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原創,禁止任何改編轉載或盜用》

一晃眼,又是一年一度的雙11 到來,眼看著雙 12 都快過了,林允兒還是一如既往的單身,半年前,鄭爸爸的一場身體不適,意外的讓林允兒和鄭家重新搭上關係,但卻又在鄭爸爸的病情獲得控制之後,在林允兒的刻意之下,她和鄭秀妍之間又逐漸疏遠,最近這三個月,兩個人之間完全沒有連絡,這應該很符合林允兒心意,這正是她想要的不是? 但現在一個人默默在吧檯喝悶酒又是哪招?

『Mix』,一個同志酒吧,但不同於其他酒吧的經營方式,『Mix』這個酒吧並未區隔男女,各個是兄弟,人人是姊妹,『Mix』除了代表調酒之外,更彰顯五湖四海皆閨密的概念,不論是男同志還是女蕾絲,大家的心路歷程多有雷同,接受到的異樣眼光誰也不比誰少,不論性別,很多人來『Mix』不僅僅是為了尋花問柳,更多時候是來傾吐苦水。在『Mix』,男男女女,各自的感情性向清楚,不常發生男女越界吃醋打架之事,基本上,酒客間相處得還算平和,帶點美式休閒的經營風格,是林允兒請調回國後最常造訪的一間酒吧。

上門消費的日子一久,眼神精明的 Bartender就摸清楚林允兒的套路了,當她出現在包廂區就知道她今天是想無拘無束地玩曖昧,然而當她戴著壓低的帽子一屁股坐在吧檯高腳椅上就表示她今天心情不好,不想被打擾,想一個人靜一靜,不想要被人搭訕,也不想去勾搭別人,而作為常客的福利就是 Bartender會在此時替林允兒趕跑想要上前找機會的蒼蠅,善解人意的酒吧服務也是林允兒成為此地常客的主因。

或許是受金太妍和黃美英歡度新婚周年的氣氛影響,也或許一個人孤單久了心裡會變態的關係,林允兒最近總提不起勁兒搞曖昧,不同於在上海那時的放得開,那時候林允兒像是百無禁忌似的,酒一杯杯喝,身邊女人一個個挑逗,曖昧的耳鬢廝磨,親密的貼身摟腰,雖然沒人能順利吻上林允兒的唇,也沒人能上得了林允兒的床,但林允兒總也還是能好好安撫那些心癢癢的女人們,那時候的她,很沉浸在這般紙醉金迷的國度裡,很逃避一切的埋首溫柔鄉。

但回國後,林允兒雖然沒有在上海那般如此的四處曖昧,但卻也拋開在異地的拘謹,在上海,她不想有被陷害掉入仙人跳的可能,所以她只留曖昧,連一夜情都不留,但回到熟悉的國度,林允兒倒是有所改變,沒了耳鬢廝磨的處處留情,但倒是多了幾位排遣寂寞的紅粉佳人,看對眼,找間格調不差的飯店,成年人的行規大家都懂,血脈賁張的動情,在 check-out 關上門的那一刻,一切回歸理智冷靜。

自己的感情所屬,林允兒一直都很清楚,但在錯的時間點總是難以成就一段對的感情,放開手的是自己,放不下的也是自己,多少個深夜輾轉難眠的是自己,擰著一股倔強不去追尋的也是自己,流連花叢折磨的是自己,清醒後無限懊悔的也是自己,所以說,人呐,就是犯賤!

莫名的愁緒湧起,酒一杯一杯入喉,刺激的味道總讓林允兒皺了皺眉,順過一口氣之後,一個仰頭,下一口刺激再次到來,獨坐吧檯時,林允兒總愛來杯威士忌,嗆、辣、刺激,口鼻呼吸間盡是酒精的刺激味道,果香味、泥煤味,那些行家品評過的味道,林允兒通通品過就忘,她只想藉著濃厚的酒液感覺來壓制心中那股時時竄升而起的思念感~~

但,是因為隔天是週六不用上班的關係嗎? Bartender 看著一杯接一杯喝得有點多的林允兒,心裡有些疑惑,不過基於職業道德,Bartender 並未多問,也並未阻攔林允兒不斷點酒的動作,只在不近不遠處默默觀察,也同時偶爾幫她攔住之前和她勾搭在一起的床伴,大家都是出來玩的成年人,知道不放感情進去、不多糾纏的遊戲規則,看了看在吧檯角落略略歪斜的背影,幾個妙齡女子轉身離去,另外再找今天聊天的伴侶,成熟世故卻又懂得彼此的寂寞,這就是現在都市社會成年人的心情寫照吧。

Bartender 倒是不害怕林允兒喝醉,他知道她有幾個好姐妹,依照往例,林允兒醉到差不多的境界,Bartender 就會打電話給她的至交,通知她們過來把人領走,也是因為這個酒吧的客人成熟度夠高,所以金太妍等人也才會很放心林允兒在此處放鬆,畢竟林允兒的工作壓力很大,感情世界又空虛,這些大家都知道,卻也都幫不上忙,只能把好朋友陪伴的角色扮演好,人生,還是要林允兒自己去品嘗,誰都無法幫誰調上最後一味。

夜漸深,瓶漸空,人漸迷茫,但是讓林允兒感到茫然的不知道是酒精作用還是心中莫名的愁緒,恍惚的不知道是眼前的景象還是未來的人生,她有些撐不住自己的身子,上半身已經斜靠在吧檯桌面,一手被頭壓住,另一手卻還在酒杯上流連,手指略沾些酒液之後,指腹開始繞著威士忌杯緣繞圈圈,目光有些失焦的盯著褐黃色的酒水在燈光下的光影變化,腦中出現萬千畫面,跟 Jessica 交往時的甜蜜畫面、外派到上海的人生地不熟、昨天的專案會議中懸而未決的議題、金太妍的婚禮、金媽媽第一次化療的嘔吐照護、和 Jessica 初次見面在公司會議上的針鋒相對、買了新房子後的裝潢設計…,好多好多片段交雜而過,沒有重點也沒有交點…

恍惚間,林允兒的耳邊傳出一陣優雅的樂音,那是一段鋼琴彈奏,流暢的指法,林允兒不禁深呼吸一下,接著吐出一口濁氣,逐漸拋去心中雜想,慢慢閉上眼睛聆聽,一陣前奏過去,一個女聲躍入耳間,溫柔、婉轉卻又不失高揚,熟悉的音色令林允兒不禁笑了,自己竟然可以喝到幻聽,這還是第一次呢,厲害了,原來思念一個人是可以思念到幻聽啊~~~

微笑著,放鬆著,酒氣直衝,恍惚間,林允兒靠在酒杯上的手因為放鬆下垂而被拉倒,吭啷一聲,威士忌杯摔落在地,引起吧檯邊一陣驚呼,Bartender 連忙放下手上的東西,急跨兩步過去,長手一伸,拉住差點跟地面接觸的林允兒,於此同時,優美的鋼琴樂音嘎然而止,已然呈現迷茫狀態的林允兒甚是不滿,揮舞雙手,滿是不耐神情的呼囔:「別…別吵,我要聽…聽…」,試圖掙開拉住他的那股力道,林允兒這次有些深醉,人都快跌下吧檯的高腳椅了卻還是不安分地揮舞的雙手,「嗯? 鋼…鋼琴呢? 我要聽,我要聽!!」

隔著吧檯檯面,Bartender 能出的力有限,林允兒又這麼無意識的揮舞著手臂,要牢牢地把她抓住不讓她摔下去還真是有難度,當然旁邊有部分酒客也趕緊伸出道義之手幫忙抓住林允兒,但喝醉的人的動作還真的不是普通的含蓄,要把人扶好又不能侵犯到她,還要及時閃避揮舞過來的手,難度還真的頗高,一時之間,吧檯一陣混亂。

「小允?」,一名長髮女子突然快步走到林允兒身前,伸手稍稍揮撥幾下就直接站到林允兒面前,「抱歉,抱歉,我來就好,這我朋友,謝謝,謝謝。」,那女子不斷點頭道歉又道謝的,雙手出點力從正面抱住林允兒,讓已經迷茫又軟身的林允兒直接靠在她身上,緊接著雙手在她背後輕撫,「小允,妳怎麼了? 怎麼突然喝的這麼多? 嗯? 來,站好,乖,不要亂動喔,乖乖。」,長髮女子同時輕言軟語的在林允兒耳邊出聲安撫。

終於鬆了一口氣的 Bartender 把手收回,但同時略皺眉的看著在一片混亂中抱住林允兒的那名女子,那是個生面孔,可是稱呼林允兒的方式卻又好像認識她似的,是某一段露水姻緣嗎? Bartender 想了一下,還是決定開口:「那個…抱歉,請問您是…,這位客人的誰嗎?」,同時指指林允兒。

長髮女子一邊撐住還在蠢蠢欲動的林允兒,甩個髮,眼神有些冷酷又俐落地看向Bartender,很乾脆的神情,「我是她朋友。」,下一秒又把眼神收回,溫柔地看著懷中的人。

「哦~」,Bartender 換上一臉了然的神情應和了一下,下一秒卻又堆上假笑,「那個,抱歉,方便請問一下是什麼樣子朋友嗎? 我的意思是妳們的交情…」,手指在兩人身上來回指著。

「妳問這幹嘛?」,長髮女子馬上升起濃濃的戒心以及不悅感。

見過許多客人的 Bartender 怎麼會感受不到長髮女子的防備以及不悅感呢,但老油條如他,堆上滿滿的職業笑容婉婉說話:「呵呵,抱歉,這位小姐妳不要誤會,我不是想打探什麼,其實是因為妳現在這位朋友呢,她是我們店裡的常客,我們有被拜託過,如果她喝醉的話會請固定的朋友來接她回家,不過,我倒是沒見過您,所以…,這個…,哈哈~」,言下之意不言而喻,意思就是小姐,妳哪位啊? 我不能讓妳把人帶走耶!

長髮女子略皺上眉頭:「她很常喝醉?」

Bartender 仍是堆上滿臉笑容,「哎喲,沒有啦,還好,不常,但偶爾還是會發生一下的,我們這個店啊,小本經營,也是會擔心客人來消費的安全的嘛,所以…,這個…,會多關心客人一下,呵呵~,所以,那個…。」,同時用手勢暗示那名女子是不是先把人放開。

「鋼…鋼琴,彈~鋼琴,我要…我…聽!」,林允兒於此時又開始不安分了起來,手又揮舞了幾下。

長髮女子趕緊微低頭安撫林允兒,「好,彈~,彈鋼琴沒問題,妳先乖乖的,我等一下彈給妳聽喔,妳乖,等一下我送妳回家再彈給妳聽好嗎?」

「我…我不要,我…聽…現在!」

長髮女子讓林允兒靠在她的肩頭,這樣林允兒會舒服些,一手撐住她,另一手輕輕撫上她滾燙的臉頰,「乖嘛,等一下下好不好,我們先回家,然後再彈給妳聽好嗎? 小允,乖啊,不知道我是誰嗎? 嗯?」

「不知道…」,酒醉的林允兒略嘟著嘴,孩子氣的慢慢回答。

長髮女子露出寵溺一笑,卻又佯裝生氣,「欸,這樣很傷我的心耶,聽不出我的聲音嗎? 嗯?」

林允兒仍是波浪鼓般地搖頭,「不…不知道…」

長髮女子輕輕揉捏了滾燙的臉頰一下,「傻蛋,我是秀妍啊!」

「嗯?」,林允兒突然抬起頭,瞇著眼睛努力地看著把頭快速閃開以免被撞到的那名女子,「秀妍? 秀…呵呵呵,秀妍? 鄭秀妍? Jessica? 哈…,鄭秀妍? 怎麼可能,我今天喝太多了,幻聽,哈哈…」

鄭秀妍又氣又好笑地把林允兒亂揮舞的手抓下,又把東搖西晃的那顆腦袋輕輕壓回自己肩上,「對~,就是我,鄭秀妍,Jessica。我的天啊,妳會不會喝得太醉了一點? 連我都不認識了?」,又氣又好笑的寵溺語氣。

Bartender 靜靜的看著那名長髮女子和林允兒對談的神情,對方眼中的深情和擔憂盡入眼簾,像是很熟悉似的,長髮女子甚至會輕輕的吻上林允兒的臉頰,像哄孩子似的耐心呵護她,讓 Bartender 差點就要讓那女子把人給帶走了,另一名 Bartender 走過來碰了碰手臂,原來的這名 Bartender 才回過神,走出吧檯,走到鄭秀妍身邊,盡責的再度打斷鄭秀妍和林允兒之間的輕聲對談:「抱歉,這位小姐,我們和這位客人有過協議,等一下我們會找人護送她回家,所以…,很抱歉。」,婉轉又不失堅定神情的要把林允兒接過手。

鄭秀妍怎麼可能讓別人碰上她的林允兒,略側身避過 Bartender 的動作,神情清冷的出生問道:「那要怎麼樣才能讓我帶她走?」

Bartender 一臉抱歉地搖搖頭:「抱歉,無法,只有部分的朋友可以帶她走。」

鄭秀妍略皺眉,朋友? 她交新女友了? 但那一絲疑惑轉眼而逝,態度更加堅定地回問:「朋友? 好啊,那妳把人叫來,我倒要會會看是誰。」,懷中的林允兒簡直就是爛醉如泥,鄭秀妍怎麼可能把她隨意交給別人,既然那位 Bartender 來者不善,鄭秀妍也沒必要維持客氣,氣場盡顯。

Bartender 看看也不好跟客人過分強硬,只好拿起林允兒一直擺在桌面的手機,熟門熟路的解鎖,然後俐落的按了幾下,撥出電話,鄭秀妍冷眼看著一切,直到對方的電話接通,Bartender 簡略的跟對方解釋了幾句之後,鄭秀妍冷不防伸手奪走 Bartender 手上的行動電話,很不客氣的冷冷出聲詢問:「妳是誰?」

電話另一端明顯錯愕,隨後很生氣地反問:「妳又是誰?」

這邊也不甘示弱的直接表明身分:「鄭秀妍。」

「啊?」,電話那端卻明顯地傳出一聲驚訝,「鄭秀妍? 我認識的那個秀妍? Jessica?」

鄭秀妍皺一下眉,很不客氣地反問:「妳誰?」

「我秀英啦,還我誰咧,欸,sica,妳怎麼會在那裏? 去找允兒喔? 她醉了?」

一聽是熟人,鄭秀妍這才放鬆神情的笑了一下,心裡暗想這人還是一樣話癆,趕緊打斷電話那端崔秀英的喋喋不休:「之後再跟妳們說,但現在酒吧的人不讓我把允兒帶走啊,說要妳同意?」

「哈哈哈,沒錯阿,吶,sica 妳把電話交給 Bartender,我來跟她說一聲。」

鄭秀妍這才略略放下防備的把行動電話交回 Bartender 手上,任由崔秀英去跟對方解釋,同時動手收拾一下林允兒的隨身物品,在通話掛斷之後,鄭秀妍和 Bartender 兩人互相稍稍致歉,幫林允兒買了單,鄭秀妍這才在 Bartender 的協助下把林允兒放到自己車上。

這台車是多久沒沾上林允兒的氣息了? 透過照後鏡,鄭秀妍看著明顯醉深的林允兒,納悶著她一向酒品很好,但今晚卻略顯不安份,是有什麼煩心的事情嗎? 不然怎麼會一直鬧鬧呢? 油門略加,鄭秀妍一邊注意路況,一邊不斷輕聲安撫林允兒,順著她沒主題的胡言亂語胡謅,車輛漸漸朝熟悉的道路駛去,直到一棟大樓前停下。

望著熟悉的社區大門,鄭秀妍略嘆口氣,這裡,她並不陌生,但也一點都不熟悉,賞屋時兩人還是甜蜜蜜,但此時,她和林允兒已是陌路人,如今再用這種方式回到這裡,霎時間,鄭秀妍還真不知道林允兒歡不歡迎自己呢,又或者,屋子裡已經有女主人了,那自己又該如何自處呢?

在車上猶豫沉思,鄭秀妍竟有點近鄉情怯的遲疑,直到後座的林允兒又再次鬧嚷,這才把鄭秀妍喚回神,一抹臉,算了,豁出去,我鄭秀妍什麼時候怕過誰了,心念一轉,鄭秀妍轉到後座,費了一番功夫才把林允兒弄下車,這個不配合的傢伙一聽到『到家了』這三個字像是要她的命似的,意識不清的胡亂揮舞,中間還夾雜著幾句『唱歌…,不回去…,彈…彈琴』,鄭秀妍只好一邊胡亂的回應一邊用力撐起她,搞到後來,鄭秀妍還真不知道自己亂答應些什麼。

看樣子林允兒時常醉酒回來,社區警衛一看到林允兒被人攙著回來,也不管扶著她的人是誰就幫忙打開社區大門,鄭秀妍熟門熟路的走向B棟,按下13樓層鍵,這社區是一層二戶的結構,當初她和林允兒也是看中這樣的結構,覺得樓層住戶相對單純,而且雖然一樣是3房2廳的設計,一層二戶的坪數也比較大,忙碌的工作結束後,鄭秀妍希望林允兒是回到相對寬敞的空間,這對身心比較健康,當初林允兒不說二話點頭同意,只是不知道當初兩人講好的電子鎖密碼是否依舊?

鄭秀妍有些忐忑的在電子門鎖上輸入自己和林允兒的生日後四碼的數字總和,『叮呢』,鄭秀妍不否認,當這個聲音響起時,她心裡是歡騰的,但開心歸開心,得趕緊把身邊這位不安分的主兒給弄進門,免得她一會兒又嚷嚷吵到鄰居。

費了好一番功夫才把林允兒弄上床,鄭秀妍身上已出了一層薄汗,從來都不知道這位主兒鬧騰起來是這麼難搞,看她這股擰勁,想來也別想幫她換衣服了,算了,反正就一個晚上穿的不舒服,應該也沒什麼關係,鄭秀妍轉頭看看床頭櫃上的時鐘,長針指在2,代表時間不早了,RD的工作如此燒腦,誰曉得明天她會不會要去公司加班,就算不用加班,能早點休息也是好的,但偏偏林允兒卻極度不配合,仍是不斷地嚷嚷著要聽歌,百般無奈下,鄭秀妍只好躺在林允兒身側,清清嗓子,小聲的清唱剛剛在酒吧裡中斷的歌曲。

說也奇怪,鄭秀妍的嗓音一出,林允兒馬上安靜下來,面對著鄭秀妍側身而躺,鄭秀妍輕輕地唱著,一手輕輕拍的林允兒的側背,四、五首歌曲過後,身邊的林允兒傳來均勻的呼吸聲,鄭秀妍知道她終於睡熟了,緩緩的收了歌聲,鄭秀妍這才終於空下時間可以細細地看著熟悉的容顏。

身邊的人比之分手時更瘦了一些,五官仍是精緻,歲月並沒有在她臉上刻下任何痕跡,不知道的人看了還是會誤會她仍是大學生吧,只是她到底是在煩心什麼,為什麼會去酒吧買醉?分手之後,鄭秀妍並沒有多去打探林允兒的消息,這是尊重林允兒的決定,也是讓自己不再傷心,但看到此時已然熟睡卻還是緊鎖眉頭的林允兒,鄭秀妍最終還是忍不住伸出手撫平那片皺紋,姑且不論是什麼事情,她只想她今晚一夜好眠。

再多的不捨,再多的眷戀,仍是無法改變兩人已經分手的事實,鄭秀妍萬般不捨的從林允兒的床上起身,坐在床邊,她緩緩地看著臥室裝潢,這是她第一次踏進這間屋子,但滿眼熟悉,當初兩個人說好這邊要怎麼裝潢,那邊要用什麼顏色的窗簾,現在完全映入眼簾,要說不感動那是騙人的,霎那間,鄭秀妍好想搖醒林允兒,問問她這是什麼意思。

站起身,鄭秀妍打開林允兒的衣櫥,一點吃醋,一點介懷,一點不安,像是抓姦在床的元配一般,又擔心又怕錯過些什麼,這屋子沒有別人的味道,那會不會隱藏在衣櫥內呢? 鄭秀妍知道自己沒有立場,也知道不該這麼做,但好奇心驅使之下,鄭秀妍還是翻動了,令她鬆一口氣的是衣櫥裡並沒有任何可疑物品,同時令她不解的是,為什麼三、四年前的衣服還留著呢? 而且樣式之熟悉,記得那是她送給她的衣服,怎麼會還留著呢?

不過這個疑惑注定得不到答案,鄭秀妍輕輕關上衣櫥門,轉回身細細地把床上的人兒好好的看個夠,然後再狠狠閉上眼,決然的轉身離去,父親住院期間她的關心備至也僅是曇花一現吧,這不,當她趕回國之後,林允兒就默默的不再出現,這代表什麼意思其實大家心照不宣,因此林允兒的這個家,即便現在沒有女主人,自己這艘船也注定無法停泊了,默默地離去,對大家都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E 的頭像
ICE

ICE

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