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儘管身為忙碌的婚禮總招待,『乾女兒』的身分也讓林允兒必需在金家親友間像陀螺轉一般的四處被介紹,但自從鄭秀妍出現之後,林允兒的腦海中總不自主地跳出兩人的種種過往,最後逼得林允兒放棄控制不住的大腦,任由思緒漫流…

回想剛交往的那個時候,兩個人如膠似漆的老是黏在一起,一週七天,鄭秀妍大約有五天是睡在林允兒租屋處,剩下的兩天通常是假日,林允兒不是在加班就是在和鄭秀妍出遊的路上,熱戀的甜蜜差點讓金太妍去派出所報失蹤人口了,不過即便如此緊黏,林鄭兩人還是沒忘記要維繫家庭關係。

鄭家父母早就知道鄭秀妍喜歡林允兒的事情,只不過是在等著她們兩人正式交往,至於林家嘛,林家兩老對於寶貝女兒的感情性向還是不大能接受,不過他們也清楚,從孩子小的時候就用『尊重&愛』的這種教育方式,造就兩個孩子獨立性都很夠,但也因為這樣,孩子長大了也別想要她們會有多百依百順,與其讓孩子們對父母陽奉陰違,不如自己改變心態大方接受事實,但林家兩老仍是跟林允兒約法一章,『禁止兩人在林家有太多的親密行為!』,這一點,林鄭兩人倒是不可能會踩線,人與人之間的基本尊重,她們還是懂得的。

隨著交往時間一日一日拉長,兩人出遊以及體驗美食的足跡也越來越遠,林允兒的眉頭深鎖次數也越來越多,只因為兩個人之間偶爾會冒出以下對話:

『這間餐廳我以前來過,K很喜歡吃他們家的燻鮭魚耶,我是覺得還好啦,可能是我不喜歡燻製類的食物吧,不過允兒妳要試試看嗎?』
『欸? 今天是來這邊玩喔? 我來過耶,不過以前K早上總愛賴床,所以我都沒有看過日出。』
『哦,允兒妳敢看這類的電影? K不敢耶,不知道她到底是在怕什麼,她真的好好笑喔!』
『允~,妳襪子又亂丟,我怎麼老是當撿襪子的老媽子啊? 拜託妳的準頭比K好一點可以嗎?』
『嗯~,這個好好吃喔,我以前就想吃了,只是K都沒興趣,害我都沒機會試試看,允~,有妳真好,這樣我這個小鳥胃就可以吃很多好吃的東西了。』

林允兒相信鄭秀妍不是故意說這些話的,但越是這樣,林允兒的心情就越不好,她從沒懷疑過鄭秀妍對自己的心意,但卻也同時感覺到K並未完全從鄭秀妍心中離去。也對,畢竟她們之間有六年的感情,鄭秀妍和自己也不過才再一起半年多一些。而且她和她之間還有共同的朋友。還記得她們兩個剛交往之初,K的大學同學還打電話給鄭秀妍認真求證,確定鄭秀妍和K是真的玩完了,是真的分手了,也確定鄭秀妍已另結新歡,凡事都沒得挽回了這才罷休,為了這通電話,林允兒不開心了好多天,鄭秀妍也花了好一番功夫才讓林允兒重展笑顏,那是兩人交往以來的第一次不愉快,竟然是因為K。

當鄭秀妍在分享她的當下感受的同時,那些曾經發生而且無法更改的生活歷史都有K的身影,率性的她忘了另一半的感受,即便清楚的知道鄭秀妍對K早已毫無感覺,但一直聽到前任戀人的名字,林允兒坦白她心裡確實不好受,坦白說,誰能接受戀人的心底還住著另外一人? 不過很多時候林允兒都只能用苦笑來安撫自己的醋意,或許這就是初戀與有經驗者的差異吧?  林允兒是這麼替自己找理由的。

而她和鄭秀妍是怎麼分手的? 其實這中間太多太多的小細節,林允兒已經忘記了,她只知道K的一通電話是壓垮這段感情的最後一根稻草。 當時,林允兒和鄭秀妍交往近兩年,感情已經穩定地走向家庭相處模式的某個假日午後,林允兒剛把餐桌收拾乾淨,鄭秀妍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於是林允兒接手洗碗筷工作,鄭秀妍卻是愣了一會,遲遲沒接起電話,林允兒狐疑的看了她一眼,鄭謝妍這才趕緊將電話接起,卻是什麼問候語都沒說,只是小心翼翼的『喂。』了一聲。

一直以來都沒習慣去偷聽另一半電話的林允兒,卻因為這個小心翼翼而豎起耳朵,儘管手裡的洗碗動作未停,但是力道卻放輕許多,在間歇的水聲中,林允兒隱約聽到『那幹嘛打給我?』、『妳人沒事吧?』、『我忘記保險業務電話了,我沒在記這個。』、『抱歉,我現在不方便去找妳。』、『妳現在應該是去找她,而不是打給我。』…之類的片段話語,只是…,這些內容聽起來怎麼感覺怪怪的?

林允兒若無其事的把碗盤洗乾淨之後,拿上馬克杯倒了杯剛泡好的綠茶走去客廳,電視上正播到哈利波特和榮恩開著衛斯理先生的老車在天上橫衝直撞,不斷出現危機的兩人,完全顧不上被麻瓜發現的橋段,這是電影台在假日最愛重播的電影,也是林允兒百看不厭的電影,她把拖鞋給踢了,直接盤腿坐在沙發上,沒幾秒鐘鄭秀妍就歪過身子窩在林允兒身旁,林允兒習慣性的伸手摟住鄭秀妍的肩頭,而鄭秀妍也很自然的勾著林允兒的手指頭,一切看似平和無事。

只是今天的鄭秀妍略顯浮躁,窩在林允兒身旁沒多久就坐正身子,端起馬克杯喝了兩口茶,隨即打開放在小茶几旁的零食櫃東翻西翻,然後滑動手機螢幕一下,最後有些不耐煩的站起身往廚房走去,緊接著打開冰箱門東撈西撈,拿出一顆蘋果走去流理台洗乾淨,不久後廚房就傳來”刷刷刷”的刨果聲。

稍後,鄭秀妍就端著一盤蘋果回到客廳,很殷勤的主動插上一舟蘋果片送到林允兒嘴邊,林允兒張嘴咬下的同時,眼角餘光卻看到鄭秀妍正低頭滑動手機螢幕,人在身邊,心卻遠飄,就在這一吃一餵中,剛吃飽的林允兒把一整盤的蘋果給吃光光,而雙眼盯著電視機的鄭秀妍,心緒明顯不在劇情上,這期間,兩個人都沒說半句話,鄭秀妍隔三差五的就檢查手機一次,搞得林允兒也無法靜下心來學習魔法。

約莫兩個小時過去,林允兒終於受不了,直接轉過身並且開口詢問:「sica,妳到底在煩心什麼? 幹嘛一直滑手機?」

「我…」,鄭秀妍卻明顯躊躇再三的支吾著。

「是有什麼不能跟我說的嗎? 還是是有什麼事情不適合或是不想讓我知道?」,林允兒再問。

「也不是啦…」

「那到底是什麼? 如果不想讓我知道就直接明說,我就不再過問,妳自己處理,我去書房避一避總可以吧?」,話說完的同時,林允兒也從沙發上起身。

鄭秀妍動作迅速的拉住林允兒,她知道這是林允兒要開始生氣的前兆,如果她這時候不拉住人,依照林允兒的個性,她是真的會生氣,而且會生一場很久的悶氣,兩個人交往至今,鄭秀妍自認有摸透林允兒的脾氣,知道林允兒是對自己人要求相對嚴格一些的人,也是極度重視『尊重』的人,即便是家人關係,林允兒也是相當看重『尊重』這件事。

從接到那通電話之後到現在,鄭秀妍的不對勁,她相信早已被林允兒發現了,如果此時再有所隱瞞,那就明擺著會踩到林允兒的底線,喜歡著林允兒的鄭秀妍是不會讓這件事發生,所以她把林允兒重新拉回座位後,一個深呼吸,開口:「剛剛的電話是 K,她出車禍了。」

林允兒小皺眉,「人有什麼事嗎?」

鄭秀妍撇一下嘴,「我不知道,她是說輕傷,沒事。」

「那她打給你幹嘛?」

「她問我保險業務的電話。」

「幹嘛問妳?」

「因為以前這些都我在幫她處理,她只知道繳保費,其他什麼資料都不清楚。」

「所以呢? 就說不知道回答她就好了,是還要處理什麼? 妳是要幫忙處理到幾年?」

看著林允兒明顯冷僵的臉,鄭秀妍知道她是真的不高興了,連忙再往前坐一點,伸出手捧住林允兒的臉,讓她看向自己,「早就沒再幫她弄了,我也不知道她幹嘛要打給我啊,嗯~,吃醋啦?」

林允兒很是大方的點點頭,「對,我吃醋了,我不高興。」

鄭秀妍身子往前傾,往前吻了林允兒一下,「真的啦,相信我嘛!」,同時晃晃林允兒的身子,撒嬌

林允兒仍是一臉嚴肅,「那既然講清楚了,妳一直看手機幹嘛?」

這個問題倒是讓鄭秀妍猶豫了二秒之後才開口回答,「我只是在看她有沒有傳受傷的消息過來…」

「然後呢? 傳給妳幹嘛? 妳是她的誰啊? 幹嘛要傳給妳? 她有受傷、沒受傷又與妳何干?」 就算她有受傷,妳知道了又如何?」

「她…」

「算了,不想說就算了,我也不想知道。」,林允兒微甩開手,再次站起身。

鄭秀妍又急急拉住林允兒,「沒有啦!」,微微用力把林允兒帶回沙發上坐好,「她說她家裡人都不在家,新交的女朋友在外縣市,沒有人可以照應她,所以打給我。」

「然後呢?」

林允兒這一問,鄭秀妍反倒不知道要說什麼了,『然後呢?』,其實她自己也不知道然後呢,說不擔心 K 是假的,畢竟大家曾經朋友一場,而且還有那麼多年的感情歲月,但真的要去醫院照顧她嗎? 不合適吧? 畢竟兩個人已經分手了,再多有牽扯日後都扯不完,也還要考慮林允兒的心情不是? 只是…,理智清楚一切是一回事,情感上還是會擔心朋友的,也正因為如此,鄭秀妍才會整個下午如此坐立不安。

林允兒滿是生氣的情緒反而因為這個沉默冷靜下來了,她咬牙,心裡暗暗做了個沒人知道的決定,不著邊際的一個深呼吸後,林允兒開口:「算了,既然人都受傷了,那妳去醫院看她吧,就當作是幫助朋友一場。」

鄭秀妍很是驚訝的猛然抬起頭直盯著林允兒,「什麼? 妳在跟我開玩笑吧?」

林允兒搖搖頭,「沒有,我是說真的。」,同時用盡力氣掩下自己情緒,儘量讓笑容看起來不要太淒苦。

鄭秀妍很是懷疑的看著她,「不吃醋?」

林允兒一個晒笑,「吃,但受傷的人還是要照顧不是?」

「那我…,那還是算了。」

林允兒堆出一個讓人安心的笑容,「隨妳,照妳常掛在嘴邊的話來說,『開心做自己』,所以妳自己決定吧。」

「真的嗎?」,鄭秀妍表示相當驚訝。

「嗯。」,林允兒沒露出半點不高興情緒的點點頭。

「那…」,鄭秀妍低頭稍微思索一下,過一下子抬起頭看著林允兒,「那我先去醫院看她狀況,好歹要確定她回得了家,等一下就回來可以嗎?」

這個問句…,林允兒的心跳因此馬上漏跳一拍,卻還是佯裝鎮定的點點頭,「嗯,好。」

看著鄭秀妍回房換上外出服,再任由她在自己臉上留下一個濕熱的吻,然後看著她拿上門禁卡走出家門,大門關上的那一霎那,林允兒努力堆起的笑容瞬間垮掉,她自嘲自己是在裝什麼大方,沒事幹嘛考驗兩人的感情,難道不知道感情最禁不起考驗嗎?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林允兒一人獨自在家如坐針氈,是,她承認她吃醋了,而且是很酸很酸的那種醋,善良小天使告訴林允兒,那只是一段逝去的戀情,一切都是過去式,大家只是曾經認識朋友,要相信鄭秀妍的真心,不能懷疑她。但是邪惡小天使卻不斷搧著翅膀飛繞在林允兒周圍,編織出情慾交纏的煽情畫面,同時不斷地詢問林允兒,她們倆個是真的過去了嗎? 那些過往的記憶真的不再鮮明了嗎? 如果已經不再鮮明,那為什麼每次去哪裡哪裡她都會提到某人? 難道她看不出來妳已經吃醋? 可是她還是繼續說、繼續說啊,她又停下來過嗎? 還是她不在乎妳的吃醋? 又或者是…她根本就沒感受到妳的情緒? 如果是這樣,那她心裡面裝的到底是誰?

感情禁不起試煉,但卻也一樣禁不起被粗心大意的對待,交往以來,鄭秀妍口無遮攔大咧咧的說著『想當年…』,每每都會在林允兒的心中刻下些印記,林允兒承認,在暗戀時期的她可以很坦然的大大方方聽到這些『想當年…』,但是當兩人一旦情侶關係確立後,她,林允兒,並不大方,也不想大方。 正因為這樣的不大方,所以那些印記是會刮痛她的,林允兒承認,她很介意、很介意,非常介意,只是故作大方地並未將這份介意說出口!

善良與邪惡不斷的在改變『判斷力』的平衡,從大門關上的那一霎那,林允兒就陷入無限糾結的迴圈中,在一段一段的 loop 中,她找不到 jump 點,本來以為可以以退為進,考驗鄭秀妍的態度,沒想到陷入局中的人竟然就是設局之人,林允兒除了生悶氣之外,還隱隱夾雜著懊惱的情緒,自責著『繼續當隻縮頭烏龜不好嗎?』

那天晚上,鄭秀妍一直到午夜十二點半左右才踏進家門,然而迎接她的卻是一片寂靜的黑,那種黑的氛圍不像是林允兒已經關燈入睡的黑,反倒是充斥著了無人跡的黑沉感,鄭秀妍的手指頭停滯在電燈開關上,遲遲沒有按下,心頭湧起的莫名感覺也遲遲無法按下去。

緊皺著眉,鄭秀妍最終還是按下電燈開關,瞬間一室亮,卻打不破濃濃的凝滯感,屋內完全沒有呼吸,沒有生氣的空間凝結著,帶著一肚子的疑惑,鄭秀妍一邊東張西望四下查看,試圖找出異樣感,同時一邊往主臥室走去,好奇著林允兒今天怎麼這麼早睡? 也納悶著這一屋子的沉靜是怎麼回事?

一個開關的動作,LED 的亮度消滅掉主臥室的黑暗,同時也讓人看清這一室的空蕩,林允兒不在房間,這下鄭秀妍驚訝了,正急著轉身去其他房間找人的時候,梳妝台的一抹粉紅卻又讓鄭秀妍停下動作,轉頭回看,那邊什麼時候有多一張紙條了?

一步一懷疑,鄭秀妍走到梳妝台前拿起擺在晚安凍膜上方的粉紅色便條紙,『秀妍,我回家裡一趟。』,簡單幾個字就交代了林允兒的行蹤,也讓鄭秀妍懸著的心鬆了一口去,既然林允兒都這樣說了,鄭秀妍也就沒多在意剛剛那股異樣,權當是自己疑神疑鬼吧,更加沒有懷疑林允兒為何不是用訊息發送,而是留下紙條?

而留下那張字條的主人其實並沒有乖乖回家,而是跑去騷擾大學好同窗_崔秀英,看著她一臉失魂落魄,崔秀英二話不說地拿起電話叫金太妍馬上帶些啤酒和一些下酒菜過來,『只能一個人來!』的暗號,金太妍馬上知道有人出問題了,有默契的多年好友,大家都不逼林允兒開口,擺好下酒菜,鋁箔罐上的易拉環一開,趁著酒泡還沒完全溢出之前一把塞到林允兒手上,來,乾杯!

想說什麼,等她情緒到了,自然會開口。

只是金太妍和崔秀英萬萬沒想到,迎來的竟然是林允兒決定跟鄭秀妍分手的訊息。

下定決心表白,林允兒當時躊躇再三,但決定分手卻是快刀斬亂麻般的迅速,一夜酒醉後醒來,林允兒馬上約鄭秀妍出來吃飯,等到甜點都上桌之後,林允兒才殘酷的開口,在鄭秀妍不敢置信的淚眼婆娑中,林允兒惆悵的婉婉道出自己這段日子的心情和感覺,她知道鄭秀妍對她是有情的,但鄭秀妍對於過往時光的回憶,卻也是林允兒難以承受的,這些偶爾會冒出的過去,就像根魚刺般鯁在喉間,噎的林允兒萬分不舒服,有些坎她就是過不去,『在錯的時間遇到對的人,始終就會是錯的結局!』,這是林允兒對這段感情下的註解。

從此之後,曾經如膠似漆的同事關係卻因為分手的決定而顯得尷尬,林允兒對鄭秀妍其實還是放不下,但是她深深感覺到鄭秀妍根本就還沒做好迎接下一段戀情的準備,所以才會不斷回顧她和K女之間的點點滴滴,也正因這個認知,鄭秀妍沒能反駁再多,只能接受分手這個結果,但也就是因為大家心裡對對方都還有些不捨,還有些愛戀,意味著兩人難以再繼續當著純粹的朋友,有時候『裝傻充愣』會更受傷。

沉澱情緒後,林允兒仔細琢磨了好幾天,在沒跟家人商量的情況下,也不顧部門經理的反對,林允兒直接向處長提出外調大陸的申請,宛如震撼彈一般的消息傳出,部門同事和親朋好友們都狠狠地被炸了一大下,部分主管甚至於還親自約談鄭秀妍,除了想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之外,更想請鄭秀妍去勸勸林允兒打消這個念頭,面對一群不明就裡的人,鄭秀妍只能把苦笑往肚裡吞,林允兒為什麼要外調,鄭秀妍在清楚也不過了,別說是林允兒,就算是鄭秀妍自己又何嘗不是想逃離呢?

幾年過去,很多事情糾葛的細節已然記不太清楚,林允兒只記得在她外調大陸不久後,鄭秀妍也辭職了,她強忍住心中嗜人的思念,硬是不去追尋鄭秀妍的消息,只是在之後的好友間聚會偶然知道鄭秀妍去美國發展了,這片土地上,不再有她的足跡。

一段情,在錯的時空中,戛然而止。
二顆心,在對的那一秒,分道揚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E 的頭像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