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其實林允兒坐上計程車後沒多久就醒來了,不是酒量變好,而是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因為心裡頭裝著事情比較不容易醉吧?! 李順圭看著林允兒將頭靠在冰冷的車窗上,帶著些許落寞氣息的雙眼盯著窗外的車水馬龍,她,沉默,而她,安靜相伴。

 

平安的回到家之後,林允兒發了個人訊息給金太妍報平安,緊接著很沉靜地拿起換洗衣物去浴室洗澡,但面對金太妍傳來『確定要出去?』、『幾點的班機?』、『到底是去哪? 幾時回來?』…等的訊息,她選擇一概已讀不回,簡單的睡了場覺之後,聖誕節當天早上六點多,林允兒拖著早就整理好的行李,關上房門踏出去,同時也關上心門。

 

在北海道,沒有計畫,每天醒來就是安排狠狠地滑雪,等到體力消耗得差不多了,林允兒就回到房間泡湯舒緩肌肉疲乏,等到體力稍稍恢復之後,再請飯店送上懷石料理,反正飯店裡吃的東西多了去,她一點都不擔心會餓肚子,睡前幾杯酒下肚,再安安靜靜的上床睡覺,只是除了她自己之外,沒人知道隨著酒水下肚的心情到底是裝了些什麼。

 

這段期間,林允兒幾乎像人間蒸發似的,跟金太妍、李順圭、大學同學…等之間的訊息往來,她想回就回,不想的話直接來個安靜的已讀不回,至於鄭秀妍的訊息對話框,林允兒始終沒有去點開來看。

 

讀了不知道要回些什麼,但如果依照鄭秀妍的個性,已讀不回只會更讓她生氣,後面質問的訊息更會如雪片般的接踵而來,與其如此,不如『不讀不回』,反正人都逃開了,那就逃得徹底一點吧。

 

其實現在的心情很難用三言兩語就說地清,跟鄭秀妍的這段相處時間,林允兒感受得到對方對她的依賴,而自己對她逐漸釋出的情意,也不見對方逃避,偶爾也會獲得鄭秀妍更進一步的曖昧,但奇怪的是,林允兒總覺得有股看不清的薄膜亙在兩人之間,兩人之間發展到一定的深度之後,林允兒總能感受得到鄭秀妍心底最深的抗拒。

 

如此一來二去,林允兒累了,她還是喜歡鄭秀妍的,但兩人再繼續這樣曖昧不清下去,對彼此都不好,把鄭秀妍困在自己身邊,某種程度來說,其實是斷了鄭秀妍的桃花緣,仔細想想,自己這麼明顯的追求,或許對於對方來說也是一種壓力不是? 或許鄭秀妍是顧慮到彼此是同事兼好友的好友身份,擔心拒絕之後會撕破臉,所以才會猶豫不決的不知道該如何拒絕。

 

既然如此,何必呢? 林允兒不是個會輕易說放棄的人,但相對的,她也不會一昧執著,經過一段時間努力後情況還是不見改變,與其彼此都會因此而顯得拘謹尷尬,不如設立停損點,短時間她做不到把感情收回,但她至少可以做到若無其事地放手,還給鄭秀妍一個沒有壓力的空間。

 

不過知易行難,雖然放手是她自己下的決定,但真的走到這一步時,還真的寸步艱難,剛到北海道的前三天,如果沒有酒精的幫助,林允兒幾乎是夜不能眠,或許會有人問,既然如此放不下,那有何必離開呢? 關於這個問題,林允兒問過自己,也掙扎過,但始終沒有最好的答案,最終,她仍是無法自私的只顧慮到自己的感覺,絲毫不替鄭秀妍的心情考量。

 

放手,痛的只是一時,熬過去就好。
不放手,傷的只會更深,船到橋頭是不會自己變直的。

 

 

元旦假期過後五天,林允兒才拉著比當初出去時更多一倍的行李下機,原因無他,一切都是工作惱人。

 

研展處長在元旦當天晚上很不識相的打了通電話給林允兒,得知她在北海道時,心情完全一個開心,原因是因為日本有個案子出包了,業務與供應商各執一詞,有些人堅持叫出包的供應商賠償,有些業務卻替供應商說話,質疑是不是當初提供的產品規格有問題,導致產品良率出狀況呢?

 

雖然是在黃金假期,這件事情還是驚動了遠在北美的業務副總,老美相當不高興,也完全不能接受大家只會各執一詞的爭吵不休,出貨壓力不會因為吵架而有所緩解,既然有質疑,那就派人去日本處理啊,先把事情解決了再談責任。

 

於是乎,業務端除了派出談判高手之外,還一道拉了研展處下水,要求研發端也派人一起到日本偕同確認狀況,美其名曰:『尋求第三方公正單位判斷』,實際上卻是多找些單位一起擔責任,水攪得渾一些,有個萬一的話,失職的責任就有機會少背一點。

 

迫於無奈,研展處只好四下找人,推派代表出差,說實話,除了連假期間不好找到人之外,重點還是這個擔子並不好擔,如果過去之後,對於品質異常判斷正確的話,那飛日本的相關同仁無疑是在總公司紅了一把;但如果陪同飛過去卻找不出原因,那這傢伙就算不用陪葬,大概也會被關進冰宮;又或者是找出原因了,但原因卻是出在自家人身上,那可是得罪人的差事,陳處長想了許久,決定找林允兒出馬。

 

一來,她確實是單位近兩年來重點培養的幹部,在公司內部的專業公信力挺夠的,由她來下判斷,相關爭議不會太大。如果這次的案子讓她紅了,那麼下年度四月的人評會上有機會因此而讓林允兒獲得晉升,這會讓她遠比同期晉升的同仁少奮鬥兩年。

 

二則,萬一失利的話,以林允兒過往的功績表現,即便被冰凍起來對未來也不至於有太大的影響,最多只是照一般同仁的路子,技術副理停年四年後才有機會往上升遷。雖然這個決定對林允兒來說一點幫助都沒有,但反觀自己底下的一票研發人員,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理工的關係,一個比一個有個性,如果出差人選沒挑好,派個炮仗過去,一個不小心,可是會牽扯到自己的烏紗帽啊。

 

決定以大局為考量的陳處長,跟自己底下的幾個部經理經過一天的會議討論後,除了林允兒的直屬經理堅決反對之外,其他幾位主管一致投票通過,林允兒的日本救火之行,勢在必行,但林允兒的直屬經理也因為不滿這個決定,堅持不連絡林允兒,其他的部經理以非其主管為由,婉拒親自聯絡林允兒,最後才由陳處長親自出馬。

 

不管林允兒再怎麼逃避療傷,她公私分明的個性是不會變的,一看是處長的未接來電,正站在滑雪板上的林允兒馬上滑到休息區去,卸下部分裝備後,第一時間回電,經過將近半個小時的談話,戰士沒有選擇戰場的權利,林允兒接下這個任務。

 

也因此,林允兒從北海道飯店 check-out 之後,搭上秘書早就查好班次的飛機直接轉東京,住宿等問題也一併由公司安排,在跟業務會合之前,林允兒還有半天多的時間進行治裝,這也就是為什麼她回國會多一個行李箱的原因

多安插了五天的出差行程,林允兒一下機之後無法如預期地回家休息,而是先直接進公司述職,好讓其他相關部門接手後續的事物,等到再次踏進家門,已經是凌晨二點的事情了,這時候林允兒無比慶幸自己不跟父母同住,不然這樣的作息時間,父母是要操碎多少心啊?

 

把行李大包小包的隨手扔在客廳,林允兒只帶上隨身包包就走進臥室,只想好好洗個澡,趁著副總給的一天假期,狠狠地休息一下,日本搞出這樣的事情,雖然已經釐清不是我方的責任,但是林允兒相信公司內部肯定也會有一番硬仗要打,養好精神再回公司上班才是王道,抓著滿頭泡泡的林允兒此時心中不禁自嘲,果然情傷還是要靠工作來療啊!

 

把手機鬧鐘關掉,手機關靜音,窗簾確實拉好,洗漱完成的林允兒把自己疲累的身軀重重的拋在床上,這幾天累積下來許多打死不讀的訊息,她決定仍舊讓它們靜靜地待在手機裡,有事,明天再說。

 

只是不管這幾天多麼忙碌,事情多麼棘手,只要林允兒一有空閒,她的腦海總是會浮出某個人的身影,閉上眼睛之後,夜夜入夢的仍舊是她那清晰的笑靨,自欺欺人,最終欺的究竟是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E 的頭像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