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我的打狗棒情人 纏字訣()

經過二個月開心的度假,我回來了,我想我還是不適合在沒有她的城市裡工作,這二個月我們沒有聯絡,這是我們事先說好的,一方面是因為她要利用這個暑假跟珉豪作交接,二方面是她有夏令營的活動要帶,三方面是她要規劃考研究所的讀書計畫,這麼忙碌的她也還真不好找人,所以我們早說好了,這個暑假暫時不聯絡,當時我以為她是愛玩不想被拘束,直到被告白後我才知道她是害怕在電話中會聽到我的拒絕,所以才會先約好這些,打算暫時當二個月的鴕鳥,這個笨蛋!

 

不過要知道她的作息不難,回國前三天我主動跟Tiff 聯絡,大概知道某人這二個月都在幹嘛,所以晚上 10:00,無預警,我出現在她家附近的小公園,坐在盪鞦韆上等待出門運動的她…

 

沒等多久她就出現在前方不遠處,照 Tiff 的說法,終於結束帶團活動的允兒這幾晚都會繞著小公園慢跑健身,那我倒要看看她有沒有專心跑步,這麼會放電的她在這二個月裡有沒有搞出什麼新誹聞,我就這麼靜靜的觀察她快 20 分鐘,她戴著耳機聽音樂,一個人用著穩定節奏的步伐慢跑,隨著她的腳步,紮起的馬尾在腦後規律的擺動,清澈的汗水沿著髮鬢從透紅的臉上滑過,偶爾抓起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擦汗,但腳步從未停歇,眼神也沒亂飄,就只專心致志的均勻呼吸配合慢跑,這樣認真專心的她…,很讓我心動。

 

過一下,我走到她待會必經的人行道中間等她過來,才 2 分鐘的時間過去,她就轉一圈回來,正拿上毛巾低頭擦汗但腳步未停,我在想啊,如果當時我沒喊住她的話,她是不是會就這樣撞上來啊? 不過我沒真的實驗就是了,「允兒。」,我輕聲喊她一句然後就笑笑地站在原地等她。

 

她明顯嚇到,因為她根本就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回來,只知道大概會是在八月底,詳細日期會透過 Tiff 轉告然後大家再去接機,不過我現在卻不按牌理出牌的出現在她面前,這明顯讓她腳步錯亂,嚇得往後退了一大步,過二秒才抱著極大的疑惑眼神向我小步走過來,我不得不說當時的她真的是呆斃了,能有這麼好的機會可以逗她還真是好玩。

 

她走到我面前,停下,「學…,學姐,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回來啦!」

 

「啊?」

 

「啊什麼啊?」,我往前一小步,拉近我和她之間的距離,笑看一臉反應不過來的她,「怎麼? 不歡迎?」,小抬頭看著比我高的她,我沒壓下我對她的一臉戲謔表情。

 

「沒…沒…,那學姐這麼晚來找我是…是有什麼事情嗎?」,她緊張的大吞一下口水。

 

我媚笑一下,「妳說呢?」,挑眉。

 

「我…,我不知道…」,她卻明顯的眼神閃爍,我想…,她是知道我為何而來,但是卻又害怕問出口,是怕聽到不如預期的答案吧?

 

我拿出一直藏在背後的耳機,二個月前她在我臨上機前掛在我脖子上的耳機,我現在重新把它掛回它主人的頸間,「那這樣知道我為什麼要過來了嗎?」

 

「我…,那個…,咳…,學姐妳聽啦?」

 

「妳不是要我上機後才聽的嗎? 怎麼? 逗我好玩的還是忘了?」,我才不要告訴她我在美國至少一天聽一遍,這麼特別的表白方式怎能不回味再三呢?

 

她一臉慌張的快速搖搖手,「我…,我沒…」,我猜她現在很想咬舌吧?

 

「要我回答妳嗎?」

 

「我…,咳…!」,她完全臉紅,緊張到手指不由自主的東指西比,「那個…,所以呢?」,她咬住下唇習慣性微瞇左眼,一臉緊張。

 

「我的答案啊…,嘻…,不告訴妳!」,我這才放開剛剛一直勾住她脖子的手,微捏她的臉頰一下再轉身,這時候裝矜持作勢什麼的是一定要的啊!

 

「啊?」,她喊的好大聲喔~,「哪有人這樣的?」,微跺腳抗議。

 

「就有!」,我刻意帶上點任性的點頭,但卻不轉身的背對她,「我要給的答案先欠著,等妳考上研究所就告訴妳。」,我故意的,誰叫她暗戀我這麼久卻遲遲不告白,讓我白等她那麼久,哼,不處罰她一下我心裡不痛快!

 

「哪有人這樣的? 那…,那萬一我研究所落榜呢?」,她一個跨步就轉到我面前反問,還是一臉嘟嘴抗議樣。

 

挑眉,「呵呵…,妳會嗎?」

 

她扁嘴,「這很難說好不好? 凡事都有機率,像我上學期期中考考太差,後來還不是被當一科…」,嘟嘟囔囔…

 

「這樣啊…,那如果妳沒考上研究所的話我就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囉,又或者是…」,我故意賣關子。

 

她果然沉不住氣,「什麼沒發生過? 那我豈不是…,不是…,算了,學姐妳先說『又或者是』是什麼?」,又是一陣臉皮薄的膽小退縮。

 

我輕笑著點上她鼻頭,「或者是看妳的表現囉,或許我會提早公布答案也說不定!」,然後轉身離她二步遠,原來欲擒故縱這麼好玩啊,難怪 Sunny 堅持要用這招收服另一位愛玩的小孩。

 

「學姐,妳…!」,她明顯的咬牙聲線,「好,我知道了,再見!」,然後我感覺站在背後的她給我一個鞠躬,再來就看到她越過我大步的離開。

 

這…這哪招? 我不是說要看她表現嗎? 她就這麼懶得試著追我? 她放棄了? 「呀,林允兒,妳給我站住,妳要去哪?」

 

她已離我四步遠,聽到我一喊還是乖乖轉身,但我看到的不是一臉生氣的放棄,反而是一臉無辜,「回去開始認真規畫讀書計劃啊,要乖乖看書了,不然怎麼考得上研究所?」

 

噗…,有必要這麼心急嗎? 「呀,大笨蛋,那這麼晚了妳就讓我一個人離開?」,害我不由得跺了跺腳。

 

「啊,對齁!」,她用力一掌拍上額頭,然後快步走回我面前,「那學姐回來幾天了? 現在住哪?」

 

這個大笨蛋,人呆就算了還這麼用力的拍自己額頭,是不會痛是嗎? 我瞪了她一眼,然後輕輕幫她揉一揉,「台北的工作好找嗎?」,放下手,我沒頭沒腦的拋出另一個問題。

 

「啊? 什麼?」

 

「如果不好找的話,我看我還是回美國去好了。」,我故作思考狀。

 

她卻連忙拉住我的手,「妳又沒找怎麼知道?」

 

我憋住笑,「那妳有好工作可以介紹嗎?」

 

她一臉誠懇,點頭,「有,明天馬上就可以幫妳找到。」,完全自信。

 

我挑眉,「哦? 真的? 好,那我等妳消息,今天就這樣了,先解散吧!」

 

她卻拉住我的手,「等一下,學姐妳還沒說妳住哪?」

 

「怎麼? 記得要關心我啦?」,我明擺著是在調戲她的心緒。

 

「學姐啊~!」,跺腳,卻拉住我的手不放,「對不起嘛,別逗我了,跟我說嘛!」

 

看她一臉可憐的嘟嘴,我見猶憐,好吧,略收回逗弄的力道,「嗯…,飯店,這樣可以了吧?」

 

「啊? 為什麼? 住飯店很貴耶!」

 

「不然我住哪? 我又還沒租房子,宿舍又退了,不住飯店妳要我睡車站啊?」

 

「啊,不是啦,我的意思是說妳可以住回學校啊,我有申請暑住妳忘啦? 學姐妳可以睡我宿舍啊!」

 

「呀,妳的床都被我堆滿東西了,我是要睡哪裡啊?」

 

「啊,對齁,那妳可以跟我說啊,我家房間多,妳可以住來我家啊!」

 

輕笑一下,「才不要咧,我跟妳又沒什麼關係,我住去妳家多怪啊?」

 

她慌了,「沒…沒關係啊,就一…一個朋友嘛,我…我家…,我會去跟…跟我爸說…說清楚的。」

 

捏捏她的臉,「妳那麼緊張幹嘛? 怎麼? 做了什麼虧心事嗎?」

 

她小小閃開,「沒…沒啦,哪兒來的虧心事好做啊? 那…,那我先送妳飯店好了,走吧!」

 

這下換我拉住她,「等等,那妳送我回去之後咧? 妳咧?」

 

她又一臉傻呆,「我回家啊。」,一臉不解我那是什麼爛問題的皺眉。

 

我忍不住敲了她的小腦袋瓜子一下,「這麼晚了我會放妳一個人回去嗎? 妳真當我沒良心啊?」

 

「喔~,不是啦,不用擔心這個啦,本山人自有妙計,走吧!」,然後不由分說的拉住我的手,一個揚手招來計程車,她還真的就把我送回飯店耶。

 

之後在我的百般要求下,她才撥通電話給她爸的司機,請他過來飯店載人,不然她就要在飯店陪我過一夜了,只是在電話中司機伯伯卻怎麼也想不通二小姐不過就只是出門慢跑而已,怎麼會跑到飯店去了?

 

不過話說有個擔任副總的老爸還真好用,除了有司機可以把她平安載回家之外,允兒第二天為了我馬上拿出她一直很少用的纏人功夫,死命的黏著她老爸,讓她老爸在自家投資的公司裡把刊登在徵人網頁上的職位轉給我,還好那只是一個品牌經營室一個小小的專員職務,不然我還真擔心我會被未來的同事在背後傳些什麼流言呢!

 

就這樣,最慢開始找工作的我卻最快步入職場,我很認真的跟允兒約法三章,第一:沒有讓我享受被追求的感覺就別想我會說出答案。 第二:研究所沒放榜以前我是不會說出我的決定的。 第三:找工作已經是靠關係了,住所的問題我要自己安排,不准她插手,更打死不住進她家。 為了怕我不去她爸的公司上班又嚷嚷著要回美國,最後她也就只好聽話就範,除了讓她當我的搬家苦力之外,找房子什麼的,一概都是其他好友陪同完成,至於林允兒嘛,妳還是學生,先給我乖乖念書去吧!

 

©

 

我不得不說雙子座的林允兒是個很會搞曖昧又極力執行純愛主義的人,感情上的事她可是火力全開,我說要讓我享受有被追求的感覺,她還真的說到做到,偶爾是照三餐的噓寒問暖,偶爾又整天消失的無影無蹤,直到睡前她才又傳來一封簡訊【一整天好想妳。】,她這招…,是要我晚上怎麼睡啊?

 

她會想辦法在我們的關係中持續加溫,在她準備研究所考試的期間,她還是會抽空到我們公司報到,早在升大一那年暑假就在這兒當過工讀生的她,跟公司裡幾位資深員工很是熟悉,除了跑去她爸辦公室問安之外,她還會在幾位阿姨姐姐身邊蹭著,直到我的醋意掩不住的表露出來,她才又會簌地跑到我身邊露出一臉過於燦爛的陽光笑容,然後拜託幾位資深員工多多照顧我,還答應送上下午茶做為謝禮,如此一來我和她的關係自然就不言而喻了。

 

或騎車或開車過來接我,她會抽出空檔約我去吃晚餐,一個路邊攤的滷肉飯對她來說就已經是一個滿足的晚餐,她總會在低頭扒飯時不經意的說:「有想陪伴的人在身邊,連白開水都會讓我蛀牙。」,控制得當的音量把她的暗示一字不差的送進我耳裡,然後她又巧妙的利用低頭避開了我瞬間臉紅的尷尬。

 

每當周二她有一堂 8:00 的課而必須早起出門,當天我的信箱中總一定會有一瓶被放進保冰袋裡的鮮奶,我知道這是她的貼心,也是她的追求招數之一; 出門時她總會把手輕擱在我腰後護著我過馬路,穿越路口時她也總是先四下觀望,擋下不遠處的來車,她卻會一拉,牽住我的手讓我先通過; 走在路邊她必走靠外側,這樣萬一身後有車衝過來的時候我就不會有危險了。

 

在我偶爾會有的加班晚上,她也會拎來讓同事充滿羨慕的定食便當,安安靜靜的陪我吃完晚餐讓我充分休息後,她就會乖乖的窩去她爸辦公室去看書,我曾經有一次加班後不告訴她一聲就自己下班離開,她慌的像個什麼似的,狂打我手機,還以為我是出了什麼意外,直到我用毛巾包住洗完澡後尚未吹乾的頭髮趕緊先去幫她開門,她才雙眼通紅的把我抱滿懷,「如果妳不喜歡我就直說,我不會再這樣騷擾妳了,不然就不要讓我為妳擔心。我追妳,但沒要妳一定要答應我,我可以很盡責的當妳的朋友就好,如果是我做的不夠好妳也可以打我罵我,但是可不可以不要讓朋友擔心?」

 

帶著哽咽的鼻音,說完這些話之後她就快速的走了,還穿著簡單家居服的我沒辦法追出去,稍後我手機馬上傳來一封簡訊,【對不起,我失態了,我剛剛只是過於心急一時沒控制好,妳沒事就好,對不起,打擾了。】,是允兒傳來的,我趕緊回撥的電話卻都被轉進語音信箱,我知道我嚇到她了,也讓她心裡感覺受傷了。

 

趕緊問幾位親近的朋友才知道允兒剛剛像個瘋子似的四處找我,幾個朋友都被他打過一輪電話詢問,看看我手機裡有 10 幾通她打來的未接來電,我知道她是真的在擔心我,滿是懊惱情緒的我趕緊請太妍幫忙打電話到她家去,問問看她有沒有平安到家,允熙姐接的電話,說允兒有平安到家,但是現在卻一個人鎖在天台看星星。

 

萬萬沒想到她會這麼擔心我,也萬萬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不知道該怎麼說對不起的我只好傳了好多封解釋和道歉的簡訊過去,直到凌晨三點才收到她的回應,【我沒事,去睡吧!

 

之後是我在她神隱數天後主動出現在她家,一個緊緊的擁抱再加上一句:「不要不理我。」,才讓她重新留在我身邊。

 

「我喜歡妳追求我的纏人功夫,或許我會沉溺於此而遲遲不告訴妳答案呢!」,和好之後我說。

 

不怕曖昧任由我窩在她懷中的她笑著回答我:「我可是很煩人的。」

 

「只許妳纏著我。」,這是那晚我含住她耳珠在她耳邊留下的溫柔命令。

 

不過謹守純愛規則的她卻沒趁機偷香,她要我放心,說二人沒正式交往前她是不會偷吃我豆腐的,這下不就讓躺在她身前的我尷尬了,照她的原則來看,那我現在這行為不就是色狼來著? 看她打死不讓我起身後漾起的嘴角曲線,我知道,我被她調戲了,可惡的是,我竟然喜歡這份被調戲感!

 

©

 

研究所放榜那天是星期一,她整夜沒睡的在家裡猛刷網頁,NB 上的 F5 都快被她按爛了,等教職員吃完早餐後才終於願意公佈放榜成績也已經是十點的事情,確定以榜首之姿直升企管所的她,在家裡興奮的又叫又跳,都快把屋子給拆了,透過電話她第一個向她爸報告這個喜訊後,人就衝來公司了,既不想打擾我上班,卻又難掩心中興奮,她意外的沒直衝到我的辦公樓層,只在一樓櫃台辦完會客後就在那兒走來走去,拜託~,一樓大廳可還是會有其他客戶來訪的,妳一個小毛孩在那裡難掩興奮的走來走去,人家是還要不要企業形象啊?

 

說不動允兒的副總老爹心知肚明允兒是在期待什麼,只好破例用高層主管的身分打電話給我們部門經理,讓我下午放半天假,好讓她女兒的終生幸福有個開端,呀呀,林允兒,妳和妳爸可不可以不要這麼無話不談啊? 留點面子給我好嗎?

 

早刷過網頁知道她高分錄取的消息,但卻在經理告知『工作上的事情不用擔心,下午安排休假吧,然後記得去大廳把副總女兒領走!』的消息後,我的喜悅頓時煙消雲散,感到丟臉的我有些氣急敗壞的到大廳跟她會合,她過度興奮一時忘記收斂情緒還對我熱情揮手打招呼,更讓我難以面對櫃台總機的揶揄眼神,完全沒好氣的走到她面前,「找我幹嘛?」

 

她卻絲毫沒感覺到我滿身低氣壓的一臉興奮,「我考上研究所了耶!」,然後閃著一臉期待的晶亮大眼。

 

我仍是怒氣沖沖,「嗯,然後呢?」,一點都不感興趣的冷聲。

 

她一臉急躁的期待,「然後? 學姐,然後妳忘啦? 妳不是說我考上研究所的話就要給我妳的回答嗎?」

 

我完全耐不住性子,「好,林允兒,妳要答案是吧? 我現在就告訴妳,我拒絕妳!」

 

原本勝券在握、自信滿滿的她卻在聽到我的答案後瞬間僵住,連一向陽光開朗的笑容也在剎那間凍住,原本滿是期待興奮的晶亮大眼現在卻佈滿錯愕,「啊?」,這是她當時僅能發出的單音節。

 

「啊什麼啊? 是沒聽到我說的話嗎? 妳就這樣突然跑來,也不管我是不是在上班,還在大廳坐不住,妳知不知道我丟臉死了,林允兒,我的答案是有這麼急著想知道嗎? 妳就不能晚點再說嗎?」

 

她承下了我的怒氣卻在瞬間垮了臉,咬牙,然後一個 90° 深鞠躬,「學姐,對不起,看來是我做錯事,不好意思打擾了。」,然後站直,一臉受傷的側過身打算離去。

 

她那什麼態度啊? 「妳站住,妳要去哪?」,我喊住她。

 

她停下腳步卻沒回過身,「沒事,我先回家了。」,語氣僵硬。

 

我也絲毫未察,脾氣發過就好,我的心情好一點了,「我因為妳下午被放假了啦,妳要回家那我是要去哪兒啊?」,我仍是慣性撒嬌要她拿定主意。

 

「學姐請自便。」,然後她不回頭的快速跑走,獨留下滿是錯愕的總機和百般不解的我。

 

JJessica,妳剛剛是在拒絕允兒嗎?」,櫃台總機 Ivy 小心翼翼的問出疑惑。

 

「拒絕? 我是有罵她但是沒拒絕她啊!」,我滿腹狐疑,這是什麼問題啊?

 

看到二位總機小姐傻眼的表情,我這才冷靜回想我剛剛跟允兒到底是說了些什麼,然後再滿是驚訝的嚇到張大嘴,同時配上二位總機『妳真的慘了!』的表情,我才知道我對允兒做了多過份的事情,糗了,現在我要去哪兒找她啊?

 

允兒手機不接,人也不知道跑到哪兒去,百般無奈下我只好趕緊去找她的副總老爹自首,聽完我的自白,允兒爸爸有些頭痛的搖搖頭,「我還以為今天晚上會是允兒帶著妳回來,開開心心的正式向我們介紹妳,沒想到卻是我把妳帶回家去追回我家小的,唉…,妳們才剛要開始正式交往的第一天就演這齣,我要忙公事,還要忙我家女兒的終身大事,我以後的日子要怎麼過下去啊?」

 

我滿是歉意的鞠躬道歉,允兒爸爸卻揮揮手說算了,「妳也還年輕不夠成熟,我們家那個又幼稚,一個巴掌拍不響,只是妳們要不要這絕配啊? 算了,妳去連絡太妍、秀英她們幾個,如果小允有去找她們的話,就請她們多多安慰她,然後別讓小允喝酒,讓她們想辦法哄小允回家,妳呀,晚上就在家裡等她回來再好好跟她解釋吧!」,真是的,還沒正式交往就挨她父親一頓削,但總是我自己闖出來的禍,怪不得別人…

 

©

 

沒騎車,沒開車,也不知道她把車丟在哪兒,沒有渾身酒味的她從巷子口慢慢走回來,昏暗的燈光讓人看不清她臉上表情,但過份緩慢的腳步卻讓人知道她的心情沉重,一向是斜背在肩上的背包此時卻只是被拉住在地板上被拖行著,滿是頹廢氣息的她哪像是剛考上國立大學研究所的新科狀元啊? 原本今晚應該是狂歡慶祝的夜晚啊,卻因為我一時的口不擇言而破壞一切,太妍對我的大聲責備,我首次沒還口…

 

「允兒。」,堅持在門外等她一晚上的我輕喊出聲。

 

她停下千金重的腳步往我的方向看來,然後了無生氣的鞠躬打招呼,「學姐好。」,再面無表情的又半轉身繼續往前走。

 

我趕緊衝上前拉住沒有半點喜怒哀樂情緒的允兒,「允兒,對不起,我今天說錯話了,我不是故意的,妳不要這樣,再給我個機會好好跟妳說明好嗎?」

 

她閃過一絲苦笑,小掙開,「我累了,有什麼話明天再說吧,再見。」,看似有氣無力的她卻還是輕易的從我手中掙開繼續往前走。

 

「允兒!」,我急的猛回身想拉住她,她卻快我一步踏上她家大門石階,同時看著攝影機按下對講機開關,「是我,開門。」,毫無情感的聲線。

 

隨後應聲而開的鐵門,她沒有一絲的猶豫的就舉腳就走入,但還好的是她沒有立刻甩門關上,所以讓我得以隨在她身後進門,「林允兒,妳站住,妳等等我嘛!」,我大喊,同時有些微微想哭的情緒。

 

她的腳步停在大石板上卻不發一語也沒轉回身,我猛的追上去撲上她後背,同時伸手緊緊摟住她的腰,我擔心了一下午,我害怕她再跑掉,我害怕她不再理我,「對不起,對不起,我早上說錯話了,允兒,妳不要這樣,妳聽我解釋。」

 

她重重嘆了一口氣卻什麼話也不說,情緒這麼低落的她終於惹出我的淚水,「對不起,我…,我只是…,今天早上我被經理和妳爸通知說妳在一樓大廳完全坐不住,看來是有話想跟我說,所以乾脆放我半天假去好好看看妳到底是想說什麼,其實我早上也一直在關心放榜的事,早知道妳考上研究所了,也替妳開心,可是被這樣通知休假讓我覺得好丟臉喔,然後總機又說妳已經來一個多小時了,完全坐不住的在大廳走來走去,還不時的傻傻笑,引來不少客戶的側目,這樣讓她們很為難,所以最後只好通知妳爸爸,我這才知道我為什麼會被叫放假,當時我只覺得這樣好丟臉喔,我埋怨妳為什麼就不能低調一點,有什麼話晚上再說嘛,幹嘛一定要到公司這麼惹人注目? 所以…,所以我就一時失心瘋的對妳亂吼,允兒啊,對不起啦!」

 

「嗯,好,我知道了。」,她任由我靠在她背後痛哭卻沒轉過身安慰我,只給我一個淡淡的回應。

 

我有些焦急的搖晃她,「允兒,允兒,對不起啦,妳不要生我的氣,我不是故意的,妳給我一個機會跟妳道歉好嗎? 對不起,對不起啦!」,嗚嗚嗚…,我第一次見識到她沉默的生氣是有多麼的憤怒,這其中還夾雜著絕望的情緒,我知道我無意的發脾氣傷了她。

 

她又是一個嘆氣,「我說我知道了,好,我不生氣,夜深了,我也累了一天,學姐,妳回去吧!」,仍是淡漠的口氣。

 

我緊緊摟住她不讓她走,同時放聲大哭,直到她啜泣的顫抖讓我好心疼,我趕緊繞到她身前緊緊抱住她,「對不起,對不起,我早上不是故意的,也不是惡作劇,妳原諒我好嗎? 給我一個機會重來好不好?」

 

「曾經…」,她沒抱住我卻把頭靠在我肩上,滿是無力的站著,「曾經我以為我可以很坦然的面對妳的拒絕,曾經我以為我可以很瀟灑的當作一切都沒發生過,直到它真的發生了,我才知道我的心好痛喔,痛到我幾乎不能呼吸,學姐,對不起,我需要一點時間適應這個結果,妳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妳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好嗎?」,略帶上情緒的哭著。

 

我緊緊摟住她,甚至於有些任性的把她的雙手擱上我腰間,硬是要她抱我,「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離開妳,我也不許妳一個人,允兒妳不要胡思亂想,我早上是說錯話,我不是故意的。」

 

她卻只是難過到說不出話的猛搖頭,我不知道她這是在抗拒我的擁抱還是拒絕再多聽到什麼,但我知道『解鈴還需繫鈴人』的道理,我勾上她脖子緊緊摟住她,在她臉頰上不斷親著,「允兒,我愛妳,我喜歡妳很久了,妳應該也感覺得到我很喜歡妳,我之前只是氣妳拖這麼久才對我告白,而且還用這麼別出心裁的一招逗我,所以我才會故意要妳再多等一會兒,我喜歡妳,我很享受被妳追求的感覺,我喜歡妳沒有給我太大壓力但卻只是一昧付出的傻勁兒,允兒啊,對不起,妳不要因為我今天做錯事情就生氣不理我嘛,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拒絕妳的意思,妳理理我好不好?」

 

我越說她哭得越大聲,但卻終於願意出力抱住我,我吻著她的臉頰和脖子,一點也不顧忌會沾滿臉的淚水,「允兒,允兒,妳理理我嘛,我喜歡妳,我愛妳,我需要妳,妳不能不要我啊,妳不要哭嘛,我接受妳的告白,我愛妳,我接受妳,我願意當妳的女朋友,妳就原諒我嘛! 沒有人在交往第一天就猛哭的啦,妳不要再哭了嘛,林允兒,妳不要再哭了啦!」

 

她卻還是難掩情緒的繼續大哭,可是卻同時緊緊反抱住我,甚至於有些用力的把我略抬高,但卻沒把我弄痛,我不斷吻去她臉上淚水,不斷在她耳邊說愛她,也認真的說出我心裡話,「比較起來,我比較晚喜歡上妳,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就不愛妳,我擔心妳,我掛念妳,我無時無刻都會想到妳,同事搞團購,我第一個就想到這東西妳喜不喜歡、對妳有沒有用。 以前在學校的時候我總期待著妳晚上會蹭到我房間說想跟我一起睡,妳如果沒過來找我聊天的話,我就會渾身不對勁,可是又怕我一直出現在妳周遭會讓妳覺得被人家管住的感覺,所以我不敢多打電話問妳在幹嘛,都只敢叫 Tiff 打電話去問太妍妳回寢室了沒? 允兒,我不知道 Tiff 有沒有跟妳說過我喜歡妳,也不知道 Sunny 有沒有對秀英說溜嘴,總之我當時很吃吉他社的醋,妳總是為了社團的事情忽略我,可是我又沒立場跟妳多吵些什麼,bbs 那件事我氣的不是網路上那些流言,我氣的是妳怎麼可以真的就因為這樣離我遠遠的,我喜歡妳,我真的好喜歡妳,我知道我愛妳,所以我主動伸出手把妳重新拉回我身邊,我那時候只覺得不管妳會不會喜歡上我,總之我不想看到妳難過的樣子,允兒,我對妳的心意到現在都沒有變過,妳不要再難過了好不好?」

 

在我的心情告白過程中她漸漸緩下哭泣情緒,到後來只緊緊的抱住我然後安靜的聽我說話,我摸摸她的頭,「允兒,我們在一起好嗎?」,輕聲細語的詢問。

 

她搖頭,「我不要,妳都只會欺負我。」,但抱住我的雙手卻緊緊不放。

 

我知道她這是在撒嬌,摸摸她的頭,再輕輕的用身體推她,「嗯~,允兒,好嘛,我們在一起啦,大不了我以後欺負的小力一點嘛!」,同時輕輕啃咬著她的脖子,當然還會吻一下。

 

她笑中帶淚的把頭閃開,「唉呀,會癢啦,學姐,妳又欺負我!」

 

我馬上牢牢扣住她的頭,一臉認真,「允兒啊,不要再喊我『學姐』了好不好? 不然我們這樣在一起好奇怪喔,感覺好像…,好像…」,我正在想要怎麼形容。

 

她吸吸鼻子然後一臉調皮的湊近,「好像…? 好像什麼? 好像是在吃嫩草? 嗯? 是不是啊? 是不是? 是不是? 是不是?」

 

我笑著把頭後仰拉開距離,「唉呀,妳煩啦!」

 

她卻馬上心神領會,「事實上我是嫩草沒錯啊,嗯? 是不是啊? 那不喊妳學姐我是要喊妳什麼? 妳說說看啊,sica 嗎?」

 

我任由她逗弄卻有些害羞的輕咬下唇,「不知道啦,但是不准妳叫我 sica,那太普通了。」,

 

她鼻頭輕貼上我鼻頭,嘴角微微漾起壞笑,「那我要喊什麼? 秀妍嗎?」,她的唇片輕輕停在我唇前,沒碰上,然後無預警的喊出我的本名。

 

這擺明的調戲行為我卻好喜歡喔,但也同時害羞的不知道要怎麼回應她,我只好帶上許多期待的閉上眼睛,她則是用剛哭過的鼻音對我說出最動人的話語,「吻上了,秀妍妳就是我林允兒的囉? 而我林允兒今後也完全會是妳鄭秀妍的,吻上了就不准任何人說分手喔!」

 

我只能滿是害羞的被她牽動情緒,「嗯!」,卻是連頭都不敢點一下的回應她,因為只要動一下可就是真正的接吻啊!

 

她輕笑一下,「吻下去我就一輩子纏住妳囉?」

 

不得不說她的挑逗真的很煩耶,哪來那麼多話啊? 剛剛才喊著心痛然後大哭的人,現在怎麼這麼快就變成痞子一枚啦? 我的心緒卻又被這位痞子牢牢的勾住,只能輕聲回應,「嗯。」

 

她傳出笑聲,「鄭秀妍,我愛妳!」,然後二片溫熱的薄唇就這麼突然貼了上來,在我滿是期待的情緒中無預警的吻住我,我只能毫無抵抗力的回應她隨之而來的激動熱吻,任她吸含上我唇瓣,由著她輕輕的啃咬,允許她舌吻的試探還同時很不爭氣的交出我的第一次法式熱吻,「秀妍,Be my lady。」

 

法式熱吻的精華不單單只有舌吻而已,親吻中持續的情話也是很重要的,我萬萬沒想到她是如此有技巧,在她的帶領下,我說出要求:「那以後妳的『纏字訣』是我一個人專屬的喔。」

 

她輕笑一下,「嗯,我也只想纏著妳。」,點頭,同時又熱情的封住我的唇。

 

就這樣,我們在誤會道歉中確立了彼此的關係,同時也許下了關於『纏字訣』的專屬地位,更同時在她爸爸和姐姐說會被我們二個閃瞎雙眼的偷窺中,開始了我們二人的新頁章。

 

©

 

嗯哼,嗯…,嗯…,嗯哼…,喔…,妍,秀妍…,嗯哼,嗯…

啊啊啊,啊…………………! 林允兒~~~

 

把我帶上最高境界的她現在還趴在我身上不肯離開,在我享受最高刺激的美好同時,她還不忘做足後戲,輕輕的吻著我的身體同時摸上我渾圓的巧臀,我不禁用雙腿勾住她,「寶貝,妳要一輩子都纏著我喔!」

 

她在我身上略磨蹭,點頭,「嗯,妳準備好接招吧,我不會放開妳的,到時候妳不要嫌我纏妳纏得很煩喔!」,然後唇舌在我身軀上遊走…

 

我帶上身心都滿足的笑容,輕輕的吻著她的唇瓣外廓,「才不會呢,我就愛妳這麼纏著我。」

 

是的,這就是我的打狗棒小情人_林允兒跟『纏字訣』之間的愛恨糾葛,而現在像八爪章魚一樣還趴在我身上不肯離開的纏人功夫,讓我心甘情願的被黏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E 的頭像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