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我的打狗棒情人 纏字訣()

我一直覺得奇怪,林允兒她是不用工作是嗎? 明明就是很忙的 PM,卻為什麼會這麼有空的時時出現在我辦公樓層? 明明她是八樓的人,一直跑來我六樓幹嘛? 而且來了又不是跟別的同事聊天,就只往我這邊蹭,明明早上才一起出門的,現在不過才 10 點她就跑來說好想我,這哪招? 那已經二個禮拜沒回她家裡的人,怎麼就沒見她說想念她爸和她姐?

 

來我的位子就算了,要吃零食自己拿,偏偏她就不,就愛玩妳一口我一口的噁心遊戲,還會檢查我的水杯看我是用哪一邊喝水,然後她就會對準同方向也喝一口,再興高采烈的說這就叫做『間接接吻,刺激的辦公室之戀!』,呀呀,誰跟妳刺激啊? 有妳這麼個纏人的小情人,誰會不知道我和妳是在戀愛進行式啊? 有必要在我的水杯上沾滿妳的唾液嗎?

 

雖說妳家裡不反對同性戀情,那妳也不必像脫韁野馬一般如此的高調吧? 呀呀,我說妳林允兒,吃零食就吃零食,不要一手抱上來亂摸,這是在辦公室耶!

 

©

 

她很黏人,但不是人人都黏,這是在我跟她變得熟悉之後所發現的事,在吉他社裡她是獨霸一方、事事運籌帷幄的大家長,但離開跟吉他社相關的事情之後,她馬上變成事事要人關心的小妹妹,是因為單親家庭的關係嗎? 所以她很沒安全感? 總之她做什麼事情身邊一定要有人陪著,如果她某天真的找不到任何人有空陪她,那她寧可餓著肚子也不會一個人去買東西吃,幾次飲食不正常的胃痛,她們的寢間又傳來秀英大聲的咒罵聲之後,我才知道她竟然會有這個壞習慣,摸摸躺在床上全身無力的允兒,我滿是責備神情,「為什麼不找我陪妳一起吃飯?」

 

「妳在趕報告不是?」,她一臉做錯事的小聲委屈。

 

「那也還是可以找我啊,就說一聲沒人陪不就好了?」

 

搖頭,「不要,我不想麻煩人家…」

 

秀英氣得拍了她額頭一掌,「對,不想麻煩,現在就不麻煩了? 我問妳今天跟誰吃飯的時候妳幹嘛還騙我?」

 

「妳好不容易才約到 Sunny 學姊吃飯,我怎麼能讓妳為了我傷腦筋…」

 

「那還有太妍啊、Yuri 啊,孝淵也可以啊,不然妳還有班上同學不是?」

 

還是搖頭,「我不想當電燈泡。孝淵學姊明天有比賽,今天要練舞沒空。我又不想跟班上同學吃飯,他們最近不是要我趕快寫作業讓他們抄,不然就是纏著我要我介紹學妹給他們,再不然就是暗戀我的想偷吃豆腐,煩死了,那這樣一餐飯吃得多痛苦啊!」

 

「所以妳乾脆就不吃了? 那是不會叫我帶便當回來嗎?」,爬到上舖,太妍弄了個暖暖包貼在她肚臍眼上,同時小責備。

 

「那不就被妳知道我沒吃飯了?」,嘟嘴,小聲頂嘴。

 

「還頂嘴? 不要被人家知道就有本事不要胃痛啊!」

 

「那是它自己要痛的我又能怎麼辦? 我又沒叫它痛,也沒要妳們理我啊,我自己可以過的很好!」,她突然生氣的大吼,然後任性的轉過身背對大家。

 

「學姐,妳不能這樣…」,小賢站在她書桌旁略皺眉。

 

我揮揮手制止大家的妳一句我一句,「好了,先別念她,讓她先休息吧!」,這才讓大家有些生氣又擔心的先散去。

 

我索性趴到她身後抱住她,「生氣囉?」

 

「我知道我很煩人,我知道我是跟屁蟲,我知道我就愛纏著人家不停的說話,那我也有在改啊,我也不想讓大家擔心我啊,只要胃配合一點不痛了,妳們今天其實什麼也不會知道啊,我又沒打擾到大家,連胃藥也是我自己的,幹嘛又都要罵我?」,整個人窩在被子裡不願意翻過身,委屈的碎碎念。

 

我笑了一下,都多大的人了還這麼孩子氣? 摸摸她的頭,「誰說妳跟屁蟲了? 又沒人說妳這個。」

 

「我姐。」,她又更往被子裡鑽,臉埋進被子裡不肯出來,「小時候家裡就我們二個小孩,我們差五歲,話都聊不到在一起,但是她都必須要照顧我,去哪兒都要帶著我,去公園也要帶我,去樓下買零食也要帶著我,連洗澡也要帶著我一起洗,後來漸漸成為習慣,我到小學了還是對姐姐黏上黏下,有時候她同學都會笑她,她就會罵我跟屁蟲,說我很煩人,不要一直這樣纏著人家,這樣人家一點自由都沒有,所以後來我漸漸在改,可是有時候我又會怕一個人…」

 

然後她就沒聲音傳出來,透過微抖的肩膀我知道她哭了,滿是不捨的從後面抱住她,輕聲哄她,她卻怎麼樣也不肯從被子裡出來,也什麼都不再多說,為了她的身體著想,我只好暫時不再逼問,先把她哄睡,有什麼事晚點再說。

 

後來我跟太妍她們聊天之後我才知道小允的媽媽在她三歲的時候就跟她爸離婚了,某天的早上,她媽媽當著她的面打包行李出門,連再見都沒跟她說一聲就走了,把她一個人留在空無一人的家裡,直到她姐傍晚從學校下課回來才知道這個妹妹早就嚇壞了,之後允兒就變得很沒安全感。 然後當時她爸事業正起步,家裡又沒多餘人手可以照顧允兒,也不想讓允兒回鄉下跟爺爺奶奶住,說這樣家人分離後感情會變淡,後來她爸就去跟學校老師談,再三保證允兒會很乖,不會吵鬧,問老師可不可以讓她跟她姐姐一起去學校上課,這樣還小的她才會有人照顧。

 

剛開始學校不答應,後來她爸再三保證希望學校給個機會試試看,學校才說那先觀察一個星期看看,如果允兒不乖乖那學校就拒收,所以每天出門前允爸爸就會跟允兒再三交代說『要乖乖喔,不然會沒人要喔!』,久而久之,允兒怕自己真的會沒人要,所以就真的不敢吵鬧,收起愛玩的個性,每天就一個人坐在她姐教室的最後面,要嘛就一起聽她聽不懂的課,要嘛就自己乖乖坐在那邊畫畫或是看書,老師說上課不可以睡覺,不然就不是乖小孩,所以當時還是三、四歲的她也就不敢睡覺,硬是撐著精神一起上課,每天就這樣跟她姐手牽手一起上課、下課。

 

後來她實在是太可愛了,所以老師和同學都很喜歡她,美術課的時候還會教她一起畫畫,體育課教她打躲避球,下課都愛圍著她玩,所以她習慣受盡哥哥姊姊的疼愛,可是隔壁班有些小孩不懂事都會跑來笑她是媽媽不要的小孩,她那時候還小,又不知道要怎麼回嘴,都只能說『我不是,我不是!』的大哭,漸漸的養成她有時候會突然自閉的個性。

 

後來她姐上國中步入青春期,很需要朋友圈,但卻還是有個念國小的妹妹要照顧,所以至少還是要準時回家煮晚餐,也要記得幫妹妹準備第二天的便當,久了,她姐就厭煩了,有時候開始會覺得允兒很煩,而當時的允兒正在好動的國小年紀,整天最期盼的就是姐姐回家陪她聊天說話,也只有在姐姐身邊允兒才敢放肆的玩鬧,有時候她姐心裡委屈,允兒又老愛纏著她,就會罵她個幾句,沒想到允兒卻漸漸當真,開始把想說的話默默放進心底,慢慢地變成很會察言觀色的小孩,她很會玩沒錯,但卻變成只在她可以控制的空間範圍大玩特玩,其他時間她會搖身一變,變成一個循規蹈矩的孩子。

 

也因為很會察言觀色,所以只要對方有那麼一絲絲不願意或是不耐煩的情緒,允兒她馬上就可以察覺得到,會立刻很給對方面子,自己找個台階下,然後走遠,要真的夠認識她的人才能看見她的真性情,但要怎麼判定允兒是不是真的夠相信對方呢? 那就看允兒會不會黏著對方就夠了,只要允兒會跟某人死纏爛打的玩鬧著,那就代表允兒有讓那個人走進她的內心世界。

 

可是…,太妍口中的她跟我認識的她很不一樣啊,照太妍的說法允兒應該會是個害羞怕生的人,可是我認識的卻是個獨立自主、熱情洋溢的人啊?

 

太妍淺淺的輕笑一下,「那二個都是她,害羞怕生是她的內心,熱情洋溢是她的保護色,而她在社團裡展現出來的強勢和獨立那是因為責任感,身為社長,她必須要站起來撐起一切。」

 

不時觀察允兒睡得安不安穩的秀英接著說:「所以打狗棒法裡面她最不喜歡的就是『纏字訣』,她不喜歡這個字,也就是因為這樣,就算允兒她有時候是真的有黏人的行為,我們幾個也不會對她說出相關字眼,免得她又心裡受傷。」

 

是嗎? 看來是我對她認識不夠深…

 

©

 

從此之後就變成是我常常會找她出來吃飯,如果她當時正在忙沒空去餐廳吃飯,只要是情況允許,我都會主動買上二個便當過去找她一起吃,明明就是我要交報告,我卻都愛纏著她陪我一起去圖書館找資料,不是同情她,而是家人都在美國然後一個人在這邊讀書的我懂得那種『孤單』的感覺。

 

漸漸的我就發現她開始會有黏著我的習慣,去圖書館找書的時候從不走遠,明明她商學院的專書和我文學院的專書區不同,她卻都會先陪我去找我需要的書,然後等到我找到適合的閱覽區坐定位之後,她才說要去她的專書區拿參考書,是因為怕我跑掉的不安感嗎? 還是想保護我,確定我沒事了才離開? 這我不大知道,我只知道她永遠都是快去快回,然後再靜靜地陪我作報告,有幾次甚至於還會幫我找參考資料,只是…,我們的主修不同耶,她怎麼會知道我需要什麼文獻? 怎麼會有辦法和我討論當代文學歷史?

 

直到我們交往後我才知道,原來她擔心什麼都不懂的她會讓我有種帶上累贅的感覺,所以她抽空去了解一下我們系在學些什麼,多少去了解一下其中內容,這樣跟我才會有話題,也不用麻煩我還要花費精神對她解釋一堆; 即便她當時是雲淡風輕的在敘述那一段過去,但我仍是既心疼又感激我的小情人為我付出這麼多,忍不住親了她好幾下,她卻笑著說:「還好秀妍妳不是念理工學院或是生醫系的,不然我還真的很難看得懂那些專書呢。」

 

©

 

我們還只是朋友關係時,她偶爾會突然想吃校門口的豆花,不管外頭太陽有多大,她還是硬會纏著我繞上繞下的,直到我受不了答應陪她一起去吃為止; 又突然想吃海邊的烤香腸,她也會纏著我答應讓她出門去買,拜託~,小孩,這光去程就要半小時的車程耶,來回一小時就只為了一根香腸? 她卻嘟著嘴振振有詞:「那不然吃二根嘛!」

 

呀呀,這是吃幾根的問題嗎? 我的重點不在於吃幾根吧? 但看樣子她是把焦點擺在那,那好吧,等我去拿外套一起去,怎麼可能讓妳一個人騎那麼遠的路去買烤香腸啊,就算我不想吃也就當作是陪妳吧!

 

有時候我晚上去聽演講比較晚才回宿舍,比我晚才回來的她發現我連衣服都懶得換就先睡了,她還會爬上我的床,對我又是裝小孩聲音說話的吵醒我,不然就是在我身邊蹭啊蹭的,直到我受不了生氣起床瞪著她,她才一臉不怕死的笑嘻嘻,自己抓住自己耳朵,「學姐起床啦? 先去洗澡再睡嘛!」,呀,林允兒,妳還知道這樣會被我罵啊!

 

不過這樣相伴的日子久了,我開始漸漸搞不懂到底是她愛黏人還是我老愛纏著她? 她在為晚會表演練習綵排時,我就會默默坐在台下欣賞; 她在跟童軍團練習繩結技巧的時候,我一有空就會坐在樹蔭下看她的一臉專注; 她想去操場上跑跳運動時,我也會戴上 MP3 坐在太陽曬不到的地方等她; 奇怪了,這樣的我跟那些對她發花癡的追求者有什麼兩樣? 不同的是她對追求者永遠都是禮貌性的閃開或是視而不見,對我卻永遠都是興奮地揮舞雙手打招呼,就跟我發現她跑堂跑到我們文學院大樓時會用力揮手跟她打招呼一般,如果她來我們文學院上課卻沒繞過來找我的話,我可是會跟她生氣的!

 

©

 

但我不得不說人言可畏,學校無聊的學生真的太多了,自己的事不管好,跑來亂嚼舌根幹嘛? 在她大三上的時候,已經是大四生的我,課變得很少,也不想先搶修研究所的課,所以我的空閒時間很多,相對於可以去找允兒的時間也變多了,但是校園間卻漸漸開始傳出些奇怪的流言,開始說允兒老是纏著我不放,不然就是允兒耍大牌使喚西卡學姐做事,還有的說允兒手上握有把柄,逼得西卡學姐天天不得不去找她,更扯的是竟然還傳出允兒仗著家裡有錢收買我,儼然讓我成為她的在校僕人一般。

 

這一堆完全與事實不符的傳言漸漸地在 bbs 上發酵,剛開始我不以為意,但是事情逐漸越扯越兇,允兒也開始讓我找不到人,每次約她陪我去幹嘛幹嘛,她總會推說到校外去練習所以晚餐不會在學校解決,叫我自己和 Tiff 她們吃,不然就是推說她們社團改變教學方式,所以每天中午社辦都很多社員會來,空間不夠又熱,乾脆叫我不要過去找她。 又說她們有安排幹部會輪值負責買大家的便當上來,所以不用擔心午餐的問題。 然後我發現她跑堂的路線換了,來文學院大樓上課時也不再會過來我班上晃一下,反而是和她同學笑鬧著避開和我可能會有的相遇。

 

然後因為常在校外練習的關係,我們學校的宿舍又是不點名制,所以她回到寢間的時間都很晚,有時候連秀英她們都睡了她還沒回來,甚至於開始常常選擇外宿,至於晚上外宿睡哪兒又都不說,只說是住在我們不認識的朋友家。 到了假日是大學生最快樂的日子,通常住宿生都不會回家而是會安排出遊,允兒卻總是安排一堆社團活動又或者是乖乖返家,問說她是不是交男朋友了,秀英又說跡象不大像,可是連室友都問不出什麼端倪,那我這個學姐是要怎麼打探消息啊? 而且厲害的是,吉他社全員上下完全包庇她,大家都口徑一致的說社長為了推展社務很忙,那到底是在忙什麼啊?

 

期中考一過,企管系就爆出大消息,歷年都領獎學金的校花竟然有四科不及格需要補考? 這下事情可大條了,太妍在成績公布後第二天硬是撐著不睡覺,終於在晚上 12:30 成功等到晚歸的她,但是她卻拒絕大家的聯合大拷問,趁隙連夜逃離學校不知道去哪兒,也在校園失蹤三天,之後再出現的時候卻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太妍冷著臉問她為什麼考差了? 她卻一臉無所謂,「沒為什麼,想體會看看大家是怎麼看待功課差的學生。」,痞痞的聳肩,一臉平淡的像沒事情發生一般,其他的事情她一概有問不答。

 

明明就是很有事的人卻滿口說沒事,跟我們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遠,所以我們又回到陌生人的位置去了嗎?

 

©

 

某個星期六早上,照例,家在美國的我和 Tiff 必留宿,太妍等人也沒安排回家行程,看著允兒又連續幾天沒動過的書桌,秀英突然說來去允兒家找人好了,看她最近到底是在搞什麼鬼?

 

不過允兒家? 那要怎麼去啊? 太妍這才說允兒的家其實就在市區,她住宿是住好玩的,是為了要自由和玩社團方便所以才申請住宿,從學校坐公車 30 分鐘後就可以到她家了,啊? 還有這招?

 

允兒家頗大,進了大門後還要穿過一片草皮才能到達房子,不過孝淵說秀英家更大,離允兒家不是太遠,大概 20 分鐘車程吧,改天可以約一約去她家烤肉。

 

啊? 這些人現在是怎麼回事啊? 都喜歡有家不住,住宿舍?

 

和允兒的姐姐_允熙,禮貌的打了招呼並做完自我介紹之後,允熙姐突然對我上下打量,「原來妳就是讓我們家小允不及格的 Jessica 啊? 久仰!」,啊?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秀英和太妍對此也跟我說她們不懂這是什麼意思,允熙姐才說允兒還在樓上睡覺,允兒爸爸去公司忙,大家就先在客廳聊聊吧,晚點再上樓去找允兒。 招呼我們坐下後,允熙姐才說允兒最近在學校過的很不快樂,飽受流言之苦,所以常常跑回家睡覺,不過與其說是睡覺倒不如說是回家尋求溫暖,剛開始她回家都不給理由,只說剛好在校外活動累了,又懶得再回宿舍所以乾脆回家睡比較快,反正宿舍沒門禁也沒點名,不會有事的,不過允熙姐卻發現她這個妹妹以前一回家都會纏著她整夜聊天,怎麼最近卻完全反常? 常常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說,有時候連課都不去上了,管家阿姨說常常看到二小姐抱著一把吉他坐在後院不知道在彈些什麼,允兒的脾氣一向不小,所以如此反常的她讓家裡幾位幫傭司機都不敢吵她。

 

沒理會我們的錯愕表情,允熙姐繼續說:「但是允兒在中午左右都會出門,後來我才知道她中午都會去社團,她跟我說社團是她的避風港,在她的吉他社裡沒人可以傷害她。」

 

「嗯? 學校有誰敢傷害她嗎?」,我問。

 

「呵呵…」,允熙姐笑了,很苦的笑容,「沒嗎? 那那些網路留言是怎麼回事?」

 

大家瞬間動作暫停,思考著允熙姐是在說什麼? 孝淵突然一個響指,「允熙姐,妳是說在學校 bbs 裡傳的那個留言? 說什麼允兒纏著西卡什麼的那個喔?」

 

允熙姐一個苦笑之後卻接上點頭,「嗯,答對了,就是那個。」

 

「可是我記得那沒什麼啊!」,我忘了控制音量的自言自語。

 

允熙姐一個冷笑,「西卡,那是對妳來說沒什麼,對我們小允來說就不是『沒什麼』這麼簡單的事了,而是很有什麼!」,略激動。

 

「允熙姐…」,秀英連忙打圓場,「我想我們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但是我們都很關心允兒,如果允熙姐願意的話請都告訴我們好嗎? 沒有什麼事情是過不去的,我和太妍、孝淵,我們幾個認識允兒最久,妳也都懂我們,我們都很在乎她啊,允熙姐,求妳了!」

 

允熙姐卻突然一陣鼻頭酸,為了先壓下情緒所以沉默了好一陣子才開口,「允兒有天很晚才回家,大概快 12 點了吧,我和爸爸都各自在房間準備睡覺,她悄悄的打開大門,也沒開燈就一個人默默的坐在廚房的角落偷哭,那個角落…,是媽媽離開那天,允兒一直坐著等媽媽回來的角落…

我那天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想下樓裝水才發現她的,她很可怕,就一個人坐在那邊掉淚但卻沒有發出半點聲音,我被她嚇死了,打開燈檢查才知道她全身濕透,衣服髒到一個不行,後來再看一下才發現她身上滿是被顏料潑上的痕跡,我還以為是她在外面愛玩,正準備罵她的時候又突然覺得哪裡怪,有人會玩到這麼瘋卻哭著回家的嗎?

後來我問了好久她才跟我說實話,她說她最近在學校被言語暴力攻擊,有人在學校的 bbs 論壇裡散發不實謠言,她不知道是誰,但是話題卻越吵越兇,還有人為了她而吵架,她為了避嫌所以開始跟謠言的另一個受害學姐保持距離,她不希望為了她讓學姐也被抹黑,可是網路上的事卻並沒有因此而消停,她今天是在跟校外服務隊開完會後在停車場被陌生人砸水球的,對方有備而來,準備了加好顏料的水球,一看到允兒出現就猛砸,允兒閃避不及所以沒看清楚對方是誰,只知道是一群男的,而且是妳們學校的,他們大罵允兒不要臉死纏學姐,讓他們都沒機會追鄭秀妍,又說允兒自以為漂亮就自命清高,會讀書有什麼了不起? 漂亮有什麼了不起? 抓著鄭秀妍的把柄不放算什麼好學生? 罵她是爛人一個…」,允熙姐講到哭…

 

我們也都傻眼了,這些事沒人知道,校園裡也沒人傳過,我一直覺得 bbs 上的話不用太認真看待,讓那些無聊人士吠一吠,吠完就好了,卻沒想到現在的學生竟然是那麼幼稚,竟然會把網路謠言當成真的,然後失去理智跑去攻擊允兒,那天如果丟的不是水球,而是其他凶器呢? 那允兒不就有生命危險?

 

「她為什麼什麼都不說?」,我哭了…

 

允熙姐擦擦眼淚,示意秀英也拿幾張衛生紙給我,「她連我這個從小陪她一起長大的姐姐都不說,妳們覺得她會去學校跟妳們說嗎? 我沒怪妳們的意思,我只是心疼我妹妹。 總之允兒後來是被隨後一樣去停車場牽車的校外伙伴給解救的,大家本來說要去報警,是允兒說不要,她說她沒看清楚對方是誰,聲音也聽不出來是誰,報案也沒用,人沒事就好了,算了吧,然後又說她很累,只想回家休息,所以就一群人騎車護送她回來後才各自解散,我也是因為這樣才知道原來在學校出了這樣的事,我才逼允兒給出帳號,去妳們學校 bbs 上面看到底事情是被傳成怎樣,也才知道允兒是單親家庭小孩的事情也被掀出來。

其實我們家從沒刻意隱瞞過這個話題,允兒也一直很正面的看待這件事,可是偏偏就有人一聽到『單親家庭』這個名詞就會有偏見,就總覺得單親家庭的孩子一定就是壞小孩之類,妳們沒看留言吧?」

 

我們大家都搖搖頭,允熙姐又是帶淚的苦笑,「我就知道,不然我想至少太妍一定會出來說些什麼; 網路上甚至傳出說允兒的第一名是靠作弊得來的,又說我們家有錢,所以允兒能讀這間學校不是用考的,是我爸花錢買來的,說得活靈活現好像對方就是收了錢的經辦人一樣,允兒看了之後難過極了。

都沒人知道她每逢考試前的閉關苦讀是有多辛苦,爸爸規定她每科一定要考 85 分以上才能玩社團,只要有一科達不到要求就通通幫她退社,所以她每逢考試都很拼,她根本就不是為了那個第一名的虛名在炫耀,她只是想留在吉他社裡跟大家繼續打拼,畢竟那是她一手打造出來的心血。

太妍,吉他社那一段血淚妳最清楚,也是妳陪著我們允兒一路慢慢站起來的,妳應該知道吉他社對她來說有多重要。」,允熙姐看著太妍,而後者只能帶上淚眼不斷點頭…

 

允熙姐又繼續說:「我不知道允兒是招誰惹誰了? 她說她不怕樹立敵人,為了吉他社她也心知肚明她自己在學校有另一股勢力正反對著她,可是這次網路謠傳的留言卻打到她的硬傷。

秀英和太妍妳們幾個應該比較知道,允兒很怕被別人說她是黏人精,因為那是我在小時候罵過她的話,我從國中開始就討厭要照顧她,討厭她總會跟在我背後滴溜滴溜轉的感覺,常常叫她滾開,也常常罵她很煩耶,不過真正傷到她的是有一次我發現我暗戀的男生竟然交女朋友了,我那天心情大壞,回到家裡允兒又很沒眼力勁兒的一直吵一直吵,她那時候才小六,正是精力旺盛的時候,我卻對著她大吼:『林允兒,妳給我閉嘴,不要再吵了,妳就是太吵、太愛哭,媽媽才不要妳的!』,我想我那時候一定是瘋了,竟然會這樣跟她說話…

她原本是在沙發上跳來跳去的,說把沙發跳壞了爸爸就會買過新的,結果被我這一個大吼,她整個人馬上嚇到,動作瞬間暫停,眼淚簌地就掉下來,然後又嚇到似的快速擦掉眼淚,再來一個站不穩從沙發上跌下來撞破了頭,我這才驚覺我剛剛是在亂說什麼啊,根本就沒這回事好嗎,媽媽跟爸爸的離婚跟允兒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卻在亂說什麼啊?

然後我趕快抱著她要隔壁阿姨送我們去醫院,一路上我一直跟允兒道歉,但是太慢了,允兒當真了,之後縫針、擦藥什麼的,不管再怎麼痛允兒就都不說出來,還是允兒咬牙皺眉的動作被醫生發現,醫生才知道麻藥退了,趕緊再加打一點進去,我記得她當時被縫了 12 針,醫生卻加打麻藥四次,意思就是說允兒不知道在沒有麻藥的情況下被縫了多少針,我心疼死了,一直跟她說對不起,可是她之後就都沒有在我面前掉過半滴眼淚。

那也是我最後一次罵她,我當時不是故意的,可是允兒嘴裡說沒關係,但事情卻往心裡去,之後她整整半年天天做噩夢,每晚都哭著說『我不是故意的,允兒會乖乖的,媽媽不要離開好嗎?』,然後她從此就不再做我不喜歡的事,也不再黏著我了,我後悔斃了,之後反而變成是我整天纏著她,天天要抱著她聊天。

後來我們家不再談到這件事,我也以為允兒沒事了,畢竟她之後是那麼的愛玩和吵鬧,直到上次那件事發生,我才知道允兒心裡受傷了,她最忌諱人家說她是跟屁蟲、說她對人家死纏不放,笑她是單親,可是這次 bbs 卻都說透了,妳們自己有時間上去看,更多更難聽的形容詞都在上面,所以允兒開始躲避妳們,開始無心讀書,連學校也討厭再去了。」

 

「她可以自己澄清啊! 她為什麼什麼都不說?」,我邊哭邊抱怨,心疼極了。

 

太妍卻邊擦眼淚邊說:「西卡,妳還不太了解允兒,她是個不會替自己多辯解什麼的人,她在學校的愛慕者太多了,她的一言一行都會被放大檢視,所以她從來就不跟任何人特別要好,總是群進群出,為的就是她怕她跟某人特別好,會讓那個人被她的愛慕者攻擊,這也是為什麼她在社團裡除了親自帶那幾位儲備幹部之外,完全不私下專人教學的原因,她怕會因此被大做文章,這次 bbs 上的事是我輕忽了,我忙著教我們社團的新社長上手,忙著開始準備研究所的事情,忘了要幫她闢謠。」,完全自責。

 

允熙姐卻搖搖頭,「不怪任何人,爸爸說以後出社會搞不好攻擊會更多,難不成還要一個個去解釋嗎? 只是做到人身攻擊是真的太過分了,允兒要學習放下和體諒沒錯,但是畢竟不像我們這麼成熟,要給她一點時間和空間去學習,所以爸爸正在考慮是不是要讓允兒搬回家或是幫她辦轉學,讓她換個新環境。」

 

「什麼? 轉學? 不可以!」,我的反對急著脫口而出,但卻在下一秒才發覺自己沒立場,我似乎是失言了。

 

允熙姐卻笑了一下,輕搖頭,「沒事啦,我不會怎麼樣的,她被攻擊大概是三個禮拜前的事,我看允兒最近心情調適得滿好的,開始會跟家裡人說說笑笑了,看樣子她應該也是不想轉學吧,不過那是最後一步啦,畢竟允兒當初也是費了好大的勁兒才考上首府大學,所以爸爸還沒決定,那既然妳們今天都來了,妳們就跟她談談吧,我想有時候朋友的陪伴是跟我們這些家人不同的,或許妳們更能安慰她。

太妍、秀英,妳們對我們家的環境夠熟,自己上樓,一切請自便,我就不打擾妳們的談話,別欺負我妹就好,去吧,大家都先收拾心情再上去找她吧!」

 

我想…,經過允熙姐的敘述,我終於知道允兒為什麼從來都不在我面前表演打狗棒法裡『纏字訣』的各種招式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E 的頭像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