挑戰好嗎? 讓我站在妳身邊陪妳一起面對好嗎? 不喜歡『纏字訣』就不要練,但是別讓心魔打敗了妳好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E 的頭像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